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特傳背叛+自創】啟航:章之拾肆 更新于12/31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5-9 22:06:51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能說的秘密 發表於 2018-5-8 22:57
我希望大家都有個好結局,所以這一定是HE
因為漾漾現在是夜所以是以新的身份存在,但是他們心中的夜就是 ...

只是,我還是不想看到漾漾原諒他們,我到覺得與其讓漾漾想起那些事,倒不如一直讓他保持著夜的身分還比較好

小遲醬~你可以叫我小燕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9 22:22:44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18-5-9 22:06
只是,我還是不想看到漾漾原諒他們,我到覺得與其讓漾漾想起那些事,倒不如一直讓他保持著夜的身分還比較 ...

我感覺如果將漾漾寫成不原諒他們,感覺會讓其他讀者造成一種遺憾
或者我會寫兩種結局,滿足各方面的讀者,畢竟冰炎他們是在傷的漾漾很深
小燕你好,往後還請多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10 10:55:3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8-12 16:21 編輯

—章之捌—

「我給你兩個選擇。」夜比出兩個手指,道:「一,馬上離開這裡我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二,立刻從我眼前消失。」

...

......

沉默,死寂一般的沉默。

這兩個選擇內容有差嗎!

眾人的內心勾勒出蒙克吶喊的畫像。

「殿下...」

「哎呀,這麼熱鬧怎麼不叫我?」

就在魯修瑟準備開口的當兒,一個不和諧的聲音插了進來。

眾人往那聲音的方向看去...

是個長得俊俏的少年。

利落的亞麻色短髮,細長的眼睛擁有橘褐色的眼眸,一身的白服給人一種傲慢自大的感覺。

「脩。」

「你有這麼好玩的東西居然不通知我,你不愛我了嗎?」齊脩一臉怨婦樣,只差沒拿手帕在角落狂咬而已。

「你是神經短路是不是?」

「你..居然這樣對我..啊哈..我的心...」

齊脩又是一副受了極大委屈的樣子,夜抿了抿嘴終究還是無法掰的過這個人。

「你給我把這媳婦樣給收起來,小心我抽你。」

隨即,夜在他的胳膊抽打一番。

「臥槽,你還真的打下來!」

「不打你難道打我自己嗎。」

「你也可以打他啊!」齊脩指了指被晾在一旁的魯修瑟,然後他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他是誰?」

...

......

他們都看見齊脩說出那句「他是誰?」時,魯修瑟的臉比任何平底鍋的鍋底還要黑。

「在下為魯修瑟.帝皇,屬神族二皇的戰士。」

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自己的名字。

「哦,皇帝你好。」齊脩很自然的對對讓揮了揮手。

一把拍掉他的手,魯修瑟低吼道:「是魯修瑟.帝皇!帝皇!」

「皇帝。」

「是帝皇!」

眾人對這劇情的走向默默腹誹。

說好的打架呢?說好的滾出去呢?

為什麼演變到這種地步!

早就不知道神遊到哪去的魯修瑟瞬間回神,他差點就忘記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在下是來請殿下回去的,無關緊要的人請滾。」魯修瑟在懷疑自己以後出門是不是要占卜。

被所謂的無關緊要氣道無語,他只好表明自己的身份:「我不是無關緊要的人,我是公會最強十大袍級,齊脩。」

抽氣聲此起彼落。

十大最強袍級。

冰炎的雙眸閃過凜冽,在公會裡他好像沒見過這位叫齊脩的人吧?

不管是那個叫齊脩的少年還是夜,這兩人的身份都是個謎。

他們好像認識了不得了的人,過後我得去公會走一趟了。

這樣想著,魯修瑟那邊出了狀況。

『砰!』

『砰!』

『砰!』

一聲又一聲的轟炸聲響起,接著四周的風捲起了滾滾的塵土,一層一層的將夜與那戰士包圍。

可是內裡傳來怒吼聲讓人無法忽視。

「我說過了我不會跟你回去!」

忽地,一道銀光從塵土裡射出,接著就是第二道、第三道....

銀光就像一把鋒利的刀,劈開了一切的障礙物,只求守護自己的主人。

『咚!咚!咚!』

硬物碰撞物體的聲音在內裡響起,顯得沉重又有力,塵土製成的屏障裂開一條細縫,隨即裂縫想蜘蛛網一樣蔓延開來。

『彭啷!』

就像玻璃碎裂的聲音,屏障爆開來露出了內裡的三人。

一直在觀戰的冰炎將狀況收入毫無保留的收入眼底,眼眸掃過夜的那一刻,他的呼吸好像停止了。

夜的臉上哪還有什麼面具。

白皙的臉龐上有著深邃的五官,燦諾星辰的黑眸上盈滿憤怒的光芒。

他的面貌就以這樣的形式下暴露在空氣中。

「學長...」一旁的千冬歲有些糾結的望著戰場上的夜。

那不是...漾漾的臉...嗎?

「脩,幹掉他。」揮了揮手上的劍,夜的左側臉爬上了金色的紋路。

狠戾的決定,凜冽的眼神,這是他們認識的褚冥漾?

平時夜收斂了氣息他們才沒發現。

現在的他周遭的氣息根本就和褚冥漾一樣。

不,這不是我們認識的褚冥漾,他只是與他有同樣的面孔而已。

但他們都知道氣息是騙不了人的。

兜兜轉轉,還是回來了。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10 22:24: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8-12 16:21 編輯

—章之玖—



「收到。」

此時齊脩臉上的笑容不再能與陽光媲美了,它甚至超越了太陽所迸射出的獨有光芒,但笑容裡隱藏著我們不懂的情緒。

興奮滲雜在其中,似乎還有些...瘋狂?

接過夜拋來的劍,接力一個迴旋轉,齊脩的利劍往魯修瑟的脖子橫向砍去。

「翱翔在神族的聖鳥,你的羽毛將化為我排除一切障礙的利刃。」

左商店街的上空忽的發出一聲鳥類的長鳴。

沒有迴避齊脩的攻擊,魯修瑟的倒是波瀾不驚的憑空拖出一把長刀。

一切變成了慢鏡頭......

就在劍抵到對方的側頸時,強大的阻力阻擋著齊脩的攻擊,一個後空翻他擺脫突如其來的襲擊。

那股力量毫無疑問的來自於那把長刀,而此時長刀直插在地面,形成一層層的屏障。

站在屏障的中心點,魯修瑟彎起一抹如春日裡的笑容:「以你的實力根本無法擊垮在下。」

那是多麼勾人心魂的笑,可是他們都知道這笑容裡包含了太多太多他們無法讀懂的東西。

就如神族,以他們的身份是無法觸及的。

「那,如果是我呢?」

一抹溫和的嗓音響起,就像齊脩來時一樣,所以人齊刷刷的往聲音的方向瞥去。

深藍色的長發就像夜裡的天空般暗沉,但頭髮底下那銀藍色的眸子猶如夜空裡的繁星,忽閃忽閃地讓人沉醉在其中。

勾起溫和的笑容,他開口道:「雖然我的實力不是很強,不過足以打到您。」

打量著走至眼前的人,魯修瑟心裡暗叫不妙。

這人臉上雖然一派柔和,但那氣場根本不是鬧著玩的,如果硬碰硬的話,自己根本沒勝算。

還在沉思中的魯修瑟根本沒注意到一旁的夜先開始有了動作。

他掌心朝下開啟了專屬神族的魔法陣,眼裡全是厭惡的神情:「滾回你自己的地方,這次我饒過你,但下次我不保證我是否會將你滅了。」

「殿...」

白光過後,魯修瑟已經不知去處,至於去了哪每個人都心知肚明。

周圍的人見沒戲可看,哄哄的就散了。

原地還逗留著那幾人。

「你耍詐!」

揪著夜的衣領,齊脩怒氣吱吱的往上升。

他剛剛明明已經可以打敗那個叫魯修瑟的傢伙,可是最後眼前這個混蛋竟然強制的將人傳送回神族!

「是你差。」

「我要殺了你,彌夜!」

被揪著衣領的當事者悠悠的打了個哈欠,他任由對方像隻貓咪一樣炸毛,自己的視線卻朝冰炎他們那裡瞥去。

不知是恰好還是什麼,他們正好也看著自己。

視線相對。

「誒,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順著他的視線望去,齊脩看到三位比自己年輕的學生站在那裡還有個飯糰離奇的飄在空中:「你...你既然在看其他人....你...你傷透了我的心。」

又是那副捂著胸口的小媳婦樣。

...

......

為什麼老天爺不將這傢伙給劈死算了?

抹了把臉,夜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心累。

「回Atlantis吧。」

不知是哪個人開口,在所有人回神時他們已經身在餐廳了。

每個人都各懷心事的沉默著,直到萊恩捧回幾杯飲料四周的氣氛才稍有好轉。

「請問您是?」

千冬歲先打破沉默,他強烈壓抑著內心對漾漾的疑惑,轉頭看向那位坐在夜身邊的少年。

「在下軒轅尹,特意來此為傳達公會訊息。」呡了口熱茶,名為軒轅尹的少年嘴上雖然回答著對方的問題,可是視線從未從夜的身上移開過。

「公會什麼訊息需要勞煩我們的軒轅大人特意來傳啊?」大咧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齊脩玩味的說道。

「什麼大人啦,別鬧了。」輕輕的咳了聲,軒轅尹的臉攀上不自然的緋紅:「先等夏碎閣下來我再說。」

就在說完的當兒,夏碎已經從別處走來了。

在夏碎的視線掃過夜的臉龐,略微驚訝閃過雙眸,但再看到冰炎黑到極點的側臉時他很快將自己的情緒收起來。

「抱歉,我來遲了。」笑了下,夏碎落坐在冰炎的身旁。

「我們開始吧。」

軒轅尹收起臉上的笑容,嚴肅的神情不僅讓四周的氣氛顯得壓抑。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10 22:55:38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能說的秘密 發表於 2018-5-9 22:22
我感覺如果將漾漾寫成不原諒他們,感覺會讓其他讀者造成一種遺憾
或者我會寫兩種結局,滿足各方面的讀者 ...

好,等你寫出另外一個結局喔~~
小遲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10 23:34:14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18-5-10 22:55
好,等你寫出另外一個結局喔~~
小遲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好的。我會寫出雙結局來滿足大家的要求
我應該不會棄坑
應該不會

點評

如果棄坑的話,小遲醬就等著被.....(消音(笑  發表於 2018-5-11 22:1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13 13:20:5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能說的秘密 發表於 2018-5-10 22:24
章之玖

「收到。」

小遲抱歉!茖段考沒上來留言(´;ω;`)
茖很喜歡齊脩不知道為什麼o(≧∇≦o)
他有點像西瑞吶Ψ(´▽`)Ψ
皇帝拜啦!(ノ≧∀≦)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17 22:46:51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茖夏珞.韓 發表於 2018-5-13 13:20
小遲抱歉!茖段考沒上來留言(´;ω;`)
茖很喜歡齊脩不知道為什麼o(≧∇≦o)
他有點像西瑞吶Ψ(´▽`) ...

齊脩的個性我也是很喜歡,當初想到他的時候整個就是文章活躍氣氛的存在
抱歉啊,最近有點忙,而且要考試了,所以更的可能會有點慢
而且我之前的記錄全沒了,要重新寫過了啊(苦笑)

點評

小遲加油!茖乖乖等下一章O(≧∇≦)O  發表於 2018-5-22 23: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29 13:43: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8-12 16:22 編輯

因為最近在考試,所以停了一陣子沒更,抱歉了大家。
作為補償,我會很快的更新
謝謝還依舊看著我文章的大家

————————

—章之拾—



「話說,你的面具沒關係嗎?」

雖然齊脩很得意終於能看到對方的臉,只是他同時也擔心會造成什麼後果。

「沒關係,如果有人要暗殺我派你出去就行了。」拍了拍齊脩的肩膀,夜也示意他們兩人的淡話到此為止。

「那我們開始吧。」

見安靜了下來,軒轅尹收斂起臉上的笑容,嚴肅的神情不經讓四周的氣氛顯得壓抑。

所幸他們的座位有著屏風做遮擋,只要稍微放個隔離結界便無礙於這場談話。

不然以他們這座的顏值,肯定成為學生食堂的焦點。

「十大顧名思義便是精挑細選的最強袍級。」他透亮的眸子定在個方向,像是在觀望遠處的風景也像在沉思般:「而上星期會長要我將十大全找回去。」

「這算公會機密吧?告訴我們不會有礙于事情的進展嗎?」

夏碎有點疑惑的答道,如果公會機密洩漏出去,後果將不堪設想。

「沒關係,我相信這三位應該不會亂說出去。」笑了笑,他對千冬歲他們頷首表示無礙:「畢竟除了這三位,你和冰炎殿下都關係在內。」

那笑容讓千冬歲他們下意識的抖了抖。

真危險。

「老頭子不會是忘記自己沒公開那份名單吧?」一旁在幫夜梳理長髮的齊脩搭腔道:「況且那份文件那麼隱秘,連耳目最強的秋也不過是在前幾天才得知自己在名單裡。」

「所以會長才要我一個個通知。」無奈於會長那令人頭痛的性格,軒轅尹只好輕微按壓著脹疼的太陽穴,視線落在冰炎和夏碎身上:「所以特意來告訴你們是時候回去了。」

「我們?我記得我跟公會沒牽扯太多的關係吧。」一直保持沉默的冰炎開口說出了疑問。

「嗯?你們尚未收到消息嗎?」

『滴滴。』

冰炎和夏碎的手機很適時響起。

「不好意思。」

抱歉的笑了笑,夏碎將信息調出來看時,自己也未免嚇了一跳。

沉默過後換來的是冰炎與夏碎面面相覷的畫面,以及...

「我們是十大?」兩人的震驚。

這未免也太奇葩了。

「說清楚吧。」收起手機,冰炎這次正式加入話題:「這件事有點離奇。」

他的神色有點奇怪,看得出冰炎很抗拒這種莫名其妙又不事先通知他的東西。

「你與夏碎以搭檔的身份位居於第五,所以真正的十大隊伍其實有十一人。」溫柔的嗓音在此時聽起來有種滿含威嚴的味道。「你們之前的默契可以為隊伍增益。」

而且會長說要籌齊公會最紅的人,形成明星團隊...咳。

「哇。」那齊脩沒頭沒腦的用力鼓掌起來還自帶音效,結果是被夜巴了才乖乖的坐下來喝他的飲料。

「明天傍晚六時在Atlantis黑藤館前集合。」邊說著,軒轅尹開啟了傳輸術法將這時間傳送出去:「而夜...」

將對方的話打斷,夜有點慵懶的趴在桌面上:「其實事情我都知道了。」

「啊?」完全反應不過來的他給了夜一個『你在說什麼鬼』的神情。

嘖了聲,他伸了個懶腰才緩慢的道:「老頭子之前給了份名單叫我保管然後說了什麼『幫我看好哦,愛你。』就這樣。」

完全不覺得後面那句帶著驚悚的成分,當事者很悠哉的拿起萊恩幫他買的果汁喝了起來:「這個味道我喜歡,下次繼續來買...。」後面還自動添加謎之語句。

抹了把臉,他心裡完全沒有要將會長綁起來揍一頓的感覺,軒轅尹再度開口:「兩位的力量在我之上,還請以後多指教。」

「那敢問三位位居於第幾?」完全無預警的浮現在空氣中的萊恩將那溫柔的青年嚇了一大跳。

萊恩剛剛聽到冰炎和夏碎的排名,不免對這三人有著好奇心,尤其是夜。

沒好氣的瞪了那隱形個體一眼,他默默的覺得這學院果然是數一數二的『奇特』:「齊脩是萬年吊車尾、我排第八、而夜呢...」有點遲疑,他目光望向那續杯的少年。

感覺到那詢問的視線,夜才默默的放開吸管:「四。」

「咳...就是這樣。」

除了軒轅尹因為夜不搭理別人只默默的不知喝了幾杯果汁的行為而感到歉意,其他人一致的面露震驚。

「我說為什麼要用萬年吊車尾來形容我的排名。」被晾在一旁的齊脩鬼魅般的出現在軒轅尹的的身後,不服氣的一拳過去:「臥槽你是皮癢了是嗎!」

一掌接過那襲來的攻擊,稍微施力將人推開:「要打等你實力超越了我再說。」

一擊秒殺。

鬧劇告一段落,就在他人欲暢談其他事情時,一旁從未開口的喵喵緊咬下唇,像是極度隱忍什麼似的。

貌似發現了他的異樣,千冬歲原以為她只是疲勞過度而造成不適,當想開口詢問時,他被喵喵脫口而出的話語下的愣著了。

在場所有人也都愣著了。

「漾漾...」那晶瑩的綠眸混雜著許許多多的情感,淚水像是終於得到解放般一顆顆滴落在桌面:「歡迎回來。」

所有人尚未回神的望著那哭的花貓般的喵喵,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有夜默默拿過紙巾輕揉的為她拭淚。

表情極為空洞、他的眸子黯淡如墨,像是被操控的傀儡般:「我...回來了...。」撫摸那金色的髮絲,夜的聲音很弱、像是隨時會被風吹散般。

「夜!」拽過那人兒面向自己,軒轅尹感覺的出對方周圍的氣場以及氣息在聽到喵喵那語句時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踪:「我是尹,看著我。」

還是那般空洞的神情,他臉色蒼白如紙、溫度低的像是冰冷的屍體般:「...。」

回過神,夏碎已開啟移動陣將在場的所有人傳至保健室。

內裡的輔長看到夜那張面孔時,未免有點訝異:「怎麼了?」

「你看看。」軒轅尹將傳送途中昏過去的夜交給對方,他望向了喵喵那個方向:「你們對夜很熟悉?」

蹙眉,他有幾次在公會都會看到他那種彷彿沒靈魂的表情,但都被會長一一用術法幫助:「他已經很久沒這樣了。」

「他叫褚冥漾,是我們的...朋友。」艱難的將後面兩字說出口,千冬歲眼裡滿是擔憂:「我...」

「呵,你們還有臉說是朋友嗎?」保健室的陰影處憑空出現了抹身影,帶著玩世不恭的語氣,安地爾出現在他們眼前。

「你來幹嘛。」頓時抽出兵器進入高度戒備,冰炎首站前頭:「學院很快就會知道你入侵了。」

「我是來接那傢伙回去的。」指指身後拉上的布簾,他語氣裡沒有半點的開玩笑:「不然他會沒命。」

「開什麼玩笑。」千冬歲挑起眉,完全不相信對方的胡言亂語:「漾漾的事情怎麼會管你的事。」

「我跟他的事也沒輪到你管。」不客氣的複製口氣還回去,安地爾拍了拍軒轅尹的肩膀:「麻煩你和齊脩將他帶回我家,我會負責他的治療順便有事交代你們。」

「好。」兩人異口同聲的道,隨後軒轅尹要將輔長手裡的夜橫抱起:「請把他交給我。」

得到輔長的許可后,兩人也開啟移動陣走了。

軒轅尹和齊脩的附和讓冰炎他們再次震驚。

輔長也借此機會退出了保健室。

「你們不小心觸碰了他的封印。」瞥向站在一旁極度緊張的喵喵,他再度將視線轉回針對他的眾人:「現在還不是時機。」

「褚的記憶你憑什麼封印。」一向說話客氣的夏碎這次怒了,他站在自家搭檔的身旁,氣勢也不輸對方:「他有權力知道。」

「他用妖師力量許下的誓代價太大,我用我的時間來換取褚冥漾活下來的機會。」收起那副玩世不恭的笑容,他這次完全沒有耍鬧的意思:「在醒來的那時,他異常冷靜的要我將他的記憶封印。」

「也因此他成為了我的徒弟,改名為夜.彌多德。」

沉靜,死寂一般的沉靜。

「所以...」千冬歲被安地爾的話嚇得一愣一愣的,他有必要問清所有的事情:「漾漾的醫術是你教的?」

「除了醫術,其他一律不是我教的。」安地爾有意無意的望了冰炎一眼,勾起的笑容包含了許多複雜的情緒,「或許是潛意識有某人的影子。」

「那麼神族殿下是怎麼回事?他左臉上的紋路又是怎麼回事?」千冬歲推了推滑落的眼睛,稍微遮掩自己慌亂的眼神。

「這說來就很狗血了,你確定要知道嗎?」

千冬歲點了點頭,身為情報班的他再怎麼狗血他們也可以接受。

「貌似是夜能讓神獸屈服,就這樣神族的陛下封了他做皇子。」安地爾聳了聳肩表示無奈,他也不知道原來劇情發展那麼神速:「而左臉上的紋路是失衡,畢竟妖師和神族本就是相斥的。」

「那漾漾還接受神族的力量?」

「放心,這失衡不如亞那的孩子那樣那麼難搞。」

在安地爾回答所有的疑問之後,大家也安靜了下來。

「他這兩年前經歷的事情讓他一瞬間長大了,我也希望你們以後是以他的新名字來稱呼他。」

見在這裡耗費的時間太多了,安地爾留下這句話便走了。

望著安地爾那消失的方向,所有人心裡百感交集。

褚。

漾漾。

你一定會記得我們的。


—待續—

點評

可以的話,我不想讓漾漾想起你們  發表於 2018-5-30 21: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29 23:00: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能說的秘密 發表於 2018-5-29 13:43
因為最近在考試,所以停了一陣子沒更,抱歉了大家。
作為補償,我會很快的更新
謝謝還依舊看著我文章的大家 ...

夜夜比阿冰還強吶啊啊啊啊!O(≧∇≦)O
威漾真的帥到一個不行(●♡∀♡)
漾漾繼續威下去吧!d=(´▽`)=b
等了好久小遲歡迎回來!
更了開心♡ヽ(*≧ω≦)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