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50|回復: 29

[小說] [第二人生]戏剧台之第四幕,三角恋主轴的受伤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6-3 17:19: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花心大少 於 2016-9-9 17:58 編輯

这是我跟朋友们在微信群组里联手创的,由我整理上传。

我们一共只有四个人,所以对于各个角色可能照顾不周,请各位大大稍微体谅体谅咯~

——

第一幕,三角恋开幕的茶会

首先,开场白。。。

「作为一班之导,还是鼎鼎大名的C班班导,当然是由我带头!同学们,让我们一起奔向夕阳吧!」激昂。

「滚蛋吧!!!本大爷才是带头的!!!让我们一起行走江湖挑战太阳吧!!!」还是激昂。

「省点吧你。」如何优雅地表达愤怒——用中指推眼镜。

「哟呵呵!这里似乎很热闹呢~我也要一起玩!后羿,快点把太阳给我射下来!」穿着和服、拿着把扇、插腰。

「不能冒犯太阳骑士长!!!!」性烈如火。

「烈火,冷静点。」一边抛媚眼。

「谁冒犯我了?」光明语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

「那个贱女人!!!」性烈如火,果然冲动。

「亲爱的学生,你何时变得这么笨了?」动作优雅,但话语并不。

「太阳骑士长才不笨!!!」是,他不笨,但你笨,笨到跟『史上最强太阳骑士』仓声。

「没没没,光明神在上,我懂了。」他才不(没)会(胆)跟他老师作对。

「吵死了,一个茶会都乱到这样!」耐性指数快要变成零的混血精灵忍不住开骂了。

「对咯。」难得符合他的死对头。

「整班傻逼在这里吵什么!」千年前的妖师首领不耐烦了。

「主持人都到哪去了?」双胞胎中的面瘫水妖精出来刷了一下出场率。

「这什么东西!来人啊!皇家骑士!本王要回宫!」肥肥的猪王。

「我好感动,终于有人(非人)在乎主持人了。」主持人C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哼。」三黑骑士长只给了个单音。

「啧。」所谓在乎主持人的人(非人)也给了个(不明意义的)单音。

「老C,我们命苦啊!钱难赚啊!」主持人B跪望苍天。

「是啊!钱难赚啊!苍天啊!天理何在!」主持人C也『扑』地跪望苍天。

「快点开始茶会啦!!!」混血精灵火了。

「。。。」主持人D对他的同事们的动作只有无言以对。

这根本脱离剧本上的情节好不好!一群不懂什么叫合作的人(非人)!导演悲愤了。

「息怒息怒。」不想死的主持人D连忙安抚混血精灵。

「来人啊!皇家骑士!本王要回宫!怎么没人啊!想造反是不是!大逆不道!」肥肥的猪王还在叫。

「第一题,请问特殊传说的人物和吾命骑士的人物是如何认识的?」主持人C马上进入状态。

「吃掉!」某只诅咒体重复她的万年不变台词。

「扇弄的。」某鬼王第一高手在悠闲地喝咖啡。

「我弄的!」刚刚还想跑回古中国把后羿抓来的老妖婆兴奋地又跳又举手。

「在光明神的呵护下,以兄弟们见面。。。(碎碎念)」光明语系统启动。

「老妖婆弄的。」混血精灵竟然很乖巧(?)地回答问题!

「能与诸位兄弟见面是太阳的荣幸,去年在风和日丽的早晨时。。。(还在碎碎念)」系统还没停止运作。

「太阳,能简短吗?」某前世为死亡君主的人(非人)也来刷出场率了。

「魔狱兄弟,仁慈的光明神。。。」很抱歉,无法简短。

「。。。我可以吐糟现在是第二人生吗?」沉默了许久的主持人B开口了,「第二人生的两群人会认识不是作者造成的吗?吾命骑士的人会转世不是光明神的杰作吗?」一针见血。

「。。。这个你要去问编剧。现在换一题,请问太阳是不是一脚踏两船?」逃避问题的主持人C却问了不该问的东西(其实应该是编剧安排了不该问的东西,但没办法,主持人就是命苦)。

「什么意思?」微笑、微笑、再微笑,太阳骑士就是应该微笑,更何况是『史上最完美的太阳骑士』(只要不去看里面几乎实体化的黑气)。

「太阳有很多船喔~」在十二圣骑士中还算天真的神射手真的是很天真。

「绿叶兄弟,仁慈的光明神。。。」笑得更灿烂了。

「哇!!能说一下是谁吗?」主持人C化身好奇宝宝。

「但太阳说了不能说。。。」天真的神射手露出迟疑的表情。

「孩子呀!拿出你魔王的架势吧!」某巫妖(魔王保姆)开口呼唤自己的魔王(孩子)。

「不会原谅你的罪恶。」魔王化的太阳骑士长不放过天真的绿叶骑士长。

「够了太阳!」魔王的克星皱了皱眉,成功阻止魔王降临。

「孩子呀!为师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花心呢~」

「我来也!」姗姗来迟的主持人A插了进来。

「老A复活了!」主持人C很惊讶,僵尸吗?!

「原来你们当我死了。。。」主持人A躲到角落画了一会儿的圈圈后,很欢乐地投入工作,「让我看看你们演到哪里了~」

「谜底揭晓,太阳的两只船是冰炎和审判。」主持人A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非人)惊讶了,除了早已知情的人(非人)。

「?!」冰炎大概没想到主持人A就这样讲了出来。

「学长,真的吗?」脑残学弟泪眼汪汪地望向自家学长兼情人。

「。。。」解除魔王状态的某骑士长不想说话了,某魔王克星同样。

「怎么连我也不知道。。。」

「哇。。。」

骑士长们震惊了。

「其实尼欧也有很多只船呢~」拥有安地尔亲传的不怕死兼打不死兼变态的精神的主持人B开始爆料,「夏佐、艾崔斯特,还有他在外勾引的那些。。。」

「B,看起来你有很多条命呢~」正想练练手的尼欧笑了。

「怎么好像离题了。。。」主持人B转移话题中。

「茶会还能不能好好进行啊!!!」主持人A可是很敬业的啊。

「换一题。」冰炎不想在这里继续下去了。

「怎么能呢~」很想挖八卦的暴风骑士长可不想浪费这个大好机会呢。

「继续啊继续!」双胞胎中的笑脸神经病也出来刷出场率了。

「学长。。。」漾漾要哭了。

「漾漾不要哭哦,乌鹫帮你打那只暴力精兽。」

「有架打了!!!本大爷竟然路见不平,那就要拔刀相救!!!」五色鸡头西瑞甩出兽爪。

「你只会越帮越忙而已,不良少年。」还是这个动作,如何优雅地表达愤怒——用中指推眼镜。

「冰炎不安慰漾漾哦?」主持人A挑了挑眉。

「哼。」冰炎只回了个单音,但所有人(非人)都看得出他在犹豫。

「换题换题!请问冰炎吻过太阳吗?滚过床了吗?」

「老B太勇敢了。」主持人A赞叹道。

「这题目不错。」某变态变脸人还在喝咖啡。

「学长不会背叛漾漾的!!」喵喵当然挺自己的好友。

「但我还是比较喜欢看冰阳。。。」拍戏半途肚子痛跑厕所到现在才回来的主持人D说出自己的想法,「别打我,我只是说出真心话。」

「我们不会打你,」主持人们异口同声地说,「但。。。」

「但我非打你不可。」冰炎把指关节压得发出声音。

「我可以提供答案。」安地尔一句话拉回众人(非人)的注意力,「根据我多次偷窥的结果,亚那的孩子在上面,加利的孩子在下面。如果是亚那的孩子跟凡思的后代的话,亚那的孩子依旧在上面。不管是谁,第二天时在下面的一定下不了床,可见亚那的孩子是多么的有技巧。」还在喝咖啡。

「安地尔。。。」冰炎的目标转移。

「暴力精灵来了。」主持人A说。

「是暴力精兽。」乌鹫抗议。

「恩,更正,暴力精兽。」主持人A从善如流。

「其实我不论冰炎和太阳、还是冰炎跟漾漾、还是谁跟谁我都看,有H有肉就可以了。」主持人B似乎想到什么,一脸的下流。

「变态。」主持人们很有默契地说。

「呵呵呵,我为此自豪。」该说真不愧是安地尔亲传吗?好像掺了点式青的感觉?

「我有任务先走。」火大的冰炎把夏碎拉走了,留下一脸哀怨的千冬岁。

「夏碎保重。。。」刃金骑士长真不愧毒舌,但这似乎是每个人(非人)都想跟夏碎说的。

「我也有任务。」太阳也走了。

「太阳去找冰炎了,他吃醋了。」主持人B很兴奋(?)地说。

「第四题,为什么特殊传说比吾命骑士贵?」主持人C拿起题目表,挑了个最正常的。

「吾命的故事比较少,但其实在第二人生那边补回来了。」主持人B回答,「第二人生那边是太阳视角。」

「很好,不过。。。」主持人C说,「为什么是主持人答题?」导演悲愤了。

「哎?不知道耶。」主持人A呆呆地说。

「喂!那边的!」西瑞突然踩在桌子上(哪里来的)指着主持人B。

「啊?」主持人B愣愣的。

「你!刚才答错了!」

「啊?」一头雾水。

「答案是因为本大爷行走江湖的故事很精彩!!!」

「。。。」

「啧。」又是这个动作,如何优雅地表达愤怒——用中指推眼镜。

「四眼田鸡!」终于意识到这个动作的含义的西瑞在和千冬岁互瞪(竟然这么和平?!)。

「根据我手下的汇报,现在黑馆亚那的孩子的房间正上演三角H,我要去偷拍,先走了。」终于放下咖啡杯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夏碎正慢悠悠地走回来,还有漾漾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我也要去!」主持人B很兴奋。

「我也要!」

「别丢下我!」

「我必须掺一脚!」

主持人们纷纷表达心愿,其他人(非人)也不例外。

「那么,茶会暂停,全员出动。」突然冒出来的导演对着镜头说。

他很感动故事终于回到剧本上写的那样了啊!虽然不完全一样,而且这么多题目只问了四题,本来像卫生纸一样长的剧本连一半都没有演到,但他还是很感动啊!这群人(非人)总算把故事带回原本的结尾了啊!

然后,各位观众的电视机上冒出了「To be continue」的字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3 17:21:29 | 顯示全部樓層
这真的是茶会吗?(汗颜)
那么,下集有H,但不纯熟,请各位大大期待咯~

點評

提醒一下,要發十八禁文章的話請貼連結喔,因為御論規定是不能有十八禁內容的文章,有問題歡迎短消。:)  發表於 2016-6-4 06:0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3 17:42:4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  感覺不錯看 期待後續喔

點評

谢谢支持,我本来还怕没人看叻  發表於 2016-6-3 18: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3 18:56:00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可是大大...我記得御見我不能放H文啊!
不過連結可以喔~

點評

有说吗?我怎么没看到?在哪?  發表於 2016-6-4 10:22
啥?!不能吗?呜呜呜  發表於 2016-6-4 10: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6 10:36: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花心大少 於 2016-9-9 17:57 編輯

第二幕,三角恋征战的开端

「场外现场直播,现在开始。」导演又突然冒出来,然后又缩了回去,「温馨提醒,微H有,各位观众请小心教育自己的孩子。」

「。。。可以不要这么逼真把呻吟声也演出来吗?」主持人B说,「我年仅五岁的弟弟、我严肃认真的哥哥、我天生一对的父母、我年老年迈的公公婆婆爷爷奶奶、我要死不死的太婆、我的儿时玩伴、我的表和堂兄弟姐妹们、我的。。。」

「你够了喂你!要说什么就快点说!」主持人A不耐烦了。

快点结束拍摄,他要回家看电视节目啊!他最爱的panda warriors啊喂!那边的,笑什么!每个人都有童年的好不好!(问题是你现在已经过了童年啊)

「。。。都在电视机前面,你们不可以教坏他们啊喂!我的家族只能有我一个变态!」虽然他也很想看H。。。

。。。这什么理由啊。

「不可以不要。」主持人D坚持维护他的最爱。

「对!」主持人C与主持人D站在同一阵线。

「那好,你们演吧,我负责看。」如愿以偿当个观众的主持人B乐滋滋地跑去跟安地尔要咖啡喝。

。。。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阴谋呀阴谋!

「那么场外现场直播,现在开始。」主持人A拿着从导演那儿抢来的板,『卡』了一下。

。。。不是早就开始了吗?你发梦啊?

「啊。。。轻。。。轻点。。。痛。。。」太阳呻吟着。

床上,三个人(非人)衣衫凌乱。

「太阳,我对不起你。」主持人D双手合十忏悔,太阳的声音是由他亲手在幕后录制的。

「很快就好了。。。」冰炎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呜。。。」

「亚~」漾漾欲求不满了。

「我走先,我要看的戏做了。」主持人A离场追他的panda warriors去了。

「等会儿作gladiators的时候记得叫我啊!」主持人B也在追他的童年。

「喂喂喂回到正题。」主持人C也很敬业。

「你都只顾他~亚啊~」漾漾主动吻上冰炎。

冰炎也抱紧漾漾。

「他还真多老婆。」主持人D说出感想。

「审判不吃醋吗?」主持人C问。

「审判有夏碎。」主持人B回答。

「所以到底是怎样?」主持人D混乱了。

「现在是这样,漾漾〉冰炎〈太阳〈审判〈夏碎〈千冬岁〈暴风。。。」主持人B解释道。

「你够了喂!给我一条食物链做末鬼!」主持人C说得。。。很有道理。

「本来就是一条食物链啊。」主持人B竟然说得理所当然。

「我把一部分的影像传回狱界了,四大鬼王说要来。」安地尔突然开口。

「亚~」太阳不满足,开始诱惑冰炎。

冰炎想回答太阳,但被漾漾吻得说不出话来。

「真兴奋呐~」四大鬼王不知何时已经趴在窗边流口水,三个男的鬼王下身开始蠢蠢欲动,准备回去干比申。

结论是——「原来鬼王都喜欢BL。」

「我看不下去了。」哈维恩捂着脸转身,「主人怎么这样。。。」

「喔喔喔好兴奋~」式青和主持人B作出同样的发言。

「老B你这死变态!」主持人C无法想像自己的同事竟然如此变态,虽然他早就知道。

「做末只骂我。。。」主持人B落寞了,抱歉只能说你做人太失败。

「喔喔喔原来那臭小子那么有技巧。」扇张开扇子。

「哼!」太阳穿上衣服打算走开。

「西亚。。。」冰炎忙挣脱漾漾,又吻住太阳。

太阳被吻得浑身酸软。

「两个坏蛋~」冰炎两边都上下其手。

「小家伙你可以用分身术嘛~」冰炎突然听到一句话。

「没诚意。」太阳不允许。

「那对不起咯~」冰炎脱下太阳刚刚穿上的衣服。

太阳脸红了。

「学长,你不是说你的心只有我一个吗?现在你却。。。」漾漾哽咽道。

但因为他太小声,冰炎没听到,脱完太阳的衣服后把他压在床上。

「学长!!!我。。。我。。。我不爱你了!!!」漾漾爆走了。

「褚,下一次好吗?」冰炎转过头。

太阳则在心里奸笑。

「你说的!」漾漾心想:我才是学长的心上人!死太阳,等着瞧!哼!

然后漾漾就走了。

「现在安静了。」冰炎慢慢地吻上太阳的嘴。

「呜。。。」太阳也回吻。

冰炎把太阳抱得更紧,舌头交缠在一起。

「呜。。。恩。。。」太阳快没气了,他的吻技毕竟还不是很熟练。

(然后主持人C竟然把群名改为『冰阳漾干性行为记』!!!还好主持人D说「这个名字我准被妈妈骂了,不要忘记我们几个才十三!」主持人C才终于把群名改回『第二人生戏剧茶会』)

突然漾漾冲进房间。

「真破坏气氛。」主持人D说。

「这样才有刺激感。」主持人C说。

「!」太阳惊讶了。

「?」冰炎疑惑了。

「看他最终选择谁吧。」主持人D表示很期待。

「褚,你不是呜。。。」冰炎被漾漾强吻了。

「你。。。!」太阳怒瞪漾漾。

「太阳!!!快把冰炎抢回来!!!」主持人C感到很刺激。

太阳推开漾漾,冰炎则被漾漾压得动弹不得。

「他是我的,不准抢!」太阳怒了。

「学长是我的!!!你凭什么跟他在一起?!!」

「凭我自己!」太阳慢慢向前。

「哼,放肆!」漾漾紧紧抱住冰炎。

「放肆的是你。。。」太阳奸笑中。

冰炎冒冷汗中。

「太阳的身份是少主吧,漾漾怎么比?」主持人D提出疑惑。

「可以的啦!」主持人C说,「架空世界不要理酱多。」

「不如。。。我们让他自己选择吧。。。我愿赌服输,如果我输了,我就走。」太阳说,「但如果你输了,就不准再回来。」

「太阳加油,你一定要幸福啊!」主持人D说。

「好。」漾漾毫不犹豫一口应下。

然后两人看向冰炎。

「。。。」冰炎保持沉默。

「亚~」太阳用泪水汪汪的碧眼看着冰炎。

「学长。。。你打我无所谓。。。」漾漾依偎在冰炎怀里。

「我都起鸡皮疙瘩了。」主持人D表示很感人(?)。

「我都发抖了。」主持人C表示这画面很美(?)。

「呃。。。这。。。」冰炎不知该如何选择,「我有个提议。」

「说来听听。」

「先说,你们同不同意。」

「看情况。」

「我要肯定词。」

「好,我同意。」

「同意。」

「既然你们都同意,那么。。。」冰炎开始严肃。

漾漾心想:学长的表情很恐怖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不能在途中放弃。」

「好。」

「我要你们比拼。」

「?!」

「比拼什么?」太阳很淡定。

「呵呵呵,这下可精彩了。」主持人D说。

「你们两个慢慢想,我有任务要出。」冰炎穿上黑袍就走了。

「好吧,慢走,小心点。」

「你觉得学长要我们比什么?」漾漾问。

「我也不清楚。」

「学长通常很在意力量,难道。。。打架?」

漾漾和太阳就在房间僵持了很久。

「唉。。。」太阳打理好自己,正准备走的时候,房间的门传来敲门声。

「请问哪位兄弟想与太阳一同探讨光明神的慈爱呢?」

「诶,你们怎么会在冰炎的房间?」探头进来的是夏碎,「冰炎呢?」

「学长去出任务了。」漾漾回答。

「任务?今天公会没有分派任务啊。」夏碎微微皱起眉头,「冰炎是穿什么衣服出去的?」

「黑袍啊!」漾漾有些惊慌了,「夏碎学长,现在怎么办?」

「你们先去周围找找,我去通知其他人。」语毕,夏碎离开了房间。

一直沉默的太阳没有说什么,径直离开房间开始行动。

漾漾连忙跟上。

「其他人叻?」主持人D问,「怎么只剩我们几个?」

「你发梦啊!」主持人C回答,「去准备演出下一幕了啦!」

「那老D呢?」

「他在翘班兼跳槽。」

「啥?!」

「他翘我们这边的班,跳作家的槽。」

「啥意思?」

「就是说,他以后就不来拍摄现场了,就待在家里,直接和我们线上联通,顺便把我们的拍摄成果和现场直播现炒现卖当场加料减料再传到电视上。」

「哇~」

「喂!老C你把我的行踪透露干嘛?!要是被我妈知道了,我以后就很难找机会帮你们做这些工了啦!」主持人B的声音从摄影机传出来,吓了大家一跳,尤其是摄影师。

(摄影机有哪一个设备是可以发声的?!顶多也就拍照时的声音吧?!你是怎么弄的?!)

「反正你自有办法应付,我们多年的、各式各样的经验你总不会完全归零了吧?」主持人C耸耸肩。

「切!不要讲到好像我们是特工那样!」

「本来就是,不然你以为要办这个节目,除了请特工来当主持人,还有哪一个平凡人可以顶到这群守世界的非人?」

「对对对。」主持人D附和道。

「算!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

「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一定不会坐视不管,得了吧?我们可是一个组合。」

「而且你根本就不会出事,会的话就不是你了。」

两个主持人合顶一个主持人,他只好败下阵来。

「我们才十三岁啊呜呜呜,为什么要这么命苦!」主持人B发出不明意义的话后,泪奔了。(虽然现在没人或非人看到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泪奔。)

「现在好像很符合一句话: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虽然我们是女孩,不对,是少女。」主持人C表示。

「老A呢?」

「当然是在进行我们的组合喜好:女扮男装。」

「去哪里?」

「夜店。」

「。。。」

「那么,这次就落幕了吧!」

台下。。。不。是树上的导演,因为这次的拍摄场地是在树上,不然怎么能拍到黑馆的四楼、冰炎的房间内的状况,人(非人)可是在里面演啊!

树上的导演流下感动的泪水,终于演完了啊!这群火星人根本就不会按照剧本上的来演,就连主持人也是,最后多出来的那一段对话是怎么回事?!看来下次要叫编剧只写个大概就好了,剩下就给他们自己发挥,不然写得那么详细简直是浪费ink啊!他应该感谢天地这群火星人还好没有离题演出吗?

然后,各位观众面前的电视机再度一片黑暗,除了一个「To be continue」的字样是白色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6 10:45:36 | 顯示全部樓層
更了更了!
求留言啊!
我朋友说有留言他就更加有动力!
但他们还无法回应,因为目前他们还是等待验证会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6 13:26:55 | 顯示全部樓層
花心大少 發表於 2016-6-6 10:45
更了更了!
求留言啊!
我朋友说有留言他就更加有动力!

哎!!人还真不多啊
啧,那么我们现在算是会员了吗?

點評

当然  發表於 2016-6-6 13:4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6 13:38:55 | 顯示全部樓層
写的真好,整理的也很好!加油吧。。。。

點評

维,我们写多点。累死这花心大少爷  發表於 2016-6-6 18:45
可是很辛苦  發表於 2016-6-6 13:4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6 13:46:33 | 顯示全部樓層
公告:
主持人A——夜玄日
主持人B——我
主持人C——冰维冥
主持人D——非御论会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6 18:05: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柔依潔羽 於 2016-6-6 18:24 編輯

4人合寫阿~
陽漾爭炎戰...我喜歡~~~!XD
繼續加油喔~各位作者大大們~

點評

谢谢(我顺便代表另外那三人道谢),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  發表於 2016-6-6 18:4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