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02|回復: 21

[同人文] 【特殊傳說X吾命騎士 in Fate】宣傳(1/14更新試閱十及印調)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2-17 21:09: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younsansin 於 2019-1-14 21:18 編輯

《閱讀前注意事項》

※此文為特殊傳說X吾命騎士綜合文,已預定於2019年2月CWT51出本,僅放上試閱內容,每周一及五更新,更新到2019/02/15為止
※CP有,主陽冰陽,副雷瑟x夏碎,不排除有其他CP
※有18禁內容,但不會張貼於此,只會收錄在本內
※使用Fate世界觀,但不會出現任何Fate相關角色及自創角,且部分內容會出現自我流設定與解釋

以上



印量調查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 ... ryALRqI_qg/viewform


※※※※※





在位於地下的空間依序點起燭火,無視於空氣中氧氣的消耗放任其靜靜燃燒,略微纖瘦的身影低下頭,地面上是理論不該出現於現代社會的、如魔法陣一般的存在,以金色線條描繪的圖形,其之下卻同時由暗紅色勾勒出相同的紋路,在燭光照耀下略顯詭譎。

「這樣看來是沒有問題了。」確認成果不存在一絲誤差的燦金身影喃喃著,伸出以這年紀來說不太常見的白皙手臂,隨即以刀刃在手心劃出血痕,不斷滴落的鮮紅與已乾涸的暗紅相呼應,連帶上頭的金色都開始共鳴,整個法陣發出不詳的暗紅光芒。

「滿盈吧。滿盈吧。滿盈吧。滿盈吧。滿盈吧。」

鮮血的灌注毫不停歇,如字面上意思擴散到法陣每一處,填滿每一道線條。

「周而復始,其次為五。」

依照五芒星陣行設置的蠟燭開始猛烈燃燒,熊熊燃燒的明火卻掩蓋不了地面上的詭譎暗紅。

「然,滿盈之時便是廢棄之機。」

燭火瞬間熄滅,整個室內僅剩圓形的光陣照耀每個角落。

「──宣告。汝之身寄於吾下,吾之命繫於汝劍。應聖杯之召喚,若願順此意、從此理,則答之。」

鮮血的滴落沒有止息,當事者仍然緊閉雙眼,指尖掐在傷口的力道更是加劇。

「於此起誓。」

不知名的風壓從圓陣中心颳出,連同金色的長髮也隨風飄揚起來。

「吾乃集常世總善者,吾乃懲常世總惡者。」

右手手背傳來如燃燒又似冰凍般的痛感,那感覺甚至超越了手心的深深傷口。

「纏繞汝三大言靈之七天,穿越抑止之輪,出現吧,天秤的守護者──」

咒文詠唱完畢,圓陣的強光徹底消散,一抹修長的身影出現在陣法之中。

「──遵從您的召喚而來。」

眼神銳利,身上卻穿著不在召喚者知識中服飾的召喚物微微躬身。

「從此我的劍與您同在,您的命運與我相存。──于此,契約完成。」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21 12:32:46 | 顯示全部樓層
下課的鐘聲響起,結束課程的學生零零散散的走了出來,其中兩抹身影特別引人注目,不過兩名當事人早已習慣,徹底無視了那些視線。

「明明你應該歸類在西方人,臉長得這麼東方真是不科學。」放學路上斜了眼自己的同行者,留著一頭金髮,年紀介於青年與青少年之間的人語氣有些調侃,自己樣貌惹眼這件事他十分有自知之明,只是身旁這位分明就黑髮黑瞳,還是東方臉孔,卻也吸引不少視線跟告白。

「你不也頂著一個東方姓,然後長成這模樣。」黑色的眼掃過來,表達著「我們根本半斤八兩」的意思,金髮的人只是笑笑,「就基因上我的確是西方人,不過既然是被東方家庭收養,那當然是用東方姓,雖然我從沒聽過有人跟我同姓。」

「連在發源地的中國都沒人用了,『葉陽』這個姓在台灣當然也只有你一家了。」冷哼一聲,黑髮的人率先走向一台黑色的小轎車,開了門把背包丟進去,「還不走快點,你不是不想被知道我們有額外聯繫?」

「我可沒有你的體力,體諒一下非武鬥派好嗎?」挑起眉,金髮少年……或該稱作「葉陽西亞」的大學生像是在示弱,但這個發言直接讓駕駛座的人皺起眉,在人坐好並繫上安全帶後邊開車邊回嘴,「你還想對我的職階計較多久?來的不是Caster(魔術師)你很失望嗎?」

「對啊,我的確很失望,那個召喚陣我可是花了大把時間在地面鑿出圖形灌注血液又用上了我的頭髮去構成,召喚的時候還刻意用了大把魔力,如果是Saber(劍士)我還能接受,結果來的竟然是你這個Lancer(槍兵),還是個我翻遍神話跟古書古詩都沒有的人物,我能不失望嗎?」皮笑肉不笑的回應,為了這一次的聖杯戰爭,西亞幾乎是從幼稚園年紀就開始為自己立下基礎,語言、歷史、科學和魔術技術,在魔力量遠超絕大多數魔術師的前提下甚至還學了一定程度的體術,本該是萬無一失的狀態卻出這種烏龍,實在是氣不打一處來。

聖杯戰爭,一場為了追逐「聖杯」這個萬能願望機,由七名魔術師作為Master(御主)召喚七名Servant(從者),互相對抗,最終僅僅由一人取得勝利的戰爭,作為魔術師,西亞有為葉陽家奪得勝利的使命,作為單純的一個人,西亞想藉由萬能的願望機為他完成從出生時就想實現的願望,因此不容許有任何一點差錯。

「……」看得出來自己的Master是十二萬分的不爽,Lancer算是能理解對方的心情,得到聖杯對魔術師來講不只是實現願望,更是一種家族榮譽,不過這並不代表他接受自己被看輕,「不存在於史書不等於我沒有實力,你不可能沒有任何預備措施吧?」

「那當然,你以為我為這場戰爭準備多久了?」看了眼開車的Lancer,雖然沒有這打算,但西亞確實有想過預備方案,「既然無法採取比較穩妥的守勢,那麼就得改變模式,以擊破各個Servant為優先,當然,Master也不能放過。」

「這才比較像你。」點點頭,駕駛座上的人應了一句,很快讓西亞從思考中轉移注意力,「說的像是你跟我很熟一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24 12:13:26 | 顯示全部樓層
「……從你為了掌握勝利不惜給自己放這麼多血就能看出來。」被這麼一問,握著方向盤的手頓了下才繼續開口,「為了達到目的,不惜一切手段,同時杜絕後患,大概從來沒人想與你為敵。」

「過獎了。」西亞挑起眉,沒說的是他認為身旁的人應該也是類似性子,能說的這麼精確就代表這點,「就心理建設來說,召喚到你的確是一個優點。」否則大敵當前還要顧慮東顧慮西的……西亞可不想把寶貴的令咒用在矯正Servant上。

看著右手背上撤去偽裝的、色澤如紅寶石般的魔術結晶,「令咒」統一由三劃構成,造型不一,卻是能無視Servant意願下達強制命令的寶貴道具,當然,次數僅有三次,雖然掌握了特定魔術,能從別的Master身上奪取過來,但實行上有一定困難,非到必要西亞是不會用的,殺死往往比活捉簡單多了。

「敵人一律殲滅是常識。」將車穩穩停在房子的車庫裡,自顧自下車的Servant身上也產生了些變化,身上的黑色全數褪去,變為銀白色的髮絲以及左前額的一縷鮮紅,連眼瞳都轉成了火焰般的紅,見狀西亞還是忍不住感嘆了下,「髮色像你這麼奇葩的我看也沒幾個了,害我還得多花魔力幫你掩蓋這些。」

「明明維持靈體狀態在你身邊行動是最省力的,是你自己偏要做這些偽裝,還讓我跟你一起入學。」紅眼裡頭明顯寫著不耐煩,對自己Master的完美主義感到無法恭維,從包裡拿出一張駕照,上頭的黑髮黑眼配上「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這個名字完全是格格不入,「連駕照都要我去考,你自己不是有嗎?」

「沒聽過物盡其用嗎?,既然都動用關係幫你搞到了身分證明,開車這點小事當然交給你處理了,難道還要我帶你去搭公車還是我負責接送你?」彎起笑,西亞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著人,「反正你的本名不存在於歷史當中,直接拿來用省得我還要幫你想假名。」

臉抽搐了一下,想起當初對方想的那些名字,Lancer……或說是颯彌亞感覺十分微妙,「沒人告訴你你的取名能力就跟你的魔力量成反比嗎?」

「你不是別的陣營的Servant真是可惜了。」頭上隱隱有青筋冒出,西亞對於自己的從者老是跟他鬥嘴真心表示不太滿意,「不然私下你要我叫你什麼?我自己的全名都沒超過四個字。」

「冰炎,或者亞。」哼了聲,Lancer很快給出了答案,馬上得到對方的打量眼神,「這麼親密叫單名別人會以為我們倆有姦情,叫你冰炎好了。」

「靠。」

「省點罵人的力氣吧,我們接下來得研究其他陣營的Master,先靈體化讓我省點魔力。」擺擺手,西亞收回一部分魔力讓Lancer消去蹤影,然後走進屋子回到地下室,雖然Servant(從者)都是透過聖杯召喚,讓處於英靈座上,不分現在、過去或者未來的英雄由Master(御主)所用,即使聖杯承擔了其中七成魔力,但讓Servant實體化本身就是比較消耗魔力的,靈體化自然輕鬆一點,而且身為Master的自己還是看得到人。

「七名Master裡,除了負責提供靈地的葉陽家,目前只有五名已經知道從哪來的。」翻開透過使魔得來的情報,西亞開始依序對冰炎分析,「開發可命令Servant的令咒,作為存在五百年以上的魔術師家族的佐爾根;提供小聖杯,致力於得到聖杯重現第三魔法,歷史比前者更甚的愛因茲貝倫;然後是魔術師協會從倫敦時鐘塔選出的阿其佐爾提家以及阿切洛特家,最後是發源自日本的藥師寺家……」

「藥師寺?」突然打斷解說,冰炎的聲音有著明顯的意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29 14:34:29 | 顯示全部樓層
「怎麼了?你知道這家的人?」揚起眉,西亞得到的情報著實不多,這一次參戰的所有家族都把情報藏很深,徹底隱瞞住自己家族的參加者,恐怕是因為過去在日本那裡的戰況太過慘烈,作為佐爾根分支的間桐徹底沒落不說,愛因茲貝倫也受到重創,直接轉移了陣地尋找新的靈脈,否則葉陽家其實也已經接近沒落,不可能仗著地主之便參與這重啟的戰爭。

「有個朋友也是這個姓,不過不能確定有沒有關連性。」在西亞眼中有些半透明的身影思索了下,在他的眼神示意下繼續說下去,「我所知的藥師寺家是替身之術的家族,選定一人在需要的時候為其擋去災厄,例如肉體上的重創或詛咒。」

「這個能力與其當Master,不如當Servant更能發揮效用……或者由家族其他人來作替死鬼?」略微思索了下,西亞知道的藥師寺家其實沒有這項能力,不過不排除是被封鎖情報了,「如果藥師寺家真有這個能力,想要除掉那個Master會有一定難度。」

「如果這情報是真的,你打算為了勝利去滅藥師寺一族嗎?」冰炎的問題讓西亞頓了頓,然後沒好氣的翻了白眼,「與其這樣我還不如只滅掉藥師寺家的Servant,浪費力氣殺這麼多人做什麼?」

「更何況我是不擇手段沒錯,但還沒到殺人魔的地步,你把我當成什麼了?」收起少到等於沒有的情報,西亞對於自己掌握的資訊量十分不滿,但現階段也無法有更多進展了,聖杯戰爭正式展開大約是在暑假,現在不過才寒假結束沒多久,恐怕要那時候才能見到其餘Master,而且還得避開其他家族的耳目去教會進行登錄,這才算是能正式參加……到底是誰去通知教會這裡也要進行聖杯戰爭的,真是麻煩,西亞忍不住腹誹著。

「做個假設而已,如果你真的給了肯定的答案我也會阻止你。」半透明的身影環起手,顯然也是不贊同純粹以殺達成目的這種方式。

「不勞你費心,該怎麼做我心裡有數。」打了個呵欠,供應實體化的魔力對西亞來說並沒有什麼,但先前召喚的失血還沒有完全補回來,他還是有些貧血易倦,只是沒讓西亞有休息的時間,一通電話直接打來,「太陽,你在家吧?」

「在是在,不過你這時候找我幹嘛?」手機裡傳來的聲音非常耳熟,除了幾乎從小就認識的緣故,西亞對這人的了解也不只這十多年,「又要到我家來躲家族給的魔術考試了?」

「唉,我本來就不擅長魔術,不像你上輩子就是神術跟魔法天才。」電話另一頭傳來無奈的聲音,「如果當初你是被我家的人收養,他們現在肯定省心很多。」

「真正會省心很多的是你吧。」翻了個白眼,西亞也不想管被哪家收養的問題,反正不管是誰負責養他,他的歸屬都不是這裡,「你想過來就來吧。」

等結束通話,一旁保持安靜的冰炎才開了口,「那個『太陽』是你們專用的暱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 00:44:18 | 顯示全部樓層
「很稀奇嗎?『冰炎』這個名字對你也是差不多意思吧?」挑了挑眉,西亞沒打算隱瞞這件事,但也沒想要繼續說明,「等一下我朋友要來,他也是魔術師家系的人,你實體化之後就待在這裡不要上去,隱匿好氣息別讓任何人知道你在這。」

「……你現在是把我當Assassin(暗殺者)在用嗎?」已經被實體化的Lancer明顯表示出不滿,一雙被轉成黑色的眼瞳瞪著人,然後被反過來譏諷,「大部分的氣息掩蓋都是我做的,你要是連躲起來不發出聲音都不會,我可以合理懷疑你的基本能力有問題。」

「你是很想跟我打嗎?」皺起眉,冰炎真的覺得這個Master跟他十分合不來,說話時不時就帶著諷刺,還一副不像這年紀的老成模樣,讓人看得十分不爽。

「我不浪費力氣做無謂的事,何況真的打起來我也不一定會輸。」停在通往一樓的樓梯中央,西亞居高臨下的對冰炎投以一個鄙視的眼神,「我提早進行召喚不是為了打架的,聖杯戰爭開始前你最好確保沒有第三人知道你的存在。」

語畢,金髮的Master無視後方正在爆青筋的Lancer,頭也不回的走上樓。

「太陽,你家外面還是一樣到處充斥魔術的鎖欸。」回到前廳沒多久,西亞就迎來了他在這裡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的抱怨,當然能感覺到這些就表示,對方的魔術資質也是算高的,不過那只是相較其他魔術師來的好罷了,「以前都還沒這麼多,是為了聖杯戰爭嗎?」

「當然,我可不想天天被各家的使魔監視,你家也有出手你不可能不知情吧,你問到佐爾根家的代表是誰了沒?」挑起眉,西亞承認的很乾脆,同時也反過來要求情報,看到對方無可奈何的聳肩後皺起眉。

「知道是知道了,不過我被限制不能說啊。」無奈的攤手,留著一頭以人類來說很不正常的藍色長髮,「希歐‧佐爾根」表示自己無能為力,「你也知道間桐家在日本因為聖杯戰爭被搞得慘兮兮,我們家是運氣好,魔術師血緣沒有斷掉還遇到聖杯戰爭,他們現在可緊張了。」

「有你這個難得出現返祖現象的子孫出現,他們還需要緊張嗎?」不以為然的帶著人到起居室去,西亞看了看那頭以人類基因學來說不可能出現的藍髮,還有出現機率少得可憐的紫曈,「就你的魔術迴路來看,你身上的魔術禁制也不是那麼難解,如果你有認真學習的話。」

「誰像你天生就是魔法天才,連魔術都學這麼快。」希歐翻了個白眼,忍不住就把上輩子的名詞拿出來用,然後馬上被糾正,「這邊不存在魔法,如果你說的是一般魔術師連邊都摸不到的五大魔法就另當別論。」

「……突然好懷念你一臉理所當然跟我們說『我看了就會了啊,哪知道什麼理論』的樣子。」沉默幾秒,希歐嘆了口氣,「上輩子你不管是魔法還是劍術都沒這麼認真啊,對魔術理論鑽研到這種地步還真不像你,不過你也是為了想回到我們原本的世界在努力,感覺真複雜。」

「現在的魔術也沒複雜到哪,看了差不多就知道構成了。」沒好氣的反駁,西亞的表情又是希歐記憶裡那種理所當然又欠揍的表情,「你做的功課也不少,不是還來找我補習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 00:45:27 | 顯示全部樓層
「是啊,不過在我家看來我就是來刺探敵情的就是了,不然怎麼在他們眼前隱藏其他事。」不以為意的笑笑,希歐也不介意佐爾根家的人知曉他跟葉陽家來往,「不然要是被發現我們真正的關係麻煩就大了,靈魂轉世可不是現在的魔術技術可以達成的事。」

和他們原本的世界相比,這裡的魔術和魔法有著完全不同的解釋,魔術統稱為「以非常識的手段再現出常識所能及之事物」,反之,魔法則是「以非常識的手段再現出常識所不能及之事物」。

不論是西亞下在家門外的「鎖」,還是替Lancer掩飾髮色跟曈色,那都是以現代科學技術就能達到的事,而魔術省去了這些動作所需要的前置時間,但對西亞來說也更加方便。

至於要說是西亞曾用過、又能稱為魔法的,起死回生術倒是勉強能勾到一點邊,畢竟現代技術就算心臟停止,五至十分鐘內都還是很有可能救回來,不過就跟起死回生術相同,可能會產生一些後遺症。

但到現在,已經限定是和「根源」有關的才有資格被稱做「魔法」,例如剛剛西亞所提到的「五大魔法」。

「好了,既然你家還沒發現異狀就別管那麼多,先來研究魔術協會圖書舘找來的資料吧。」手在幾乎是空空如也的桌上一抹,西亞喃喃唸出幾段咒文,小山一般的複印本就堆滿了整個桌面,讓希歐馬上開始哀嘆。

「好像回到了上輩子公文永遠改不完的時候,不過還好,現在只有太陽你一個人的份。」

「……你再繼續抱怨,我再多加十倍也可以。」

「不不不,這樣就夠多了!」

※※※

沒有課而希歐沒有來的假日,西亞照慣例在家處理學校功課跟研讀魔術資料,雖然魔術對他而言不算太難,但麻煩的就在得加上不少拗口的咒文,承襲自西方的魔術基本是以德語做為驅動方式,那麼德文也是他的必修課之一。

「你這樣一心多用真的能讀進腦袋裡?」一本書被拿起來翻閱,正在用功的人抬起頭看向自己的Servant,「我還不知道你也會德文。」

「我本來就會德文,而且英靈被召喚到現世的同時就會被灌輸所有必要的知識,包括基礎的魔術理論。」瞥了一眼西亞,冰炎也坐上沙發,顯然是要讀對方的魔術書,觀察出這點的人更是被勾起一些好奇心。

「看你想要研究這些的樣子,你除了槍術以外也修行魔術?」放下書本,西亞確實開始在意這點,先前他一直認為對方只是個武鬥型Servant而不滿意,不過現在看來有些變數。

「你這麼認為有什麼依據?」暫時沒有放下書,冰炎仍然把一部分注意力放在裡面的內容,「我無聊看看也不行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5 14:59:33 | 顯示全部樓層
「既然你被灌輸了必要知識,那應該也知道愛爾蘭的光之子──庫丘林吧。」不以為意的哼了聲,西亞用一種「你少睜眼說瞎話」的表情看向人,「根據凱爾特傳說記載,他雖然是偏好兵器戰鬥的戰士,同時卻也是個優秀的魔術師,同時他的老師,影之國的女王──斯卡塔赫,也是兼具武藝跟魔術實力的天才。」

「我的確會一些非常理的力量。」聽了西亞的解釋,冰炎沒有因為對方的眼神動氣,反而是露出可稱作「滿意」的表情,「在我那裡,這不稱為『魔術』,一般統稱為『術法』,其中有一些以你們的標準來看已經脫離了魔術的範疇。」

「例如?」

「你還不用知道,有必要的時候我就會用。」

「……那你剛剛是說好玩的嗎?」本來還凝神細聽想知道自己手裡能有多少牌,冰炎的回話差點讓西亞飆髒話,「你這種發言跟只會說大話的半桶水沒兩樣。」

「那些脫離魔術範疇的術法大多都會引發很大的動靜,如果你想現在就被敵人摸清底細我也沒差。」投以一個鄙視的眼神,冰炎連起身示範的意思都沒有。

「你不給個解釋我是要怎麼擬定戰鬥計畫,一切隨意打嗎?」皮笑肉不笑的頂回去,多少有點被惹到的人語氣也不太好,「要是沒先做好溝通,你絕對會像個脫韁野馬衝出去,打贏了是你幸運,打輸了還不是我倒楣?」

「你有本事就創個固有結界我一個個示範給你看怎樣?」環起手回望人,冰炎的話已經算是挑釁了。

固有結界,將術者的心象世界具現化,形成別於外界的單一獨立世界,因為以心象世界為基礎,形成後術者無法對其做出其他變動,但只要身處其中,任何被納入這空間的、非自然的人事物就必須遵守這一「世界」的法則,即使歸類在魔術的範疇裡,也已經是最接近魔法的魔術,同時也是禁忌中的禁忌。

能創造固有結界的術者已經很少,多半是精靈或是惡魔,還有受召喚而來的英靈才有可能施展,而為了對抗世界的法則,創造出固有結界後也必須負擔極為龐大的魔力來維持,這也是為甚麼即使成功用出,大多術者也只能使用數分鐘的時間。

「你沒跟我唱反調就很不舒服是嗎?」臉上的笑容已經維持的有點勉強,西亞幾乎是忍無可忍的伸出手想以令咒強制Servant聽話,不過對方動作更快,放下了書瞬間就把金髮的Master給壓制住,刻有令咒的手也被按住,「我是勸你別在這種地方浪費令咒,就算你想用,我阻止的速度也絕對比你的嘴快。」

「你──」

「呃,太陽,我打擾到你們了嗎?」兩人同時一轉頭,就看到一個綠色短髮,年紀看來跟太陽差不多的人,冰炎很快就退開來,坐在沙發另一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西亞則是恨得牙癢癢的揉著手腕,沒好氣的回了句,「沒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7 19:40: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大大發了好多文!!  這篇超好看的!! 不知道是否有固定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7 22:07:17 | 顯示全部樓層
「但是他都把你壓在沙發上了,那個距離跟姿勢……真的不是要接吻什麼的嗎?」綠色頭髮的少年偏過頭,雖然並不排斥,但卻覺得有些微妙,在他記憶中,眼前這位的性向還是偏向喜愛女性的。

「絕對沒有,所以你放心吧!」又瞪了眼害自己被誤會的Servant,太陽把心思重新放到剛回來的同居者身上,「綠葉,你回來沒被跟蹤吧?」

「沒有,不過讓他們看到了我手上的東西,有關係嗎?」伸出手,被叫做綠葉的少年手上竟有著跟西亞手上一模一樣的紅色令咒,甚至氣息上也幾乎別無二致。

「沒關係,本來就是要他們看的。」勾起笑,雖然一開始是自己要人小心別被看到,但西亞早就有打算讓外面的人發現這個仿造的令咒,畢竟在明面上,眼前這位才是葉陽家真正的後繼者,而他不過是養子罷了。

「介紹一下,這是Lancer冰炎,不存在於史書上的英靈;這位是『葉陽 艾爾梅瑞』,葉陽家的真正直系子孫,剛從國外魔術研習回來,綠色頭髮跟眼睛是葉陽家的人都有的,一出生就會施加永久性魔術,本來不是那個顏色。」簡單介紹了下初次見面的兩人,也順便解釋自己的朋友不是無聊去染髮還有戴變色片,西亞彎下腰撿起剛剛掉落的書本。

「如果覺得名字太長,可以叫我艾梅就好。」友好的笑笑,艾爾梅瑞伸出手跟對方握了握,顯然對聖杯戰爭也是了解的。

「既然葉陽家有後繼者,怎麼還會收養一個孩子來擔當重任?」伸出手也回握對方的,冰炎不避諱當事人就在這,很直接就向兩人問出問題,西亞明顯不想回答,艾爾梅瑞也只能露出苦笑開口,「因為我體內具有的、能產生魔力的魔術迴路並不多,不只是魔力在魔術師裡較低下,學習魔術的成果也大打折扣,所以太陽才被帶回家裡來,連聖杯戰爭的名額都要太陽來頂替。」

「你還真是被利用得很徹底。」看了眼自己的Master,冰炎挑眉彎起唇角,有種幸災樂禍的意味,「還是你是為了篡位?」

「我被利用還是要篡位都不甘你的事。」瞪了眼冰炎,西亞不打算繼續讓對方知道更多事,直接轉移話題,「既然綠葉你回來了,下周我們找時間去教會那裡做登記,否則時間再拖有可能會跟其他Master撞期。」

「我知道了……啊、太陽,這次回來還有一件事,有一個關於其他Master的情報。」剛回來被眼前景象嚇了一跳,艾爾梅瑞現在才想起正事,從懷裡拿出一張照片,「拍到了第七位Master的照片,但是沒有看到他的Servant的全貌,感覺有點像是闇或虛屬性的,很快就被對方靈體化。」

看見照片內男人的時候西亞還沒什麼,冰炎卻是瞬間皺眉,聲音明顯咬牙切齒了起來,「安地爾‧阿希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7 22:10:09 | 顯示全部樓層
現幻 發表於 2019-1-7 19:40
哇!大大發了好多文!!  這篇超好看的!! 不知道是否有固定更文?

謝謝稱讚~目前這篇文會固定每週一跟週五做更新,到2/15結束,近期可能會發出印調,如果喜歡請再考慮看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