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802|回復: 65

[同人文] 《【特傳】名字》6�30 chapter.1 ·初見 (九瀾X自創)(請翻到第六頁)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1-21 13:55: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寒雪櫻 於 2014-6-30 14:29 編輯

今天月亮很圓。

同樣有名字有月音的褚冥玥坐在樹上抬頭仰望總是高高掛在上空的月亮。

月亮總是在黑暗面淡淡發出它的光芒,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悄悄的用她微弱的光芒照亮大地,就很像她是屬於在妖師黑暗面偷偷的在幫助自己的親人,不讓別人知道,尤其她最愛的親弟弟褚冥漾。

月亮也總是孤單的掛在上空,她也是一直孤單的從不輕易的相信別人,因為她覺得世界上唯一不會欺騙自己的人就是自己,所以她需要獨立堅強不可以依賴他人。

但偶爾月亮的旁邊還是會有幾顆星星陪伴著月亮,所以褚冥玥身邊自然的也有很像很像辛西亞跟白陵然的星星。

只是雖然跟他們要好,但是有些事情她還是會選擇隱瞞,因為星星不可能一直出現在褚冥玥的身邊,而自己其實也不想介入他們兩人之中。

原因很簡單,沒有人願意在旁邊被閃光給閃到,她也沒有興趣去當人家的電燈泡,當然更不想被豬踢。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自己並不屬於他們世界的人,自然而然的就有一種隔閡,即使他們並沒有這樣的意思。

所以還是只有自己可以靠。

她還幼小的時候就已經很懂事,當初她偷偷得跟在褚冥漾旁邊跟褚冥漾,意外的他們一起親眼目睹他們的舅舅被重柳族的人殺掉,然後她看見她那總是愛笑的弟弟驚恐的望著舅舅的屍體流下一滴又一滴大大的眼淚,突然名為叫做不捨的情緒湧自她心頭。

非常得捨不得。

她不希望褚冥漾的天真與快樂消失,她一直希望她的寶貝弟弟能夠平安長大以及活的無憂無慮,所以她下定決心───

她要請白陵然封鎖褚冥漾的記憶!

一切得事情尤她來承擔,不管再怎麼痛苦她都願意,因為那是她唯一的寶貝弟弟。

「表哥,封鎖漾漾的記憶吧。」幼小的她很正色的白陵然說,換來她表哥驚訝以及複雜的神情。

「小玥……妳確定嗎?這樣妳會很辛苦,而且漾漾也是三人之中的其中繼承人,如過不要他不介入,那妳就要連帶他的責任一起擔下。」

「我知道。」她淡淡隨意的回應,隨後她勾起一抹笑容:「表哥,其實你自己也一直不希望他介入對吧?」褚冥玥一直都知道白陵然其實也跟她一樣很愛護自己的表弟,同樣的也希望他能不受守世界風潑的干擾。

「呵,被妳看出來了。」白陵然輕輕的一笑,「漾漾在這個世界就好了,只有這裡的世界對他來說比較安全。」

「我也跟妳一起承擔,畢竟我自己也是希望漾漾能夠平安的。」

「謝謝。」褚冥玥勾起笑容,寵溺的用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手摸摸褚冥漾的頭,他已經哭到睡著了。

「順便也把媽媽的記憶給封鎖起來吧,我也不希望她有危險,畢竟她只是含有妖師血緣卻跟人類一般的妖師。」

「嗯……我也有這樣的打算。」白陵然點頭道。

從那次天以後,她為了要能夠擔起褚冥漾的責任而努力讓自己便堅強,這也是為什麼她會這麼強大的原因,也遠遠的比同年紀的人更為成熟。

她也認為掉淚只是個表示自己弱小無用的象徵,所以就算她真的忍不住哭了,也不會展現在別人面前。

為了在守世界不被人欺負看扁,她將自己換上一個孤傲的面具,讓人不易靠近,只要誰惹到她絕對加倍奉還給對方,告訴對方自己是個狠角色,最好不要惹她。

她看似冷淡,但其實有個更為溫柔的內心。

褚冥玥是一個處處為人著想卻不讓大家知道以及回報的堅強好女人,亦是月亮的最佳代表。


───「誰敢欺負妖師一族,就等著接任務接到死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寒寒真的很喜歡玥姐的個性。(其實寒寒很羨慕漾漾有這樣的姐姐呢)
所以就寫了此文,也是因為看了某些作者寫得文有感而發www
寒寒也覺得玥姐跟本就是凡間的月亮!好多處都與月亮相同!
最後一句,應該非常容易看的出來是誰說的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1 14:04:09 | 顯示全部樓層
歐耶~頭香~
我搶頭香搶上癮了ˊˇˋ
話說玥姊的個性真的很符合月亮
選擇默默保護所愛的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1 16:59:00 | 顯示全部樓層
玥姊的個性真的真的好像月亮喔~
我是因為樓主打出來
我才發覺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1 18:36:52 | 顯示全部樓層
你上一篇的坑都還沒填完又開新的?!
你再不交文文
我絕對會把你帶去防止海水倒灌!!
話說玥姐真的好疼漾漾
我也要這樣的姊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21 21:00:18 | 顯示全部樓層
4# 采雲煙嵐

哇嗚∼寒寒因為有感而發就花了大約半小時寫了這篇非常非常短的短篇,所以沒有用很久的時間,采采饒過寒寒吧!QAQ

防止還水倒灌?那是什麼意思?(←這人非常的無知

嗯啊嗯啊∼寒寒也很想要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1 21:05:58 | 顯示全部樓層
消波塊阿
是說你好像還有欠我一篇點文吧
甚麼時候上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5 05:46:52 | 顯示全部樓層
小玥來看寒寒囉!

恩...該說什麼呢,寒寒你另一篇還沒補完就開新坑了?(唉?)
記得要補喲

然後冥玥真是個好姊姊呀,要是我有一個就好了(漾:勸你不要)
寒寒要繼續加油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25 09:07:17 | 顯示全部樓層
7# 邱安琪


姐姐來看寒寒了∼寒寒好高興∼(撲
欸∼寒寒想說這個是短篇所以沒有後續∼這裡應該也填完了
如果要放的話也是短篇www(跟上面那章可能無關∼

對呀對呀∼冥玥真的是超好的姐姐呢!寒寒也想要!
不過……
寒寒現在有小玥姐姐就可以了∼∼(再撲(喂!##

謝謝姐姐∼(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6 16:37:3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來留言囉∼∼
玥姐真是個好姐姐!!
還有樓上的別放閃光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2-5 17:15:39 | 顯示全部樓層
生病(上)

安因像往常一樣的一大早就起來走到黑館大廳,平常這個時候黑館大廳都是沒人的,因為大家幾乎都還在甜的夢香裡。

不過今天不一樣。

「奴勒麗,妳在這裡幹嘛?」安因挑起眉看向坐在沙發大廳的她。

「我在這裡不行嗎?」奴勒麗按壓著肚子,彎下身,那艷紅的捲髮蓋住了她的臉,讓安因看不到她的表情。

她肚子現在很痛啊,她才不要被那個天使看到她現在的表情!

「……」安因沉默了,轉身走到飲水機面前沖泡一杯精靈飲料,最近的精靈飲料越來越多樣化了,連泡的都出來了,安因在心中感嘆一下。

早上得氣溫溫度偏低,喝一杯熱精靈飲料是個不錯的選擇。

奴勒麗在心中呼了一口氣,安因走開她就能上去房間了,剛剛是因為太過於劇痛,所以除理完事情一回就直接坐在黑館大廳裡。

雖然現在好一點了,不過還是很痛。

奴勒麗吃力的站起身,一滴汗滑過她臉頰邊掉落至地板,她忍著痛一步一步的走向樓梯。

天啊,這好吃力啊!

好不容易走到樓梯面前,她將身體靠在手扶梯邊,喘氣。

「奴勒麗,妳今天很奇怪。」安因皺了眉頭,手上拿著一杯熱騰騰的精靈飲料,不解看著停留在樓梯喘氣的她。

「我哪有很奇怪,天使想要我轉身給你一個飛吻嗎?」她背對著他,額際邊又滴下兩滴汗,手摀著肚子。

她才不要讓別人知道那個愛戲調別人的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

靠────!劇痛又開始來了啊啊啊啊!還有安因也回來的太快了吧!就不能慢一點嗎?

聽到奴勒麗說的話,安因一秒轉頭不再看她,走向沙發坐了下來,惡魔的戲調,天使向來是敬謝不敏。

放下杯子後安因覺得好像哪裡不對,轉頭過去看奴勒麗的時候她已經跪坐在那裡縮成一團了。

安因嚇了一大跳,帶著幾分驚慌快走到奴勒麗的背後:「妳沒事吧?」

「沒、沒啊,我很好。」奴勒麗痛苦的說著,聲音虛弱的很。

「別騙了,這樣還說沒事。」安因彎下身把奴勒麗給扶起來,這個動作讓奴勒麗吃痛的叫了一聲:「痛……」

「妳是怎麼了?」安因擔心的問著,「我帶妳去給提爾看好了。」

「不、不要,這一點小事不用啦……唔。」奴勒麗撇過頭,不願意讓安因看到現在她的表情。

「這哪是小事?妳看你都痛成這樣了!」安因把奴勒麗拉起來,後者整個攤在安因懷裡,不免讓安因皺了眉頭。

雙手抱著肚子的奴勒麗因為痛所以腳沒辦法使力,差點又摔坐下去,不過安因早了一步圈住奴勒麗纖細的腰。

「帶我去我的房間……」靠在安因懷裡的奴勒麗說著,聲音微弱得像是等等她就會昏過去。

「我帶妳去給提爾看。」

「不要。」奴勒麗謠搖頭,想推開了安因,等等在提爾那邊查出來真相就……

「別推,妳等等又要摔下去了。」安因再奴勒麗的耳邊低聲的說著:「為什麼不去保健室?」難到生了什麼重病想隱瞞病情?

「因、因為……」奴勒麗著急,這不能告訴他啊!

「嗯?」

「反正你就是帶我去房間!……痛。」奴勒麗快速講完這句肚子又劇痛了。

「妳是要在房間自己忍痛嗎?難到惡魔喜歡自謔?」安因皺眉,用不許反抗語氣說:「反正妳給我去給提爾看。」

話語落下,亮光一閃,到保健室。

「安因你……」奴勒麗瞪著他。

「啪啦!」摔裂聲響起,提爾手中的杯子在地上宣告死亡。

「喔靠!這、這是要世界末日了嗎!」提爾看著樓樓抱抱的天使與惡魔,嘴巴形成可笑的O字型。

安因聽到提爾的話,想到他跟奴勒麗的姿勢,差點驚的鬆手。

「提爾,不是這樣的!」看到提爾一臉不相信的表情,安因慌了:「我是帶他來檢查身體的!」

「那把她放下我來檢查。」提爾看了安因懷中的奴勒麗相信安因所說的話,她看起來真的不太對勁。

「我、我不用檢查啦。」奴勒麗掙扎,痛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別動,乖。」安因馬上脫口而出,愣了愣,他再說什麼啊他,怎麼會……安撫她?

不過奴勒麗不知道痛到沒辦法動,還是乖乖聽話,真的沒有動了,安因是覺得前者原因比較大。於是安因把她扶到床邊讓提爾檢查。

奴勒麗一臉慘白,心裡叫罵:多事的天使!

安因一臉擔心的看著,難到她真的出了什麼大病嗎?

───────────────────────────────────────────────────────────────────
……這不是第一次發文但不知道為什麼寒寒好緊張(汗
總之這篇分(上)(下)
然後有點進來看的記得留下足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