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taya25312257

[同人文] 【巨人+特傳】Variable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5-28 23:16:03 | 顯示全部樓層
QQ芮妮親手織的圍巾呀~~~QQ
是說法蘭你怎麼可以收下另一條!!!Q.Q
兩條的話,芮妮和利威爾就是情侶圍巾了呀~~~(╯‵□′)╯
妨礙情侶恩愛的話,可是會被馬踢的!!!
法蘭你知不知道呀!!!(*´ω`)
期待大大下次得更文喔~~~

點評

因為小芮妮跟利威爾還沒有確定關係嘛~~  發表於 2017-5-29 13:0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5-29 00:24:34 | 顯示全部樓層
芮妮的圍巾~~我也想要ㄚㄚㄚ!!!
(你來亂什麼

點評

純手工的黑袍圍巾喔~~  發表於 2017-5-29 13:1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5-29 13:12:0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ya25312257 於 2017-5-29 13:13 編輯

市場上,果然幾乎每個人都認得利威爾,他一出現,攤販們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的模樣讓人覺得有些好笑。

說是陪芮妮來,但利威爾從頭到尾也就說了幾句話、提了點意見,其餘的都是芮妮在處理,包括要買些什麼、要殺價什麼的都是芮妮一手包辦的。

「唉喲!這不是利威爾嗎?怎麼?今天居然帶了個妞出門。」瓦維德遠遠走來,人未到聲先到。

地下街兩大地頭蛇的見面,所有人都繃緊了神經,睜大了雙眼戰戰兢兢的看著。

「今天真夠倒楣…」先是憲兵,後來就來個瓦維德,利威爾煩躁的瞪著遠處那個肥胖的身影,危險的瞇起了雙眼,壓低了聲音說:「芮妮,等等要是真打起來,你先跑。」

對於利威爾下意識的保護行為感到窩心的芮妮雖是點了點頭,卻沒聽進心裡去,畢竟就憑瓦維德那點斤兩,還真不夠她塞牙縫。

「利威爾,真巧阿。」

利威爾不給面子的直接點破:「不巧,瓦維德,你平常不怎麼來西街的。」

「哼!我就說你一個男人,身邊怎麼可能沒有女人,原來…是眼光高了點。」瓦維德見利威爾沒給自己面子,也不廢話了:「我說,利威爾,你應該不會為了一個女人跟我起衝突吧?」

利威爾挑眉:「你想要她?」

瓦維德一臉你真識相的表情說:「女人,大爺我看上你了,滾過來!」

芮妮沒有反應,她不想貿然的給利威爾添麻煩,所以依舊站在原地沒有說話。

「嘖!不識相的女人…來人,給我把那女人帶過來!」

一旁一臉猥瑣的小弟聽令的走過來就要抓芮妮,不料卻被利威爾給擋住了。

「跑。」

利威爾背對著芮妮,丟下一個字之後就直接把那個跑腿的小弟打躺在地。

「臭小子!你不想活了是吧?」

其實利威爾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雖說芮妮身為專業醫療士的價值很高,但也沒有到連讓人碰一下都不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反正就是不想那個猥瑣的男人碰她,所以就動手了。

瓦維德估計沒想過利威爾會真的為了一個女人跟他動手,氣急敗壞之際,他也更想要得到芮妮了。

利威爾的女人呢!想想就讓他興奮到不行!

「我叫你跑!」利威爾咬牙切齒的一邊解決敵人一邊轉頭跟芮妮說。

「我不是花瓶。」芮妮這麼說的同時,一腳踹飛了撲過來想抓他的小混混。

利威爾一楞,他怎麼忘了這個女人之前就是被一群人圍著要綁了送到上面去也沒有一絲驚慌的模樣?是啊!她從來都不是花瓶!

「嘖…別拖我後腿…」

芮妮心情很好的跟利威爾開玩笑:「誰拖誰還說不定呢!」

兩人出手,對手當然是只有分分鐘被擺平的份!

「呀!好累!我近身戰超爛的!」芮妮身為術法型黑袍,對於近身格鬥之類的技巧本來就比較生疏,現在突然要她解決那麼多人,要不是有利威爾在,她絕對不打近身戰!累死人了!畢竟對方可是搞了人海戰術啊!渾蛋!要知道姐姐她多少年沒玩近身戰了?要是讓她用術法,一秒鐘你們就全部都成焦炭了!

瓦維德眼見這麼多人都擺不平兩人,強自留下一句狠話就逃跑了:「你、你們給我記住!」

利威爾甩了甩汗濕的髮,伸手拉過芮妮:「別坐地上,髒死了!」

「嗚~利威爾你這是嫌棄我嗎?」芮妮順著利威爾的力道站起來之後,故意往他身上撲:「人家好久沒這麼辛苦的擺平一票人了好嗎?很累的!」

「嘁!你體力太弱了!」利威爾雖然嘴巴上嫌棄她,但竟然出乎芮妮意料的,並沒有將她推開,任由她賴在自己身上。

不是說有潔癖嗎?她這樣一身汗外加剛剛坐在地上的,利威爾居然都沒讓她滾蛋?這不科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5-29 18:59:48 | 顯示全部樓層
瓦維德真的很討厭捏!!!(#`Д´)ノ
哼哼哼哼~
被人打到落荒而逃還不夠懲罰呢!
感覺大大這篇更新好短...(還嫌!ಠ益ಠ)

點評

這就代表有存稿~~(不負責任的攤手!!)  發表於 2017-5-31 12: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5-31 17:44:10 | 顯示全部樓層
杏雨 發表於 2017-5-28 06:19
進巨的文很少呢!
女主一整個狂霸酷炫跩啊~
所以女主是黑藍雙袍囉?

就是多到街上隨便抓一隻都有的意思~

點評

別這樣嘛~(不負責任的攤手~)  發表於 2017-6-2 21:2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6-2 18:46:24 | 顯示全部樓層
每次都會有那種自以為是的東西出現~
活該被打
期待下一篇。

點評

總要有砲灰出來刷刷存在感~  發表於 2017-6-2 21:2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6-2 21:25:40 | 顯示全部樓層
雖然歷經了些插曲,但芮妮和利威爾兩人卻淡定地買了些食材之後就回家,彷彿沒有發生任何事一般。

回到家吃完晚餐之後,利威爾便扯過芮妮,叫上法蘭,三個人坐在沙發上準備來個促膝長談。

長期的相處讓法蘭很清楚利威爾此時的用意,接過話,盡可能溫和的向芮妮說:「芮妮,我們開誠布公的說吧!我們需要你身為醫生的能力,當然,廚藝是附加的,沒想過你能煮的這麼好吃…」一開口沒講兩句就大偏題的法蘭被利威爾踹了一腳,才又回歸正題:「咳!總之,我們是誠心的想邀請你加入我們,簡單來說就是我們需要你的醫術、而我相信,你會需要我們的庇護。」法蘭說完,認真地看向芮妮。

「所以,你們想知道我的底細?」芮妮也不笨,鳳凰族怎麼說都算是大家族,這些勾心鬥角的事情他們族內其實也不少。

利威爾的眸中再次滑過滿意,這個女人很聰明,不需要他們廢話太久,如果是同伴的話,他會希望是聰明點的傢伙。

「我們家世代為醫,不過我比較不一樣一點,我並不是在家族中長大,而是在無殿。那個地方我不能帶你們去,他有他的規矩,我當初會在那裏長大,也是迫不得已的。無殿三主,也就是無殿的三位主人,有著一般人不敢隨意進犯的實力,所以與其說我是在那邊長大,還不如說是在那邊避禍,一邊躲避追殺者一邊成長。」芮妮試著用他們可以理解的方式解說:「無殿的教育方式很特別,比較類似於放養,我平時除了練武之外的時間,基本上都被我師父『玩』掉了,我是因為家族的關係,所以有另外再學習醫療的相關知識和能力,恩…正確來說我們的存在對於他老人家而言比較接近玩具的定位。」

利威爾皺著眉,似乎在思考芮妮話中的可信度,而法蘭則張大了一張嘴,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她說了什麼。芮妮嘆了口氣,決定繼續說下去,甚至,打算真的〝開誠布公〞的告訴他們,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反正一旦有什麼負面效果,身為醫療班人員,消除記憶什麼的還不會嗎?

「這麼說好了,你們可能會很奇怪我為什麼會在地下街、我到底是誰?我可以告訴你,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的世界沒有牆壁、沒有巨人,我們是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我們的世界科技與魔法是共存的,所謂的魔法,我們習慣稱之為術法。」芮妮將她纖細的手平伸在空中,一個泛著白光的陣法立時出現在她的手掌上空:「這是最基本的術法之一,我剛來的時候測過了,你們無法學習我們的術法,但我們在施展上並沒有太多的困難。」

「術法?那能幹什麼?」法蘭瞪大了眼,呆愣愣看著芮妮手上逐漸消失的光陣,訥訥的問。

「那就要看我施展的是哪一種術法了,我師父教導我的不只有術法,還有近身格鬥,不過這方面我就不是那麼優秀了,可以說是全無殿最差的,我比較偏向遠攻型。」芮妮無奈的聳肩,她的近身攻擊能力真的連冰炎都贏不過,更不用提其他三位了。

「你說,你的世界沒有巨人?」利威爾好奇的問。

「恩,我們那邊的的人不是巨人,而是鬼族,是扭曲的靈魂的統稱。那些東西跟巨人不太一樣,他們沒有固定的形體、沒有固定的能力,實力差距很大,鬼王很強,強的幾乎無法獨立戰勝;鬼王高手不弱,但有部分還是可以獨立戰勝;至於一般鬼族,那就像是砲灰一樣的存在,只要是有能力的人,通常都能以一擊多。」芮妮簡單的解釋了下他們的戰鬥對象:「我們那邊有一種使用衣服顏色區分實力和能力的機制,我們會發類似憲兵團的那樣的制服,衣服都大同小異,最大的差別是顏色和品質,我們會稱這些穿著制服的人為袍級。戰鬥袍級分為三個階段,是需要經過可是核定的,從弱到強非別是白色、紫色和黑色,雖然說只有三個階級有點少,不過每個階級之間的懸殊很大,有些人一輩子都考不上下一個階段。

利威爾一針見血的問: 「你的階級?」

「黑色。」芮妮豪不避諱的回答:「我是最高戰鬥袍級沒錯。另外,我們的制度中還有兩種附加袍級,分別是醫療班的藍袍和情報班的紅袍。因為我個人血統的關係,所以是罕見的雙袍級,藍黑雙袍。」

「所以…芮妮你在你們那邊的世界也算是很厲害的人?」

「大概吧…可以算是核心人物中比較不重要的。」

「那也是核心。」在核心中比較不重要的一人,乍聽之下會讓人覺得好像是個不重要的角色,但實際上,她還是位在核心位置。

多麼巧妙的說話方式!

芮妮聳聳肩,接著補充:「在我們那邊,袍級越高,特權越多,不過工作的危險性也越高,收入和風險是成正比的。」

兩人點點頭表示可以理解,這是再正常不過的道理。

「你們都做些什麼工作?」

芮妮大喇喇地回答:「很多啊,不過大部分都是打鬼,但也有少部分是受人委託,看委託人委託了什麼。」

她還沒打算告訴他們,守世界多的是非人類的種族,她調查過,這些住在牆壁內、長期受巨人荼毒多年的人類異常的害怕非人類,所以她暫時沒打算說出這麼猛的事情來。自然的,她要告訴他們的東西,就會少了很多怪力亂神的內容,即便那都是真實存在的。

在芮妮又講了好一會兒之後,法蘭才呆愣愣地做總結:「所以…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你會很多我們不會的奇怪魔法,你是醫生…對吧?」法蘭自己做完總結,自己用力的把自己埋進沙發中,雙手用力的把自己的頭髮用得亂七八糟:「呀…好複雜啊!」

其實利威爾和法蘭是相信的,雖然很玄幻,但那個雪白的光陣,他們打自出生以來還是第一次見到過。

「反正相處久了就知道了,不用那麼糾結啦!」芮妮不在乎的擺擺手,顯然對於眼前兩人的接受度感到開心:「我短時間是回不去我們那邊了,穿越兩邊的空間這種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就算人家擁有最高戰鬥袍級也一樣。啊!順道一提,我家師父不算正常人,當她怪物會比較好。」

「怪物?這樣說自己的師父好嗎?」

芮妮努努嘴,翻了個白眼無所謂的說:「她都把我敲昏放生在這裡了,我幹嘛還對她那麼客氣?我不管!她就是怪物!」

至於怪物這一句話,利威爾和法蘭只當芮妮是在說氣話,反而沒多想,陰錯陽差的蓋過了扇的身分。

芮妮雙手一攤,表示自己已經說完了,該換利威爾和法蘭了,而後者非常簡潔的只說了他們要攢錢換地面的居住權,平時的工作大概都是接受委託之類的。

其實某方面來說,這樣的生活跟公會的袍級很相像呢!

/////
曉終於擺脫了可怕的面試~~~~(灑花) ‧★,:*:‧\( ̄▽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6-2 22:35:31 | 顯示全部樓層
嗯⋯⋯守世界的世界觀果然很複雜⋯⋯
話說回來,巨人現在的時間點在哪啊?(呆呆

點評

在兵長進調查兵團之前...還有就是在伊莎貝拉加入兵長的隊伍之前~算是很前面!  發表於 2017-6-2 23:1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6-3 15:21:33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實…芮妮如果說自己不是人類,利威爾他們不接受也是可以抹掉記憶的?不過身份什麼的還是要保持點神秘感><
已經開始期待將來芮妮殺巨人時的場景了~~

期待下篇

點評

有些事情總要循序漸進的來嘛~再說抹殺記憶是一件很累+不簡單的事情,所以芮妮非到必要絕對懶得出手阿~  發表於 2017-6-3 17:1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6-3 17:17: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aya25312257 於 2017-6-6 10:36 編輯

在那之後,或許利威爾和法蘭是刻意釋出善意的,芮妮敏銳的感覺到他們已經將自己視為同伴,不會再刻意隱瞞自己任何事情,甚至有時候還會特別找她討論,而芮妮出診的費用也都會上繳,反正這裡的貨幣她回去了也用不著,攢再多對她也沒什麼幫助,甚至連伙食費他們兩個大男人都已經細心的規畫好了,芮妮也不是個喜歡花錢的人,平時除了伙食根本不會有任何花費,所以與其把錢藏著腋著,還不如上繳公庫,還能在他們兩人面前刷刷好感值,何樂不為?

三個人和樂的生活了一段時間,而這段時間,芮妮也不是單純的吃飽等死,出診時還是會多多少少的打聽一些情報,當然這些情報有部分她也會告訴同居的兩人,譬如東街的瓦維德最近有什麼動靜、最近憲兵的重點查緝範圍在哪邊之類的情報。

最近芮妮頻繁的聽到瓦維德疑似想要擴充地盤,正在準備朝他們西街這邊況張勢力的消息,而這個消息自然也藉由芮妮傳到了利威爾和法蘭耳中。

「想開戰嗎?」法蘭有些煩躁:「那個瓦維德怎麼就這麼多事呢?誰想跟他打啊?我們想要的只有地面的居住權啊!我才不要繼續待在這個垃圾堆裡!」

另一邊,利威爾則是一邊擦拭著他銳利的小刀,一邊問芮妮:「有武器嗎?」

「恩,有阿。」芮妮回答的很快,快地有些像是隨便答覆的。

「是匕首嗎?怎麼都沒看你拿出來過?」法蘭好奇的湊過來,想看清楚芮妮的武器長什麼樣子。

「才不是,是鞭子啦。」芮妮努了努鼻子,繼續說:「鞭子真的揮舞起來的話是屬於大範圍的攻擊性殺傷武器,平時沒事不會拿出來用的。」上次跟利威爾一起扁瓦維德的時候,也因為有同伴在身邊所以沒有拿出來用。

「嗯?你帶在身上嗎?沒看過啊?」法蘭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想了老半天,若真的是鞭子的話,以鞭子的特性來說,芮妮頂多只能將鞭子纏在腰上吧!那可沒理由地下街這邊到現在還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來,畢竟地下街這邊除了跟憲兵有勾結的商賈之外,一般人是不被允許擁有武器的,他們手中的小刀可以說是憲兵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懶得落實法規的結果。但鞭子的話…那麼特殊的武器應該多少會有風聲出來才對啊!

「當然,武器這種東西當然是隨身攜帶阿!」

這下連利威爾都看過來了。隨身攜帶?他們狐疑的看了眼芮妮纖細的身板,明明連腰上都沒有纏東西啊!就她那樣的纖細身材藏的了什麼東西?迷你版小鞭子?
芮妮各看了法蘭和利威爾一眼,淡定的問:「要看嗎?」

法蘭興奮的用力點了點頭,他在地下街這種管制武器的地方出生這麼久,除了憲兵手上的鋼刀和槍,他還真沒有看過鞭子這種特殊武器!

芮妮看似隨便的拍了拍手腕上裝有幻武兵器的素色手環,漂亮的玫瑰金色手環上,芮妮像是變魔術般抽出一條長長的金色的光芒,不疾不徐的握住長棍般的光芒,隨手朝身旁的空地甩了下,長棍的頂端立時多出了一塊半月形的光芒,光芒很快的淡去,露出了光芒下的真身,那是一把震懾人心的長鞭,漆黑的鞭身隱隱環繞著白色的美麗文字;握把的底端、那攝人心魂的尖銳倒鉤在燈光下閃過一絲森冷的白光,但這還不是最嚇人的,最駭人的是那反射著燈光的漆黑鞭身,明明他們都沒有接近確認,但他們就是有一種近乎野獸般的直覺。

那把鞭子…被它捲上的東西絕對逃不掉!宛如一隻蟄伏的兇猛怪獸般令人畏懼。

那把鞭子顯然並不喜歡他們,他們感覺的到長鞭隱隱釋出的敵意,對,就是敵意,那把長鞭彷彿是活物般,在黑暗的角落對他們露出了危險的爪子,若不是芮妮的安撫,說那把長鞭下一秒會撲上來撕裂他們他們也不會意外。

身體,本能的恐懼著,不想、也不敢接近此時的芮妮,雖然她依舊笑的令人如沐春風,但那把黑白色的長鞭給人的壓迫感太重了,它的存在彷彿把這個世界從彩色瞬間化成黑白,就連芮妮臉上,那抹曾經令他們倍感舒心的甜軟微笑此時卻讓人格外森冷,甚至讓他們在絕對保證一塵不染的屋內有了聞到血腥味的錯覺。

他們,第一次正視芮妮的戰鬥實力。擁有並馴服了這麼一把恐怖的武器的女人,絕對不會是什麼簡單的角色!

「抱歉,我們家霄雪對我以外的所有人都不怎麼友善。」

在芮妮收回鞭子後,法蘭才戰戰兢兢的問:「霄雪…是那把長鞭的名字嗎?」

「恩。」芮妮點點頭:「他是我最好的戰鬥夥伴喔!不過他太霸道了,所以我不常使用。」

確實很霸道!那把叫做霄雪的長鞭根本就是憑著因為自身強悍的殺傷力而自然散發出的壓迫感,以此高高在上的傲視著所有人。

雖然很不甘心,但那把長鞭…那把叫霄雪的鞭子確實有它囂張的本錢。

「那把鞭子…我說霄雪,你平時都收在哪裡啊?」

芮妮拍了拍左手腕上的手環,示意霄雪就睡在裡頭。

「為什麼…放得進去啊?」

「你們應該感覺得出來,霄雪不是一般的武器吧!」芮妮也不避諱,直言:「霄雪是有自我意識的認主型兵器,當然不會和一般的武器一樣死板。至於剛才…非常抱歉,我太久沒有使用他,所以他有點鬧脾氣,平時不會這樣的!」

幻武兵器當然也算是一種認主兵器吧!她也不算說謊不是嗎?

氣氛有點僵硬,芮妮可以理解的,突然發現一直生活在一起的人居然是這麼危險的人物,正常人都會消化不良。

法蘭和利威爾確實有些消化不良,不過很快地便像是沒事人似的繼續手頭的工作,好似霄雪不曾出現在他們眼中一樣。身處地下街這種弱者必須看著強者的臉色生活的地方,他們對於不合理事物的接受度比一般人高上許多,他們也不是一開始就這麼強大的,在他們強大起來之前,他們也曾經必須仰人鼻息、看著大人的臉色生活。

不過…如果芮妮是敵人的話…利威爾和法蘭都不敢想像,與她為敵的人,會有多慘的下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