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inlin

[小說] 【特傳】神轉傳說Ⅱ<第七章>水之戰役(4)12/29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9-12 22:52:4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7-9-12 22:54 編輯
小貓咪 發表於 2017-9-12 19:31
對月見不用
可是醫療班負面消息的二人組,提爾絕對要逃...雪鈴建議你變出後座力小的雷射槍還有能燒掉一切的 ...


大大,你的甄雪鈴總算打對字了耶!

感動!!!

(天音:你感動個毛阿。)

不管,就是感動!

話說回來,九瀾妹控的程度......你說呢?(發出不明笑聲)

他偷得下去才有鬼......整隻帶回家養好像還比較有可能。

點評

有點覺得不好意思會常常跳字  發表於 2017-9-12 22:5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3 19:35: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8-9-1 23:57 編輯

<參之章>耳飾(中)

「……九瀾,你沒跟我說這孩子身上的毒素很棘手,幾乎逾千年之久了?」月見做完一系列的精密檢查之後,『危』笑的看著某位號稱醫療班的左右手。

「你沒問。」九瀾只是聳聳肩,一副『阿不然你想怎樣』的欠扁表情。

「這個年代看來,該不會是跟『那位殿下』一樣的情況?」月見想了一下開始推測起來。

「差不多啦,雖然我也不是很清楚,連做為父母的都一問三不知了。」九瀾似有似無的眼神飄向了某兩個人,其中一個還當作沒這回事的望著窗外想逃避現實。

「該不會跟那個消失的族長有關?」月見愣了一下問道。

「喂喂,兩位對話內容麻煩節制一點好嗎......雖然當事人已經睡著了但還是麻煩盡可能就別說出口好嗎?」蓉里已經完全不想要吐槽了,手摀住半張臉顯得相當頭疼。

「有些事總有一天會被揭穿拉,躲得過和尚逃不了廟,你還是多少讓雪鈴知道一些守世界的事情以備萬一唄。」鳳茹搧了搧扇子,「畢竟『她』本來就是一個不會逃避現實的人。」

蓉里笑了出來,「也是,『她』那死板的個性……」蓉里望了一下暫時因藥物而熟睡的甄雪鈴,「彷彿可以從她身上再度看見……」說完話時,蓉里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的寂寞,不過這段感情來的快也去的快,在場大概只有鳳茹感覺的到。

「畢竟都留著同樣的血嘛。」鳳茹笑著說。

因為有著同樣的血脈,所以都一樣固執。

就和你、我、她一樣。

一樣的無情……



「嗚……」我勉強睜開雙眼,視線有點朦朧。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漆黑中閃爍著點點光球,就像是星空那般神秘。

「凡斯……」迷惘而優柔的聲音正呼喚著誰的名字。

誰?是誰在那?

「凡斯……凡斯,別丟下我好不好……」『她』正心慌的喊著那個人的名字,隱隱之中語氣還參雜著憂傷,彷彿失去了什麼。

心疼、難過的情緒不斷湧上心頭,心碎的悲傷渲染了整個世界,像是浸泡在苦水裡又澀又苦。

四周的景色突然亮了起來。

我看到了,一絲的翠綠的髮絲在飄揚著。

接著我就醒了。

「怎麼哭了呢?」坐在床邊的九瀾大哥用手拭去了我臉上的淚痕,「做惡夢了嗎?」

惡夢……?

「罷了,就別再回想了,那樣只是徒增傷心傷感情。」九瀾大哥看我沒有太大的反應便改口,「來,這個送你。」九瀾大哥掏了下口袋後張開手,手上放著兩只耳飾,那是由銀色的金屬勾勒出來的花,保留枝籐的那種,花上鑲著綠水鑽,整個樣子挺精緻的。

「好漂亮……」我誠心讚嘆著,清澈爽朗的氣息把剛剛的噩夢給驅逐的一乾二淨。

「要我幫你帶上嗎?」不等我回答,九瀾大哥勾起一抹微笑,手撩起我的長髮便把耳飾夾了上去,「好了,很漂亮喔。」

我甜甜一笑,用手輕輕撫過耳飾。

森林的清泌感流過我全身,讓我有那麼一瞬間以為我真的置身在森林之中。

「喜歡就好。」九瀾大哥輕吻了下我的前額後收拾一下東西,「等等我還有醫療般的事要忙,我先走了。」

「九瀾大哥再見。」我揮揮手,認真地向九瀾大哥道別。

下一秒,九瀾大哥開啟傳送鎮,黑色的法陣消失的同時本人也隨之消失之中。

我記得小說上寫這叫做瞬間移動。

不知道為什麼,母親大人特愛看小說,尤其是輕小說這類型的。

『叮叮……叮鈴叮叮……』輕輕地搖鈴聲響起。

不過我的房間似乎沒有掛任何會發出鈴聲的東西?

「這一覺醒來可長了……」伴隨著伸懶腰慵懶地的聲音,某個女人這麼說。

「誰在那!」我警戒的四處張望。

「在哪?」那個女人咯咯的輕笑著,「原來自己也會說笑話呢……我啊,存在於你內心的最深處。」

......最深處?

我怎麼聽不太懂她在說什麼?

「放心,有我在,你總有一天會想起全部的。」

那一瞬間,我的力量突然全被吸光,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後倒去,還好我還是坐在床上,所以乍看之下我就只是躺了回去那樣。眼皮沉重的要闔上,在昏迷前,我看到了一抹燦爛的金色閃過……



高挑的身影,綠色的長髮在飛舞著。

『她』轉過頭來,年紀約莫有25、6歲,細白的皮膚似乎透出柔和的光芒,像是太陽般軟軟的、難以形容的感覺,讓我不禁聯想到了賽塔。與生俱來的傲氣配上皎潔的眉毛令人不由自主的生出敬畏感,就像是面對王者般,那樣的畏懼。

不過我無法看清『她』完整的臉孔,就如同殘影般那樣的模糊。

「即將要離開了,看來也要先準備一下後事了。」『她』這麼自言自語的說。

『她』靜靜地走開畫面,身形似仙女般飄然。

「誰叫我已看清未來?」離開前的最後一句話,有幾分自嘲感。

夜凌蒼穹X冰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23 19:47:02 | 顯示全部樓層
雪鈴原來認識凡斯
.....同學(漾漾)你到跟凡斯氣質有多相啊?
漾漾你應該偏向亞那,則冰炎偏向凡斯才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3 21:35:03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7-9-23 19:47
雪鈴原來認識凡斯
.....同學(漾漾)你到跟凡斯氣質有多相啊?
漾漾你應該偏向亞那,則冰炎偏向凡斯才對 ...


應該是認識"凡斯"這個名字,畢竟沒有看到本人咩......

漾漾與凡斯的相似度大概只有1%(同為妖師的那一份而已)

......聽起來好悲哀捏。

夜凌蒼穹,你還是給漾漾一點外掛吧......?

(夜凌蒼穹:給他女兒(雪鈴)就不錯了,在那邊妄想個甚麼勁?)

......好W,這答案。

點評

找雪鈴當保鑣...嗯,超讚  發表於 2017-9-23 21:4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3 21:51: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7-9-23 22:46 編輯

小小的抱怨 :

正在討論劇情的時候---

夜:接下來我要寫耳飾的那一段,畢竟提出來了也要解釋一下由來。

我:喔喔,好喔。

夜: (先省略10000字).....總之,鳳茹將會是其中一個重要改變的因素。

我:但是......我想問一下。

夜:?

我:雪鈴的老媽是藍髮+藍眼,老爸是紅髮+紅眼,照理說雪鈴應該是紫髮+紫眼?

夜:白癡,當然不是。

我:那我改問一個問題......為毛雪鈴跟他老爸老母長得那麼不像?

夜:......再說吧。

我:為什麼啦~~~

之後就已讀不回......KKKKK!!!!!

大家有沒有想過說為毛雪鈴跟他老爸老母長得那麼不像?

為毛夜凌蒼穹不跟我劇透???

難道是因為他知道我總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嗎嗚嗚~~~

(還真的管不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23 22:59:06 | 顯示全部樓層
inlin 發表於 2017-9-23 21:51
小小的抱怨 :

正在討論劇情的時候---


通常應該是遺傳兩邊其中一邊的基因不至於到混色...冰炎的話...就當兩邊都是徹底遺傳到所以才會有特出髮色
也有可能跟靈魂有關  我最近在追的狐妖小红娘這部,主角白月初不管轉幾次世都與最初那世(東方月初)有著微妙的相似之處
...單純的學術討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4 21:01:34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17-9-23 22:59
通常應該是遺傳兩邊其中一邊的基因不至於到混色...冰炎的話...就當兩邊都是徹底遺傳到所以才會有特出髮色 ...


嘿嘿嘿,妾身也花了兩天的時間追完拉~

對於月初的感想只有:不管轉了幾世或分了多少人格出來,都是個吃貨。

跟小編(伊涅)差不多的存在。

伊涅: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7 19:11: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7-10-8 14:37 編輯

我看各位大大都搶中秋發文......

我、我也會發的(其實都還沒構想)

等月考完之後吧......(還要等夜凌蒼穹那邊......)

(望天)

恩,月真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0 04:44:1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nlin 於 2018-9-23 05:36 編輯

<參之章>耳飾(下)

「雪鈴,你的耳環好漂亮!」新的學期到來,來到自己的班上後班上的女同學看到耳飾後紛紛讚嘆著。

我是甄家的千金,知心的好友沒幾個,酒肉的朋友倒是自動貼過來不少,當然眼紅我得更是多到數不清。

「這是九瀾大哥送我的。」我下意識想要迴避那些熾熱的眼光,如果那些是雷射光的話我大概會被燒穿出很多個洞成蜂窩吧?

「妳不是獨生女嗎?哪來的哥哥?」一個女同學挑著眉問。

「搞不好是她認的乾哥哥送她的定情禮物呢,被包養的滋味還真好~」另外一名女同學嘲諷的說。

『包養』?那是甚麼?

「什麼乾哥哥,說是乾爹比較實在吧?」有一個人反駁著。

「妳家那麼有錢,為什麼不是妳去包養小哥呢?」又有一個人如此發言著。

「哈哈哈哈哈---」所有的人都在大笑。

每個人的語氣裡盡是滿滿的惡意以及不屑。

是如此的不清淨、骯髒污穢不純潔,好令人感到厭惡的氣息。

我皺了下眉,表示不太開心。

「阿,她要生氣了,我好怕喔~」有個人看到了我的動作,大聲吶吶。

「要回去跟爸媽哭訴嗎?阿妳倒是也說一句話啊,從頭到尾都站在那邊是木頭啊?」有人諷刺地對我宣示主權。

「別鬧了啦,要是她真的去告狀了怎麼辦?」

「欸~?人家要小心了啦,她家財團會不會回去施壓我父母啊?」

「那樣算是犯罪吧,是恐嚇罪!」

「那我們又有什麼辦法?誰叫她是千金有硬後台?」

好煩。

她們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肯住嘴?怎麼能夠這麼吵?

在家裡誰敢這麼吵早就立刻被母親大人給掃出家了。

『叮鈴……』

鈴聲?

『妳的樣子還真狼狽,需要我幫妳嗎?』

……?

『告訴妳前面的,六年五班的陳同學想妳。』

啊,是那個抽走我力量的那個聲音?

『對,就是我。』

「莉潔,六年五班的陳同學想妳。」聞言之下,我立刻裝出冷冽的聲音說出那段話。

莉潔的臉色立刻變得很難看。

『再來是幫腔的……莉潔右邊的那個,她每個周末去玩的地點似乎很有趣。』

「思瑤,妳每個周末去玩的地點似乎很有趣。」我故意模仿她的口吻說出這段話,想當然爾,她的表情也立刻扭曲。

『最後感嘆一句,唉......要是能夠與大家分享就好了,與大家分享的娛樂很開心不是?』

「唉......要是能夠與大家分享就好了,與大家分享的娛樂很開心不是?」我還很配合的搭配聳肩這個動作。

「莉潔,陳同學是誰啊?」

「思瑤,妳周末是都去哪玩?這麼好玩嗎?」大家開始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

莉潔和思瑤的表情可以用『猙獰』一詞來形容,恨不得把我給分屍的樣子讓我打了下寒顫。

『莉潔她私下偷交男朋友,但是她的家長其實不同意她交男朋友;至於那個思瑤更糟糕,年紀輕輕就交了一個高中男友,周末都帶思瑤去網咖、夜店或他家之類的地方,所以這兩句暗示我想應該有十足的威力。』

……你是怎麼知道的?

『別謝我,我先走一步了。』說完,那個聲音就真的都沒再回應我。

好奇怪的聲音。



下一節因為是體育課,所以我把耳飾摘下來放在抽屜裡。

「雪鈴,我們走吧。」來叫我的是褚冥漾,他是我在醫院認識的一個朋友,也是因為他,所以我才轉過來這裡的。

「恩,走吧。」我微笑的回應著。

只不過我萬萬沒想到,這堂體育課以籃球框砸到漾漾的腳而收場……

漾漾因為上次的傷還沒好,所以在旁邊休息,覺得渴了想去裝水時,剛好經過籃球框……然後就被砸到送進醫院了。

我很明白,在籃球框倒下的那刻,有一絲黑暗的力量竄過。

跟我在醫院見到他時的感覺很像。

算了,回去再跟母親大人講一聲好了,從第一次看到漾漾起,母親大人似乎蠻關注漾漾的,令我有一點意外。

回教室後,我幫漾漾收拾他的東西,而班導師去跟他的母親解釋學校的籃球框為何會無故倒下,接著又要跟廠商投訴……流程整個熟唸到全班都會背了吧?

這到底是第幾起了?

無奈之下回座位,我掏了下抽屜。

……

…………?

我的耳飾呢?

不會吧?!不見了?!

到底是哪個人偷的?!

我突然想起了莉潔和思瑤早上那憎恨咬牙切齒的樣子。

轉過頭尋找牠們的身影,發現他們正用憐憫以及嘲諷的眼神看著我。

憑甚麼?那可是九瀾大哥給我的禮物!

想到這我就一肚子的火。

「妳們別太過分了。」我走向她們,忿忿地瞪著她們。

「什麼?我聽不懂,證據呢?」她們裝傻,然後露出詭譎的笑容。

都說出證據兩個字了還裝不知道耍賴?

我覺得我聽見理智線斷掉的聲音。

「偷竊,是犯法的。」我異常冷靜的開口,「等著瞧吧。」

之後,學校傳出六年級的學長在和莉潔交往的事,而莉潔的父母一聽到後立刻要莉潔和對方分手但是莉潔不願意,他們大吵了一架;至於思瑤那邊甚至連學校都插手了,因為思瑤周末都會去的是網咖、夜店和不知道大上他多少歲男人的家之類的地方,但是我們也才小學四年級而已。

這樣子還好,以為這樣子就沒事了嗎?那你可就大錯特錯了,我去調出監視錄影帶,把他們行竊的過程掉了出來傳給校長、班導師和他們的家長看。

我們正準備叫上訴中,雙方父母甚至來求情,當然不是在本家啊,是在某間我們名下的旅館房間中談判,對方完敗,所以那兩個傢伙從此有了前科。

沒多久她們就轉學了。

但是我的耳飾還是沒有找回來。

據她們所說,為了趕快脫手,她們已經廉價轉賣給網友了,下落不明。

母親大人當然也知道這件事,然後當對方求情時她完全不同情,結果把對方告到死,甚至還對我揚言說後台找她靠,她可以給我走暗路去報仇比較方便。

「對敵人仁慈做什麼?當然是整到他怕了就會乖乖聽話啦。」母親大人嫻雅的喝了口茶說出惡魔般的發言。

所以之後就沒有人敢來找我麻煩了,而且漾漾那邊我也比照辦例,甚至連之後認識的小玥大人也贊同的說,甚至還教我空手道。

「被人堵會很麻煩,所以手腳功夫也要好才行。」小玥大人一雙犀利的眼眸立刻迷住我。

真是個好老師,不過漾漾好像不這麼想就是了。

總之,我的耳飾到現在還是沒有回來。

冀望有一天,它能夠回來我身邊。

夜凌蒼穹X冰凌

作者後記:

昧著良心不安......所以先上來一篇連夜趕出來的......(我應該有校稿過了......吧?)

更神奇的是夜凌蒼穹居然也還沒睡?!

超神奇的是她在玩陰O師?

現在研究生都流行不睡的嗎?

.....不對,我是要說,這個禮拜月考,所以我不碰電腦了------

先這樣子解解悶吧~布袋和雞蛋番茄都放下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10 14:05:20 | 顯示全部樓層
辛苦了
不得不說那種人真討厭 難道認識的長輩又溫和要好的不能叫哥哥嗎?
非常贊成雪鈴母親的主張,至於那個聲音到底是誰的聲音
為何雪鈴的媽媽沒有教漾漾如何控制啊?有教至少不會天天受傷...不過你們這家人是怎麼搞的基本的健康教育都能教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