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柳蘭楟

[同人文] [吾命] 日蝕 10/11第七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5-23 23:01:2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站在昔日夥伴門前,我靜靜地回想著以前的點點滴滴,但越想越痛苦,乾脆什麼都不想,俗話說船到橋頭自然直,反正現在依我的能力就算搞得轟轟烈烈的我也有辦法全身而退。

「叩叩叩。」彎起手指敲了敲審判騎士長的房門,壓下油然而生的黑暗情緒,我帶著昔日優雅的笑容等待著。

「進來。」低沉的聲音從房裡傳出,看來雷瑟又在半夜拚公文阿…好在他還在改公文,不然要進去房裡就不簡單了。

進門後悄悄的下了一道結界,踏著輕鬆的步伐站到室內唯一的燈光陰影處,我掃了一下雷瑟的房間,恩…看來一如往常的低沉,很有審判的風格。

「有什麼事?」雷瑟頭也不抬的說,手中的筆也沒停下。

「呵,出大事了。」我輕輕地笑出來,並將手拍上瞬間緊繃的肩膀,「太陽騎士長…不,應該說『魔王』醒來了,審判騎士長。」

「你…」審判低沉的聲音帶出了些顫抖,心跳也重重跳了好幾下,「怎麼可能…教皇明明…?」

「哼,」我冷笑著鬆開手向後退幾步,「你們真以為那個無聊的封印能把我封多久?魔王要是這麼好就封印的話就不需要沉默之鷹這個角色了。」

「不可能,這是教皇翻出目前力量最強大的封印法術,你應該要沉睡到世界須被黑暗所毀滅的日子,不可能現在就清醒!」

審判站起身面對我,眼中都是滿滿的不可置信和懼怕,黑色的袍子因為他的動作而揚起。

「所以呢?最強的法陣還不是被我給破了嗎,審判?」轉過身看著書架上的各個書本,上面都是關於封印及魔法的書,看來他們已經準備很久了。

「…做得了一次就可以再做第二次,你不可能能抵抗這道法術,就算你會醒那一直將你封印不就行了?」在背後的審判慢慢抽出在腰間的審判神劍,「格里西亞,雖然對你很抱歉但還請你…」

「去死吧。」

審判提劍揮了過來,我感受不到他擁有任何的愧疚及難過,就像平常一般的對犯人下達了「死刑」的那種感覺,將情緒在往心理壓,我在眼前下了一道黑暗屏幕擋住審判的劍勢,揮出風、暗刃將審判大力的劈到對面牆上。

「好不容易醒過來就要人去死?審判你的心已經黑的向你身上的黑袍一樣喔。」戲謔的笑著,但我仍沒轉頭而自逕的繼續掃看書架上的書。審判嗆咳了一下,感覺有些水屬性和金屬性在審判嘴邊,但審判還是倚著牆站了起來。

「不會有人來喔。」一下就讀出審判在想什麼,我碰了碰已經長灰塵的書背,「我進來時已經在外面下了一道結界,就算你死在這裡也不會有人發現的。」

審判的目光轉向我,但卻散出微微警戒,手裡的劍悄悄的被他握得更緊。

「好了,廢話不多說談天就先放到一旁。我有個問題想問你,這個問題困擾著我很久了,就連在夢裡我都沒解開這個疑惑。」

審判沒說話,只是恨恨地看著我。

「為甚麼要封印我?」我背對著雷瑟輕輕說道。

「?」

審判愣了一下。

「我說……為甚麼要封印我?!」轉過身我大聲咆哮著,情緒已經逼近崩潰,大力的揪起審判的領子,「我想知道答案,只想從你的口中知道的回答!我不想自己猜,也不想知道其他人的答案,你和我最熟、最親密,也是最了解我的人,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告訴我啊!!!

「就因為…你…的力…量過強…」審判艱難地說,因為被我勒住的關係聲音斷斷續續的,「假如不…將你封印,遲早有一天…你會毀了這個…世界!現在…趁你還沒瘋掉,將……你封印就是對你最好的辦法,而……且從此以後就不會在有魔王了,我們……這麼……做都是為…了這個國…家、這個…世界好啊!」

愣了一下,我慢慢放開已經快斷氣的審判,這番話讓我腦中轟隆隆的響著,也對,這樣做是對魔王最好,也是最沒殺傷力的方法,可以說是目前最佳的因應之道,不過對「格里西亞」呢?難道「格里西亞」就因為這樣必須被封印、進入沉睡嗎?

「…雷瑟,你知道嗎?」我抬起頭對上正不停喘氣的審判,「你知道我身上原本有一個力量強大的封印一直將我禁箍住不讓我情緒崩潰,不對這個世界產生怨念。」

審判抬起頭,眼中的疑惑照在我星空般的雙眼,但星空中卻漸漸下起了小雨,匯成一道水流沿著懸崖慢慢流下。

「那道封印,就是你們十一位兄弟啊!」

「是你們親自撕下這道名為『友誼』的封印。」

「你覺得,這個封印有可能在再回到我身上嗎?」

「你還覺得,你們還有可能封印住我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覺有些拖戲阿...

反正之後會一一打出來的,別擔心~

(竹到此一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23 23:49:28 | 顯示全部樓層
蘭姐姐更了!!!
為什麼……覺得格里西亞好可憐………
這篇是在虐格里西亞是吧??!!
審判他們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可惡!!!!!
怎麼可以背叛格里西亞呢?!!!

是說為什麼是竹姐姐呀??
是蘭姐姐編故事然後竹姐姐打文嗎?(疑惑)

點評

沒有很忙  發表於 2020-5-24 15:34
蘭稍微想故事,竹幫她修改  發表於 2020-5-24 10:54
小夜,你真相了!(剛起床沒多久的竹  發表於 2020-5-24 09:4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24 10:53:28 | 顯示全部樓層
格里西亞好可憐

雷瑟你們太過份了啦!




嘖嘖蘭這篇的文更了,就看不到竹的文qwq

竹的文更了,就看不到蘭的文QWQ

如果兩個一起更,可能要等兩三個禮拜才能看到


對吧,竹

點評

哇啊 原來是這樣子!謝謝解惑 我一開始笨笨的看不懂XD  發表於 2020-5-24 21:12
蘭是竹的親妹妹,差兩歲  發表於 2020-5-24 15:41
…你們真忙  發表於 2020-5-24 15:1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24 11:09:39 | 顯示全部樓層
當然,不然竹遲早會累死的,一起更的話……大概是靈感大爆發的時候才會發生的奇跡吧?

點評

!!!!!竹姐姐跟蘭姐姐是親姐妹!!! 是蘭姐姐不想寫文嗎?為什麼要請竹姐姐來打呢?  發表於 2020-5-24 18:40
看看竹還是蘭來回答  發表於 2020-5-24 15:34
欸欸欸?!!竹姐姐跟蘭姐姐是姐妹?!!是血親還是………  發表於 2020-5-24 13:42
嘖嘖,竹姐姐不幫幫可憐的貓想文(雖然沒什麼幫忙XD  發表於 2020-5-24 12:50
沒辦法呀,誰叫竹蘭是姐妹,所以竹姐姐必須幫助可愛的妹妹蘭(竊笑  發表於 2020-5-24 12:4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24 13:08: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Noelny 於 2020-5-24 13:09 編輯

為什麼大家都很在狀況裡的感覺?只有我不懂嗎(畫圈圈
所以蘭跟竹是兩個人?但是竹用蘭的帳號發蘭的文嗎??咦??(不懂
  
對了,剛好看到錯字,
自逕—›逕自,禁箍—›禁錮,供參考

點評

蘭和竹是親姐妹ㄛ!八成是蘭懶得打字才給竹姊姊打的(笑)  發表於 2020-5-24 20:24
疑惑?可以看看上面的對話  發表於 2020-5-24 19:0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24 20:22:49 | 顯示全部樓層
格里西亞好可憐⋯⋯

雷瑟你們在搞什麼鬼!!!居然敢傷害我的小格!!!(準備寄刀片中,不知道神殿有沒有信箱?)



竹姊姊呀~蘭現在應該很閒所以文給她打就好了(陰笑)我要看竹姊姊的文!!!

好言相勸一下蘭,幻雪都已經回去認命的開始打文了,不要什麼文都給竹姊姊打嘛~到時候竹姊姊累死我就沒有竹姊姊的文看了!!!

而且妳不是和我一樣剛考完會考嗎⋯⋯應該很閒吧(笑

點評

所以好心的竹姐姐只好幫助她,修改文  發表於 2020-5-24 21:35
蘭有打文,只是她跟我打的文……都必須請友人來幫助,免得讀者看不懂  發表於 2020-5-24 21:34
謝謝解釋~~~原來她們是姊妹 難怪可以這樣子幫忙打 謝謝你告訴我~  發表於 2020-5-24 21:1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6 23:28:3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放下已經被我放倒的審判,抬手拭去臉上的淚水用精神法術將審判的記憶洗到我進來之前,讓他認為是他改公文太累倒回床上睡覺。

起身走回書櫃,伸出手指輕撫過書上的灰塵,然後抽起了一本書。

翻開泛黃的書本,我卻不是在看裡面的內容,而是細細感受著裡面隱隱透出的黑暗元素。

剛剛在看書櫃時我就感受到這本書有問題,一般書的屬性應該是木屬性,但這本書卻透出了與眾不同的暗屬性而引起我的興趣。

手指停在其中一頁,平淡無奇的藥草插圖裡卻藏著難以辨別的封印法術,看來連教皇都沒發現,不然他是不會給審判看這種書的,而是把他私藏起來廢飲忘食的埋頭研究。

注入聖光將封印給打散,原本墨綠色的書本向被潑墨般變成黑色的,我鬆開手讓書自然掉落,但書落到腰間的高度後就詭異的浮起,無人碰觸的狀態下書頁不停的翻頁,一個個由黑暗屬性所組成的字從裡面不停的浮出,在我身邊環繞旋轉著。

「魔王有甚麼力量?」我帶著笑容輕輕問著,正在不停翻頁的書猛然一頓,然後書頁再次激烈翻動,最後停在一頁有著詭異插圖的頁面,周圍的文字也浮現在我眼前,組成了一段段文字。

看來這本書不簡單呢。

我帶著笑容摸向黑色的文字,慢慢讀取魔王不為人知的秘密及力量。

***   

「魔……魔…魔王?!」

當我瞬移進魔王殿時,正在裡面圍著圍裙拖地的闇騎士(為毛闇騎士會拖地?)用手指著我,顫抖的說還舉起拖把當劍使。

「……等陽在哪裡?」抓住快敲到我的拖把,一把火將掃把柄給燒成灰,只留下毛茸茸的拖把頭,然後將它丟到正在顫抖地闇騎士頭上。

「你…你…你是魔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闇騎士怯怯地對我說。

「…不然呢?」我的眼瞳應該是全黑的,這樣也認不出來?

「…嗚…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我看著頂著拖把頭噴淚往神殿深處狂奔的闇騎士,我難得的沉默了。

等陽,現在的闇騎士腦袋到底是用什麼做的?!

渾沌神殿有魔王,魔王會去混沌神殿不是很正常的嗎?!為何這一隻直接給我淚奔狂叫逃跑?

你確定這是闇騎士嗎?!

「…他…有點神經質…」被叫來等陽一臉無奈地說。

這不是有點,是超級。

「算了,談正事。」

「是。」

我晃到王座前,翹著腳坐在扶手上看著石化的等陽張著嘴看著我不優雅的坐姿。

「幹嘛這樣看我!」我不爽的低吼,將等陽喚神回來。

「抱…抱歉魔王殿下,有何吩咐?」

「呵,聽仔細了…」

我要你們後悔,

當做的錯誤決定!

***

「愛麗絲,為什麼你們女生穿裙子還能跑這麼快?那一大團布料不是不好行動嗎?」

我蹲在魔王殿的梁柱上,不解地看著正在跑來跑去的愛麗絲用著輕盈的腳步行動,完全不被身下的裙子絆倒。

「穿習慣就好啦,而且這樣比較漂亮~」

是嗎?

我疑惑著看著又拖著布料跑掉的愛麗絲,想出了一個不錯的點子。

(一個月後

「……魔……魔…」

等陽和所有的闇騎士全部石化在魔王殿走廊,像大型石雕展覽全擋在路上,害得我…

得提著裙襬從中間優雅地走過去。

「果然這件很適合你!」愛麗絲從房間裡衝出來,還順便幫我綁起了女生常綁的公主頭,系上一個大大的紅色蝴蝶結。

「原來女生都穿成這樣啊?」我看著穿衣鏡裡的自己,感到有趣無比。

現在的我穿著翠綠色的及踝裙子,腰間綁著緞帶後面還綁著蝴蝶結(為何女生很喜歡蝴蝶結?),雪白的長髮襯著瓜子臉蛋、櫻紅小嘴和水藍的大眼,假如不知道現在在鏡子裡的是我,我都想追了那個女的了!

「你…你…」等陽的手還是指著我,多年來練出的面攤完全破功,驚恐的表情藏也藏不住。

「我之前發現魔王原本就有變臉的能力,就改良看看能不能改性別,就成功了。」我用著溫柔甜美的女聲對著所有人說。

「…」

「我要出去玩一陣子,之後會再回來的。」

說完,我踏著輕快優雅的步伐從魔王殿中走出。

「接下來要去哪裡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太陽變女的了~

有沒有很驚喜啊?~

終於要畢業了,舞展也都完成,接下來就是努力的玩玩玩!

至於竹...已經掛在床上了...

明天她應該還活著吧?

點評

太陽....你不是討厭人家把你當女的嗎,沒想到現在你卻....  發表於 2020-8-28 19: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7 00:17:07 | 顯示全部樓層
蘭姐姐~(還是說竹姐姐??)(因為都是竹姐姐在打字耶………)
竹姐姐雙更了(起立立正站好鼓掌)

等等等!!!太陽要報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此人鬼吼鬼叫中請忽視)(如有造成您耳朵的不便還請見諒)

不過…………更重要的是…………………………
格里西亞變女的啊啊啊!
果然小格還是女的最美麗了~~~(愉悅)
這樣其他人就可以光明正大吃掉小格了(點頭)(喂喂喂不是這樣的吧!!!)

竹姐姐………我會替妳燒香的(雙手合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7 06:16:06 | 顯示全部樓層
哇,變成女生比較不會被認出來嗎XP
不知道太陽接下來打算怎麼做,去找審判他們做些什麼嗎?
是說稱呼魔王應該是陛下?殿下應該是再次一等的王子公主用的敬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7 07:06:24 | 顯示全部樓層
辛苦竹了,相信竹肯定這禮拜不想再碰電腦了(竊笑


看到那位暗騎士,怎麼好像亞戴爾喔,話說他人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