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寒凝雪

[同人文] 【特傳X因與聿】比血濃的 永遠是心改  第十一章 中毒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4-15 00:14:0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人為?意外?

「因為今天比較特殊,所以特別向學校借了大禮堂讓你們表演,樂器的話除了台上的大鋼琴,其他樂器可以去旁邊的小教室搬過來,不過用完後記得搬回去放好,好了現在除了我點到的組別,其他人都不要上台,好!自由活動30分鐘,30分鐘後就開始表演。」老師將班上一行人帶到了學校的大禮堂後,一一向大家說道。

「怎麼突然從音樂教室換到了大禮堂?」千冬歲看著前方的舞台皺眉。

「這個地方太大了,不確定因素反而變得很多。」虞夏看了看四周,認同的說到。

「喵喵你們等一下上台小心一點吧,我們就在附近戒備著,好確保萬無一失。」褚冥漾不安的對著目前正假扮成他們的喵喵等人說。

「我們會注意安全的,不到萬不得已就別現身了,隱形符15分鐘只能用一次而已。」說話的明顯就是已經辦成了褚冥漾等人的喵喵。

「第7組,和寒語歲一組的都上台吧。」老師聽完第6組的表演後,看著名單說道。

千冬歲一行人聽見了老師的話後,從旁邊走到了舞台右手邊的後台。

「我剛走到上面看過了,舞台上的燈絕對不會像電視劇演的那樣,掉下來砸傷人。」西瑞突然出現在眾人身邊說到。

「......,孩子雖然想法很好,但我還是建議你不要太常看電視會比較好。」虞佟在這陣子和大家相處的過程中,發現了西瑞是個嚴重的電視兒童,所以只要一有機會就會語重心長的開始勸說西瑞少看一點電視。

「快去吧。」虞夏催促著喵喵等人快點上台。

「我們要表演的曲目是某年某月。」喵喵用著處冥樣的聲音向台下的老師說到。

「開始吧。」老師聽見後一邊點了點頭一邊在紙張上寫了些甚麼。

語畢,台上的喵喵一行人便開始彈奏起了樂器。

2分鐘後一切都看起來十分的正常。

「不對......又有那個味道......在對面!」只見西瑞指著對面,也就是舞台左手邊的方向,一個模糊不清的黑影,看著褚冥漾等人突然裂嘴一笑,只見黑影旁邊的布幕開始燃燒了起來,褚冥漾一行人因為隱形的關係,所以直接衝了過去,但黑影很快的就消失了在眾人的眼前,褚冥漾瞬間召喚出米納斯,開始向布幕噴水,但才剛熄滅其他地方也開始起火,不到1分鐘整個舞台都快速的燒了起來,火勢很快的不斷向台下蔓延。

台下的師生一片混亂,所有人不斷的朝門口跑去,並沒有人理會台上的喵喵一行人。

「喵喵!」只見整個起火的布幕掉了下來,往喵喵一行人蓋了上去,喵喵等人瞬間開啟傳送符,將自己傳送離開,褚冥漾等人見狀鬆了一口氣,也開啟傳送符離開了舞台。

「他絕對是在向我們挑釁!」待大家都平安的出現在附近的教學樓頂樓後西瑞氣憤的說道。

「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我們把陶明儒掉包了,所以他才一直遲遲沒有對西瑞動手,這次會故意現身像我們挑釁就是在告訴我們,他從一開始都知道西瑞根本不是陶明儒。」千冬歲冷靜的分析了一下對方的心理。

「可是他怎麼會知道的?」虞佟聽著兩人的分析,皺起了眉頭,他們之間不可能出現叛徒,所以到底是哪裡起了問題,他十分的不明白。

「宿舍!」褚冥漾向是想到甚麼般,咬牙切齒的說道。

「甚麼意思?」虞夏看著褚冥漾問。

「那間宿舍從一開始就是一個最大疑點,為什麼所有學生都住新宿舍只有我們被安排到那裏?我們當初可是有跟這學校的負責人說過我們是來協助調查的,雖然對方說是為了讓我們方便獨立調查才把我們跟一般學生分開,但單單那棟宿舍地下室不正常空間,就可以知道一定就有很多好奇的學生為了冒險闖進去才導制空間的異常,既然如此一定會有許多奇怪的傳聞出現,而這些傳聞身為學校的負責人不可能不知道。」褚冥漾奏著眉頭分析了一下現下的情況。

「我覺得如果那個負責人如果知道些甚麼的話,那只有兩總可能,一他打算讓我們去鎮壓裡面的異常情況,二他希望我們所有人死在那間宿舍裡面。」千冬歲聽見褚冥漾的話後,也分析了起來目前的情況。

「救火車來了。」虞佟表情凝重的看著遠方都已經逃出來的師生們。

「讓喵喵製作我們幾個的假屍體丟近禮堂禮吧,既然不知道他們的目的是甚麼,那我們就假裝稱了他們的意,或許這樣他們更容易露出把柄,不過也要通知一下學長他們,這場戲我們才能好好的演下去不是?」褚冥漾開啟傳送陣,頂樓又再度恢復平靜好似從來沒人來過。

~*未完*~

*************

好久沒更文了 有人想我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4-15 09:24:46 | 顯示全部樓層
想~(你滾##
終於更文了~
很ˋ想念大大...的文(被踹飛
期待下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4-15 14:29:32 | 顯示全部樓層
yhlee201507 發表於 2018-4-15 09:24
想~(你滾##
終於更文了~
很ˋ想念大大...的文(被踹飛

耶!!有人想我W
其實一直想回來寫這篇
但是在動手後發現想好的劇情其實有點忘記了XD
等比較閒的時候再從頭到尾看一遍好了X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4-16 22:32: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妳終於回來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4-16 23:22: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我有去你的噗浪留言喔~~我是新讀者^_^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4-18 20:52: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之前就有在看,沒想到一上來就更新,超棒,為啥停在這大大,我還要看阿(吵死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4-20 19:55:57 | 顯示全部樓層
寒凝雪 發表於 2015-3-15 01:26
第二章 新的任務

蹦!

正所謂紫袍都是腹黑......表示同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9 02:09:2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傳說

「欸!欸!小芬聽說了嗎?禮堂那場大火把四個新來的轉學生還有那個受到詛咒的同學都燒死了欸!」一個女學生拉著自己的姊姊小聲的說。

「當初也不是沒有提醒過他們不要跟被詛咒的同學靠太近,是他們自己不聽的,現在反而因此而送命,全部都是他們自己的問題。」雲芳聽到自己妹妹的話後,面無表情的說。

「我映像中好像沒有跟他們比較要好的人對吧?這樣詛咒是不是就可以完全消失了?」另一個女學生李晴聽到後,興奮的問著自己的友人雲琪。

「希望如此吧,一年來學校實在死太多同學了,我們兄弟倆都決定要轉學了,不管詛咒消失了沒,這裡實在沒辦法待了。」坐在旁邊的男同學鄭和聽到,三個女同學的對話,便也加入了話題。

「也是,學校的位置實在太封閉了,一年又只能回家一次,校方又限制我們不能對外聯絡,就算這裡升學率很高,但是這樣下也太難熬了。」李晴聽到鄭和的話後,也贊同的說道。

「是說,你們知道詛咒是怎麼開始的嗎?」鄭和疑惑的問。

「我有聽人說過雖然詛咒是這一年才開始的,但是最早是15年前的那件事,那時還是在舊宿舍的時期,因為在校時期除了讀書以外根本沒有甚麼其他娛樂,所以學校就提倡學生們自由組成社團發展多元的學習方式,當時有一群學生成立了一個話劇社,但這話劇社只有表面上是話劇社,私底下其實是專門研究一些超自然現象的社團,由於當時的年代關係像這種神秘現象的事情是不能放到明面上的,所以學生們都是背著學校在做這些事情的;然後當年那一群學長姐們不知道從哪裡研究出了一個好像是可以得到甚麼東西的陣法,剛開始他們用動物的屍體結果居然成功了,然後他們就發現要召喚出越好的東西,祭品就要越好才行,漸漸的他們越來越不滿足現狀,在經過幾人的討論後他們決定要活人獻祭,而當時校長的雙胞胎女兒只有10歲,因為她們長的很可愛又常常在學校裡面玩,所以幾乎所有的學生都認識她們兩姊妹;學長姐們認為校園那麼大校外又都是樹林,走丟一個小小孩根本不算甚麼,然後他們就想了一個計畫,把理事長的其中一個女兒騙出了學校然後把她裝進箱子裡,帶去了宿舍地下室,也就是他們平常作法獻祭的地方,然後......。」最一開始說話的女同學雲琪,將自己聽來的小道消息說了出來,講到最後還用手畫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嗯?那跟詛咒有什麼關係?」鄭和的弟弟鄭岳疑惑的問。

「畢竟當年參與這件事的人實在太多了,所以時間一久根本就瞞不住,但當時學校學校的股東會在討論完後,覺得這種事情如果被大家社會知道會造成學校的不好形象,所以強硬的決定把事情壓下來,只是通知了當初犯案的學生爸媽,然後再賠償當初的校長一大筆費用,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雲琪感慨的說出當年的事件最後的處理方法。

「自己的小孩出了這種事,當年的校長對這種安排可以接受?」鄭和非常不能認同的問。

「當然不可能認同,他在股東會上鬧過幾次,後來就被撤除了職位,最後去了哪裡都沒人知道,果然這個世界還是金錢跟權力至上的。」雲芬感慨的說。

「像這種事情你怎麼會知道啊?」另一個在旁邊聽了很久的男同學木毅好奇的問。

「我叔叔的老婆也就是我的嬸嬸,當年也是這間學校的學生,在一次過年的家庭聚會上,嬸嬸發現我們讀這間學校的,就把這件事跟我叔叔說了,正巧被我們聽到了。」雲琪拿起梳子一邊梳著自家姊妹雲芬的頭髮一邊說到。

「這麼說妳嬸嬸知道當初犯案的人是誰囉?」木毅突然興奮的問,其他幾個同學聽到他的問題後,立刻轉頭看向雲琪。

「我嬸嬸沒告訴叔叔是誰,但是她說了當年那些人,如今都已經成了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了,讓我叔叔別到處去跟人說這事。」雲琪想了想當初偷聽到的內容小聲的向身旁的同學透漏。

「哇!既然有頭有臉那很好查啊,現在網路這麼發達,只要去查一下馬上就知道那些名人15年前是讀這間學校的不是?況且我們可是雙子學校欸!能進來的只有雙子,範圍又縮小了一圈不是?」木毅興奮的說道。

「知道了又能怎樣,我們又不能做些甚麼,不過我對當初他們獻祭的那個法術比較感興趣欸,你們想啊只要獻祭依些小東西就可以換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欸,反正只要不觸碰到道德的底線,想要甚麼就可以有甚麼了欸!聽起來是不是很棒?」雲芬冷冷的對著興奮的木毅說,然後突然對那陣法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

「對阿,當初是學長姊他們太蠢了,獻獻小動物就算了,搞不好這事根本就不會被發現吧,欸!要不......我們這次假日的時候就別回去了,留在學校一起去舊宿舍看看那地下室怎麼樣?」木毅被雲芬這樣一說也提起了強烈的興趣開始呼朋引伴起來。

「要去是可以反正詛咒在他們五個死後應該已經消失了,但是我有一個條件!要去只能選白天,大半夜的我才不要去那鬼地方。」李晴皺著眉頭說道。

「那就這麼說定了!」

幾個學生就在下課的教室裡,做好了約定,但他們不知道的是,一個黑影站立在走廊上他們看不見的死角,偷聽著他們說的話,在他們約訂好後悄悄的離開了。

*************

夜幕降臨。

「看來褚和千冬歲說的沒錯,他一直在監視著這所學校的所有人。」夏碎和冰炎在走廊上走著,一邊檢查著教室的門窗和督促著還在教室逗留的學生們趕緊離開,一邊小心的感知著教學樓的不尋常能量波動。

「舊我剛剛感受到的,我覺得應該不只有邪祟還有人為因素才對,可是褚他們卻說他們只看到了那隻邪祟,並沒有發現人的蹤跡。」冰炎將目前發現的記錄在手機上,準備晚點發給褚冥樣和千冬歲。

「小朋友們該散了!這麼晚了不回去在做甚麼?」夏碎和冰炎看著前方教室的燈還亮著,便走過去提醒。

「夏老師好!我們要回去了。」木毅笑著向夏碎說。

「好!早點回宿舍休息吧。」夏碎笑著看一群人走出教室,待他們走遠後,表情漸漸變得凝重了起來。

「他們身上不乾淨。」冰炎看了他們一眼便走進了教室。

「看來我們碰巧找到了一下個目標了呢。」夏碎走到了他們幾個剛剛坐的位子,拿出咒符口中念念有詞,很快的符紙便自燃燒了起來。

「有嗎?」冰炎問到。

「對方很小心,而且目前他們並沒有直接的接觸。」夏碎皺著眉頭看著已經化做灰燼的符紙說道。

「今天就先這樣吧,剩下的只能讓褚他們跟蹤他們了。」冰炎將情況全部整理完畢後,按下了發送鍵。

「這學校給人的感覺真是壓抑,真希望任務快點結束。」夏碎一邊和冰炎說到,一邊等冰炎一起走出教室後將教室上鎖。

「希望如此。」說罷兩人慢慢的走出了教學樓,而在方才那間教室的窗簾後,一個黑色的影子看著兩人漸行漸遠的身影緩緩消失。



~*未完*~

*************
看到了催更訊息才知道原來還有人在看我的文XDD
來偷偷偷偷地更一下
好像一年一更
你們會打死我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9 03:03: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  我等你的更新等到心好苦啊  你捨得讓你的讀者們等那麼久嗎  (嚎啕大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9 17:42:08 | 顯示全部樓層
冥曉月凝 發表於 2018-4-16 23:22
大大我有去你的噗浪留言喔~~我是新讀者^_^

你好呀~~很高興認識你~(握手
希望你會喜歡我的文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