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夜幽冥

[同人文] 特傳 放過我,好嗎?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8-10 19:20:55 | 顯示全部樓層
-6.逃跑

     褚冥漾剛進公會就被團團圍住,卸下了老頭公,連同裡頭的幻武兵器一起被丟進結界裡,又搜身取走所有符紙,最後被關在黑暗的小房間中。

     待眼睛習慣黑暗後,褚冥漾扭頭看看四周,房間中除了用來打地舖的甘草堆外什麼都沒有,既然存心想關他,唯一的出口肯定放有對抗言靈的法陣。雖然褚冥漾現在有完整的妖師言靈,但若強硬用言靈衝破門板,恐怕他自己也會受到不小的內傷。現在他除了體術外身邊沒有任何武器,要在有內傷的情況下光靠體術逃出去似乎不太可能。

     公會把他關在這裡而不是直接動刑,應該是還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完整的奪取並控制妖師之力,只不過是防止他在任務中有什麼閃失,或離開學院躲藏在其他地方才關他,畢竟一個月沒有他姐姐或白陵然的消息,他再遲鈍也會有所懷疑,若他此時亂跑,公會的計畫就可能出現漏洞。

     悠閒的躺倒在地,現在離午餐時間還有幾個小時,這段時間大概不會有人進來打擾他,那他乾脆先在這裡睡一會兒,養精蓄銳,等等也好逃跑。

     相較於褚冥漾的放鬆,冰炎在褚冥漾走後沒多久便和夏碎衝進公會,直奔會長辦公室,然而還未接近目的地,兩人就被一旁的公會長老攔下。

    「冰炎殿下、藥師寺閣下,二位急匆匆的是要去哪呢?」

     夏碎拉著急性子的冰炎,語氣溫和的答話:「我們有事找會長商量,還請長老行個方便。」

    「會長最近比較忙,恐怕現在不在辦公室,二位有什麼事可以和我說嗎?我可以幫忙轉告會長。」長老露出和藹的微笑。

    「那就先謝謝長老了。就在剛才,我們的友人被帶到公會,我們不放心,想過來看看。」夏碎盯著長老,他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我知道了,不過二位可以放心,會長招見褚冥漾僅只是想請先天能力者到場一同討論與妖師合作的相關事宜。二位不妨先行離開,待討論告一段落後,就會讓他回去。」

    「……我們知道了,不好意思打擾您,告辭。」

     夏碎拉著從頭到尾臭著臉的冰炎離開公會。

    「冰炎,你發現了吧?」

    「嗯。」冰炎回頭瞪著公會大門,「那個長老絕對有問題。」

     他們並沒有點明他們要找的友人是誰,那長老卻準確無誤的說出褚冥漾的名字,但讓他們猶豫的是,長老也確實提到會長找褚冥漾是要討論合作事宜,這究竟是公會內部串通好的說詞,還是僅僅是他們想多?

     無論如何,長老的態度明顯不想讓兩人直接找上會長,他們的出現肯定讓長老起了戒心,現在要硬闖恐怕不容易。

     「先走吧,冰炎,公會應該不會立刻把褚怎麼樣,我們晚點再來,若是再要不到人,就直接搶。」

     「嗯。」


(小黑屋)
     正午時分,褚冥漾被開鎖的聲音吵醒,幫他送午飯的人來了,但他沒打算吃,剛起床他不餓,也防著飯菜裡有毒。

     俐落的起身,褚冥漾趁著送飯的人彎腰將飯放在地上,他抬起腳重重的往那人的後頸踹下,然後衝向門口,兩手往旁邊一揮,打在左右侍衛的頸動脈上,兩個侍衛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他必須先拿回幻武,否則赤手空拳很難突破袍級的重重包圍。

    「妖師逃跑了!快追!」

    「務必要把他抓起來!記住,要活的!」

     警報聲響徹整個公會,褚冥漾嘖了聲,公會的手腳比他想像的還要快,看來他必須賭一把了。

    「『老頭公、米納斯、烏鷲、伊格爾特,立刻到我面前!』」富含言靈的字句迴盪,褚冥漾的面前出現一個傳送物品的法陣,裡面正是他最有力的夥伴們。

      傾身吐出一口血,他算是賭對了,公會用來封印他的武器的結界雖然不弱,但也並沒有很強,用言靈強制召喚只讓他失去一點血而已。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包圍者見識你的狠。」褚冥漾對著四周的袍級揮舞雙扇,「幻影舞曲•人影共舞。」

     影子離地而起,開始攻擊,場面可說是前所未有的大亂鬥。

     有幾處爆出強烈的光芒,想要破壞影子自然會想到光,只可惜他們不知道,伊格爾特是光與影逆兵器,光屬性的攻擊不但不會讓影子消失,反而會讓影子在吸收光屬性攻擊後變得更強大,攻擊也更快狠準。發現光屬性攻擊無效、反而增強敵人的袍級有些慌了手腳,讓褚冥漾有機可乘。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偽善者見識你的剽悍!」收起扇子,褚冥漾喚出烏鷲轉成二檔:「黑夜之聲,闇影之型,我是你的主人,你信從我號令,展現你隱藏夜影之後的闇之面容。烏鷲,重現兵器。」

     毫不費力的舉起巨大鐮刀,褚冥漾輕輕一劃,黑色的風壓襲向袍級們,較弱的白袍瞬間倒下半數。

     一陣箭雨突然落下,老頭公立刻甩出結界,褚冥漾迅速鎖定一名站在高處的紫袍,箭雨停止的下一秒,紫袍便被米納斯的子彈擊中倒地。老實說他還得感謝這位紫袍,突如其來的箭雨進行無差別攻擊,許多正專心對付影子的袍級沒來得及應付,因此負傷而導致行動變得緩慢。

     褚冥漾朝上開了一槍,王水泡泡佈滿公會的天花板,在老頭公穩固結界後,他打了個響指,泡泡瞬間破裂,來不及架設結界的袍級們被王水腐蝕得在地上打滾,米納斯的特製王水除了腐蝕外還有打量麻醉劑,被打中的人沒多久便昏迷不醒,失去戰鬥的能力。

     打得差不多的同時,大批黑袍趕到,訓練有素的將褚冥漾團團圍住,當中幾個認識褚冥漾的黑袍也都拿著武器指向他,臉上充滿了不可置信,畢竟在公會內部攻擊袍級已經可以說是背叛公會了,他們沒想到褚冥漾竟然會這麼做,更沒想到他竟能憑一己之力便擊倒了公會裡超過半數的白、紫袍,其中甚至有幾名黑袍。

     褚冥漾見大勢已去,下了言靈讓包圍的人動彈不得,趁眾人還未解開言靈前,開啟傳送陣回到無殿。反正今天這一鬧,打倒甚至殺了的袍級不在少數,公會建築也被毀得殘破不堪,想要恢復正常運作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算是給公會的報復吧!只可惜這對褚冥漾來說遠遠不夠,若下次還有機會,就來把公會炸了吧!

     然而當他來到無殿大廳,看見的除了無殿三主外,還有一個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11 11:02:38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小夜大大寫的很好餒!!
沒想到漾漾直接闖出去欸~     冰炎和夏碎應該也知道公會想要對漾漾做什麼了吧!    如果他們知道是自己讓妖師家族滅族,會怎麼樣?


好期待大大的更文,也想知道那一個人是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11 13:52:25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快點把公會炸了吧!!!

無殿還多一人,學長嗎!?   漾漾的全袍馬甲要掉了嗎?  (好想知道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11 16:27:02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幽冥 發表於 2020-8-10 19:20
-6.逃跑

     褚冥漾剛進公會就被團團圍住,卸下了老頭公,連同裡頭的幻武兵器一起被丟進結界裡,又搜身取 ...

漾漾逃跑,我覺得公會會趁此機會,藉機將漾漾列上叛逃者的汙名

這樣就更有理由來控制先天之力的繼承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11 19:14:10 | 顯示全部樓層
柳蘭楟 發表於 2020-8-11 11:02
哇!小夜大大寫的很好餒!!
沒想到漾漾直接闖出去欸~     冰炎和夏碎應該也知道公會想要對漾漾做什麼了吧 ...

謝謝大大支持~
小夜想寫威漾,當然要讓漾漾直接衝出去((夜:上吧,漾漾!有我在你不會輸!   漾:廢話,你是作者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11 19:19:15 | 顯示全部樓層
葉今雪 發表於 2020-8-11 13:52
漾漾快點把公會炸了吧!!!

無殿還多一人,學長嗎!?   漾漾的全袍馬甲要掉了嗎?  (好想知道XD) ...

想知道是誰嘛~就不告訴你((被揍

如果雪雪更文我可以考慮((咦?

點評

好吧 .... 為了知道是誰,我會努力的!!! XD  發表於 2020-8-11 23:0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11 19:28:00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20-8-11 16:27
漾漾逃跑,我覺得公會會趁此機會,藉機將漾漾列上叛逃者的汙名

這樣就更有理由來控制先天之力的繼承者

漾漾逃跑會被扣上汙名,不逃跑又打不過這麼多黑袍

漾:我太難了!!!

點評

也可能是漾漾太雖了  發表於 2020-8-12 15:1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16 20:54:12 | 顯示全部樓層
-7.身份暴露

     無殿大廳,三主的身邊多了一名有著姣好面容的男子,金色的長髮隨意披散,雖然身上的衣物有些破損和泥污,但舉止優雅,嘴角帶著淺笑,若是換身衣服好好打扮一下,絕對可以迷倒一票人。

     然而,褚冥漾不但沒有被男子清秀的外表吸引,反而在看到他的瞬間,甩手準備抽出武器。

     他絕不會放過,殺人兇手。

    「漾漾,過來吧!」最先看到他的鏡對他招招手,打斷了他拿武器的動作。

     褚冥漾走過去,坐到了傘的旁邊,那名男子的對面。

    「為什麼『尊貴的』公會會長會在這裡?」褚冥漾緊緊盯著男子,全身散發著殺氣。

    「漾漾小朋友,敵意不要這麼重嘛~」扇作勢往褚冥漾身上撲,被傘狠瞪了一眼,只好轉身趴到公會會長身上。

    「持扇者,能請你先下來嗎?」公會會長有些無奈,伸手試著推開扇,發現無效後只好努力無視身上的重量,繼續談話:「咳咳……我先向褚同學自我介紹吧!我叫嚴松鈴,一個有名無實的公會會長。」

    「……」褚冥漾皺眉,仍舊不語,雙眼直盯著嚴松鈴。

     嚴松鈴苦澀的笑了笑,「早在一年前,我這會長的位置就已經什麼也不是了,受到長老們的支配,許多袍級和行政人員也都加入了他們的陣營,而我不過是他們的替罪羔羊,暗地裡透過會長的頭銜發佈命令和任務,出了差錯卻全由我這明面上的會長承擔。」

     褚冥漾的眉頭皺得更深了,「……所以、妖師一族……」

    「是長老們的計畫,那時發殲滅鬼族任務的也是他們,不過是借用會長的身分罷了。真正讓妖師滅族的,是公會的那群長老,不是我。」

     突如其來的發展讓褚冥漾有些措手不及,之前他並不是沒有懷疑過計畫這一切的另有其人,但無論他怎麼查,結果都顯示發佈那次任務的人是公會會長。

     傘輕輕抱住褚冥漾略顯嬌小的身軀,無聲的安撫著。

    「傘,這是真的嗎?」無殿足夠強大,不會因為被任何人威脅而說謊,而且他相信,傘不會欺騙他。

    「……是真的。」

     清冷的嗓音讓褚冥漾漸漸冷靜下來,不就是換了幾個仇人,該報的仇還是要報。

    「那,你又為何會在此?」褚冥漾仍舊警惕著眼前的人。

     嚴松鈴輕輕的勾起笑,「這其實要感謝你,褚同學。一年前長老們叛變,他們收買了情報班高層,封鎖所有的相關情報,因此除了動手的人外,無人知曉公會權力早已被轉移,而我則被他們關了起來。剛剛褚同學大鬧公會,破壞了軟禁我的房間,我便逃來這裡,想請求無殿的幫助。」

     褚冥漾抬頭看向傘,得到肯定的答覆後,臉上多了幾條黑線。

     好吧,他認了。沒想到他開開心心的破壞公會,竟然還能救人啊。

    「妖師一族的事我感到非常遺憾,希望你能早日走出悲痛。因為我的無能才讓小人有機可乘,我在此向你道歉。對不起!」嚴松鈴心疼的看著男孩,他被軟禁時與外界隔絕,逃到無殿後才從三主口中得知妖師滅族的消息,聽聞的當下他心痛不已,更何況是眼前這孩子呢?

    「既然此事與你無關,你就不必道歉,我也不需要。」

    「但是,我……」

     褚冥漾抬手打斷嚴松鈴未完的話:「你告訴了我真正的幕後主使,這樣就可以了。」

     他不會因為一個人的身份,而要那人為沒做過的事負責,不僅沒有意義,對他的復仇也沒有任何幫助。

     不過目標變成公會長老們,下一步要怎麼走,他還沒有計畫。



(三天後)

     褚冥漾待在無殿的期間,公會也正開始重建工作。對於妖師背叛公會後逃跑的話語也傳得沸沸揚揚,雖然無殿一度有意壓下輿論,但黑色種族--尤其是妖師--背叛等的消息傳得不是一般的快,就連無殿也無能為力。

     冰炎等人被長老指派調查這次的事件,盡全力將妖師抓回,美其名是因為他們與褚冥漾最親近,最有可能將褚冥漾勸回並接受制裁,但大家心裡清楚,長老們是想藉此機會試探他們對公會的忠誠。

     於是眾人再度聚於黑館大廳,一同觀看褚冥漾攻擊袍級、逃離公會的畫面。

    「等等!那是……」安因指著褚冥漾手中的雙扇。

    「……是冥的幻武兵器。」冰炎的臉色沉了下來。

    「漾漾手中那把鐮刀的氣息,與冥的武士刀也非常相近。」蘭德爾看著褚冥漾喚出第二個幻武。他當時趕到現場,就覺得鐮刀的氣息有些熟悉,事後回想起來,卻又不希望猜測屬實。

    「所以……冥就是漾漾?」千冬歲推推眼鏡,不可置信的說。

    「喵喵、喵喵不信!冥攻擊我們,甚至下了殺手,怎麼可能是漾漾!」

    「如果冥就是褚,那褚為什麼要殺我們?」夏碎雖然不願相信小學弟會對他們下手,但事實卻擺在眼前。

    「不管最終答案是什麼,我都要找褚問清楚!現在我們僅僅只是懷疑,中間或許有其他我們不知道的因素,不能就這樣下定論。」冰炎雖然這麼說,但心裡也早就認定冥就是褚冥漾,只是他自己不願承認罷了。

     眾人激烈的討論著,黑館大門突然被用力推開,他們話題的主角--冥就這麼出現在眼前,原先吵鬧的氛圍被沉默取代。

     冥像是沒察覺到詭異的氣氛,半臉面具下的雙眼無神地看著前方,銀色的袍子破損不堪,踏出的每一個步伐是如此沉重,冥拖著搖搖晃晃的身體緩慢地上了樓。

     突如其來的發展弄得眾人一愣一愣的,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夏碎。

    「冰炎,要跟上去嗎?」

    「……我們走!」

     見冰炎和夏碎上樓,其他人也悄悄跟在後面,他們沒有刻意隱藏氣息,但冥就好像沒發現他們似的,自顧自的走進四樓褚冥漾的房間。

     等了幾分鐘,房間內沒有動靜,沒什麼耐心的冰炎一腳踹開門,卻沒有看見他們要找的人。

    「臥房。」不知道是誰這麼說,眾人緩慢靠近臥室,猛地打開門,卻發現冥倒在床上,臉上仍帶著面具。

     賽塔上前輕拍冥的肩膀,卻怎麼叫都叫不醒,在確認對方沒有受重大外傷後,便請手輕腳的退開了。

    「先讓年輕的學生好好休息吧!」

     既然賽塔都這麼說了,其他人也不好再說什麼,但大家都默契的待在原地,沒有任何人離開房間,大家都想要在眼前人清醒後第一時間知道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16 22:45:0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柳蘭楟 於 2020-8-16 22:47 編輯

啊啊啊!怎麼停再在這裡啊!
漾漾怎麼了嗎? 冰炎他們如果知道是他們滅了妖師一族會怎麼樣?期待下一次的更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8-17 00:45:27 | 顯示全部樓層
沒想到是會長耶!!!讓我好驚訝!(真的有驚訝到)

啊~又停在精采的地方了,期待下一篇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