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790|回復: 75

[小說] 【特傳背叛+自創】啟航:章之拾肆 更新于12/31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5-7 21:23: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12-31 14:00 編輯

這是一篇重發的文章,對於以前的自己真的是有苦難言2333
請大家好好欣賞這篇文章,有所疑惑的能問我,
我絕對不介意跟你由頭解釋到尾www
我修改了很多語法以及有些接的不好的地方。
如果有不好的地方大家也可以提點。

這故事其實我構思了很久也寫了很久,看過我名字的大概也知道之前我有寫過。
這故事改了很多次名字,而到現在是以《啟航》帶給大家。
而把它改名叫《啟航》是因為故事的關係。
開始是以背叛文開頭,而后卻是漾漾重生再次和大家生活。
以新生活生存下去,而不是帶著漾漾的記憶活下去。
雖然最後不知道發展會怎樣,也不知道漾漾過後是否會恢復記憶。
不過這應該是雙結局的走向,或者是單結局。

謝謝閱讀這故事的大家,真的很感謝你們的支持。
希望以後可以帶更多的文章給大家,畢竟寫文真的很開心。
用文字形容的世界讓我真的很享受。

好了廢話不多說,以下正文。



——————


—章之壹—



時間:早上7.30          地點:不明

「哎呀,終於完成了。」伸了個懶腰將米納斯收起,我開啟移動陣往學院返去。

該死,姐最近是真的想把我操死,出任務的頻率可以跟學長媲美了。

我可愛的床,可愛的房間。

雖然黑館一點都不可愛。

白光消失後,我見到的還是那個誇張的要死的校門。

有時我會很懷疑,其實校門建的那麼大幹嘛?難道是用來防小偷?

火星人的想法是不能拿我的想法來做衡量的。

看著打開的校門,深呼吸,然後...

衝啊!

但是越接近黑館,我的腳步越緩慢。

那裡站著一群人。

是學長他們,眼裡散發的殺氣不容小覷。

「你們在這幹嘛?」我開口先打破這凝重的沉默。

當時的我還意識不到,原來我的身份是個讓自己與朋友決裂的最該禍首。

「褚冥漾,為何你要這樣做?」回應我的是千冬歲,他的語氣聽起來莫名的惱怒。

「千冬歲,你在說什...」

想問個究竟,但是...

出口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別用你骯髒的嘴叫我的名字,我一直以為黑色種族和白色種族能和平相處!」吼出來的聲音讓褚冥漾有點震驚:「原來是我太天真了。」

千冬歲第一次對我那麼兇,心裡莫名的有點酸溜溜的

「能不能有人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看著眾人,我問道。

「那還用說嗎?自己做的事難道忘記了,是在搞失憶還是怎樣?公會緊急通知狩人一族與我們有友好的學院全部招到鬼族攻擊,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你!起初我們都不相信,直到...」千冬歲說到這裡停止了。

「公會拿了影像球給我們看,我們才知道一向單純的褚冥漾聯合鬼族來攻擊阿利學長與他的族人。」

「我...」我想解釋,可是喉嚨像被什麼東西卡著似的發不出任何聲音。

我才剛剛出完任務回來,根本就沒機會去攻擊狩人一族和其他學院?

「嗚...漾漾,喵喵對你很失望!我們那麼相信漾漾,你卻這樣對我們...」喵喵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項鍊般不斷的往下掉。

「學...學長,你相信我嗎?」我聽得出自己的聲音很低沉,眼前也朦朦朧朧的。

「我能說什麼?證據確鑿。」學長的一字一句彷彿利劍般刺穿了我的心。

原來我最依靠的學長也如此。

「褚...唉...」夏碎學長嘆了口氣。

我仿佛抓到最後一個救命稻草。

只是當我望向他的時候,夏碎學長面具底下的眼神很冷,非常冰冷。

「你們就不能相信我嗎?我根本什麼都沒做!」最後一句我是吼出來的,絕望的吼出來。

眼淚終於落下了,劃過臉頰滴落在我的校服上。

「解釋已經是無謂的了,我們不想再跟你說下去了。」叫喚出兵器,千冬歲的聲音是前所未有的冷漠。


—待續—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7 22:10: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8-12 16:17 編輯

—章之貳—

時間:早上8.00 地點:Atlantis學院

「解釋已經是無謂的了,我們不想再跟你說下去。」叫喚出兵器,千冬歲的聲音是前所未有的冷漠。

「我連一點解釋的機會都沒有?」近乎哀求望著他們,現在的我只祈求上天能給我一次解釋的機會。

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就斷定這些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解釋只會成為你的掩飾,我們不想再聽你所謂的理由了。」抽動著鞭子,夏碎學長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公會已下達命令盡快將你這妖師滅了。」

「學長,我再問一次。你相信我嗎?」我緩慢的走向那混血精靈,我只是要一個能相信我的人。

只要一位能站在我這邊的人,願意相信我的人。

「褚,有證有據你要我如何相信你?」抓緊烽雲凋戈,學長毫不猶豫的往我這裡劈去。

手臂流血了,血腥味充滿可整個鼻腔。

「竟然你們不信我,我留在這世界又有何用?」喚出米納斯,我將陪伴我許久的老頭公卸下,輕放在地板。

第一次如此的冷靜,原來極大的打擊能使人心淡。

看著不斷湧出血的手臂,在我眼眶打轉已久的眼淚再度流了下來,混著手臂的血液一起滴到地板上。

原來傷口再痛,也不比心痛。

看著周圍的友人,我的嘴角不由的往上翹。

原來一個人在極度絕望的環境中是能笑著面對。

上帝爺爺在捉弄我,連命運也被操控。

上帝爺爺啊,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考到黑袍將你給捅了。

「漾漾,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原來我是這麼的不被受信任,原來在他們心中我是什麼都會幹的褚冥漾。

「我不知道。」

現在我還有選擇嗎?

「吾為掌握先天能力的妖師褚冥漾,今天將在此地起誓,眾人為證。」握在手中的米納斯開始凝聚力量,我周圍的風也開始微微卷了起來:「吾祝福Atlantis學院能避過所有的災禍迎向美好的未來,創造更多的傳說。」

眾人屏息著看著眼前的妖師,深怕他做出什麼毀滅世界的事情。

「吾特意祝福水之妖精葛蘭多三兄弟能早日獲得足夠的水精之石修復水鏡,而受鬼族氣息影響的席雷.阿斯利安、伊多.葛蘭多與藥師寺夏碎將不再受這些痛苦。」

「吾期望吾的友人將不被危險束縛,一切都能化險為夷。作為此誓的代價為吾的一切,吾將奉上一切來換取。」

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時候“砰!”的一聲,子彈穿過腦殼到達了我的腦袋。

「褚!」「漾漾!」

好痛,媽的原來被子彈打腦是你們的痛。

「謝謝你們留給我無數的回憶,我會將這回憶封存在心裡將它永遠保存。」倒地前的一刻,我細聲地說出這番話。「你們就當我是叛徒好了,我只想你們過得比我好。再見了,我曾經的友人們。」

他們能聽不能聽見並不重要,但我已經將想說的話說出來了。

心、慢慢的停止跳動。

我閉上眼睛迎接黑暗的來臨。

到現在我才發現。

原來我都恨不起他們。

太智障了。

——————

另一邊。

忙著處理被鬼族氣息侵蝕的地方,忽然的阿斯利安無法視物的眼睛突然逐漸的朦朧起來。

慢慢地,他那隻眼睛已經能再次睹物。

「咦?」

在眼睛慢慢恢復后,他的心莫名的揪了一下。

隨後一種莫名的失落感隨即傳來。

「漾漾。」

——————
「雅多!」

笑臉神經雷多朝自家兄弟那撲去,毫無防備的雅多被撲的往後倒。

然後兩人流血的後腦表示了雙生兄弟連接的血脈。

忽然,他們警惕的翻起身揮出兵器。

「誰!」

「在下並無惡意。」另一系的水妖精出現在半空中,揮著手要雅多與雷多停止攻擊:「這是有人委託在下交給您們的。」

他手裡捧著的是水精之石。

剛好是他們要的數量。

面面相覷,雅多先打破沉默:「需要任何的代價?」

搖搖頭,將水精之石交給雙生兄弟后,水妖精漸漸消失。

他的話還殘留在空氣中。

「無需,有人替你們交付了該有的代價。」

忽然他們的心懸了起來,趕緊捧著水精之石往伊多的寢殿奔去。

「伊多,你看看!」

「我知道,是漾漾幫我們支付了代價。」

身為先見之鏡的守護者,外出的變動他怎麼會不知道。

況且自己身上受的鬼族毒氣正在緩緩消失,失去的力量也漸漸回來了。

「漾漾,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三人的心同時空了一般,看來大氣精靈很快就會帶來消息。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7 22:33: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8-12 16:18 編輯

—章之叁—

時間:早上8.30          地點:Atlantis學院

「你們讓我見識了一場不錯的表演。」熟悉的聲音從柱子後響起,走出的人是他們萬萬沒想到的鬼王第一高手:「原來友情之間的信任只不過是如此,根本經不起小小的風波。」

——安地爾.阿希斯

安地爾的出現使在場的人都提高了警戒,兵器也被緊握在手心裡。

「我們學院的事,輪不到一個鬼王鬼族來插手。」先開口的是冰炎,冷冷的語氣絲毫沒有半點遇到鬼族的害怕。

「你們這樣對待褚冥漾,心真不會過意不去嗎?」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他覺得非常的可笑。

對安地爾來說褚冥漾是個單純的孩子,背叛人這種事他是做不出來的。

褚冥漾連說謊都不會,怎麼會做出如此轟動的事情。

而這群人跟褚冥漾相處了那麼久,卻還是選擇相信公會而不相信他們的友人。

說來真有點諷刺。

「你現在是什麼意思?是想插手我們學院的事嗎?」冰炎的氣場完全不輸眼前的鬼族:「你也知道背叛公會是怎樣的下場。」

「呵,真是悲哀啊。白色種族原來還是很在意褚冥漾黑色種族的身份。」

「不過事情的真相我也勉勉強強的告訴你們。」平靜的述說著事實,安地爾的眼神卻望向靜靜躺在地板上那位可憐的妖師:「那些全是比申做出的事情,原因是為了將擁有先天能力的妖師納為己用。我原以為你們彼此的羈絆會勝過一切才不來阻止,結果我預測錯誤了。」

「你們完全不去查事情的真相,可想而知你們一直在防備褚冥漾是妖師的身份,一旦做錯什麼就連讓他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就將人給傷成那樣。」

你、再忍耐多一下。

安地爾說出的事實讓他們都愣著了,原來自己你們在意身為妖師的友人。

他們只相信影像球所錄下的東西,卻不知自己去查事情到底是怎樣。

原來憤怒遠遠超過了他們理智的範圍。

他們傷害了最信任他們的褚冥漾。

此時的後悔,沒法抹去已造成的傷害;此時的哀傷,無法讓逝去的人原諒自己。

所有人都陷入了自己的內心世界。

悲傷、後悔、自責,壞繞著現場的氣氛。

每每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漾...漾漾不見啦!」喵喵的吼聲將所有人的思維拉回了現實。

望去剛剛褚冥漾躺著的方向,發現屍體不知在何時不見了,同時安地爾也不知去向了。

「漾漾...對不起...」細細的聲音從千冬歲口中傳出,微低頭的他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明顯聽得出他的聲音帶著哭腔。

「該死,一定是安地爾將褚帶走了!」冰炎憤怒的眼眸裡閃過淡淡的不捨,剛剛的他是不是做的太過了?

一切的衝動造成了無法換回的局面。

此時此刻,他們的內心只盼望褚冥漾能再度回到他們的身邊,可是褚冥漾能回來嗎?

「褚冥漾,我會讓你復活的,不惜一切的代價。」抱著褚冥漾,安地爾腳下出現了大型傳送陣。

故事還在繼續著。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7 23:52:34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之肆

世界往往都有事情發生,舊的事情成為過去,新的事情成為現實。

日覆一日,年覆一年。

但是事情並未結束,一切都還在運轉中。

直到兩年後的某天。

「褚,現在的你過得好嗎?」仰望著天空,溫柔的話語從夏碎口裡傳出,看似無恙的他心裡的感受誰能知呢?

那件事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被淡忘,反倒借著時間的走動深刻在他們心中。

「冰炎,你覺得褚現在如何?」側過頭望向身旁的搭檔,腦袋裡迴盪的卻是那妖師熟悉的笑聲:「是安然無恙的走在原世界的大街上呢?還是...在安息之地徘徊著?」

原來他是多麼的放不下,多麼的想念那妖師。

「夏碎,如果當時我們沒有那麼愚笨,褚就不會離開。」被眾人稱面癱的冰炎難得流露出悲傷的情緒,想必這兩年他必定過得很累、很痛苦:「而我們想要彌補卻無補於事。」

為什麼當初他不要先查了再來斷定這件事?為什麼自己一而再再而三拒絕信任自己的學弟。

明明褚最信任的就是自己。

「對了,千冬歲那裡如何了?」盡量將自己的情緒掩蓋,冰炎說道。

「沒消息,安地爾這兩年跟褚一樣像消失了一般沒聲沒息。」夏碎搖搖頭表示尋找他們就等於大海撈針。

「目前尋找他們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們只希望能找到褚冥漾,然後親口跟他說聲對不起。

如果再次見到他,或許自己對他的情感會是不一樣了?

「搭檔,不要再沮頭喪氣了。」夏碎的嘴角微微的往上翹,他知道事情總不會往最壞的方向走的:「剛剛接到任務是要前往瀧龍消滅鬼族並移除陰影,我們順便去找褚,快點吧。」

他相信褚有一天一定會回來自己的身邊,到時候可就是自己贖罪的機會了。

「你幾時接的?我的手機為什麼沒響。」

「就剛剛不久啊。電話有響,是你耳殘沒聽到。」

「夏碎,你說話小心一點。」

「偏不。」

「...靠。」

移動陣就在這樣的氣氛下開啟了。

————

而這裡是另一邊的故事。

「臥槽,你是要我跟講方言哦!」

某間家裡發出以上的吼聲。

早晨的陽光透過窗簾斜灑進來,明媚的陽光照在一位少年的身上。黑色的長發披散在他的身上,明亮的黑眸充滿著怒氣,可臉上還有著睡醒後的呆滯。

而他殺人般的目光是望向...

安地爾。

「不要動怒,跟著我吸氣、呼氣、吸...啊!」還沒說完,安地爾已經被擁有時速80公里的枕頭給打中而且還是正中臉部。

「我等等就將你種在這裡吸收日月精華。」兇手完全沒有愧疚的意思,說完還附送多一個枕頭攻擊,「告訴了多少次不要趁我睡覺時爬上我的床,你要我重複幾次?」

「誒誒誒,人家被你的睡顏吸引過來,爬上你的床當然是為了看清你。」安地爾這次動作迅速的躲過了攻擊。

「哈哈哈,不好笑。」看著眼前的安地爾,想巴人的衝動充斥著他的心頭。「我看你是圖謀不軌吧。」

「你怎麼知道的?」安地爾一臉驚訝,過後還不忘附上一個曖昧的眨眼動作。「不愧是我的徒弟。」

「你這個腦神經短路的傢伙,是要我在你腦袋開一槍是不是?」少年速度也不慢,說完便快速的喚出擁有水藍般清澈的掌心雷。

「好,這次我輸了。」雙手舉高,安地爾做出了投降的動作。

「今天是有要事要交代給你。」

「說。」

「我要你去Atlantis學院上課。」

「為啥?」

「單純的只是想讓你去上課,快感謝我幫你報名。」

「你果然是死變態 。」

「你個死傢伙。」無奈的搖了搖頭,安地爾似笑非笑的望著對方。

他眼前這位就是被眾人所唾棄的妖師——褚冥漾。

而現在改名為夜.彌多德。

一切屬於褚冥漾的記憶都被封印了,如今褚冥漾已經是那個擁有雙袍級的夜,再也不是以前的他。

兩年了,安地爾跟他相處兩年了。

每天都過著打打鬧鬧的日子,他開始覺得是不是該讓他回去嚇一嚇他們。

可是讓他回去心裡卻有莫名的不捨,他發現原來自己並不是沒有感情,原來他也有想要留下來的東西。

「沒事的話我就去出任務了。」

「等。」安地爾往夜的方向丟了一樣東西。「這個,拿著」

是個面具。

黑底、白色圖騰從左眼眼底往下直到下巴間接繞了幾圈。

呵,跟自己的失衡還真像。

「帶著它去學院,沒什麼事千萬別將它拿下。」

「我覺得我戴個一兩天就會把它忘記。」

「死小孩。」

接過面具,夜沒多說什麼就走了出去。

不同於以前笨拙的褚冥漾,夜的動作輕捷,要是沒有與褚冥漾相同的面孔,大家都會以為他是另一個人。

「為啥兩個人的性格差那麼大啊?真懷念以前畏懼我的他。」

安地爾完全沒有想到是自己將人培育成這樣。

他很惡趣味的想看看Atlantis的大家看到褚冥漾時會是怎樣的反應。

原來兜兜轉轉,所有的一切還是回到了起點,再次開始。

褚冥漾,你到時候可別回來揍我。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8 00:22: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8-12 16:18 編輯

—章之伍—

時間:早上7.00            地點:Atlantis

Atlantis,異能開發學習學院。

在這間學院裡,

所有的知識都不是知識,

只有肯定了自己,世界才會肯定你。

偌大的校門口映入夜的眼簾,耀眼的陽光將校門照的閃閃發亮。

左右兩排的精靈侍衛給他的感覺熟悉卻又陌生。

這些好像在哪見過?是錯覺嗎?

微風將他黑色的長發吹的散亂,面具下的眉微微鄒了起來。

嘖,為什麼我要聽安地爾的話將這頭髮留長,剪短它就不用那麼麻煩了啊。

果然那傢伙是長發控嗎?看他一臉變態的樣子百分之九百一定是。

從黑袍口袋裡拿出橡皮筋,胡亂的綁了個馬尾他便邁出步伐往屬於他的班級走去。

「出來。」

就在即將抵達班級的路上,夜突然停下腳步冷冷的拋出這句話。

「我可沒什麼耐心。」

「不愧是獲得公會元老們優等評價的夜。」一道身影從旁邊豁出,身影穩穩的落在夜的前方:「我自豪的隱身術法盡被你識破,看來你實力不凡。」

夜開始打量出現在他眼前的這位少年。

利落的亞麻色短髮,細長的眼睛擁有橘褐色的眼眸,眼前人穿著一身類似白袍的袍服可紋路看上去卻與白袍不同,少年給人一種傲慢自大的感覺。

「你是誰?」

「公會十大最強袍級,齊脩。」

「那麼鼎鼎大名的齊脩大俠,找我何事?」

「純粹來找你單挑。」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名為齊脩的少年抬高臉部用鼻子盯著夜:「聽說你在公會無所不能,所以來找你玩玩。」

發出一聲冷哼,夜雖然戴著面具但不忘送眼前人一個鄙視的眼神。

「抱歉,我還有事請必須處理,失陪了。」沒有要打架的慾望,夜甩頭不理人。

「你是在輕敵嗎?」

『砰。』

劇烈的聲響在齊脩說完時響起,只見夜不知何時手中多了一把冰符化成的長劍抵擋了齊脩攻過來的術法,銀色的刀刃折射出冰冷的光芒。

「並沒有。」拍掉身上的灰塵,夜冷冷的發出這句話,「陪你玩玩倒是可以」

收起冰劍,閉上眼睛夜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口。

「四靈之一,八卦主震。一寒一暑,四時備成。東方七宿,青龍!」

語句的最後一字落下時,四周捲起了狂風將他們兩人的頭髮吹的飛舞。

在他們的眼前出現了一位青年,墨綠的長發披散在他的身上,一雙太陽般顏色的眸子銳利的盯著齊脩看,身上的古代服給人一種隔閡感。

沒有驚慌的神色齊脩拿出一個紫色的符:「聽我命令,隨我心想成為我所要的武器。」

放開手,符紙接觸到地面的那一秒出現了黑色的魔法陣。

看著這一系列動作,夜這時候才想起為什麼對方的名字那麼熟悉。

「齊脩,獸王族貴族。為公會十大最強袍級,排名是第十。」念出上次公會會長給他的名單,夜不緩不慢的繼續:「個性衝動永遠都靠著那引以為傲的鼻子來查探敵人的行踪,不過實力不簡單。」

他暗暗的在心裡吐槽這個齊脩。

他是靠他那狗鼻子認出我嗎?嘖嘖,果然家族遺傳就是不同。

「什麼叫性格衝動永遠都靠著那引以為傲的鼻子來查探敵人的行踪,找打嗎?」齊脩的腦袋爆出一個【井】,他從那黑色的陣法中拿出弓與箭。然後搭起箭死命的往夜那裡放箭。

被涼在旁邊的青龍揚起手,就在那一瞬間所有的箭都被硬生生折斷掉在地面上成為垃圾,完全沒有接近夜的機會。

齊脩不放棄又從陣法中拿出槍往夜那裡開了十幾槍。這次青龍只彈了響指,所有的子彈被強行的停在半空中又掉在地面上發出『噹噹噹』的聲響。

「可惡!」真是夠了!

這樣來來回回幾次,他無聊的靠在柱子打了一個哈欠,「你這樣要玩到幾時啊?」

我還要去上課報到的,這個人這樣玩法到晚上都未必能打到他。

「該死,你是怕打不過我才拿他來敷衍我吧?」應該是累了的齊脩擺了擺手將黑色陣法恢復成紫符。

「你好像還沒有弄清楚我的身份就來找我單挑,是想死嗎?」將剛剛從販賣機賣回來的飲料丟給齊脩,夜揚了揚手:「青龍你先回去,謝了。」

點了一下頭,那位青年化成一團煙就這樣消失了。

「我可是將你的資料查的一清二楚的,不可能會有遺漏。」『咔嚓』一聲齊脩很不客氣的拉開拉環,接著猛灌手中的飲料看起來好像很渴。

慢慢的走過去齊脩的身邊,夜輕聲的在他的耳邊說了一些話,讓齊脩差點將飲料對準他的臉噴下去。

「我跟你同為公會十大最強袍級,而這份名單是保密的,所以你查不到很正常」

「而我排名稍微比你前一點點,在第四。」

這是他剛剛告訴齊脩的話,因為面具的關係齊脩才沒看到虛露出的邪惡笑容。

「什麼!」

「所以不要找我單挑。」

「不行我一定要打贏你!」

「不可能。」

「你是在輕敵!」

「並沒有。」

齊脩忽然很凝重的看著夜,一臉憋屈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問。

「問吧。」

「為什麼你要帶著面具?搞得自己神神秘秘的。」齊脩疑惑的聲音在夜的身邊響起。

「某變態叫我帶著它來上課的。」

「...」那為什麼你要聽那變態的話啊?

齊脩的頭頂掉下無數黑線。

兩人就這樣打打鬧鬧往前方踏出屬於自己的腳步與道路。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8 19:10:5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比讚!
人家蠻喜歡齊脩的,他算是主要角色之一嗎?算是嗎?感覺跟某位頭髮五彩繽紛的殺手好像啊!不過好像比較正常一點...嗯,一點點....吧?
大大加油~期待下一章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8 20:29:16 | 顯示全部樓層
音妶 發表於 2018-5-8 19:10
好看((比讚!
人家蠻喜歡齊脩的,他算是主要角色之一嗎?算是嗎?感覺跟某位頭髮五彩繽紛的殺手好像啊!不過 ...

齊脩這角色我也很喜歡2333
他算是主要的角色,有出現在我文章裡的都是主要的角色,所以不用擔心
因為西瑞和齊脩都是獸王族,所以性格很像很正常,寫齊脩時我整個腦袋都是西瑞哈哈哈
謝謝你的支持,叫我小遲就好,大大我實在受不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8 21:31:20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加油,希望漾漾有個好結局,蠻希望漾漾不要恢復記憶,因為他看起來過得很快樂,不希望看到漾漾回到冰炎身邊的結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8 21:50:31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好,茖來留個足跡|・ω・`)
超好看(≧▽≦)
茖還哭了...茖淚點其實不低的...(´;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8 22:57:06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18-5-8 21:31
大大加油,希望漾漾有個好結局,蠻希望漾漾不要恢復記憶,因為他看起來過得很快樂,不希望看到漾漾回到冰炎 ...

我希望大家都有個好結局,所以這一定是HE
因為漾漾現在是夜所以是以新的身份存在,但是他們心中的夜就是褚冥漾2333(你在說什麼)
其實我覺得漾漾是個不記仇的孩子,前面我也說了他根本恨不起他們,所以漾漾會不會原諒他們還很是要看後續的發展哈哈哈
其實無論是褚冥漾還是夜我都希望他們是快樂的存在,畢竟寫我也不忍心去虐大家,而且陸續出來的新舊角色都是很心疼我們的漾漾2333
其實這篇不是冰漾,前面漾漾會問冰炎到底信不信他是因為冰炎畢竟是他的代導學長,自然而然心里那份空虛是希望冰炎信任他,因為當他來到Atlantis時,知道他最多東西的就是冰炎。
還有叫我小遲就行了,大大這稱呼我實在承受不起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