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岳寒櫻

[同人文] 吾命*第二人生 魔王再現 (第七章更新於1/10)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2-14 11:09:56 | 顯示全部樓層
文章內容 讓我好刺激阿~~~~
西亞是不是快變成魔王了QAQ
期待後續發展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18 23:56:3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很不錯,一直有在幻想如果太陽的魔王身份被揭穿的話(呵呵。  加油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20 22:20:15 | 顯示全部樓層
寒櫻!求更新~~
超級期待接下的劇情啦><
寒櫻加油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29 19:35:04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快點更新呀!
我要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0 19:39:1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奴勒麗似乎也驚到了,她馬上開始調動下方的武軍,但不等她喊完,另一邊的天空飛出大量的蝙蝠,那裡是四大結界!

「東邊的結界出事了!」

「北邊也是!」

太快了!

白雲和羅蘭不是在東邊嗎?!

「所有有空的人,馬上往結界方向支援!」奴勒麗大喊道。

「太陽。」審判馬上轉頭看向我,我們兩個應該算是有空的人,但是……

我轉頭看向南邊,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猛然炸出的火柱證實了我的預感,金色的火焰帶著強烈的高溫馬上讓那四周的空氣扭曲起來,但火焰沒多久就變成了讓我臉色大變的黑紫色。

「南邊的結界被搗毀了!」大地和刃金在那!

「太陽,冷靜。」我反射性就要往焰園的方向衝,但審判馬上拉住我。

不等我們兩個僵持,黑色的大型物體從上方墜落,直接撞碎了我們的結界,強烈的震動彈開下方的術士,並且在地上砸出了一個洞,我很不妙地看見那個黑色的龐然大物是艾比希蕾克。

結界的顏色開始被染黑,那些武軍馬上包圍上去,可是他們的攻擊完全無法對艾比希蕾克造成傷害,接著以隘王也從上方的破洞闖了進來。


『我的族人,敞開大門而進入吧!』艾比希蕾克的聲音尖銳地像是要劃破我們的耳膜。

然後以隘王的手上開始聚集黑色的光。

「不好!」我馬上召出了光屬性。

「來不及了!」審判一把將我撲倒,並且在我們的周遭設下結界,還不到半秒強烈的白光就轟炸了我們四周,我聽見倒塌的聲音。

「牆塌了!」周遭的武軍喊出讓我怒火攻心的話。

上面傳出了更多的爆炸,但我沒有理會,翻開審判後我就在自己人的周遭設出結界抵擋攻擊:「無法應付鬼王高手的人通通轉往白園!」
只剩下那裡還沒出事,雖然石園和清園也還沒淪陷,可那裡已經受到襲擊,已經被打得狼狽的武軍或袍籍若冒然轉入那邊的戰場大概只會變成砲灰。

我一把抓起附近幾個爬不起來的武軍,並且開了傳送陣丟進去。

混亂中,我看見夏碎直接拽著褚冥漾和他的詛咒使役轉往白園,在他們的身影消失的前一秒,他朝我和審判扔來擔憂的眼神。

審判沒說什麼,我也同樣,在這不到半秒間的眼神交會,我們只給了他一個簡單點頭,沒有意義,卻又藏著無數涵義。

我們都曉得,下次再見面時就是戰爭結束後了。

校牆被炸出了一個大洞,一些還來不及閃避的精靈石雕被擊倒在地,然後被鬼族一隻接一隻的踩過,趁著那些鬼族都從洞裡面擠過來的時候,還能行動的武軍也撲上去想辦法殲滅他們,已經入侵的艾比希蕾克和以隘王發出刺耳的笑聲,用著玩樂般的神情開始殺害武軍,正當我想衝過去的時候,兩名已經重整武軍和袍籍隊伍的黑袍迅速地各自對上一個鬼王高手。

雖然鬼族高手已經認真開打了,但黎沚和奴勒麗的氣勢也不弱於他們。

『飛躍的創世女神,請借予妳的守護之盾。回應我的請求,戰靈第三神具,流光神域!』我在鬼族湧入的開口放出了戰靈的守護神具,耀眼的光樁倏然間在被打出的大洞前拉出了無數的光絲。

沒腦子的下階鬼族根本沒有煞車概念,一隻接著一隻地撲上去,然後一隻接著一隻變成活體炸彈,被聖光炸成碎片不說,還連身邊的同伴一起炸下去,而且就算前頭的鬼族發現狀況不對要退也沒辦法,因為牠們後頭那些同樣沒腦子的同伴會不斷地把牠們往灰飛煙滅的方向擠。

流光神域擋下鬼族無窮無盡的湧入,武軍們消滅鬼族的速度終於快了起來,我身旁的審判忽然跨出了一大步,然後抬手放出大型的結界擋下以隘王突如其來的大型轟炸。

強大的衝擊就是審判也被逼得倒滑一步,但若他沒放結界,腹背受敵的武軍大概會死傷慘重,刺目的白光一時間奪去所有人的注意力,可放出白光的我還是瞬間就察覺到不妙。

『飛躍的創世女神,請借予妳的斷罪之鑰。回應我的請求,戰靈第四神具,碎光絞刃!』我朝艾比希蕾克的方向放出了刀片組成的鎖鏈,審判也同時射出火符變成的小刀,可惜我們的攻擊都只擦到她的皮膚,藉著白光的掩護她躲進異空間之中。

「哼!」本來和她纏鬥的奴勒麗臉色卻沒有多大變化,既然揪不出躲藏起來的敵人,她很乾脆地去幫黎沚對付以隘王,二打一馬上就讓以隘王陷入劣勢。

但艾比希蕾克也不能放著不管,因為不曉得她會從哪冒出來偷襲!

「審判,把她拖出來!」我厲聲說道,這種節骨眼顧不得手段了。

審判高深的空間法術其實沒有多少人知道,說穿也不過就我們自己人曉得,因為噬月血魔族會使用空間法術眾所皆知,他們的皇族更是以高深的空間法術出名,如果讓審判在袍籍面前頻繁地使用空間法術誰知道哪天會被看破手腳。

所以我們一直把外人對審判的空間法術實力印象誘導在初學者程度,但審判都能拿空間法術來關我了,怎麼可能只有初學者實力?

可是審判還來不及出手,黑色的光從剛才被打破的校牆那裡炸出,我和審判在感受到強大壓力的瞬間就臉色一變地往內撤,校牆外頭出現了其他鬼王高手的壓力!

就在我們退開的同時那些黑光完全是以暴力毀掉了我的流光神域,我手上的光球直接碎裂,但我根本沒時間去管因為反作用力而被劃傷的手掌。

本來只破一個大洞的校牆僅堅持了幾秒就被第二波襲來的黑光打垮,本來就圍在那而殲滅鬼族的武軍更是犧牲了不少人,如果剛才我和審判沒躲開的話大概也不會太好看,但原本與武軍纏鬥的鬼族也通通被消滅了。

黑光敵我不分地毀掉了接近校牆的所有東西。

倒塌的校牆掀起了大量的塵霧,我們沒有人上前,但也沒有鬼族進來,有點實力的都能感覺到,外頭出現了一股不輸給以隘王的壓力,他們周遭的鬼族通通被淨空了,估計應該是被他們自己殺死。

一個鬼王高手正站在外頭。

「校牆這裡撐不住了。」我努力冷靜下來說道:「還能動得人馬上往結界的方向撤。」

這裡的武軍剩不到三分之二,黑袍兩名雖然都還健在,但要靠著兩名黑袍幾名紫袍一群白袍打退三名鬼王高手根本不可能。



「太陽,」比我更冷靜的審判早就開始探索空間,「艾比希蕾克趁亂離開校牆的範圍,應該是往白園的方向去了。」

我的臉色不太好看,四周聽到的其他袍籍也是,儘管黎沚和奴勒麗已經把不遠處的以隘王壓著打我們也無法感到任何一絲心安,而且他們倆大概也注意到校牆外的氣息,我注意到他們為了消滅以隘王根本已經不擇手段了。

就算艾比希蕾克跑掉,同時應付二名鬼王高手──還是耶呂鬼王手下直屬,也不是什麼容易事,所以現在能殲滅掉一個是一個。

外頭傳來讓我血色頓失的笑聲,本來還分心注意兩名黑袍與以隘王戰況的我瞬間轉過頭來瞪著被打碎的校牆,我感覺到自己正睜大著眼,但不是因為驚訝,我早就知道我會見到她。

我想,目眥欲裂就是形容我現在的神態。

「伊莫纍帝嗎。」雖然用的是疑惑詞,但審判的語氣是肯定,身為我蛔蟲的他連確認都不用。

然後,我記憶中的女性鬼族撥開了塵霧踏入我們的視線範圍,她的體型並不下於剛才撞破結界闖進來的艾比希蕾克,她的型態很像人馬,都是半人半獸,雖然她人型的地方也沒多像人就是了。

伊莫纍帝直勾勾地看著我笑了,我知道她曉得我是誰,儘管月彌將軍的保護術法還在,但她仍舊一眼認出我來,我並不意外,鬼族記仇人的記憶力總是特好。

她扭曲的笑容帶著濃烈的惡意和挑釁,我只是沉靜地回望著她。

伊莫纍帝的頭髮是以鬼族來說非常罕見的白髮,如同散亂的海藻一般,她的臉上一共有三隻眼睛,左右兩邊的眼睛各有一顆血紅色的瞳孔,但鑲在額上的倒豎眼睛卻有三顆暗金色的眼珠,旁邊還刺著漆黑的圖騰。

她的上身是類似女性的身軀,雖然未著衣物卻也沒有裸露,因為她的身上纏滿紫黑色的毒蛇,僅露出四隻有著暗紅色利爪的手,她的下身是野獸般的身軀,共有六隻腳,覆著近乎墨黑的深藍色鱗片,尾巴是三條龍尾,尾端的部分閃著紫黑色的毒素。

我曾經調查過她的資料,據說她是中國的古老神獸扭曲而成因此力量很大,不讓他動作冰炎就直接衝上去,畢竟這麼多年我們的實力自然有所成長,他對上鬼王高手也不是完全沒有勝算。

『咯咯咯,區區一個混血精靈想與我抗衡?』伊莫纍帝的身後張開了蝙蝠般的翅膀,『我為耶呂鬼王手下第三高手,你們這些下等種族也不過就是打敗了第六高手的以隘王,別拿我和她相提並論啊!』女性鬼族的身上使放出了絕對的強烈威壓,她的實力遠比艾比希蕾克和以隘王強大。

「能不能打得過打打看就知道了。」果然是暴力混血精靈。突然,從空間中切出的血紅刀刃冷不防地往他的眼珠劃去。

『鏘!』早就發現附近傳來空間法術力流的雷瑟快一步用劍擋下突襲。

「是誰!」雷瑟低沉地喝道,並且瞬間往那道憑空撕開的裂口揮出劍氣。

但劍氣沒有傳回擊中敵人的感覺,他知道那個敵人早一步避開了。

『妳跑來這裡做什麼?』伊莫纍帝挑起眉瞪著某個方向問道。

『呵呵,我來幫姊姊妳喔!』空氣被撕開了一道裂口,從裡頭走出一位紅髮飛揚的女性,她的臉上爬滿暗紅色的圖紋,但除此之外乍看像和一般人類無異。

只是,那女人身上的黑暗氣息毫無疑問是鬼王高手級別的,她手上的血紅刀刃也透著不詳的光芒。

『多事。』伊莫纍帝不屑地說。

『但這可是吾王的命令喔!』女性鬼族聳聳肩,『艾比希蕾克剛才被白園的守軍誅殺,以隘王的氣息也消失了,攻下學院只是第一步,吾王下令七大高手不能再有損失。』直接搬出耶呂鬼王,就是伊莫纍帝也無法抗命。



不過女性鬼族帶來的消息也讓在場的人士氣稍微提高了些,畢竟耶呂鬼王手下的七大高手已經消滅兩個,雖然兩大鬼王都還沒現身就是了。

轉過頭來發現猛然飛向自己的白鳥,女鬼族甚至沒有揮動武器,只是吐出了一個宛若歌聲般的音節就讓白鳥化為碎片。

僅僅只是一個單音,卻像是歌聲,只是讓人如墜冰窖。

『咯咯,你們這些低賤的種族,我為耶呂鬼王手下第七高手莉可莉絲,雖然是目前最資淺的一位,不過你們以為憑你們能碰到我嗎?』撥了撥自己紅髮,莉可莉絲彎起妖媚的笑容。

在場的武軍和袍籍無一例外露出難看的臉色,雖說是排名最末,但耶呂鬼王手下的七大高手很難對付這點已經讓他們有深刻的體悟了。

殺半天也才幹掉一個以隘王!還讓黑袍黎沚幾乎廢了一條手!

「真麻煩呀!」雖然這麼說,但黎沚臉上還是帶著笑,只是配上他那條血肉模糊的手臂也無法讓人有游刃有餘的感覺。

「那個第七高手可以交給你嗎?」冰炎的臉上掛著不輸給我的殺氣,他這麼對身旁的雷瑟說道。

「我知道了。」雷瑟橫劍。

「該算總帳了。」格里西亞看向伊莫纍帝,眼前的女性鬼王高手欠他太多血債,月彌的、加利德法的、還有那些被她虐殺的無數族人的血債他要她血債血還!即使已經復活了,但不把她給殺了,我就不配做親長大人的孩子!

『咯咯……你還剩下多少力量能夠與我戰鬥呢?』伊莫纍帝帶著惡意的笑,眼前的天使少主雖然露出堅強的眼神,但還是藏不住那透入骨髓的痛楚。

天使的光總是讓人憎惡,就跟那些精靈一樣,唯有他們的哀號、唯有他們的痛苦才能讓她愉快,她非常喜歡戰爭,因為她最喜歡看那些光被吞噬、被撕碎,然後將無盡地黑暗染上他們所愛的土地。

來吧!多哀號些吧!

望著天使少主依舊透著無暇氣息的面容,伊莫纍帝毫不在乎地扔下了所有的對手直直地往格里西亞的面前殺去。她的速度很快,但即使用上感知格里西亞未必追得上。


「!」雷瑟幾乎在同時便提劍向那個方向移動,他知道格里西亞追不上這種速度,可是鮮豔的紅色卻瞬間擋住他的去路,血紅的刀隔開他手中的劍。

『你的對手不是我嗎?』莉可莉絲微微偏過頭用著一抹無辜的笑容問道,但她的眼神卻透出十足的瘋狂和殺意,而且就在她擋下雷瑟的攻擊時,她周遭的空間扭曲起來,短短不到半秒的時間,五六頭的高階妖獸憑空冒出,並且馬上纏住了想要支援的兩名黑袍。

伊莫纍帝的四隻手都抽出黑色的刺鞭,眨眼間四條鞭子打破了格里西亞放出的守護陣法並且在他身上留下無數鞭痕,然後幾十條毒蛇從她的上身傾巢而出。

「隊長!」亞戴爾反射性就要介入他們的戰場,但格里西亞卻扔出一道凌厲的眼神,本來要去幫助西亞的幻獸副隊長再度停下腳步。不過幸好,冰炎也立刻過來支援西亞。

『你還有空閒去管他人嗎?』在格里西亞忙著放出光刃斬碎毒蛇時,伊莫纍帝一躍而起,粗壯的前腳直接往格里西亞的方向壓去。

格里西亞很快地退開,伊莫纍帝踏下的瞬間把地面壓出很深的坑洞,雖然氣到抓狂,但格里西亞也沒有蠢到認為自己有冰炎那種足以擋下對方的力氣。

莉可莉絲張開嘴開始詠唱起沒有人聽得懂的歌謠,她手中的血色長刀與歌聲產生了共鳴,就像是個完美擴大的音響一般。

所有人的身體都是一頓,聲音的攻擊無孔不入,就算佈下防禦陣法也沒用,實力不夠的人七孔流出血水當場暴斃、意志不夠堅定的人甚至拿著武器自刎,就是兩名黑袍和雷瑟的面容也跟著扭曲,連距離稍遠的格里西亞都顫抖了一下。

生死交鋒中,破綻只需要半秒就足以致命。

「嘖!」冰炎替他擋下了那道凌厲的攻擊。

『我會讓這所學校的所有種族與你陪葬。』鬼王高手扭曲的笑了。

「我的同伴沒有那麼脆命。」我靜靜地回道,飛得這麼高,我的視線勉強穿透漆黑的雲層,非常遙遠的天空開始露出一絲曙光。

天亮了,從傍晚的襲擊開始,我們已經和鬼族纏鬥了一夜。

『我倒要看看,當我們將你的同伴撕成碎片後你會露出什麼表情。』
冰炎回到我身邊支援我,但她的話卻不免讓我頓了一下,畢竟我這個人最看不開的就是我所喜愛的人死去。

突然間,更多的鬼族湧進學院,而一具屍體被扔到我眼前,那具身體的主人是……綠葉!接下來是寒冰,然後是大地、刃金……除了審判,大家都……死了!?

即使知道這裡是學院不會死人,我還是無法接受。

『戰靈的小老鼠,你覺得我們有好心到知道你的弱點,還不會去攻擊嗎?』伊莫纍帝扭曲的笑了。

冰炎和審判也愣住了,因為他們很清楚他們並不弱,並沒有那麼容易殺死。

耶呂鬼王和景羅天惡鬼王也到達學院了,而我終於崩潰了,冰炎和審判注意到後反射性的想阻止我,但已經來不及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奪走我所珍愛的人的生命?為什麼一定要我成為魔王?為什麼因為你們的私心我就得成為那個犧牲品?呵,既然你們決意如此,就休怪我接下來的殘忍無情了!

接下來格里西亞那頭燦金的頭髮開始漸漸染黑,湛藍的雙眸也變成深夜一般的黑,眼神裡透露出的盡是瘋狂和絕望。

接著,他飛上天空,俯視著鬼族,緩緩開口說「本王乃是黑暗的主宰,格里西亞˙魔王。低賤的東西還不給本王消失。」接著放出魔威,強大的壓力令所有人都撐不住跪下了。

『你認為吾會乖乖的聽從你的命令?』耶呂鬼王用著令人厭惡的聲音反問。

「你沒有其他選擇。」語畢,他開始進行大規模的屠殺,短短三分鐘他已經殲滅了所有鬼族,可惜的是又讓安地爾和耶呂逃走了
,此時的他就是一位渾身浴血的墮天使,可他卻依舊笑得燦爛,變成魔王的他,慘忍、狠戾、嗜血還多了一絲嫵媚,讓人畏懼,卻又美得令人移不開視線。

嘿嘿嘿我來更新啦~
因為大部分都是第二人生的內容所以就更這麼多了
其實也是為了趕快讓故事進入我的主線啦!!
總算讓太陽變成魔王了(壞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0 22:23:08 | 顯示全部樓層
岳寒櫻 發表於 2019-1-10 19:39
*第七章*

奴勒麗似乎也驚到了,她馬上開始調動下方的武軍,但不等她喊完,另一邊的天空飛出大量的蝙蝠,那 ...

還在學校裡,所以綠葉他們不是真正的「死」吧?((沒錯吧?(望
接下來小格就要去所謂魔王殿了嗎?
心疼小格QQQQQQ

((寒櫻辛苦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