查看: 2989|回復: 245

[原創文] 【霧中花異聞錄】柳澤拉麵屋的守護犬-小春(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3-27 10:39:0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夢貘輓歌 於 2017-11-21 18:29 編輯

這裡是目錄區、施工中
本文還在進行徵人設喔!>傳送門

目錄:

霧春、

柏爾劍聖-奧塔維爾.納德(一)、
柏爾劍聖-奧塔維爾.納德(二)、
柏爾劍聖-奧塔維爾.納德(三)、

球兔-羅比安

輪迴圖書館-七里憂(一)、
輪迴圖書館-七里憂(二)、

聖域雪峰-吹雪(一)、
聖域雪峰-吹雪(二)、

天使守衛-奧菲絲曼(一)、
天使守衛-奧菲絲曼(二)、

黑白雙子-莉莉絲、阿戴爾、

Spirit Queen-凜(一)、
Spirit Queen-凜(二)、
Spirit Queen-凜(三)、
Spirit Queen-凜(四)、
Spirit Queen-凜(五)、

鳥嘴醫生-諾斯(一)、
鳥嘴醫生-諾斯(二)、

柳澤拉麵屋的守護犬-小春(一)、
柳澤拉麵屋的守護犬-小春(二)、
柳澤拉麵屋的守護犬-小春(三)、

(歡迎角色娘親寫番外//格式:標題/角色名稱)
番外:
1、2/潘少
盼春/吹雪
瘟疫醫生/諾斯
褐色眼睛 / 霍爾
孤獨之王/夜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3-27 10:39: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夢貘輓歌 於 2017-3-27 15:09 編輯

霧春、

  霧春是一間舊書店老闆,然而他現在卻頹廢的睡在朋友家沙發上,不出去工作也沒打算踏出大門,只想賴在別人家等著發霉。

  「我說你呀,只不過是書店被燒掉,打擊有這麼大嗎?」

  站在沙發邊的紫髮女人,名為北風,她是這間房子的主人,同時也是與霧春長期交好的朋友。

  北風是一個家族的領導者,就像是黑手黨家族那樣,她用相當粗暴的手段拉攏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的人,建立了這個不太和諧的家族。

  霧春也是家族成員,在北風的資助下他開了一間舊書店,悠閒的在書店裡度過好幾年,直到有個小偷手滑打翻油燈,將霧春心愛的書店燒個精光,這也是他為什麼灰心喪志淪為米蟲的原因。

  那些書,都是他遊歷各個世界、時空所遭遇的紀錄,每一本書都是他的心血,討厭的也好、喜歡的也好,如果沒有書他就沒辦法進行時空旅行。

  沒錯,霧春是個時空旅人。

  翻閱自己寫的書就是穿越時空的必要條件,這些書不能是憑空想像,一定要是某個時間、空間、人、事、物、用生命血淚交織而成的故事。

  一本書,一個世界,一個歷史,用靈魂刻劃、用時間紀錄形成的通道,也是霧春進行穿越的動力來源。

  以刀為媒介,以血為鑰匙,敞開的書頁則是一扇門,這是霧春特殊的旅行方式。

  霧春與北風都不是人,他們擁有特殊的身分和血脈,整個家族的人都有不同的能力,就穿越來說,他們稱這個能力為『空間』。

  每個成員表現『空間』方式都不一樣,以家族首領北風舉例,她能召喚『門』到想去的任何地方,而家族名為佐納的成員,他只能透過馬桶傳送到另一個馬桶,而且不能跨越時空只能在同一個世界裡移動。

  光是『穿越』的能力,就可以看出家族成員的獨特性,同時也能知道穿越者的強弱,身為領導者的北風,無疑是最強的,她進行穿越毫無限制、負擔,甚至很快就能適應新的世界。

  反觀開書店的霧春,雖然自己在家族裡已經元老級,但他穿越的方式條件嚴苛又複雜,加上本身戰鬥力近乎於零,沒有同伴協助很快就會死在他鄉異地了吧。

  那些付之一炬的書,都是他千辛萬苦蒐集而來,然而卻因為自己打瞌睡沒維持好結界,讓小偷跑進來造成慘劇。

  自責與悲傷讓霧春一厥不振,儘管他的身分是相對於平凡物種來說特別的存在,貼近於神卻又不是神,說神的後裔實在免強,但他們確實與神族算是近親。

  「失去書,我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霧春慵懶的回應北風,在沙發上翻個身仰望著北風。

  「還有別的事情可以做呀。」北風皺著眉,嘗試鼓勵霧春離開沙發。

  即便他們不是人,不會因為躺在沙發上一年餓死或潰爛,但這樣做太浪費生命,就算壽命很長也不能這樣荒廢。

  霧春一聲長嘆,他是多麼羨慕北風自由旅行的能力,曾經他也喜歡到各種地方看風景或體驗新鮮事物,但現在回想起來,這些體驗都是因為北風陪著他、照顧他、保護他,否則他根本寫不成第一本書,沒有書也不可能有後續的旅行和紀錄。

  現在不同了,北風是一個家族的首領,她也有自己的計畫和安排,不可能花時間陪霧春到處跑。

  「我什麼都做不到。」霧春眼神像是死透的臭魚,他懷念過去開書店的日子,也想回到以前熱血闖蕩世界的時期。

  如今物是人非,霧春和北風的年紀幾乎無法計算,在家族裡他們已經老到不能再老了,霧春真不懂北風為什麼還可以這麼有活力,明明看過這麼多人情世故,她居然不會麻痺。

  霧春旅行的次數變少也不是沒有原因,除了旅行方式困難外,他所記錄的故事多半是令人難過的結局。

  他不想收藏這種書,也不想再次因別人的故事而感到悲傷,事實上他害怕這種情緒,所以現在非常迷茫,也無法離開家族。

  「別這麼悲觀,想想看嘛!可以嘗試別的職業呀,玩玩也不錯。」北風伸手摸著霧春柔軟鮮紅的短髮。

  「你是指,晚上戴著詭異的面具,然後在巷子裡開關東煮店,或是騷擾精神病院主管之類的嗎?」

  「唉呀!樂趣最重要啦,不一定要和我做的一樣。」

  「嗯……」霧春斜眼思考了一會兒,「我還是想去旅行,不過我一個人沒辦法做到。」

  「我可以幫你開個『門』,然後你自己想辦法生存吧!」北風拍拍霧春的臉頰,笑呵呵的說,「一個人的旅行更有趣喔。」

  「聽起來一點也不有趣。」霧春板著一張臉,開始幻想自己在意藉各種悽慘的死法,「如果你能保證我不會死在別的世界,我就會考慮離開沙發。」

  北風笑容更加燦爛,好像認為霧春提出的條件根本不是問題,只見她拿出一條水晶墜項鍊,上頭晶瑩剔透的透明水晶發著微光,霧春感覺到某種能量聚集在水晶內。

  「我有個叫做佐納的兒子,他的能力可不是只有用馬桶穿越喔!還可以跟別人共享靈魂。」

  「所以這個水晶是一次性的免死金牌嗎?」

  「不、是無限免死金牌,只要你受重傷或慘死,佐納都會代替你承受,你完全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唷!」

  「身為首領,賣自己家族成員不太好吧。」霧春努力回想著佐納的長相,他跟家族成員關係並不親密,北風家族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明明是家族,感情卻相當疏遠。

  「唉呀,能者多勞,那孩子的特性就打不死的蟑螂,如果你覺得良心不安,那就自己注意點吧,別死太多次。」

  「真的可以嗎?」

  「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在意家族成員了?」

  北風把項鍊繫在霧春頸子上,然後把他從沙發上拉起來,推他去房間裡換衣服,順便準備旅行用具。

  霧春原本還在猶豫要不要藉北風之力去旅行,在北風積極的半推半拉下,霧春沒幾分鐘就站在門口,只要輕輕推開門就能展開冒險生活。

  我真的沒問題嗎?捏著胸前的透明水晶,霧春心裡浮出各種理由,想要逃避現實繼續躺回沙發。

  不過北風就站在後面,好像說出「做不到」這句話,北風就會把他踹出去似的,到時候還沒去異世界就先重傷了啊。

  「我該怎麼辦?該抱持著什麼心情?」紫色的雙眼散發著憂鬱,霧春沉重的嘆口氣。

  「你是個紀錄者,別想太多,也不用免強自己去改變誰的世界。」北風拍拍霧春的背,替他加油打氣,「就想著,要重新建立書店就好。」

  「書店……」霧春垂下眼簾想了想,「我不想開了。」

  「咦?」這個回應讓北風露出難得訝異的表情。

  「北風,我覺得這個家族太冷漠了,身為元老級的前輩,我認為我應該做一些讓晚輩值得尊敬的事。」

  「別想的這麼嚴肅,壓力太大會讓旅途不順喔!」

  「我知道,不過……」霧春凝視著水晶,能感覺到那溫暖又柔和的能量,這是靈魂的溫度。

  現在年輕的家族成員這種事情都能做到了,自己居然還躺在沙發上浪費整整一年的時間,霧春長年以來鮮少與北風之外的人接觸,現在用比較特別的方式接觸到別的成員,他覺得有點慚愧。

  年長者都不積極,年輕成員自然也不會有向心力、團結合作,如果說這次旅行是為了自己,那他可以找上千的理由說不想出去,但如果,是重大的責任,那逃避旅行就是一種不負責的行為。

  與其找逃避的藉口,不如想個值得去旅行的理由吧。

  北風笑了笑,下巴靠在霧春肩上溫柔說道:「我說了,別想太多,這裡是你的家,我只需要你記得回來就好。」

  「家族的圖書室可以讓給我嗎?我可能會要放很多書。」

  「當然,沒問題。」北風挪開自己的下巴,站到霧春身後與他保持距離,「如果真的情況緊急,就趕快回來,知道嗎?」

  「怎麼做?」

  「把水晶捏碎就可以了。」

  霧春露出苦笑,很難相信北風居然會要求他捏碎水晶,這水晶不是靈魂能量嗎?直接捏碎叫做佐納的家族成員會不會死啊?

  發覺自己顧慮太多會阻礙出門的想法,霧春輕輕搖著頭揮別雜亂的思緒,心裡只留下一絲期待握著門把,轉動隨後推開。

  一陣白光照耀刺得他無法睜開眼,身邊瀰漫著複雜氣味,能聽見疑似燃燒、碎裂的聲響。

  感覺不太妙,當他想退回門後時已經來不及了,後面只有一堵殘破的石牆。

  咻--碰!

  一顆炸彈爆破了他前方的建築物,看著建築物垮下來將裡面的人壓成肉醬的畫面。

  霧春,有點想捏破水晶了。


  --

  廢叭:

  安安!深夜更文!

  這是新坑,第一次挑戰快穿文喔!簡短的寫一下主角介紹和穿越原因

  第一章沒有把主角霧春的家世背景寫得很清楚啦!怕模糊焦點

  主要是讓大家知道,霧春有靠山、有神器(打不死)

  主角霧春才剛出門就想回家XD

  第一章就是戰爭的世界!他究竟能不能安全生存?還是馬上增加一次死亡紀錄呢?

  這次,除了北風和霧春之外,其他的世界觀和人物是徵人設而來

  對了w北風是串場我很多文章的角色

  霧春則是【芙之狂想曲】的書店老闆w

  佐納是我玩企劃的孩子,也串場過別的二創文XD

評分

7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27 13:45:01 | 顯示全部樓層
戰爭的世界...為了想到某個幾個設定去
千萬不要一開場就到高難度的世界

點評

開場要刺激一點呀XDD  發表於 2017-3-27 19:3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27 13:49:3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主角命苦一進去就是高難度世界……真可憐為你祈禱

點評

主角永遠都是帶衰的那個啦W  發表於 2017-3-27 19: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27 17:53:36 | 顯示全部樓層
到目前為止看過很多穿越文,
但時空旅行者的題材還是第一次見到,
期待後續呦!

點評

嗚哇、我也是第一次寫快穿,希望能寫得好玩  發表於 2017-3-27 19: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27 18:16:43 | 顯示全部樓層
夢貘輓歌 發表於 2017-3-27 10:39
霧春、

  霧春是一間舊書店老闆,然而他現在卻頹廢的睡在朋友家沙發上,不出去工作也沒打算踏出大門,只 ...

我的角色有收嗎?
大大!
好看喔
快點更文啦

點評

有喔~也歡迎繼續投角色  發表於 2017-3-27 19: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27 19:16:20 | 顯示全部樓層
為了霧春
我就去補了芙之狂想曲www
((女主也太強2333抬起25KG的箱子2333
最後說二句...
幫霧春QQ
幫佐納QQ

點評

居然真的有人去看芙之狂想曲XD  發表於 2017-3-27 19:3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3-27 19:36:02 | 顯示全部樓層
柏爾劍聖-奧塔維爾.納德(一)

  各種顏色的火藥在天空上炸開,焦黑的殘渣宛如燒燙大雨一傾而下。

  來不及躲進建築物的人們,不是被砸到燒死就是燙傷昏迷,就算躲進建築物也沒安全到哪,運氣不好的整座房子都會燒起來。

  霧春走在熊熊燃燒的街道上,四面八方傳來打鬥和慘叫的聲響,腳下踩的不是血漬就是各種生物的殘屍。

  這世界,不只有人類這樣的物種。

  蹲下身觀察著屍塊,可以看見人類的手或是類似魚鱗的部分,還有長相精緻的精靈、妖精。

  拿出慣用的紙筆,霧春開始記錄他的所見所聞,一方面尋找活著而且能溝通的人,另一方面希望趕快脫離這個戰場,找個地方讓他好好記錄。

  碰!

  一顆炸彈直接在他面前爆炸,熱騰騰的旋風夾帶著碎片席捲而來,霧春反射應架起結界防禦,但少數的碎片還是劃破結界,割傷他的腹部、手臂。

  皺起眉看著身上的傷,並沒有如預期般的快速恢復,而是受到魔法毒屬性的傷害,傷口不斷擴大還流出藍紫色的液體。

  身體還沒適應這個世界啊,霧春有點困擾的嘆氣,如果是北風大概一秒就能調整好自己的體質,好適應每個世界不同的組成和分子。

  暫時停止紀錄,霧春按著涔涔流出鮮血的腹部,朝比較沒有戰火的地方跑去,但他跑不到一分鐘馬上累倒在地上。

  阻礙他的不只是因為中毒,而是這世界的地心引力對他來說太強,走路還感覺不出來,但若要進行快速移動,馬上就能感受到引力拉扯。

  體力本來就很差,現在到這個無法適應的世界,完全變成最底層弱小的物種了啊!

  伸手想捏碎水晶卻發現自己已經使不上力,水晶根本捏不碎。

  現在的狀況已經不能用狼狽來形容,完全就是新手一出村就被打回出生點的模樣,雖然知道自己不會死在戰場中,但叫做佐納的家族成員會代替他變成肉醬或燒成焦炭啊!

  我才出門不到十分鐘呢,就這樣回去會成為家族的笑柄吧。

  霧春無力的趴在地上,能聽見大批人馬移動的聲音,好像有軍隊朝著他到下的方向過來,而且軍隊完全沒有減速的意思,再過幾分鐘霧春就會被踏成肉泥。

  塵土飛揚,兵器在夕陽下閃爍著紅光,霧春撐起身體吃力往前爬,鮮血染紅了半身,臉上沾了燒炭灰塵,身為一個不死物種,他對於自己的處境既興奮又無奈。

  已經有多少年沒體驗這種感覺了?他必承認太過安逸會讓他對多事情感到麻痺,所以北風才故意把他丟在戰場中央的吧。

  「北風……你還是這麼的S呀……」霧春自嘲的笑了笑,最後轉頭看著迅速逼近的軍隊。

  一群骷髏士兵騎著像是迅猛龍的坐騎,他們舉起武器咆嘯而來,高舉著各種造型的刀劍來勢洶洶。

  霧春視線開始模糊,他只能聽見自己微弱的喘息和那快跳不動的心臟脈動,他在想閉上眼是否能減少面臨死亡的衝擊?

  唰--

  刺耳的風聲掃過,霧春與士兵之間被劃了一條不淺的刀痕,骷髏士兵們急忙停下隊伍,左顧右盼警戒著挑釁的敵人。

  一名少年踩著穩重的步伐,深藍色柔軟的頭髮隨風輕微擺動,湛藍淨澈的雙眼宛如杜柏斯石,他甩起披黑色披風單手持著銀劍,毫無畏懼面對整個骷髏軍隊。

  霧春顫抖的寫著紀錄,這麼戲劇化的出現他死也要記下來,應該說紀錄已經是他的生存反射動作了,就算意識不清楚,手仍可以寫出漂亮工整的句子。

  「風之刀刃,我等已經攻下這個城鎮,就算是聖劍支援也無法改變。」

  帶著牛角頭盔的骷髏騎士長,聲音尖銳的大笑著,他身後的士兵也嘎嘎嘎放聲大笑。

  少年面無表情,對於骷髏騎士長的話無動於衷,只見他舉起銀劍的瞬間--

  轟隆!

  天空降下大範圍魔法攻擊,耀眼的白光壟罩在整座城鎮上,霧春沒辦法看清楚眼前的畫面,加上失血的關係直接昏了過去。


  「就跟你說我要發動大範圍魔法攻擊了,你還衝進去幹嘛?」

  「鎮裡還有倖存者。」

  「就算是這樣也要跟我說呀!至少讓我更改發動時間。」

  「不改時間也沒關係。」


  霧春被吵鬧的聲音吵醒,微微睜開眼看著樸素的天花板,身上的傷已經消失連疤都沒有,他發現自己躺在某人的床上,不是病房也不是難民帳篷。

  坐起身望向吵鬧來源,那是一名精靈和少年,精靈發覺霧春清醒,原本琥珀黃的雙眼轉變成淡藍色,他笑著走向霧春。

  「唉呀、唉呀,你看起來沒事了呢,中了暗魔法的毒還能撐那麼久,這樣的人挺少見的。」

  霧春茫然的眨眨眼,稍微伸展一下身子發現過重的引力已經消失,看來身體似乎適應這個世界的環境了。

  「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霧春稍微觀察了一下四周,猜測他所在的位置是在地窖或是某個隱密的房間,幽暗的室內並沒有窗戶,空氣中還飄散油燈與泥土的氣味。

  精靈斜過眼與身後的少年對望,像是用眼神交流了什麼,隨後回應霧春,「知道這麼多也沒用啦!既然你已經沒事了,我們會送你回鎮上的。」

  「你是指被大範圍魔法攻轟過的鎮嗎?」霧春瞇起眼看著苦笑的精靈,從精靈表情判斷,那個鎮不是被夷為平地就是變成廢墟。

  「啊、當然不是那裡。」精靈雖然笑咪咪的,但語氣非常僵硬,「是柏爾喔!那裡有很多好吃的東西,對吧!小奧。」

  被精靈稱為小奧的少年,就是在場上救了霧春的人,只見他環手抱胸點點頭說道:「焦糖布丁、軟麵包、花捲餅乾、起斯漢堡、辣雞麵、小羊肋排、春捲……」

  「我說你,不要突然背起菜單啦!」精靈蹲下身看著霧春,「總之,你可以放心,這裡離戰場很遠。」

  「是嗎,謝謝你們。」霧春心中默默記下柏爾是個美食之城,然後看著少年,「我叫做霧春,可以知道你們的名字嗎?」

  「喔!我叫做阿密爾特,是聰明的光精靈,人稱移動圖書館或大祭司。」阿密爾特撥弄這劉海,很有自信的說著。

  「奧塔維爾.納德。」與話多的精靈相反,少年除了自己的名字外沒多說什麼。

  「請問,可以帶我逛逛這附近嗎?」霧春下床才發現衣服被換掉了,身上穿的是看起來有點高級的白襯衫和西裝褲。


  在阿密爾特同意和帶領下,霧春離開房間到上面的街上,他原本睡的地方似乎是荒廢教堂的地窖,距離人潮多的街有段距離。

  原本想去書店找書,好讓他加快認識這個世界,沒想到隨口問阿密爾特,這位精靈便劈哩啪啦地把一堆訊息告訴霧春。

  像是除了柏爾大陸外,還有其他八塊大陸,分別是柏爾風之大陸、洱澪水之大陸、泠凌冰之大陸、熤熠火之大陸、垳壢土之大陸、桧琹木之大陸、旭輝光之大陸、虛妄幻之大陸。

  最特別的是,以人類和異種族為首建立的中立大陸塞非爾,擁有高科技結合鋼鐵與魔法的皇都,立足於所有大陸之上。

  目前那裡的統領是貴族克里蒙,而柏爾的統領是貴族納德。

  原來如此,霧春迅速寫著筆記和畫陸塊板圖,他還發現這世界雖然有很多種族,但統領大陸的都是人類貴族,也就是說,這是一個以人類為主的世界。

  就算是被稱為中立大陸的塞非爾,仍是在人類掌控之下。

  大陸之間不但有內鬥更有互相搶奪國家資源的問題,而且種族歧視、紛爭更是複雜的讓人不敢恭維。

  霧春所在的城鎮,是屬於中立大陸的領地,由於是邊境小鎮,根本等不到支援就被其他種族攻佔,奧塔維爾只是路過那裡順便救了霧春。

  阿密爾特和奧塔維爾似乎都認為霧春是那個鎮上的居民,而且不是普通的居民,還可能是貧窮到沒辦法上學瘦弱的乞丐青年。

  霧春知道自己問東問西一臉無知的模樣,加上出門時衣著也很隨便,會被人誤會也是難免的,不過這樣也好,就繼續裝作傻子反而能得到更多情報。

  「對了,我聽到骷髏說『風之刀刃』,那是什麼?」霧春把整頁寫得密密麻麻,手點酸的甩了幾下。

  「那是傳奇劍聖的稱號喔!」阿密爾特搭上霧春的肩,指著奧塔維爾興奮的說,「奧維爾可是最年輕的劍聖,是柏爾的驕傲啊!很厲害吧!」

  「十五歲啊……」霧春望著奧塔維爾,他確實矮了霧春與阿密爾特一截,不過年紀輕輕就上戰場,心裡應該不好過吧。

  「你該不會認為不可能吧?」阿密爾特歪著嘴笑,「他可是接受貴族納德家的菁英教育喔!天才加上優渥的環境,如魚得水呀!」

  「奧塔維爾是貴族?」

  「不!他跟你一樣是孤兒,只是運氣很好被貴族收養。」

  「你從哪判斷我也是孤兒的?」霧春挑起眉,認為這隻精靈說話有點失禮。

  「表情呀。」阿密爾特用食指戳著霧春的臉頰,「你應該知道小鎮被轟爛了吧,卻沒有哀傷或是憂慮的表情,這代表你對那個小鎮毫無牽掛,也不急著回去哪裡,我猜想你也沒地方能去。」

  「確實。」穿越過來的霧春,對這個世界還在認識當中,的確沒有什麼顧慮和認識的人。

  「是說你一直在寫書呢,該不會想當詩人吧?」阿密爾特湊到霧春的書旁,「嗯……還是你想當歷史紀錄者呢?」

  「都可以,只要有值得紀錄的事物,我都會寫進書裡。」

  阿密爾特瞇起眼上下打量著霧春,「還以為你是個無知的乞丐,沒想到意外的追求知識。」

  「乞丐和追求知識一點關係也沒有吧。」

  「是呢,稍微知道奧維爾為什麼要撿你回來了。」

  「嗯?」霧春不解的歪著頭。

  「因為你很奇怪。」阿密爾特彈了一下霧春胸前的水晶,「雖然還不清楚你的怪點,不過我感覺得到你在這裡很違和。」

  「我是別的大陸的居民,這是理所當然的吧。」霧春聳著肩,他不打算坦然自己是時空旅人的事情。

  「誰知道呢。」阿密爾特雙手一攤,轉身進到一間麵包店裡採買晚餐。

  霧春站在店門外,透過櫥窗發現奧塔維爾也在裡頭,他抱著一大袋麵包轉頭看向霧春,淡淡的笑了笑。

  奧塔維爾看起來就是個無害的少年,很難想像他會拿著刀在戰場大開殺戒,在小鎮遇難時,也沒感覺到奧塔維爾身上的殺氣。

  是故意掩藏?還是他本來就沒有要砍骷髏的打算?


  晚上,霧春又回到地窖,因為沒有地方可以去,阿密爾特就暫時把地窖借給霧春住,等霧春存一點錢後再自己去找房子。

  這個地窖其實不是教會,在早期是柏爾貧民窟裡最大的孤兒院,亂戰時期貧民窟被轟炸後這一代就荒廢了,現在也沒有多餘的資金重建這個地方。

  憑著微弱的油燈火光,霧春把今天得到的資訊做個簡單的整理,封閉狹小的空間裡他有點寂寞,如果是有人陪伴的旅行,他應該會想跟同伴討論或分享心得。

  握著水晶躺在床上,霧春想起水晶與佐納連結,不知道對著水晶說話會不會有回應。

  「佐納……」霧春輕輕的喊著,但水晶只是微微的黯淡後又恢復光芒,「唉,你大概也聽不到吧……總之,我還活得很好。」

  霧春獨自在房間裡嘆氣,覺得自言自語有點蠢,索性把書收好想關燈早早入寢。

  就在他要關燈時,房門悄悄的被推開,門縫中露出少年的半張臉,那是奧塔維爾。

  不清楚奧塔維爾想要做什麼,霧春思考了幾秒決定上前開門。

  「請問,有什麼事嗎?」

  奧塔維爾面對霧春,他必須稍微抬頭才能看見霧春的臉,只見他指著霧春胸前的水晶問:

  「佐納是你很重要的人嗎?」

  「呃……」霧春斜過眼,他心想自己跟佐納一點都不熟,但是家族成員所以算重要吧,「嗯,很重要,是代替我承受死亡的人。」

  「不好意思,請節哀。」奧塔維爾有點失落的低著頭。

  你該不會認為佐納死了吧?霧春這才發覺自己說法有點問題,但既然都被誤認了,他也懶得解釋太多。

  霧春讓奧塔維爾進來坐坐,也沒什麼好招待的,只好泡自己喜歡的茶給奧塔維爾喝。

  奧塔維爾相當認真的看著霧春泡茶,霧春把奶茶茶包放在熱水壺裡刷了幾下,然後放幾顆棉花糖進去。

  「這裡晚上氣溫偏低,喝點熱的比較好。」霧春端了一杯奶茶給奧塔維爾。

  「這是什麼?」奧塔維爾原本慵懶的眼神變得有活力,緊緊盯著奶茶像是看見新玩具的孩子般。

  「棉花糖奶茶。」霧春常常喝習以為常,但他忘記自己現在身處異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似乎沒有人這樣喝。

  奧塔維爾小心翼翼的端起奶茶,先是嗅了嗅氣味隨後啜飲幾口,「雖然有點甜,但還挺好喝的。」

  「這麼晚不回去沒問題嗎?」霧春看了一下櫃子上的老時鐘,現在是晚上十點多。

  「我等等要去練劍,只是路過來看你而已。」

  晚上還練劍?霧春喝著奶茶用敬佩的眼神看著奧塔維爾,真不愧是劍聖,晚上還要練劍。

  「真了不起呢。」霧春淡淡的說著,「不像我躺在朋友家整整一年。」

  「佐納家嗎?居然躺了一年,看來你傷的很嚴重。」

  「呃……」霧春有點內疚的用杯子遮住臉,他躺地方也算是佐納的家,只是躺著耍廢的原因是心情不好。

  在奧塔維爾的想法裡,霧春大概是受到戰爭迫害,重傷無法行動寄宿在朋友家養傷。

  「霧春是哪裡人?」奧塔維爾突然問道。

  「塞非爾。」

  「什麼種族?」

  「人類。」

  「是嗎……」奧塔維爾盯著霧春,看起來心有存疑。

  「有什麼問題嗎?」霧春冷靜的放下杯子,他也不擔心奧塔維爾會猜到他的身分,畢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嘛!

  「阿密爾特幫你治療的時候,我們發現奇怪的事情。」

  「我中毒還能撐很久嗎?」

  「不,你的身體能自行淨化暗屬性的毒,人類不可能在沒有助力的情況下辦到這種事情。」

  「那也許我是混血兒吧。」霧春知道自己能解毒的原因,大概是身體已經調整到符合這個世界的構成,所以傷害大大降低甚至還提升了身體機能。

  「什麼種族的混血?」

  「我自己也不清楚呢,畢竟我一出生就沒父母。」霧春哀嘆著說,下意識去握水晶,想起自己家族複雜的血緣也有點頭痛。

  奧塔維爾看霧春的反應,認為自己問的有點太超過,有些抱歉的皺著眉。

  「不好意思,打擾你這麼久。」奧塔維爾站起身,按著腰間刀柄準備離開,在離開前還是用複雜的眼神看著霧春。

  他在懷疑我吧,霧春猜想著,直到奧塔維爾之前他都維持哀傷的表情,因為他已經知道奧塔維爾其實內心纖細,只要用特定表情都能讓他做出預想的反應。

  奧塔維爾,意外的單純。

  也許奧塔維爾不是在懷疑霧春的身分,而是在好奇霧春本身的存在。

  這個世界本來就有很多物種,霧春可能是被誤認成稀有生物或是新人類等等。

  熄掉油燈,霧春躺在床上闔上雙眼,他想著明天應該去圖書館翻書。

  原本打算要求奧塔維爾帶他去戰場或是軍營,不過自己戰鬥力非常弱,結界萬一又被打破的話可能會變成拖油瓶,還是看書比較安全。

  沉沉的進入夢鄉,霧春夢見自己還在經營舊書店。

  書店一如往常冷清,因為他都把書店設在深山中,只有特別的方法才能進到書店。

  隨手拿起櫃檯上的精裝書,那是純白無字的空白書,霧春沒什麼想法,只是伸手摸了一下空白頁感受到滑順的紙質。

  他平常都是這樣欣賞書,就算是沒有故事的書他也會好好珍藏,想著總有一天要讓所有書都寫滿文字和故事。

  『霧春,快點醒來。』耳熟的聲音從店門口傳來。

  抬頭看見白髮紅眼的少年站在櫃台前,穿著不整齊的和服一臉擔憂。

  「嗯?你是……佐納嗎?」霧春努力回想家族成員的長相,記得佐納就是喜歡穿和服但又不穿好的那位成員。

  『快點醒來。』

  「啊?」


  碰!

  一聲巨響把霧春直接拉回現實,上方傳來躁動和搖晃,他連忙點起油燈想跑出教堂。

  才剛走出地窖,身後的教堂馬上被龐然大物壓垮。

  「嗚咳咳!」被砂石嗆得呼吸困難,霧春退後幾步跌坐在地上。

  免強睜開一隻眼看見巨大的物體,那是皮膚粗造的巨人,而那個巨人正在跟一頭黑龍扭打。

  上空幾隻尖叫的三頭鷹獸呼嘯而過,遠方還有人馬族正在與疑似美人魚的種族對峙。

  霧春傻愣在原地,除了拿筆寫下精彩的戰鬥過程外不知道該做什麼了。

  咻--

  不知道哪方人馬發射了一個砲彈,霧春抬起頭望著飛來的黑色球體。

  嗯?墜落點是在我的位置嗎?

  轟隆!

  --

  廢叭:

  啊!霧春忙著做紀錄都忘了閃炸彈,這章是不是要完成首殺了呢?(喂

  佐納表示自己明明不是主角,為什麼要一直躺著中槍啊W

  奧塔維爾的設定是15歲,差不多是國三吧,正在發育的青春少年,所以出現了身高差的現象ODO

  把劍聖寫得有點聒噪,不過他是愛美食+好奇心強烈的人,所以我覺得他會問很多問題這樣

  霧春所到之處都是戰爭,風之大陸柏爾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呢?下回等霧春回神再說(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27 19:42:02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哈哈!馬上捲入戰場當中
不得不說兩位主角請加油,希望去下一個世界會運氣好一些

點評

我會把世界交換出現啦>危險>安全>危險>安全,交叉  發表於 2017-3-28 09:1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27 19:51:5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主角可別掛了(等等別處沒),可憐的孩子被擊中了阿門

點評

霧春擋得下來的XD  發表於 2017-3-28 09:1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