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芽兒

[小說] [吾命]命運劇本——甭轉世的羈絆 1/8 公告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12-2 11:42:2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芽兒 於 2018-12-2 12:06 編輯

第五幕   眼前之手


「怎麼辦?我們會不會太超過了?」棕髮男子一臉擔心的問道。

「誰叫尼奧沒把那孩子的性別和年齡弄清楚就把他領養回來。」蘭碧邊甩手邊怪罪著尼奧。

「喂!說得好像都是我的錯一樣,難不成你又看得出來?」尼奧像是要掩飾自己得尷尬般的反駁。

「呃……也對她長得實在是……太中性了。」

「就是!你都也這麼認為了,你還有什麼資格說我啊,眼 •殘•蘭•碧。」

「你才是有什麼資格說我?臭尼奧,有膽來單挑啊!看我把你踢飛!」蘭碧徹底被尼奧的話激怒,開口要和尼奧決鬥。

「好哇!要打就來呀!我尼奧這就讓你知道史上最強太陽騎士的由來!」


「怎麼辦?蘭碧被尼奧氣到居然連命都不要了!」棕髮男子十分緊張的說道。

「沒關係啦!最後只要記得幫他收屍就好了啦!」金褐發女子邊聳肩邊 一事不關己的說道。

「就是啊,大地,就別多管閒事了。」

「這……好吧。」棕髮男子十分無奈的答應了眾人的提意。 

「來來來。我們來賭賭看,尼奧要花多少時間把蘭碧幹掉!」這時,紫髮女子坐在桌前,邊開著賭盤,一邊說道。

「噢!我賭三十秒!」

「三十秒太長了啦!我賭十五秒!」

「那我賭……」

「喂!那些都不是重點吧?重點應該是把那孩子找回來吧?」法爾提醒快要打起來的兩人,以及準備看好戲和下賭的眾人。

「唉呦,沒事的啦,法爾。」尼奧邊用手趕走蚊子邊說:「那孩子可厲害了,可以自己回來的,畢竟我就是被他帶回來……咳!總之,那幾個孩子不也要回來了嗎?讓他們帶那孩子回來吧,順便讓他們培養一下感情也不錯啊。」

這時自希緹安雅離開後就不再說話的夏佐淡淡的說了一句:「尼奧•太陽……」

『嗚……為什麼突然為有一股寒氣?』名字所屬著--尼奧緩緩的轉過身,看向方才出聲叫自己名字的夏佐,卻發現……!!!

「哇!夏、夏佐你、你怎麼了……?」背後怎麼會出現那麼濃的黑氣呀?!

「你問我怎麼了?我問你,你怎麼知道他們一定會碰面?一定會把希緹安雅帶回來,一定會『培養感情』?」夏佐的背後不只出現了黑氣,甚至連寒氣都出現了!!!

「好、好啦!我知道了,找就找嘛!不過……嘿嘿~~」尼奧話說到一半時,突然發出了一陣奸笑聲。


(為啥背後會出現一陣寒氣?)←by37代十一聖騎士


像是發現自己的笑聲太像變態……錯!是笑得太賊般,尼奧咳了咳幾聲說道:「雖說這次惹希緹安雅生氣一事是我有錯在先,但再怎麼說也不全然是我的錯,所以--」說到這。尼奧就不再說話了,反到是拉長了尾音,賣關子的意味十分濃厚。


這時被尼奧的賣關子惹火的綠髮男子發話了:「幹!要說就說賣什麼關子呀!」

「你麼真的想知道?那好吧,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你們,也要陪我去找那孩子!』。」

「「「「不要!!」」」」眾人(用著不知打哪生來的)默契說道。

「哼哼哼,就知道你們會這麼說,但是你們是不能拒絕的!

十二聖騎士聽令!『去把希緹安亞那孩子帶回來!』」

所有人互相看了看彼此,雖然感到有些無奈,卻依舊十分有幹勁的說:「「「「是!!」」」」

沒辦法,誰叫尼奧是十二聖騎士之首呢?

▲▼▲▼


「什麼嘛!居然說我是男孩子,我只不過是長得比較中性一點而已呀!還有,我不過是發育慢了點,有必要說我五歲嗎?!」想起尼奧和那些大人說的話,希緹安雅的心,就像被一根一根細針刺進心臟一樣, 一陣又一陣的刺痛,刺得她好不難受。

那個討厭的臭尼奧,還說什麼明白她在孤兒院裡的處境,他媽的。

他要是真的明白難道還會說那些話?他是真的知道她是如何在那如同地獄一樣的地方生存下來的?難道他不知道她……


突然!有人重重的打了她的背,「喂!你一個人在這裡哭什麼啊!」
為什麼會有人?!她明明都走進死巷了啊?
希緹安雅震驚萬分,快速的抹了抹眼睛後,滿身戒備的轉過身。

「真是的,克里奇,你打那麼用力做什麼,你不知道你的力氣很大嗎?被打的人會很痛的!」一個皮膚黑得像皮蛋,看起來很高的男孩,一臉嚴肅的對著紅髮橘眼的男孩訓話。

『就是啊!超痛的,要不是我曾……的話,我可是會痛到哭出來的!』頓時,希緹安雅對皮蛋的好感提升20%。

「唉唷!不會痛啦!就算真的會痛好了,可男孩子要是那麼怕痛的話,不就太沒用了嗎?」紅毛猴一臉不服的對著皮蛋說。

男孩子?是指她嗎?
不行,希緹安亞你要冷靜下來,深呼吸---在吐氣---,很好,快把你的面具戴好……

「這麼說也對……身為男孩子一定要會忍痛才行。」皮蛋一臉認真的認同道。

冷靜……一定要冷靜下來……怎麼可能冷靜的下來?!
你他媽的把她的好感還來!!

「我、是、女、的!」這大概是希緹安雅這輩子叫得最大聲的一次,而當她說完後,發現她眼前出現了十一個石像。
啥?哪來的十一個?你們不知道嗎?在這兩個「女孩子」後面,還站了九個小孩。


「你、你說你是女的?!」這時一名髮色土中帶金的男孩,手顫抖的指著希緹安雅,用著那比女人還尖的嗓音大叫著。

而回話的則是看起來一臉老實樣的褐髮褐眼的男孩,只見他從嘴裡吐出與他那張臉極為不符的……
「幹!吵死了,萊斯特,閉上你那吵死人的鳥嘴,你難道不知道你一出聲,附近的鳥都會被你的鳥聲給嚇飛了嗎?」
……毒話

「什麼?我看你才是吧?你沒發現到嗎?你一講話,四周就安靜下來了,為什麼?因為你聲音實在太難聽了,動物都不想聽你的聲音,所以躲起來了!還有,喬斯特,你不說話,沒人會把你當啞吧!」而萊斯特則是回敬了喬斯特另一串毒話。

「你以為我想要開口嗎?可如果我不叫你閉嘴的話,不只是鳥要飛走,人的耳朵也要爛掉了!所以為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我只好委屈自己叫你閉嘴了啊~」喬斯特一臉『我好委屈、我好可憐』可眼中卻是充滿著鄙視的意味。

「你……」
萊斯特話還未說完,便被打斷。

「夠了,別吵了,快道歉!」只見渾身有著『生人勿近』氣場的黑髮男孩聲音一出,原本像雞一樣吵的毒舌二人組,瞬間就閉上他們的雞嘴,同時還一臉慎重的像黑髮男孩鞠躬道歉。

不過……是她的錯覺嗎?她好像看到他的頭上掉了一打黑線?

「……不是向我,而是向她。還有,克里奇和艾維斯,你們也是。」

紅毛猴、皮蛋和毒舌二人組都十分慎重的向希緹安雅道歉,當中沒有半點虛假、諷刺及厭惡。

希緹安雅忍不住恍了恍神,究竟……有多久沒收到如此有誠意的歉意了呢?

……或許,真的會像光明神所說的,一切……都會有所有改變?

「喂!你、你不會是哭了吧?我們不是和你說對不起了嗎?怎麼還是哭了?」紅毛猴一臉緊張,慌亂的問著希緹安雅。

「我,我沒哭!」她只是眼睛不小心進沙了,所以眼睛有點紅而已,她、她才沒哭呢!

「克里奇,別鬧了。」
嗯?好像黑髮男孩一開口,大家都會乖乖聽他的話,就好像他是這群人的老大一樣,他叫大家做什麼,他們就做什麼。那要是他叫大家跳樓,他們會不會跳啊?

「不會,他們可不是笨蛋。還有我叫雷恩·審判,不叫黑髮男孩。」

是嗎……?可她覺得他們挺笨的啊…。還有,原來黑髮男孩叫雷恩·審判呀…
雷恩·審判?!

「你…怎麼知道?」她一身戒備的看著他,希緹安雅很確定,她剛剛什麼話都沒說,那為什麼他知道自己在想什麼?莫非……

「我不會讀心術。」

不會讀心術?那一定是……

「我也不是蛔蟲。」

嗯……她是不是看到雷恩的頭上冒出了六個點和一隻烏鴉?

「沒有什麼烏鴉。而且……你並不像你外表般的安靜,內心讀白好多。」雷恩皺著眉頭無奈道。

你還說你沒有讀心術……

「你也,不可怕。」你也不像周身的氣場一樣的生人勿近,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還帶了點溫暖感。

「……彼此彼此。」

這時有個女生走向雷恩,雷恩對希緹安雅投了一個『抱歉,等我一下』的眼神後,便和那個女孩一起走到她聽不到他們聲音的距離,而當他們站定位後,所有人都往他們靠過去,小聲談論著什麼。
希緹安雅默默的看著他們幾人的互動,那是多麼的自然啊!那就是所謂的朋友嗎?

在她又恍神不知多久後,那名剛剛把雷恩帶走的女孩往她走來,她將她的手伸了過來,對著希緹安雅說:「交個朋友如何?」

希緹安雅愣了愣,她、她剛剛說要和她交朋友?

眼前的女孩居然想和她這種充滿不幸的人做朋友?可是她有什麼資格和人做朋友呢?和她這種人在一起,只會招來不幸而已。

她看著眼前的手,眼神逐漸堅定。
不行,她決不能讓其他人體會和她一樣的惡夢。

此時,希緹安雅腦中突然傳入一道聲音:『牽住爾身前的手吧,吾之孩兒。與那群人成為朋友,將會是爾人生中重要的里程碑。』
是誰?是誰在說話?聽起來好熟悉……

看著眼前的手,下定了決心後,伸手握住了女孩的手。

「請多指教。」

+=+=-

那隻金底銀邊的羽毛筆,一筆一劃的寫在被翻開的本子,只見,那湛藍色的字跡,在那泛黃的羊皮紙上寫著……


『第六幕    友之友,即吾之友


希緹安雅的朋友用著她那冷中帶暖的嗓音道:「既然你和我是朋友,而••••••」』

###

第三更~~
在這個禮拜過後,一週雙更將結束啦!
接下來將恢復標準的一週一更!
謝謝大家~~
就算變成一週一更大家還是要支持小芽的文文喔!

點評

小芽加油!加油!期待你的文文  發表於 2018-12-2 15:02
支持什麼的那還用說嗎?一定的!  發表於 2018-12-2 14: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8 20:50: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幕    友之友,即吾之友


希緹安雅的朋友用著她那冷中帶暖的嗓音道:「既然你和我是朋友,而所謂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那麼你和我的朋友也是朋友,既是朋友,就讓我們來互相介紹一下吧!」

嗯……好像饒舌啊?簡單來說就是『你朋友就是我朋友,我麻吉就是你麻吉』的意思囉?

不過……又要自我介紹啊……
真不想說話……
算了,誰叫你是我的朋友呢?
思及這,希緹安雅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後道:「希緹安亞·太陽,7歲。」嗯……會不會太少啊?
這時雷恩走了過來,「會,你說得太少了,她有點聽不懂。」
她?希緹安雅轉過頭,發現Her  Friend頭上冒出了問號。

「唉…算了,伊莉嵐,我看你先介紹大家吧。」雷恩用著無奈的語氣向希緹安雅的朋友----伊莉嵐道。

伊莉嵐點了頭後說:「那麼我先從女生開始說。

那邊那名將綠色頭髮留到肩膀的綠眼女孩,叫梅爾絲·綠葉,今年9歲。」
「是個好人,『幾乎』不會生氣,但你最好還是不要惹她來的好,不要問我為什麼,相信我,你不會想知道。」

「……紫髮紫眼的女生,今年10歲,叫做欷維爾·孤月。」
「可不要因為她看起來很高傲就討厭她,她其實人很好。喔,對了,我偷偷跟妳說啊,欷維爾她呀……總是幻想著想要將男朋友,可她姐怎麼可能會讓她的幻想成真呢?所以呀,她姐就把除了我們以外,想接近他的男生,都把他們打到再也不敢出現在欷維爾面前,好讓欷維爾斷了想交男朋友的念頭呢~~」

「喂!你很想死,對不對?」
「你放心,我目前還沒有這個需求。」

「……而有著淡粉色頭髮的女孩,9歲,叫摩絲·白雲。」
「不要問為什麼伊莉嵐沒說她摩絲的眼睛顏色,不是她不想說,而是她不能說啊!不知道為啥,摩絲的瀏海永遠都會遮住眼睛,365天無時無刻,隨時隨地,連洗澡的時候也是,她的瀏海總是非常盡責的擋著她的眼睛, 我們10個兄弟及姐妹中,沒有一人是知道摩絲的眼睛是長怎樣的。蛤?你問伊莉嵐,摩絲在哪?……你可別嚇到,她在你背後。順帶一提,摩絲有著如鬼神一般的隱形能力,雖然她不承認就是了……」

「我……是真的……不會隱形……」
「喝!你什麼時候到我後面的?!」

「……咳,接著是我,我叫伊莉嵐·寒冰,10歲……」
「她很喜歡做西點,而梅爾絲則喜歡做中點,所以她和梅絲,喔,梅絲是梅爾絲的暱稱。總之,伊莉嵐和梅絲是大家的小廚師。」 
「……妳吃吃看這塊餅乾,甜,不甜,太甜?

「女生已經介紹完了,接著換男生。

「頭髮黑,眼睛黑的雷恩·審判,年13。」
「雖然他總是一臉『你惹我,我很不爽,你不惹我,我還是超不爽』的樣子。……雷恩你先不要生氣!先聽我說完!咳,總之,別看他很凶的樣子,其實他很溫柔,是個鄰家大哥哥~」

「…… 那邊和梅爾絲在一起的橘髮紅眼的克里奇·今年8歲。是我們之中最小的孩子。」
「 個性一整個大咧咧的,做事常不經大腦,經常讓我們很頭痛同時也很擔心,他的叔叔常跟我老哥說,他有時真想把克里奇吊起來打,看會不會變得細心點。呵呵,克里奇最好祈禱那天永遠都不會來吧~」

「……喬斯特和萊斯特,他們倆是異卵雙胞胎,都11歲 。」
「左邊那個褐髮褐眼戴著髮帶的是喬斯特·大地。
別看他一臉老實,他其實是個大色狼,你最好不要靠近他。別瞪我,我說的是實話。」
「唉……然後右邊那個髮色土中帶金,眼睛顏色一樣的男生叫萊斯特·刃金。」
「嘴和他的兄弟一樣很毒,不管是男生或女生都曾被他們嗆到哭。你一定很好奇,為什麼他們明明是兄弟,姓氏卻不一樣對不對?不好奇也沒關係,反正我還是要說。那是因為他們媽媽的爸媽……就是他們的外公、外婆啦!他們堅持其中一個孩子一定要有一個孩子要隨母姓,不然就要女兒和老公離婚。所以萊斯特就和他的媽媽姓囉!」

「黑褐髮,眼色亦是的艾提司·堅石和金褐髮,眼睛顏色則是深藍色的羅提司·魔獄是兄弟。艾提司12歲,羅提司則是11歲。」
「他們倆個都超固執,如果說喬斯特他們是毒舌二人組,那艾提司和羅提司就是固執二人組了。只要他們意見不同,沒吵個一二十分鐘,是絕對不會停的。至於為什麼他們的姓不同,原因和萊斯特他們一樣。」

「最後,是雷希歐達·暴風,10歲,因為名字太長……」
「所以大家都叫我希歐,我是大家的情報來源,如果有什麼事情不知道,來問我或是摩絲就對了!摩絲很喜歡看書,本身可以說是行動圖書館,只要是書上有的,都可以去問她。」
「希歐則是喜歡收集最新情報。」伊莉嵐做了最後的補充。

「總而言之,這就是我們所有人,如果還有什麼不清楚,可以再問我們大家,我們都會回答你的。」

希緹安雅點頭了頭,回應了雷恩,且把她所聽到的訊息記到腦中後,她看向了藍髮杏眼的『毆打』(雷希『歐達』)。

其實伊莉嵐只有說些非常基本的資料,像:姓名,年齡及性別而已。而其它雜七雜八的東西都是毆打說的。

而且……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幾乎每次聽完毆打的補充後,伊莉嵐都會先無言個兩到三秒後,才會繼續說下一個人的基本資料?

……毆打,你確定你是收集情報,而不是收集八卦?

~~~~~~~~

嘿嘿~~
更新了~~
從單更開始就不會有下集預告了噢!

……是說有人知道小芽一直有用下集預告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9 06:55:44 | 顯示全部樓層
當然知道呀!(少了預告好麻煩喔…
希緹安雅怎麼又幫他們取怪座號
死歐,毆打(……
歐打西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9 11:14:57 | 顯示全部樓層
acy34055889 發表於 2018-12-9 06:55
當然知道呀!(少了預告好麻煩喔…
希緹安雅怎麼又幫他們取怪座號
死歐,毆打(……

唉唉?
居然有人真的在看預告啊?
說真的,有一點點感動呢……

哈哈!沒錯!
小芽是打算把格里西亞喜歡亂取綽號的這個好(?)習慣保留在希緹安雅身上,所以,下下一集,你們就會看到希雅的取綽號囉!
不過,其實從現在就看得出來了吧?
希緹安雅亂取綽號的功力XD

點評

真是期待那些座號(喝茶,坐著看戲  發表於 2018-12-9 16:1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9 16:20: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有窩,下集預告什麼的有時候很重要的!

話說毒舌二人組跟固執二人組真的是太貼切啦!
總結就是自我介紹篇就對了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9 18:58:19 | 顯示全部樓層
悠樂 發表於 2018-12-9 16:20
有窩,下集預告什麼的有時候很重要的!

話說毒舌二人組跟固執二人組真的是太貼切啦!

哈哈,謝謝你們,說真的,當初小芽在用下集預告時,其實很緊張呢……
怕沒人會看,怕預告的太短,怕讓人覺得有沒有預告都沒差,還不如沒有預告會比較好等一堆有的沒的擔憂……
謝謝大家的支持!

哈哈,沒錯,確實是自我介紹篇,沒錯呢!
如果有人去看「轉世生活」的名字的話,這篇的篇名就叫做「介紹」呢!

謝謝悠樂大大的支持!

點評

我不也有做預告嗎~ 而且有時候有,有時候沒有(笑  發表於 2018-12-9 19:2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15 16:14:4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幕    腦中之像


「啊!已經這麼晚了,今天換我們煮飯,要快點回家才行!」梅絲一臉緊張的說。

啥?劇情跳太快了,看不懂?
嘖,你們的智商真是讓人堪憂,這樣都看不懂?
好啦,好啦。
那就讓女性特徵極為明顯,身高一百八的希緹安雅給個前情提要總行了吧?


當伊莉嵐與『毆打』做完大家的介紹後,就一直盯著希緹安雅看——準確來說,是十一個人一直猛盯著她。

……呃,你們不要一直看著她,又不說要幹嘛啦!你們不知道被盯的人壓力會很大嗎?
……好吧,你們可能真的不知道……

「我們在等妳的自我介紹。」這時雷恩開口,回答了希緹安雅。
幹,雷恩你又怎麼知道她在想什麼?!

還有…不要再叫她自我介紹了啦!
她今天都不知道說了幾次……
好啦,說、說、說,她一定說,所以雷恩你別再瞪她啦!

「我叫希緹安雅,7歲。」希緹安雅為了表達她的誠意,可是足足說了「八個」字,怎麼樣?說得夠多了吧?
「說了八個字算多?至少要超過十五個字才行吧?還有,你的姓氏呢?」雷恩十分不客氣的反駁希緹安雅心裡所想的話。

八個字明明很多了……不對!不準再讀她的心了啦!
好啦!別瞪了,你不知道每瞪一次人,眼睛的度數就會增加五度嗎?
「…話多,會再嘗試。姓氏,太陽。」

就在雷恩要再接話(吐槽)時,梅絲突然一臉緊張的說:「啊!已經這麼晚了,今天換我們煮飯,要快點回家才行!」

行了,我們乖巧可愛,又體貼人心的希緹安雅已經幫大家回顧完了,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有問題也不準問出來!

「唉,你說好不好?」

啥?在她幫大家回顧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你們都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
好吧。為了不辜負大家的期待,希緹安雅只好……
轉身,預備,跑!

「你的想法是『絕對』行不通的,還是你認為你能跑贏『十一』個人?所以我建議你,直接放棄你那不可行的想法,直接答應我們吧。」該死的臭雷恩,你說就說,不用故意強調某幾個字啦!
這不是要讓她知道,自己完全沒有半點勝算嗎?
好啊!算你狠!

她、她只好……
「好吧。」
答應了,反正答應了也不會死……

「「「萬歲!!」」」
……希緹安雅後悔了,她可不可以撤回前言?
還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時克里奇朝著希緹安雅跑了過去,不由分說的捉住她的手,然後……衝!!
「走,走,走,你一定要吃吃看梅絲和伊莉嵐做的飯,超~好吃的,你今天來我們家吃飯,真是賺到了!」

等一下下!
希緹安雅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有人可以告訴她,她剛剛答應了什麼?去他們家吃飯?不會是她所理解的那樣吧?

「你剛剛答應了我們,要去我們家吃晚餐。還有,沒錯,就是你理解的那樣,你的確是要去我們家。」

什麼?! 該死的雷恩你居然下套唬她——!!

「哈哈,我們走吧!希緹安雅。」克里奇一臉興奮的將希緹安雅的手腕握得更緊,一股勁的拉著希緹安雅,往某個方向前進。

希緹安雅看著克里奇牽著她的那隻手,開始思考了起來……
去朋友家呀……
要說希緹安雅不想去,其實是假的。
畢竟,去朋友家玩,是她如此嚮往的一件事。

突然,希緹安雅的腦海中閃過一個畫面……

黑暗,不僅緊迫且狹窄的空間。
濕潤,不知是水是血的滑潤感。
笑聲,不知是嘲笑還是譏笑聲。

曾經,去朋友家玩是她所嚮往的一件事。

但……
「也只是曾經而已。」說完之後,她用力的把克里奇的手甩開。

雷恩和克里奇他們看著她,像是不明白她甩掉克里奇的手和說那句話的原因。

就算他們不知道也沒關係,不,應該要說不知道才好。
或許……
希緹安雅自嘲的在心里笑了笑。
不對,她早就已經知道了,不是嗎?
像她這種人,不交朋友才是最好的選擇。
要說她膽小也好,畏怯也罷。
但這就是她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的方法。

所以……

希緹安雅原本就沒什麼表情的臉,變得更冷了。
你們……不可以再靠近她了。


正當希緹安雅準備轉頭離開的時候。有一道聲音,停下了她的腳步。
「希緹安雅!」

希緹安雅?
那是……?
那是她的名字!
是誰?有誰會叫她的名字?
當希緹安雅轉過頭看見來人時,原本面無表情的她,不禁睜大了雙眼。

沒想到是……

★☆★☆★☆

「尼奧。」
夏佐大哥叫著尼奧的名字,將他那不知漂到哪裡的思緒喚回來。
「幹……嘛?」
嗯……是她的錯覺嗎?尼奧原本是不是只要說前面那個字?只是看到說話的人是夏佐大哥,才硬是補上了後面那個字?

「你還問夏佐幹嘛?你難道忘了,你有話要對小緹雅說些什麼?」蘭碧哥好心的提醒尼奧。

……小緹亞?

「囉嗦,用不著你提醒。」尼奧眼露凶光的瞪了蘭碧哥一眼,接著轉過身對著希緹安雅說:「……對不起,希雅。」

咦?
咦咦咦!!
她、她剛剛聽到了什麼?
那個可怕的暴力男居然道歉了!而且還是對著她說抱歉?!
光明神啊!她是不是聽錯了?!拜託誰來告訴她這是不是夢?!

「怎麼?難得我道歉,你那是什麼見到鬼的表情?」尼奧優雅的挑起一邊的眉毛,臉上掛著極為燦爛(卻使人感到一股惡寒)的笑容問她。

希緹安雅趕緊地搖頭。
開什麼玩笑,現在不搖頭的話,她就不用看到今天的月亮了!

「你還知道要你道歉有多困難……」這時,不知是誰小聲的說道。

「……」
「咳咳……」

「咳、咳……噗!哈哈哈哈哈!是誰說的啊?說得太好了。哈哈哈……」
大家聽到褐金髮的女子說的話後,都不再憋笑了,以大笑聲取代憋笑時的咳嗽聲。

「笑、笑、笑,你們是要笑到什麼時候?應該不只是我,你們也有話要對希雅說吧?」

……希雅?

「咳,咳。讓我們笑一下是會怎樣啊?難不成會少塊肉?還是說你的臉皮薄得像泡泡一樣,一吹就破?」
「你說呢?親、愛、的、刃、金、姐、妹?」尼奧那原本就燦爛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恐怖)了,額頭上還有一絲極為難看見的青筋。

「唉呀,原來你還……」想聽阿?
話還未說完,便被她身邊的褐髮男子打斷。
「好了,行了。我們確實是有話要對希緹安雅說。」
「嘖,知道了,犯不著你提醒。咳,總之,希緹安雅,我們真的很抱歉。關於我們誤會你的年齡和性別的事,還因此傷害了你的心,所以……
「「「對不起!!!」」」

看到十一個大人在你面前九十度敬禮,你會不會被嚇到?
……或許別人不會,但她會。

「總之,小雅雅你願意原諒我們嗎?」

她點了點頭,答應他們。
原諒他們當然沒問題,畢竟他們是這麼的有誠意,若是她不原諒的話,豈不是顯得她不近人情嗎?

不過……
「小雅雅?」

而回答她的依然是尼奧口中的刃金姐妹。
「那是你的暱稱喔~很可愛吧?啊!你是擔心只有你有可愛的暱稱嗎?放心~我的孩子也有喔!」
邊說邊把喬斯特和萊斯特拉到她身旁,「對吧?小喬喬,小萊萊?」

……咦?

♤—♡—♧—♢

好啦!這裡拜的已經更新了呦!
不過,這也代表小芽的存稿快沒了……
小芽要先聲明,如果小芽沒有存稿的話,就沒有辦法那麼準時更新了。

希、希望到時,各位大大們還是可以繼續追小芽的文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15 17:49:39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芽兒 發表於 2018-12-15 16:14
第七幕    腦中之像

哈哈哈哈!十幾個大人在眼前鞠躬的畫面想像起來就好壯觀喔wwww
而且這一章根本大團圓全員到齊了嘛~~

小芽兒妳也加油,
慢慢來吧!

點評

嗯嗯,謝謝悠樂!  發表於 2018-12-16 13:0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15 18:44:31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喬喬,小萊萊未免太太可愛了吧~(憋住偷笑
但小雅雅很可愛~(差別待遇

小芽加油喔!像我就卡文卡到#了,
芽加油妳沒問題的

點評

哈哈,很可愛吧!  發表於 2018-12-16 13:0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22 23:16:5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幕  所謂友情


希緹安雅壓根沒想到喬斯特和萊斯特的母親是尼奧說的刃金——聽大人們說因為刃金阿姨的名字太長了,所以大家都只叫刃金阿姨的姓氏。啥?你問,刃金阿姨的名字?嗯……讓她想想啊……好像是叫愛滋病??——而看起來敦厚老實的褐髮叔叔居然是他們的父親!
到底是怎樣的基因突變才會生出毒舌二人組啊?

不,或許不是基因突變。

希緹安雅看向只憑自己一個人的舌頭,就把兩個兒子嗆到淅瀝嘩啦的刃金阿姨。
她忍不住感嘆,怎麼那對雙胞胎是像到媽媽而不是爸爸呢?

「行了,艾茲伯娜。在希緹安雅面前,這樣多丟臉呀?」這時刃金阿姨的老公開口,阻止她繼續在希緹安雅面前丟人現眼。

……原來是叫艾茲伯娜而不是叫愛滋病呀?

幸好,她剛剛沒說出來,說出來,不被打死才怪!

「怎麼?波薩,我可不記得你的臉皮有像法爾一樣薄啊?」而愛滋……艾茲伯娜阿姨看起來很不爽的語帶嘲諷的回應波薩叔叔。

……

希緹安雅看向法爾大叔,只見他一臉不解的道:「你們夫妻要吵,要罵都沒差,把我牽進去要幹嘛?」

「怎麼?有意見?還有是誰叫你看我們夫妻吵架的呀!你不看的話,我還會把你抓進來我們的話題?別開玩笑了!誰想要和你有任何牽連呀?你未免也太自恃甚高了吧!沒想到你不只是臉皮薄,還是個自戀狂呢!」刃金阿姨語帶不削,眼帶鄙視的回答法爾大叔。

……希緹安雅發誓,她看到了法爾大叔頭上了三根超粗的青筋。

「靠!波薩!還不管管你老婆……」

嗯……看來這裡將會有一場世紀大戰要開打。

她……還是轉換視角好了。

希緹安雅將視角轉到毆打和他的哥哥那邊,發現他們兩個吃著不知從哪來的爆米花,一臉『我準備要看好戲了』的臉,盯著『法、伯、艾大戰』像是恨不得他們快打起來似的。

……沒關係,她再轉視角。

她轉到尼奧那,發現尼奧居然和欷維爾的姐姐在吵架,拜託,尼奧,你是不是男的啊?不懂得禮讓女士嗎?

尼奧突然往希緹安雅那裡看了一眼,帶了他那極具標誌性的笑容,問道:「親愛的孩子,你剛剛是不是在心裡問候我呀?」

「沒、沒有!」別呀!怎麼不只雷恩有讀心術,連尼奧也會讀她的心呀?

「親愛的孩子~希望你說的是真的,而不是為了欺騙我而撒的謊言~~」

嗚!她錯了,拜託你放過她吧!

「來來來,誰要來下賭,我賭尼奧絕對會好好的『教育』希緹安雅!」這時,欷維爾的姐姐,走到桌前開起了賭盤。

「幹!海錸思!!老子說過幾次了!不准再拿老子開賭了!你說,你光是今天,就那我開幾次賭盤了?」

「嗯?你說今天?這次的要算進去嗎?如果算的話,那才6次而已。」

「呵呵,親愛的孤月姐妹……」

嗯……看來這裡也會有一場世紀大戰,她還是再轉換視角好了。
話說…海錸思?聽起來好像美國的好萊塢啊?

原本希緹安雅想要轉到摩絲和他舅舅那裡,卻如何也看不到他們倆的存在。

沒、關、係!她再轉視角!

她又轉到伊莉嵐和她姐姐那,發現伊莉嵐的姐姐——艾勒吃著妹妹做的巧克力布丁,坐在蘭碧哥旁,和蘭碧哥及毆打一樣,一臉看好戲的模樣看著『法、波、艾大戰』。

她……已經懶得再換視角了。
在轉了那麼多個視角過後,希緹安雅忍不住想:為什麼在場23個人當中,沒幾個是正常的呢?

不過……

在她不斷轉視角的同時,她也發現,她的朋友們和在場的大人都有血緣關係,而且關係還很清楚。

那麼她和尼奧呢?

自己和他……
可以算是家人嗎?
如果是的話,那她該叫尼奧什麼?
哥哥?爸爸?還是……爺爺?

等等,會、會不會他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可以成為他的家人?

種種問題圍繞著希緹安雅。
她討厭,她恨死這種不清不楚的感覺了!
不行,她、她一定要向尼奧問清楚,她是什麼!

「你說什麼?你不就是人類嗎?你問這個要幹嘛?」沒想到希緹安雅只是在心裡想想罷了,而欷維爾居然會回答她?
而其他人則是用著『你是白癡嗎?問這個是要幹嘛?』的眼神看著她。

所以說……你們到底是怎們知道她在想什麼啊?!

「因為你把話說出來了。」幸好,雷恩回答了她的疑問。

她就說嘛!怎麼可能每個人都是她肚子裡的蛔蟲呢?

「但……我想,你不是要問這個吧?」雷恩眼神篤定的看著她,像是在說:他已經看透希緹安雅了,所以她是不是在說謊,他都知道。

……好吧,希緹安雅承認,雷恩說對了,她確實不是要問那種蠢問題。

她看向還在和好萊塢……錯了,是海錸思吵架的尼奧。

希緹安雅吞了吞口水,覺得自己還是離他們倆太近了,所以又退了幾步。
嗯……問問題什麼的,改天吧!

不料,羅提斯卻向希緹安雅走了過去。

他用他那認真的眼神、認真的語氣、認真的神情對她說:「希緹安雅,如果你要問尼奧哥哥問問題的話,就不可以退縮,要勇敢發問。這,才是騎士之道!!」

拜託你不要這麼激動好嗎?
也不准用『怎麼還不去問?拖拖拉拉可不是騎士該有的行為。』這種責怪的眼神看著她!
她根本不是騎士,哪來的騎士之道要遵守?
還有,是誰給你灌輸這麼可怕的觀念呀?
好啦!好啦!不要推了,要推也要等她吐槽完啊!

「哇!」沒想到,羅提斯直接把希緹安雅推到尼奧身後,幸好,尼奧只是瞪了她……準確來說,是帶著『和藹可親』的笑容,『溫柔」的看了她一眼後,就轉回頭,繼續和海錸思大姊姊吵說要怎麼分她賺到的(黑心)錢。

呼……,暗自鬆了一口氣後,希緹安雅忿恨的轉過頭,想要用她的眼神殺死羅提斯時,卻發現,她的朋友們站在夏佐大哥的身後,每個人的眼中都充滿著溫暖的笑意以及打氣意味。甚至還有人用著唇語對著她說:「加油,我們支持你。」或是「上啊!你身後還有我們呢!」諸如此類的話語。

不知怎麼的,希緹安雅的眼睛突然一熱,她只好連忙的低下頭,用瀏海遮住自己的眼睛。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朋友,友情……

謝謝你們的支持,真的、真的,很謝謝妳們。
她最親愛的朋友們……

❈ — ❇ — ❈ — ❇

哈哈哈!
這是小芽的最後一份存稿了!
是的!不要懷疑,小芽即將開啟不準時更新模式~~
(被打

嘛,反正沒讀者,所以小芽可以亂亂來~~(ㆁωㆁ*)
(又被打

反正!就是這樣啦~~(不要臉模式正式開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