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特傳背叛+自創】啟航:章之拾肆 更新于12/31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5-8 22:59:42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茖夏珞.韓 發表於 2018-5-8 21:50
大大你好,茖來留個足跡|・ω・`)
超好看(≧▽≦)
茖還哭了...茖淚點其實不低的...(´;д;`) ...

謝謝你喜歡我的文章,其實我自己還不是很滿意自己寫的東西哈哈哈
別哭別哭,我抱抱2333
喜歡看就好,畢竟我自己都覺得有點狗血(抹臉)
還有叫我小遲就好,別叫我大大,這稱呼我承受不起哈哈哈
希望你還會追我的文章,感謝你

點評

好的小遲!茖會一直追的哦~(回抱(?)  發表於 2018-5-9 16:3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9 00:46: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8-12 16:19 編輯

—章之陸—

大學一年級C部。

門唰的一聲被拉開了。

走進來一個人。

「各位同學大家早。」

一個很高的男人,身高大約有兩百公分。他是光頭,光溜溜可以反光的腦袋上刺了奇怪的圖騰,身上穿的是龐克風的衣服。

「我就不介紹自己了,見過我的懂我,不懂我是誰就自己去問。」那應該是老師的男人露出大咧咧的笑容,他的目光望向門外,「進來吧。」

剛踏進班上,夜的出現引起了班上的嘩然。

「夜.彌多德。」很簡短的介紹自己,畢竟他的身份會為自己製造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公會十大最強袍級只有他的班導知道。

台下的人唧唧咋咋的都在討論這位新來的同學。

但有人卻忽然站起身眼中滿是不肖:「喂,新來的。」那人用的是命令的語氣,絕對不容許你反抗的那種。「把你的面具拿下,不要以為自己是黑袍就可以搞神秘。」

夜面具底下的是看智障的眼神。

「沒必要。」甩頭,夜找了個空位就想走去。

「別那麼囂張!」那比夜還囂張的人下一秒就出現在他的面前,一手正準備拿掉他臉上的面具。

班導沒有出手制止,一臉饒有興致的望著這場鬧劇。

在面具要被摘下的那秒,夜迅速的從身側抽出黑色的軍刀抵在那人的脖子上,只要稍微一動鋒利的刀鋒就會割破那人頸部的大動脈。

「我知道你即將去考取黑袍,但我有無數種方法可以在你的黑袍考試中玩死你。」利用軍刀挑起那人的下巴,夜的聲音很輕不過足以讓全班聽到:「我知道很多黑袍懼怕你的身份,但別在我面前囂張。」

「在考試中弄死我又怎樣,還不是靠考官。」

那人很快的甩出自己的兵器擋住往自己心臟刺來的軍刀。

輕輕的笑出了聲,夜將軍刀收起后重新邁出自己被打亂的步伐。

在眾人驚訝為何他收手時,那人就這樣倒了下來。

他的脖子上有道慢慢裂開的傷痕,大量的血液噴湧而出。

不可置信的望著夜,那人抽搐的身體想爬起身但卻無用。

「懂什麼叫實力的差距了嗎,我單用刀就可以將你打殘。」彈指,一個銀藍色的法陣出現在那人身下:「去醫療班看天花板自卑吧。」

那人消失了,原本安靜的班上再次響起議論聲。

「太帥了!」

「這氣勢也太強!」

「哦買嘎!」

剛剛那件事就像一場小插曲。

「好戲看完了就閉上你們的嘴巴聽清楚我說什麼。」洪亮的聲音發出班上頓時變得很安靜,班導很滿意的點了點頭:「下星期你們的期末考將連同大學二年級A部一起,這次的考試能找搭檔但都必須是二年級A部的學生,要自己獨行炫耀實力的也可以死很慘我可不負責。」

「那麼我說完了,祝你們好運。」

通常收到老師的祝福時都代表考試會異常的難,得到這個認知台下頓時一片哀嚎。

下課鈴聲也在學生的哀嚎中響起。

班導就這樣很霸氣的踹開班上的門走了出去。

大家也只好認命的去找自己的考試搭檔。

「你好,我是米可雅。」喵喵露出燦爛的笑容,完全不懼怕面前的這位黑袍,「可以叫我喵喵哦。」

「你好。」夜在醫療班總部見過這位女生,所以不會感到陌生。至於她認不認識自己就另當別論了。

「夜.彌多德,雙袍級。」一把聲音從喵喵的身後傳來,伴隨著腳步聲:「雖不是鳳凰族但醫術不比目前醫療班首領的左右手差,公會才再次破例讓他考取藍袍。」

「你就是紅袍雪野千冬歲?」夜想發現有趣的東西,雙眼有點閃閃發亮的,「我聽過你的名字,果然聞名不如見面。」

「多謝誇獎,往後還請多指教。」千冬歲微微點了點頭以表示友好。

「你是紫袍萊恩.史凱爾吧。」夜看著旁邊,可是千冬歲他們完全沒察覺到旁邊有東西:「聽說你是幻武兵器高手,有機會切磋切磋。」

「你好。」萊恩飄了出來,順手將一盒飯糰遞給夜:「請你吃。」

然後又隱形了。

這人是鬼,他竟然能察覺到萊恩的存在!

以上為喵喵和千冬歲的內心世界。

一個大型移動陣的出現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歲,聽說你班來了位新同學。」走出法陣,帶著溫和笑容的夏碎注意到了坐在位子上的夜,「請問是這位嗎?」

「這位是夜.彌多德,而這位是我哥藥師寺夏碎。」冬歲互相的為對方介紹,順道介紹了站在後方的人:「後面那位則是冰炎學長。」

「聽聞冰炎殿下和夏碎閣下為近年來最強黑袍搭檔,很榮幸能認識你們。」彼此點了點頭當做是打招呼,夜客套的說:「Atlantis果然是高手齊聚的地方。」

「我們兩人也從公會那裡聽說過你的傳聞,據說你是無所不能的。」

「過獎了,我沒有無所不能只是有些方面略懂一二。」

兩人之間的氣氛還蠻和氣的,沒有那種一來到就“我看你不爽!”直接開打的前兆。

「啊對了,下星期的期末考我們能和學長們搭檔嗎?」喵喵一臉期待的望著學長們,背後開出不明的小花。

夏碎點點頭,得到答案的喵喵誇張的跳起來抱著站在他旁邊的千冬歲。

「那麼夜你呢?」看著不知何時站起來的夜,無視喵喵抱著自己,千冬歲開口問。

「我自己一...」還沒說完,夜的話被某人打斷了。

「夜就跟我們一組吧,我們一定要將其他人打敗然後在期末考拿第一!」喵喵很激動的說著扭曲的東西,完全不知自己打斷了人家的話。

「就這樣定吧,反正老師都沒說有限制人數。」千冬歲很同意喵喵的說法。

看著他們兩人,夜知道自己的人權被忽視了。

「夜,你有住宿嗎?」從頭到尾沒開口的冰炎突然蹦出這句話。

「有,黑藤館。」沒有遲疑夜老實的回答問題。

他總覺得這幾位給他的感覺很熟悉,不像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感覺。

難道是以前曾經在公會擦身而過?

「正好我和夏碎要回宿舍,你隨同我們一起吧。」冰炎知道自己是第一次見到此人,可是他身上的氣息卻與某人很像。

將夜的身影跟某人重疊了,那個被他們傷害過的身影。

不可能,褚不可能那麼厲害能考到黑袍。

搖搖頭將這個想法拋開,冰炎的眼神從新望向夜。

「多謝。」

「那我們先回去了。」

冰炎再次想起了他那腦殘的學弟。

即使我們再痛恨自己,死去的人還會回來嗎?

張開手掌朝下,華麗的移動陣出現在他們三人的腳下將他們傳送回黑館。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9 16:44: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能說的秘密 發表於 2018-5-9 00:46
章之陸

大學一年級C部。

小遲更了!開心(♡˙︶˙♡)
茖超快就來看了哦ヾ(@゜▽゜@)ノ
夜和漾漾的感覺真的不太一樣呢!
看起來很帥很酷(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9 16:52: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5-9 16:56 編輯
伊茖夏珞.韓 發表於 2018-5-9 16:44
小遲更了!開心(♡˙︶˙♡)
茖超快就來看了哦ヾ(@゜▽゜@)ノ
夜和漾漾的感覺真的不太一樣呢!


下一篇等等就會更了,謝謝你那麼支持,我也很開心
其實夜就是黑化漾,而且是冰炎帶大的加上安地爾,所以自然而然,嗯你懂得(默)
我怕我寫到後面的章節漾漾會回不去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9 20:45:1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小遲好呦~人家叫音妶,看你要怎麼稱呼人家都不介意喔,另外一提人家的名字的妶音同玄,因為很多人不知道,所以小小的提了一下啦,其實也可以叫人家小音的~

然後人家有問題~可愛又白白嫩嫩的小漾漾是不是失意了呀?是嗎?是嗎?(星星眼)

喜歡呀~感覺越來越有趣,就算實力變強了,漾漾你還是沒有人權啊...難道是因為你其實不算是人,算是妖師嗎?這樣好像也怪怪的...妖師算是人類還是不算人類呀…?

....人家頭好痛還是不思考這問題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9 21:14:59 | 顯示全部樓層
音妶 發表於 2018-5-9 20:45
小遲好呦~人家叫音妶,看你要怎麼稱呼人家都不介意喔,另外一提人家的名字的妶音同玄,因為很多人不知道, ...

你好,往後請多指教
漾漾是失憶了,過後會提到為什麼會失憶
漾漾就是個沒人權的孩子,可悲死了,千冬歲他們很自動的就忽視了(抹臉)
妖師本體是人類,但實力絕對不是人類,是火星人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9 21:17: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8-12 16:19 編輯

—章之柒—

「夜、夜、夜。」

一位擁有金發碧眼的少女在下課鐘聲敲起後立刻往某人的座位奔去。

「我們去商店街玩吧!」喵喵露出她那璀璨的笑容頓時讓他們班有幾位的男生眼睛忽的冒出愛心。

(謎:喵喵原來你也那麼受歡迎的啊。
  千:廢話,喵喵後緩會很大的好嗎。(推眼鏡 )

「不要。」冷冷的回了一句,夜將目光往旁移去。

「不要這樣嘛,千冬歲他們也有去。」喵喵指著自己身後的千冬歲,至於另一個他們只看到有飯糰在半空中飄。

『砰!』

剛要開口,夜的話被某個聲音打斷了。

往聲音的來源看去只見班上的門被踹開而且還可悲的打到牆壁反彈回來。

「本大爺來找四眼田雞的!」兇手就是那個擁有閃亮亮五彩鋼刷的雞。

「你這不良少年是沒有手開門嗎?」千冬歲推推鼻樑上的眼鏡,銳利的光芒從鏡片上折射。

「本大爺有沒有手開門不管你的事,老三託我帶東西給你。」西瑞將手中的盒子拋給千冬歲。

「謝了。」沒有打開來看,千冬歲用傳送符將盒子不知傳哪去了。

「嘖,沒錢賺還浪費本大爺的時間,四眼天雞你要怎樣報答本大爺?」西瑞開始坑人了。

很乾脆的的無視眼前的五色雞,千冬歲將視線移回還在互相掙扎的喵喵與夜。

「陪我們去嘛。」

「不。」

「來嘛,我們去吃好吃的。」

「拒絕。」

...

......

她不累嗎?

千冬歲由心底真心佩服喵喵這種耐力。

「等等,這人是誰?」西瑞發現了坐在一邊與喵喵打鬧的夜。

「夜.彌多德。」那五彩的鋼刷頭讓夜有點無言不過他還是先行自我介紹。

鼻尖的西瑞聞到了不對勁:「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身上的跟漾的氣息那麼相像。」瞇起眸子他開始打量起對方。

但夜帶著面具讓他無法辨認對方到底是不是他。

氣息怎麼可能那麼相像。

漾他明明已經...

他該知道一旦失去的東西,就再也拿不回來。

「原來你這個不良少年也有出神的時候哦。」西瑞望過去只見千冬歲一臉鄙視的望著自己。

千冬歲知道獸王族的嗅覺比起其他種族強幾倍,他心裡不經懷疑起夜的來歷。

之前他就回情報班查過對方的資料,但除了對方是雙袍級還有一些基本資料外其他一律都是謎。

「本大爺人稱江湖一把刀,你這混蛋別來湊熱鬧!」甩出獸爪,西瑞一臉『有本事你就來抽本大爺啊!』的欠揍樣。

兩人之間的火藥味越來越濃。

喵喵突然的很愉快的拍了下手掌:「夜,那我們就去左商店街吧!」

我倒,喵喵你不來幫我原來就是在那裡糾結這個東西!這就是朋友啊。

千冬歲扶著牆一副受了很大打擊的樣子。

「...」夜知道自己的人權再度被忽視了。

要是換作安地爾忽視自己的人權,他早已經翻桌了。

一道甜滋滋混著些微酸澀的感覺滲入夜的內心角落。

這是什麼感覺?

沒人能回答,因為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就在夜走神的的那一刻,喵喵突然指著門口尖叫!

「啊啊啊啊——是冰炎學長!」

暈!

剛剛他們還以為發生什麼重大的事情紛紛警戒起來,但聽到來者的名字後全班人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啊喵你太激動了。

以上為全班統一的心聲,但因為醫療班的勢力很強大也沒人敢說出口。

「學長,和我們一起去左商店街嗎?」喵喵的花痴病又發作了,她只差雙眼沒化作成愛心而已。

「走吧。」

---------------------------------

左商店街。

剛利用傳送陣來到商店街,他們就聞到一股很不對勁的氣息。

一向來都吵雜的左商店街此時卻安靜的連根針掉在地上都知道。

街上的人自動讓開到左右兩旁,而路線是朝向冰炎他們這裡。

「你們先站到旁邊,這裡我來處理。」

對面的人漸漸的往他這走來,感覺到殺氣的夜將人趕到一旁。

這氣息他很熟悉。

「神族的叛變者,何事居然讓你虛尊降貴的來到此地?」面具底下傳來夜好聽的嗓音可是話語裡帶著的卻是滿滿的嘲諷。

路人們都自動圍成一圈,包圍著夜與那位穿戴斗篷的男子。

「神族?他居然認識?」被趕去一旁的冰炎耐心的觀察著內裡的動靜,聽到夜揭穿了對方的身份未免有些訝異。

夜.彌多德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那麼的神秘。

唯一沒被斗篷遮蓋的嘴唇微微開啟:「在下是來找您的。」

威嚴的氣勢從對方的身上散發出來,雖很微弱但也足夠冰炎他們敬畏。

「我對你來找我的目的一點興趣都沒有。」反倒夜好像沒被影響似的,他緩慢的抽出由暴符幻化的利劍。

「殿下,請您跟在下回去。」

喵喵他們在聽到「殿下」時都一致的倒吸一口冷氣,因為神族是守世界失落的最強種族之一。

而在他們身邊的夜居然是神族的殿下,這真讓他們很震驚。

他到底是什麼人?

鏡頭轉回夜和魯修瑟兩人的身上。

此時的魯修瑟已經揭開了斗篷,金色的長發一覽無遺地曝露在空氣中,銳利的金黃色眼眸是神族的象徵。

在他卸下斗篷的那一刻,帝王般的氣勢讓眾人都感覺到強大的壓迫感,他們都不盡跟那兩人退開一段距離。

真是危險的傢伙。

這是冰炎的想法除了耶呂意外他都不曾感受過如此壓迫的氣場。

「殿下,二皇將會賜您數不盡的榮華富貴。」他的嘴角慢慢的勾勒出個讓人覺得毛骨悚然的冷笑。

「我說過了,我沒興趣。」斬釘截鐵的拒絕對方,面具底下的他何嘗不是露出了和對方一樣的冷笑。

「那就不要怪在下無禮,二皇吩咐過一定要將您帶回去。」

「神族戰士魯修瑟.帝皇,你將會後悔你說出的這句話。」

看來,遊戲時間到了。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9 21:39: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8-12 16:20 編輯

—小番外—

時間:凌晨1.00          地點:黑館房間

夜幕低垂,月光從打開的落地窗戶傾灑進來。

白皙的床鋪上躺著一位少年,平穩的呼吸聲細細的傳出。

可是聽似安穩的呼吸聲再幾秒後開始變得急促,他的額頭上也開始分泌出細微的汗珠。

「不...不是我...」

「那不是我幹的。」

「相...相信我啊!」

「不——!」

頭部傳來的劇痛感讓緊閉的眼睛猛的睜開,漂亮的黑眸混雜著絕望、驚恐以及讓人憐惜的哀傷。

坐起身,他的手撫上胸口,他感覺到自己的心很痛、很痛。.

剛剛是怎麼回事?他怎麼會夢見一堆人站在黑館的門口對著自己喊打喊殺的?

但很快一個聲響卻將他的思維打斷了。

『鈴鈴鈴——』

躺在桌上的手機響了,來電顯示寫著「變態」兩個字。

按下接聽,他沒等對方說話自己就先開口了:「喂,那麼晚了還不睡嗎?不要忘記自己的身體不好。」

『真是的,好心打電話給你卻沒好報。今天第一天如何啊?』對方的笑聲在電話另一頭響起。

「好得很,謝謝關心。」往陽台那裡走去,他靠著欄杆感覺著夜裡的微風,「只是今天就有人來找我單挑了。」

『嗯?難道你的身份在Atlantis曝光了嗎?』

「沒,只是是某個白痴。其實...」

『怎麼了?有事就說吧。』

「安地爾,我之前是不是發生過什麼事情?」他想到剛剛的那個夢。「導致失憶?」

『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

「我...」

『夜,你現在認真的聽我說,無論你往後遇到什麼事情,請記得你能相信的只有我。』

「你蠢嗎?不相信你還能相信誰啊。」

『還有,無論我做了什麼事情你也要相信我。』

「好。」

『還有記得記得,面具在沒有重要的情況下千萬千萬不要拿下來。』

「知道啦知道啦,你很煩誒,老太公。」

『哎喲,你這沒大沒小的傢伙,小心我揍你。』

「嘖,你這白目。好了你該去睡了,晚安。」

『晚安。』

嘟——電話那頭掛了電話。

「學長,你相信我嗎?」

一個聲音在夜的腦中響起,模糊的記憶想電影般一一呈現出來。

這是個有黑袍、紫袍、紅袍、白袍參雜與悲恨充斥的現場。

「解釋只會成為你的掩飾,我們不想再聽你所謂的理由了。」

「公會已下達命令盡快將你這妖師滅了。」

妖師?

「我能說什麼?證據確鑿。」

「褚,有證有據你要我如何相信你?」

「竟然你們不信我,我留在這世界又有何用?」

望著遠方,恍惚間夜的眼角流下了濕潤的液體造成一道水跡停留在他蒼白的臉上。

「大家...」

渙散的眼神,夜沒有自覺的叫了出聲。

今日的夜晚很冷,現在的他是夜還是褚冥漾?

他懷著的到底是誰的感情?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9 21:45:4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能說的秘密 發表於 2018-5-9 21:39
小番外

時間:凌晨1.00          地點:黑館房間

啊啊啊!漾漾記起來了嗎!
還有夜版漾漾真的帥到沒天理(〃・・〃)
茖超愛那個漾漾的O(≧∇≦)O
這篇是安漾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9 21:55:12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茖夏珞.韓 發表於 2018-5-9 21:45
啊啊啊!漾漾記起來了嗎!
還有夜版漾漾真的帥到沒天理(〃・・〃)
茖超愛那個漾漾的O(≧∇≦)O

只是很模糊的記憶,並沒有想起來哈哈哈
夜版的漾漾是冰炎作為鋪墊帶起,安地爾是作為軍師將人訓練
所以自然而然,夜版的漾漾有著冰炎的兇狠安地爾的狠戾
如果漾漾恢復記憶,我個人覺得漾漾應該會以夜版的漾漾生活下去
反正都黑袍了不用再被學長欺壓2333
安漾嘛,我在考慮,個人是想把這篇寫成all漾,CP還不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