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柳蘭楟

[同人文] [吾命] 日蝕 10/11第七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6-14 18:08:52 | 顯示全部樓層
瑀奈 發表於 2020-6-14 15:14
欸欸欸!原來蘭也有文啊!竹姊姊真是個好姐姐,像我姐,連看一下我的文都沒有興趣……(怨念 ...

我也是有在做事的好嗎!
我們當妹妹的只能多體諒姐姐的繁忙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4 19:49:12 | 顯示全部樓層
••••••假如竹沒記錯,只有開頭是老妹你寫的,剩下的篇章好像是竹寫的對吧?

而且你真的有體諒竹嗎......竹保持懷疑態度

點評

幻雪說好的留言呢  發表於 2020-6-14 20:01
竹快點更番外啦  發表於 2020-6-14 20:01
蘭直接被打槍,哈哈哈(笑哭  發表於 2020-6-14 20: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4 20:53:5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所以這篇文到底是誰的……(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4 21:47:02 | 顯示全部樓層
是蘭的。

因為當初這篇文是她開頭,她寫的。只不過後面就是竹寫的,但蘭會看過(假如她有空)

所以竹偶爾會在文裡冒出來~

結論:這篇文是蘭的呦

點評

久違沒上線的玥來跟竹姐姐問個好…  發表於 2020-6-19 17: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8 16:28: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柳蘭楟 於 2020-6-28 16:34 編輯

第五章

坐在椅子上,我被侍女們畫上淡淡的妝容準備服侍肥豬公爵,看著鏡子裡的美人,我都要讚嘆女生這種生物果然不簡單。
       
被換上黑色露肩V領拖地小睡裙,白色的髮絲被侍女們梳的服服貼貼的,我讓安恩幫我戴上白色水晶耳環後,在侍女們的簇擁出了我的更衣間。

「妳們先退下吧,安恩陪我就好了。」我頭也不回地說,揮手讓侍女們退下,侍女互相對看了一下,只能低頭說:「是。」

安恩默默地在我後面走著,沉默的氣氛讓我們的腳步聲在走廊裡無限放大,皎潔的月光照映出我們的影子,拉長後消逝又被再度拉長,空氣中的暗屬性淡淡地飄在空氣中沉默著看著,我感受到有一絲絲的冤魂氣息在我們身邊晃盪,但因我身上的黑暗氣息讓他們在距離內觀望著。

「…為何要留下來?」

安靜了許久,安恩拿著蠟燭走到我前面冷冷地說,燭光下的臉面無表情的直視前方。身上的黑暗氣息搞得附近的冤魂騷動不已。

默默壓制住蠢蠢欲動的冤魂,我卻不吭聲的繼續走在安恩後面。

安恩穿得跟今天早上不一樣,黑色的衣褲和沉穩的氣息完全不像一般的孩子,走路頗有大人的魄力。

「為何留下來?」安恩再問了一次,這次他頭稍微看了我一眼,眼中一點情緒也沒有,純粹的黑在月光下卻沒反射,像濃稠的咖啡將光芒吸入其中。

「呵,你以為我如果拒絕了他就會放我一馬嗎?」我輕笑著回應安恩的問題,看到安恩的腳步頓了一下。

「史特比爾.威斯麥.法家爾.基辛格,基辛格王國的最高公爵,掌管著這個國家的法律及稅收,擁有極大的權力卻用於不法行為上,讓人民敢怒不敢言。」

我微笑著說,不理會安恩驚訝的表情繼續說道:「唯一可以壓制肥豬的便是渾沌神殿,身為渾沌神殿的侍女你覺得肥豬會放過我嗎?」

「放心,今晚…就今晚,這一切都會結束的。」

我用疑惑的眼神看著突然說出這一句的安恩,但心裡卻帶出了些興奮的笑意。

我將手搭上肥豬房間巨大門把上,回過頭帶著笑容看向頭也不回離去的安恩。

安恩阿,

記得要好好表演。

魔王,

就在一旁看著你,

墮入黑暗。

我可是,

期待不已呦……

***

「呦~小美人你終於來了,本公爵等你等了很久了。」

公爵赤著上身坐在靠窗的位置,桌上擺著一瓶葡萄酒和兩個高腳的酒杯,眼睛不安分地在星月身上來回掃視,最後停在星月V領的胸口。

「讓公爵大人等久了,星月真的很抱歉,還請公爵大人見諒。」星月輕低頭欠身柔柔的說,並慢慢走到肥豬的所在處。

「不用叫得那麼生疏,來小美人坐吧,有沒有喝過酒啊?」肥豬笑開懷地指著他旁邊的椅子意識星月去坐,並將酒瓶塞打開倒了一杯的量給正好奇嗅聞的星月。

「不,星月還沒喝過酒...星月真的可以喝嗎?」星月靦腆的說,水汪汪的大眼揪著公爵,看似睜著大眼的小貓咪。

「當然可以小美人,不要再叫我公爵了,這樣多生疏阿。」公爵大笑後也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灌下去。

「唔…那星月該怎麼叫公爵大人呢?」輕輕歪了歪頭,星月的小臉帶上了淡淡的紅暈,由窗邊灑下的月光照的她白髮閃閃發光,像精靈似空靈的面孔讓人無限憐惜起來。

「就叫我大人吧,剛好稱的出我的身分哈哈哈哈哈。」公爵豪爽的大笑,並在為星月多添了一杯酒。

「是的,大人。」星月乖巧地說,眼神慢慢迷濛起來,「大人,為什麼星月感覺身體熱熱的,頭也暈暈想睡有點不舒服?」

「阿,那麼我帶你到床上去休息好了。」公爵有些擔心的說,並起身將星月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帶到床上。

星月看著公爵,不適的對他說:「大人,星月好熱…好熱啊…」

公爵露出了笑容,輕輕對著星月耳邊說:「那本公爵就幫小美人將衣服脫了吧。」

「大人…」

星月露出了迷濛的微笑,美麗的黑眼閃著星光。

「?!」

「我,是誰呢?」

美人的笑容雖美但帶著滿滿惡趣味。

「呵呵呵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啊-」

***

一道黑色身影快速在走廊中穿梭著,所到之處都散出濃濃黑暗氣息。地上延伸出一條由蠟油所形成的小河隨著身影四處流竄。

突然,黑色身影頓了一下,消失在傳出腳步聲的走廊裡。

「哀,真累…每次經過走廊都覺得怪怪的,真不懂為什麼公爵大人不願意裝一些燈台在這邊。」

一位侍衛提著燈台從走廊的一頭走來,對著搭檔抱怨著。看了看四周不禁毛骨悚然。

「誰知道公爵大人在想什麼,我們只要將自己的工作做好、領薪水就行了。」另一名侍衛淡淡的說,並輕輕撥了一下別在腰間的配劍。

「喂,這可是關我們生命的事啊,你怎麼還是想著薪水的事?」侍衛輕推了一下搭檔,並神秘兮兮的放慢腳步將燭台放到下巴,嘻笑著說:「現在在走廊聽我們說話的說不定另有其人呢!別忘了之前公爵是怎麼將前夫人給…」

「碰!」

侍衛繼續往前走,但身後吵鬧的聲音卻在一聲碰撞後消失,「你幹嘛?沒事不要嚇人好嗎?等等還要去巡莊園。」

侍衛轉過身,卻沒看到那個吵吵鬧鬧的搭檔。侍衛嘆氣轉過身走回原路,旦角卻踏上了一攤液體。

「?」

侍衛納悶的將燈台探照,血紅色的濃稠液體映入眼簾,一滴一滴的生命液體慢慢在血灘中盪出陣陣漣漪,抬頭一看上面吊著友人死不瞑目滴著鮮血放大的臉。

「你也,去死吧。」

侍衛的耳邊只傳來這一句後,視野就瞬間被切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呵,大家來猜猜發文的事誰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28 19:12:26 | 顯示全部樓層
看到肥豬的下場我心裡只有一個字,爽!

這篇文章的發文者是誰依照常理來推論會是竹但這次根據竹任勞任怨地幫蘭打字且不求回報的表現加上這次居然還會打錯字(是誰的「是」)而且依照竹的性格應該也不可能突然加上這一句話並且結合某人的惡趣味(等等好像兩個人都很惡趣味)可以合理推斷這篇文應該是現在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考完試應該無所事事但文章還是交給自己最親愛的姐姐大人打的傳説中那位和我同齡的那位叫做蘭⋯⋯的姐姐竹吧!(有時候蘭的懶惰可以無視掉上面所有的說詞(笑))(如果猜錯不要罵我本人是連五題是非題都會五題全錯的那種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28 19:17:14 | 顯示全部樓層
格里西亞殺人(淡定的說

格里西亞真恐怖,趁人不注意直接攻擊(不就是卑鄙無恥的人嗎。(搖頭嘆氣


黑化的格里西亞會不會放火燒公爵的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8 19:34:12 | 顯示全部樓層
若蘭幻雪 發表於 2020-6-28 19:12
看到肥豬的下場我心裡只有一個字,爽!

這篇文章的發文者是誰依照常理來推論會是竹但這次根據竹任勞任怨地 ...

噢呦呦~幻雪打了好多喔,蘭我好感動,不過這篇文真的是我…………想的(誠懇) 竹幫我打字我也是有好好的感謝她哩,對竹再次說聲謝謝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8 19:36:19 | 顯示全部樓層
acy34055889 發表於 2020-6-28 19:17
格里西亞殺人(淡定的說

格里西亞真恐怖,趁人不注意直接攻擊(不就是卑鄙無恥的人嗎。(搖頭嘆氣

那就期待一下嘍~
格裏西亞難道不是卑鄙無恥的人嗎?(挑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28 23:34: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柳蘭楟 於 2020-7-29 07:35 編輯

第六章

黑衣人加快腳步奔馳在已處理過但早已被鮮血染紅的走廊,踏著無聲的步伐快速的到無人的房裡埋伏著。

手裡的刀正閃著冷冽的寒光,沾染在刀鋒的鮮血靜靜的從血槽溝慢慢流出,已收割兩條命的殺手在牆與天花板的交界處等待獵物的到來。

沒多久,正要休息的女侍們正有說有笑的從另一方走來,絲毫沒注意到正吊在天花板上的兩具屍體正無聲地看著她們經過,踏上他們流下的生命之泉。

「嘖,今天那新來的女人真讓人看不爽。」 侍女小紅一邊揉著肩膀一邊抱怨著,殊不知在她頭上的殺手正用力握緊了手上的刀柄。

「哀,人家長的美又是有身分的人,口氣大了一點有不奇怪啊。」另一個侍女翠草拉下別在頭上的髮箍,輕攏秀髮不在意的說。

「反正她的好日子也不會過得太久,公爵玩膩了之後看她是要去天國還是下地獄。阿,說不定她還可以看見她所侍奉的渾沌神然後繼續當祂的侍女呢。」跟在後面晃進來的侍女烏除帶著幸災樂禍的口氣,並將門關上還帶著些興奮的說:「欸欸,你們還記得當年前夫人是怎麼死的嗎?」

「怎麼可能忘記?那可是把我們給嚇壞了好嗎?滿地的鮮血害我們清了好久,不過還好那女人還沒死透,還能讓我們玩一會…」小紅輕舔嘴唇,想起了當時的畫面。

「…在這裡討論前夫人好嗎?這裡可是…離她當時死掉的地方很近耶…」年紀最小的芙蓉顫抖著說,最後偷偷將屍體埋起來的可是她,很清楚前夫人在死前受到什麼嚴刑虐待,埋起來的幾乎是屍塊不是屍體,害她當時哭了很久才離去,現在偶爾回去獻個花祭拜一下。

滴…

「怕什麼,假如真的有怨靈的話公爵早就死了好嗎?」翠草掃了芙蓉一眼,漫不經心地說:「不過為什麼今天這麼安靜?上次前夫人來時晚上公爵房間吵得要死呢。」

嗒…

「這麼說也是,要去看看嗎?」烏除打個哈欠,將圍裙脫了下來,「但看到什麼我可沒把握喔。」並曖昧的看了芙蓉一眼,埋頭拿出新買的保養品準備在睡前處理勞累一天的臉皮。

「诶?」芙蓉被看的愣了一下,卻立刻瞪大眼睛看著烏除的髮飾。

「幹嘛?這可是我最愛的髮飾,不可以給你喔。不過給你摸一下是可以的啦。」烏除順手將別在頭上的白色巨大蝴蝶結拉下來,但…「嗯?我記得今天沒碰水阿,為何是濕…的…」最後烏除的聲音漸漸變小,好奇的眾人也將注意力轉到了烏除手心中…

沾染著鮮血的巨大血紅蝴蝶結。

滴…

…嗒…

寧靜的房裡一直被眾人忽略的細小水滴聲逕自的滴落在地板。

翠草僵硬的抬頭,所有人也將視線移到天花板上。

不知何時安靜下來的小紅雙腳被綁在梁柱上,脖子只剩一層皮連接著,頭歪一邊的小紅帶著剛剛幸災樂禍的笑容與驚恐瞪大的雙眼面向眾人,垂落下來的雙手和吸飽鮮血的頭髮不停地滴下暗紅液體。

「呀啊啊啊啊啊啊-」

「呵。」

殺手坐在小紅旁邊的樑柱,冷眼看著一群女侍尖叫的衝到門邊,不停的拉扯著早已被他鎖起的房門。

「剛剛不是聊的很開心嗎?怎麼不繼續?」殺手跳下梁柱,悠閒地拉出一張椅子把玩著剛斷人頸的刀子。

「你…你是誰?!」翠草嚇出淚來,顫抖著喊叫。

「剛剛你們不是在聊這個喔。」殺手淡淡的說,猛然甩手後又收回了刀子。

在這一揚一接的短暫幾秒,翠草的頭顱也旋轉落地。

「呀啊啊啊啊啊-」

所有人又發出尖叫聲,並縮得更緊或抱在一起哭泣。

「好了,現在我要先殺誰呢?」

殺手露出了笑容,手上的刀子往一旁大力一甩變成了長劍。

「說姐姐壞話的人…通通去死吧。」

***

安恩踏出變回寧靜的房間,沾染鮮血的手將房門關起來。

一切都搞定了,只剩一人。

血腳印慢慢延伸到公爵房間門前,安恩的雙眼已被恨意和復仇的快感給蒙蔽,在一片黑暗中血紅的雙眼格外明顯。

但現在安恩什麼都不在乎,他只想將所有說姐姐壞話的、跟當年事件有關的和所有知情者全殺得一乾二淨。

其他的事情,責任及懲罰他會在報完仇後和姐姐一起在天國或地獄會合的。

他無後顧之憂。

握緊有些滑手的劍輕推開門,安恩瞬身閃進黑暗的房間衝向那巨大的床,用力撥開重重床幔後站在床上看著被他嚇醒的公爵。

「公爵,今天的月色很美呢。」

安恩輕輕地笑著,但眼中卻無笑意的看著已經下出一身冷汗的公爵,手裡的刀握得更緊,刀上的血一滴滴的滑落在潔白的床單上,綻出血紅的死亡之花。

「你…你這個賤人,還不將你低下骯髒的身體從本公爵的床移開!還有你…」公爵雖然嚇到已經有些尿褲子,但身為公爵的他怎麼可以在一個卑微的下人面前顯出他的情緒?但安恩沒管這麼多,一刀揮了過去。

血痕在公爵的左眼下方拉出,空氣中的騷味比之前更重了些。

「我相信,將死之人是不分貴賤的。」安恩俯身在公爵耳邊用戲謔的口氣說道,並收起刀慢慢的爬下床。

「哼,誰會先死還不知道!」公爵撐起肥滋滋的身體喘著氣說,絲毫不把正拿著刀的安恩放在眼裡。「不過一妳的屍體,大概只有餵狗的份。像你那個姊姊,只配得上…」

「噗滋。」

公爵瞪大雙眼,然後遲來的痛覺隨著瞬間失去一半的視野爆發出。

「我說過,死人不分貴賤,但姊姊、是最尊貴的。」

安恩慢慢將刀拔出,輕輕舔了一下刀鋒的鮮血,並取下了鑲在刀尖的圓白眼珠。

「呀啊啊啊啊啊啊-」

帶著笑意,安恩看著正在狼嗆逃跑的公爵,不疾不徐地跟在他身後,一但公爵慢了下來,他就再砍公爵一刀。

先是左腳,再是右手。接下來就是耳朵和鼻子。

最後公爵是血的爬到房門,用盡最後的力氣大聲呼喊:

「侍衛!侍衛死去哪了?有刺客!」

但,沒有任何人回應他。

公爵勉強的用被砍斷筋骨的左手撐起身體,只看見另一邊女僕房門門縫下滲出的血液和染變為紅的門把。

「別叫了,不會有人回應你。」

惡魔的聲音從公爵身後傳來,安恩腥紅的雙眼彎成月狀,手上的刀指著眼前的祭品。

「不要!我…我不要!放開我放開我!你會遭到皇室報應的!別忘了我是誰!我是基辛格王國的公爵,殺了我你不會有好下場!」

公爵絕望地抓住地毯癡想的抵住正不斷將他往後拖的力量。殊不知,這一句話,反而讓安恩的嘴角上揚的更高了。

「我也知道我不會有好下場。」

第一刀,斬斷了公爵的右手臂。

「但我不在乎。」

第二刀,堵住了公爵想尖叫的嘴。

「當你將我的姊姊給殺了時。」

第三刀,撕裂了公爵徒勞無功的雙腿。

「我就沒有活下來的意義。」

第四刀,扯開了公爵享盡富貴的內臟。

「之後皇室的判決。」

第五刀,挖出了公爵背後的肉。

「不就只有死這一條嗎?」

第六刀、第七刀、第八刀…

最後,安恩幾乎是不停的捅著公爵的身體,血花不停地綻放在暗紅的地毯上,原本不停拍打地面的手慢慢地停下來,無力的攤在地上。

「幫我帶句話給死神吧。」

安恩看的命韌還沒死的公爵說。

「我會自己去冥界報到,不用幫我拉過去。」

第一百刀,

安恩頗開了公爵的胸膛,拉出了正在跳動的心臟。

然後,

大力的將他搗爛。

***

復仇完的安恩呆坐在地上,無神的看著血淩凌的房間。

公爵的屍體正躺在他背後的地上,一切靜悄悄的。

啊,該是結束這一切的時候。

僵硬的從口袋裡掏出有些濕滑的打火石,點燃了這棟是先灑滿燈油的宅邸。

火燒盡一切,帶走留在房裡的不甘。

安恩坐在地上屈膝抱著,頭埋入了雙膝之間。

火熱已經無法侵入安恩以冷凍的心。

無聲的哭了出來,安恩不知道為何自己要哭,但也不想停止。

最後,濃煙佈滿了整個房間,安恩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姊姊,

我來找你了喔。

***

「哎呀,怎麼最後跑去自殺了?」

「算了,就當好人一次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呃...原本想說兩個禮拜更一次,結果...

竹的
時間根本不夠用啊!

可能要向所有讀者道歉了...

好了,那大家再猜猜看,這次更文打字的到底是卑鄙陰險的竹還是鬼靈精怪暴力女蘭?

(答對也沒獎品,哈哈哈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