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特傳背叛+自創】啟航:章之拾肆 更新于12/31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5-30 22:56:38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茖夏珞.韓 發表於 2018-5-29 23:00
夜夜比阿冰還強吶啊啊啊啊!O(≧∇≦)O
威漾真的帥到一個不行(●♡∀♡)
漾漾繼續威下去吧!d=(´▽`) ...

畢竟是安地爾和冰炎教出來的人,再怎樣說都是一個變態的存在x
謝謝你願意等我更新啊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6-19 14:13:0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8-12 16:28 編輯

對不起啊大家,因為考試所以那麼久才更。
抱歉抱歉。



—章之拾壹—



「還真是勞煩你們了。」踏出移動陣,安地爾唇上再次勾出熟悉的笑容。

「方便告訴我們夜的情況嗎?」瞥向躺在床上的人兒,軒轅尹的心有股力道莫名的揪著:「要是往後有這些事情發生,我們也知如何處理。」

他知道夜背負的事情很多,偶爾的空閒中那雙黑眸流露出的孤寂讓人沒法忽視。

「也沒多大的事情。」為兩人沏了茶擱在桌上,安地爾坐在床沿看著那熟睡的青年:「深處的記憶開始甦醒,夜只是抵擋不了那龐大的信息量,大腦自我封閉而已。」

「自我封閉?」齊脩把玩著手裡的琉璃杯,但緊皺的眉頭暴露了他的擔憂:「彌夜到底是有多抗拒那段回憶。」

「傷的有多深,埋的就有多深。」安地爾想起兩年前那面無表情的褚冥漾,唇邊的幅度更大了:「兩年前這傢伙被我送回來的那天,渾身都是血,真的很可憐。」

「我會護他周全的。」抿了口熱茶,龍井的甘甜在口中化開竟平復了齊脩煩躁的內心:「最多在事情無法控制的時候帶回Atlantis打死再復活。」

多麼窩心的一句話,任誰聽了都覺得暖心。

但總有個例外。

如今的現場一片寂靜。

以為自己說錯什麼的齊脩剛想將視線從杯子往上移。

忽的『啪!』一聲,炸裂的疼痛從齊脩的腦後傳來。

那力道聽起來莫名的讓人心寒。

「你有種再說一次。」

「臥槽,你幾時醒的!」驚悚的望著坐在床上的人兒,突然好像想通什麼似的指著安地爾就叫到:「你故意的你故意的,難怪過後你沒出聲。」

「我剛想說的時候他就起來了。」安地爾聳聳肩,他這句話也表示了夜只聽到了最後一句而已。

「哈哈哈我都是為你好啊。」一蹦一跳的過去,齊脩跪坐在床沿旁邊一臉無辜的望著夜,只差沒有耳朵和尾巴而已。「別那麼生氣嘛。」

看著這嘴臉,夜原本冷冽的臉龐也漸漸緩和下來。

只是有些人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腹中的胎兒要是動了胎氣,相公我可是會心疼的。」

當事人瞬間就逃出了門外,夜在回過神的那刻拽起一隻拖鞋就追了出去。

「皮癢了是不是,不把你打殘我給你當狗!」

很顯然十大的排名不是假的。

在夜追出去不到幾秒的時間,外頭傳來的『啪啪』聲以及某人的哀嚎真讓人沒法忽視。

認真的說,那拖鞋打出來的聲音莫名的有點像打蟑螂。

「你們倆還不快出來幫忙,殺人啊——」在齊脩喊出聲后,那被拖鞋拍打的聲音斷了。

以為結束了的軒轅尹出門看看,在踏出門的那一秒他立刻轉過了身為被打的當事人祈禱了一番。

別問為什麼。

因為在軒轅尹祈禱過後,震耳欲聾的『咚、咚、咚』接著傳來。

那感覺就很像拿一種很重的東西去打一個很硬的東西。

然後,齊脩的嚎叫聲再次傳來。

「哇啊啊頂你個肺啊,你去哪裡挖出一個大錘子啊——」

「先撩者賤。」默默的下了隔離結界,軒轅尹完全沒有要出去救人的慾望。

落座在椅上,杯子里的茶涼了。

一口飲下,安地爾再為他添了杯茶。

「這是,有話要跟我說?」這點禮儀軒轅尹還是懂的。

「果然是聰明的小孩。」撐著臉頰望著外出打鬧的兩人,外人看來他們就像在度假:「在商店街的時候,你有沒有注意到夜的左臉?」

「有,我知那是失衡。」軒轅尹的指腹摩挲著杯緣,暖意透過肌膚穿透到心裡的某處:「只是我不清楚為何在每次失衡的狀態下,夜都會很戀戰、很瘋狂,那不應該是很痛的嗎?」

「就因為痛,才要發洩在別人身上。」陶瓷杯里的咖啡在走動的當兒被震出一陣陣的漣漪,安地爾靠在墻上瞧著那靜心凝聽的人:「他啊,自從認我做師父的那天起就這樣了。」

「身上越多傷他越是興奮,我初初還以為他是個抖M。」

「結果我慢慢的發覺,他身上的傷口有多大,敵人就死的有多慘。」

聽得一驚一乍的軒轅尹咽了口唾液,他開始上下打量起安地爾:「該不會是你教的吧。」

「沒啊,訓練他的過程中都很輕鬆誒。」安地爾開始思考起當時他訓練夜的場景,眼眸中有些許的疑惑:「我只是找了各種奇珍異獸跟他打聲招呼而已啊。」

奇珍異獸,嗯,很可以。

默默的將剩餘的茶喝了,軒轅尹開始思考起該怎麼面對這一對變態師徒了。

「所以啊,請你幫我好好照顧夜。」起步走往椅上的人兒,安地爾拍了拍軒轅尹的肩膀:「他是個M又是個S,辛苦你了。」

然後安地爾放下杯子后很愉快的跑出去參戰了。

「小徒弟快用你那翹臀安慰安慰師父這寂寞難耐的心靈。」

「好啊,老子現在就讓你爽飛天。」

繼『咚咚』聲后,可疑的電鋸聲響起。

抹了把臉,軒轅尹莫名覺得全場最成熟的就是自己了。

「這重任我是扛上了。」

一年前,他在旅途中遇到了夜。

當時的自己正被十幾個搶匪圍著。

雖說這對自己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但那天他不懂抽什麼風,居然扮被絆倒。

好吧,他承認自己有點不正常。

很滿意的看著對方的術法朝自己襲來,他已經閉好眼一臉安詳的準備承受攻擊。

可是,並沒有預想中的疼痛。

起初他還以為是對方的術法渣到打在自己的身上都沒感覺,結果在他睜開眼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抹身影。

然後有人很帥氣的殲滅了敵人。

「在下軒轅尹,請問?」

理了理衣衫,他開打量起眼前的這位青年。

一頭的黑髮隨意的披散在青年的身後襯出他慵懶高傲的氣質,尤其他那對黑眸像是有無數的故事要訴說般讓人覺得深邃的可怕。

好比深淵。
       
「夜.彌多德。」

夜。

人如其名。

「你有沒有食物?」

被強行拉回現實,他還是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剛剛找了他們的隨身包,全是武器連一點食物都沒有。」踢開那些阻礙路道的人,青年找了一處乾淨的地方就一屁股坐了下去。「好餓。」

「感謝你的救命之恩。」將隨身包里的糕點遞給對方,在見到那雙發著亮光的眸子,他就知道自己好像莫名戳中什麼了:「請用。」

然後有人很不客氣的接過就開始吃了,雖然沒有狼吞虎嚥,但是能看出青年吃的比平時稍微快點。

饒有興致的蹲在對方的身旁,在一盒子的糕點被消滅完后,他又默默的拿出另外一盒。

「為什麼你要裝跌倒?」

起初還以為對方不是跟自己說話,轉頭,他發現自己正被那雙黑眸盯著。

「我們這些出來旅行的,不找點樂趣不行吧?」

初次見面自己就這樣惡劣,怕是不好吧。

又陷入自己的思考,在青年站起的時候自己的思維才再度被拉回。

「多謝你的糕點,我是時候出發了。」

而青年走的方向正是自己即將要走的路。

「那我們一起走吧。」

三步並作兩步的走到青年的身旁,他晃了晃握在手上的手機。

「既然那麼有緣,留個號碼吧。」

他覺得自己搞不好被那雙黑眸給吸引了。

「還真是不好的相遇。」

再次抿了口茶,外頭的電鋸聲不曾停過。

他自己都在懷疑,明明就下了結界,為什麼電鋸聲還是可以傳進來?

到底是有多大聲。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6-19 20:43:2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能說的秘密 發表於 2018-6-19 14:13
對不起啊大家,因為考試所以那麼久才更。
抱歉抱歉。


他們的相處真的太好玩了O(≧∇≦)O
齊脩不要命了(´⊙ω⊙`)
尹的心茖懂,真的很無奈╮(︶︿︶)╭
拖鞋→槌子→電鉅,升級了啦Σ(゜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6-19 22:53:35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茖夏珞.韓 發表於 2018-6-19 20:43
他們的相處真的太好玩了O(≧∇≦)O
齊脩不要命了(´⊙ω⊙`)
尹的心茖懂,真的很無奈╮(︶︿︶)╭

相處方式真的各種萌,尤其安地爾齊脩和夜

齊脩喜歡犯賤,讓他去吧

他其實只想搭訕夜x

對付安地爾不可以拿簡單的東西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6-20 15:18:10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能說的秘密 發表於 2018-6-19 14:13
對不起啊大家,因為考試所以那麼久才更。
抱歉抱歉。

才剛來看不到幾分鐘,我的臉就已經笑得好痠了
夜,你那些工具到底是從哪來的,而且我說一下,對付那兩個白癡,最簡單的方法,把他們變成消波塊,再拿鐵鎚打碎就好啦~~~~
齊脩啊,自己惹的禍就自己負責吧,誰叫你嘴太賤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6-20 22:32:41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18-6-20 15:18
才剛來看不到幾分鐘,我的臉就已經笑得好痠了
夜,你那些工具到底是從哪來的,而且我說一下,對付那兩個 ...

這師徒相處真的很好笑,我都開始懷疑真正十大出來的時候到底是怎樣的場景2333
我覺得夜如果要毀尸滅跡可沒那麼容易,那些事頑強的生命力誒www
有齊脩才有樂趣

點評

這就是傳說中的小強啊~~~  發表於 2018-6-21 14:5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8-12 16:16: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能說的秘密 於 2018-8-19 04:10 編輯

最近一直都在考試個做報告之間徘徊,所以更文的速度會很慢。
我已經盡量抽時間寫文了,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一有空我就會更文,我是不會放棄這篇文。
雖然這篇文我寫了真的很久很久很久。
但是小遲對自己說過沒寫完這篇這不會去開屬於自己的坑。
所以啊,小可愛們祝我能快點寫完。
小遲是真的想將文章帶給大家,謝謝願意等的你們。


———————



—章之拾貳—


「彌夜!」一腳踹開黑館的大門,齊脩以非人的速度往樓上衝,瞬間就到了夜的房門口。

那當然了,即便是夜的房門口也避免不了被踹開的災難。

「我來接你啦...哎呀...噗。」

軒轅尹上到來的畫面便是做好姿勢飛奔入內的齊脩被打飛了出來。

當事人撞上柱子,凶器很配合的倒在他的身邊。

嗯,那抱枕看起來非常柔軟。

「要不是浪費力氣。」搖搖晃晃的走出房間,夜黑著臉一臉剛睡醒的樣子:「我真想活活把你揍死。」

「別一臉欲求不滿的樣子。」受過教訓的齊脩不怕死,挑起了夜的下巴滿眸戲謔:「晚上我會好好滿足你的哦。」

「好啊。」

「臥槽。」

閃開那朝自己胯下踹來的無影腳,齊脩再度湊上去惹揍。

「真是不怕死的傢伙,果然是有鼻子沒腦子。」看不過眼的軒轅尹一把拉著那獸王族的衣領,力度完全不怕就這樣把人勒死。

「靠,別以為老子沒聽到你說什麼!」

「「吵死了。」」

兩把嗓音同時響起,一把理所當然是夜,而另一把嗓音將走廊上幾人的視線引了過去。

昨晚從安地爾那回來後,耗費了大量體力的夜倒頭就睡了。

沒空去理左右兩邊的舍友究竟是誰。

而現在這位...

走出房門,冰炎黑著臉對著大家,完全沒有精靈該有的溫和形象。

「各位,能否安靜點。」

夜另一邊的房門也打開了,夏碎倚靠在墻上笑的一臉無害。

勾起唇角,軒轅尹覺得宿舍管理員究竟是有多腹黑才將這三人安排在一起。

看來以後來黑館找夜要非常的小心了。

「好了,快去洗刷吧,我們要啟程了。」手上勒著齊脩,軒轅尹這才道出來意。

三道疑惑的視線瞬間往他這射來。

歎了口氣,他就知道這三人一定把自己說的話哪裡聽了哪裡忘:「今天十大都要在公會集合。」

「哦。」

三道門同時關起,以為他們會乖乖配合的軒轅尹在15分鐘過去后也開始沉不住氣了。

「夜,你再不出來我就把人魚一族的點心分完給齊脩。」

眼中閃過抹狡黠,軒轅尹默默在心中倒數。

三、二、一。

「碰!」

房門再度被摧殘,散發著溫和氣場的夜乖巧的走到軒轅尹的身邊。

「那其他兩位要我動手嗎?」已經熱血沸騰的齊脩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想跟人對打了。

「我來吧。」拍上齊脩的肩膀,夜抬高下巴用鼻孔對著齊脩道:「我不想看到你被吊打的場景,會笑死。」

「有種今晚來大戰一場啊!」

由於衣領被拉著,被氣的炸毛的齊脩揮舞著拳頭看起來就好像被綁著的獅子。

無視後方那吼來吼去的大嗓音,夜走到了夏碎的房門口。

輕輕的敲了敲門,夜對對方換了種稱呼:「夏碎學長,好了嗎?」

這稱呼、這嗓音是多麼的溫柔,在看著的兩人心裡各種翻雲覆雨、各種嫉妒。

「為什麼彌夜從來沒那麼溫柔的對我。」抬眸望著站在一旁的軒轅尹,齊脩一臉的悲憤。

「可能是臉的問題吧。」回以對方一個笑容,軒轅尹本身不知道這笑容讓接受者的身子不經抖了抖。

其實夜本身也不知道為何會變成這樣,但直覺告訴他這招對夏碎肯定是有用。

看來是賭對了。

門打開了,伸手揉了揉眼前人的頭,夏碎臉上掛著的笑容異常的滿足。

「嗯,我們走吧。」

接著就換冰炎了。

以為夜要用同樣方法召喚冰炎,結果出乎大家意料。

「冰炎學長。」踹開對方的房門,側身躲過迎面而來的長槍后,夜默默的道:「走了。」

「差別待遇。」一旁的齊脩已經笑的翻天覆地了,連平日注重儀態的軒轅尹也噗了一聲笑出來。

「哎呀冰炎,睡醒的見面禮別那麼粗暴。」近距離感受冰炎怒氣的夏碎笑的春風滿面,眸子里笑意蕩漾:「召喚方式要見仁見智的。」

說真的,對於夜這樣召喚自己,夏碎也有些訝異的。

在房內聽到那聲稱呼,他就這樣鬼使神差的打開了房門。

「煩死了。」蹙眉,冰炎很想將眼前的搭檔就這樣掐死算了。「不是要走了嗎?」

「啊對。」從鬧劇中回神,軒轅尹拖著齊脩往他們那裡走去。

「面具。」

「嗯?」回頭,夏碎正站在夜的身後。

「不帶沒關係嗎?」對於夜以自己的面目面對他們,他是開心的。

只是從開始就帶著面具來學校不就有他的原因嗎?

或許是一個難以啟齒的原因。

「沒事。」對於現況很滿意的夜擺了擺手:「帶了很難呼吸而且很麻煩。」

「那麼,我們走吧。」

等談話結束后,軒轅尹也啟動了移動陣。

「小夜夜!」

移動陣的光芒還未散去,就有一道人影從外撲來。

而夜被撲的踉蹌了幾步。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12 17:37:34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能說的秘密 發表於 2018-8-12 16:16
最近一直都在考試個做報告之間徘徊,所以更文的速度會很慢。
我已經盡量抽時間寫文了,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

冰炎這就怪你平常怎麼做人,如今夜就怎麼對待你囉~(這句話同樣也送給某齊喔

以後千萬別惹有起床氣的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8-12 18:14:41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18-8-12 17:37
冰炎這就怪你平常怎麼做人,如今夜就怎麼對待你囉~(這句話同樣也送給某齊喔

以後千萬別惹有起床氣的人~ ...

這樣說太狠了,我只想逗逗冰炎和齊脩而已2333

兩個人被夜對的方式是一樣的ww

感覺稍微有點卡可悲啊

起床氣的人真的別惹,超恐怖

點評

對,都是有經歷過起床氣的  發表於 2018-8-13 09:2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12 22:25:3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能說的秘密 發表於 2018-8-12 16:16
最近一直都在考試個做報告之間徘徊,所以更文的速度會很慢。
我已經盡量抽時間寫文了,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

小遲啊啊啊啊(」゜ロ゜)」
居然斷在那邊茖要哭了嗚嗚嗚{{p´Д`q}}
夏碎起床是大魔王!(*´▽`*)
其實茖昨天還在想小遲好久沒更文要不要催更(´∩`。)
今天就看到了茖覺得感動ヽ(;▽;)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