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夜幽冥

[同人文] 特傳 放過我,好嗎?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7-23 22:06:48 | 顯示全部樓層

他們也是有懷疑他們毀了漾漾什麼東西((沒意外的話下篇也會寫到一點
因為話是出自冥,而他們對冥了解不多,無法斷定所言是否可信,所以才決定先調查冥~

然後大大說的四把武器是包含魔龍嗎?
小夜數了下  米納斯+烏鷲+伊格爾特+……魔龍?
但是因為小夜還沒看完特傳,對魔龍的了解不多,所以他可能不會出現((對不起~

點評

我順便把老頭公算進去(魔龍有想過,只是大大妳並沒有寫這個角色  發表於 2020-7-23 22: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7-23 22:13:59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幽冥 發表於 2020-7-23 22:06
他們也是有懷疑他們毀了漾漾什麼東西((沒意外的話下篇也會寫到一點
因為話是出自冥,而他們對冥了解不 ...

我覺得三把就夠強了,都是王族兵器(烏鷲算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7-25 20:24:12 | 顯示全部樓層
千年前,亞那為了那些鬼族化的人,而因此被凡斯誤會,如今千年後,卻是因為公會的陰謀,而使冰炎他們被蒙蔽,無意中殺掉了漾漾的家人

漾漾要恨也不是,不恨也不是,即使他們不是故意的,又有誰能真的原諒殺人兇手呢

大大加油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28 17:03:21 | 顯示全部樓層

◆內有人員死亡請注意

◆第一次寫打鬥部分請見諒

-4.面對面較量

     一如往常的晴天,該上課的上課、出任務的出任務,唯一不同的是認識褚冥漾的人們都收到了一條來自不明號碼的簡訊,一封自信滿滿的戰書:

    「給漾曾經的朋友們:

              想必已有些人心懷疑問了吧?既然如此,那我就大發慈悲的給你們一個機會吧!今日下午三點,在第一武術台與我來場友誼賽,只要你們能殺掉我,待醫療班復活後,我會給予各位一些提示或回答你們的問題。反之,若是被我殺掉,你們就失去這次機會囉!

             ps.平日也歡迎隨時來找我打架喔~只要你們有本事殺掉我,我就會在復活後提供相關情報喔!

                 前提是你們要有殺死我的能力~

                                                                                                 冥      」

    「這小朋友口氣真大啊~讓大姐姐來教教他怎麼說話吧~」奴勒麗搖著尾巴,邪魅的笑了笑。

     黑館,眾黑袍剛聽完冰炎敘述他們在餐廳遇到冥的經過,便收到了這封簡訊。

    「哼,不過就是個低賤的生物。」某王子不屑的哼了聲。

    「休狄,人家好歹是個全袍。」戴洛撫額。

    「尼羅,全袍的血好不好喝啊?」蘭德爾晃著高腳杯。

    「很抱歉我不清楚。」

     無視其他人有些詭異的發言,安因問出他最在意的事:「不過冰炎,冥說我們毀了漾漾很重要的東西,你有什麼頭緒嗎?」

     然而冰炎只是搖搖頭:「我和夏碎原本想去問褚巡司,但去了幾次都沒看見人。」

    「情報班呢?是否能查出什麼?」賽塔也關心著。

     冰炎再度搖頭:「對褚來說,最重要的莫過於家人和朋友,既然說是我們動的手,那被毀掉的大概就是家人了,可是褚的父母健在,也沒有用人偶替代的景象,而褚巡司和白陵然是有能力保護自己的人,不會隨隨便便就被殺,何況我們也沒有理由要殺他們。」

    「那到底……」

    「我們會繼續查,但現在必須先解決冥,要是贏了也能對調查有所幫助。」冰炎打斷安因,他們必須先處理眼前的問題。

    「學長!」

     黑館的門被打開,同樣收到簡訊的千冬歲喵喵、夏碎、阿利,可能還有萊恩,也趕到了黑館。

    「冰炎,你們都收到簡訊了吧?」

    「嗯,黑袍們都有。」

    「那各位打算怎麼做?」夏碎將視線轉向其他黑袍。

    「我想到了一個好方法,」蘭德爾啜了口紅色液體,「簡訊上可沒說要一對一啊!我們一起上,就算他是全袍也沒這麼大能耐吧!」

    「好主意,就這麼辦吧!」夏碎笑得一臉無害。

    「姐姐會負責好好教育他的~」奴勒麗舔了舔嘴唇。

    「這次不會再讓他跑了。」千冬歲推了下眼鏡。

    「招惹我們的代價可不小。」冰炎露出冷笑。

    「喵喵會負責幫大家治療的!」

     冥,既然你下了戰書,可就別後悔啊!

    「願各位能平安歸來。」賽塔微笑給予祝福,心中卻有不好的預感。



     下午三點,眾人依約到達第一武術台,但還未走進,便聽到裡頭傳來打鬥聲。

    「管你公會什麼袍!還不快快招出本大爺的小弟在哪!」

     武術台內,冥拿著一把菜刀正準備殺雞拔毛燉湯……不對,是拿著菜刀游刃有餘的躲避西瑞的攻擊,偶爾出手砍幾刀。

    「為什麼你身上有漾~的氣息?快說你把他藏哪了!本大爺的時間很寶貴的。」

    「聽聞你是江湖一把刀,一點江湖勢力還是有的吧?自己找不就好了,幹嘛偏要來找我?」

    「不用你提醒,本大爺老早就派小弟去找人了!本大爺到這裡單純看你不爽,來把你打得哭爹喊娘,以後看見大爺我才知道要三跪九叩!」

     ……還三跪九叩咧!你以為自己是哪朝皇帝啊?

     冥不再理他,反到在看見他們時勾起一抹邪笑。

    「唉呀呀,你們還真的來啦!準備好迎接死亡了嗎?」

    「沒人告訴你江湖中人比武不要扯東扯西的嗎?」西瑞一掌打了過去,不意外的再次被冥躲過,然而這次冥快速繞到西瑞身後,在他耳邊說了什麼,趁他發愣時將手中的菜刀往對方的頸動脈送,瞬間鮮血濺了一地,冥彈指把雞送去餐廳料理……是把人送去醫療班等復活。

    「好啦!輪到你們了,誰先來呢?」

     賽塔和尼羅已經到觀眾席等候了,冥看著留在武術台上的人,開始後悔自己一時衝動發出去的訊息。

     他並不是是非不分之人,早在拿到紅袍資格時他就調查過,安因、蘭德爾、奴樂利……他們沒有參加那次殲滅鬼族的任務、雙手沒有沾上妖師一族的鮮血,他和他們沒有仇,那為什麼要發簡訊給他們啊啊啊啊!

     再加上和無殿約定過不能殺冰炎,為什麼不能殺的全是黑袍!打暈對手比殺死對方更難好嗎!

    「有勇氣下戰帖卻沒勇氣拿下面具嗎?還是說冥先生的長相見不得人呢?」夏碎仍舊掛著微笑。

     這是在變向罵他醜嗎?

    「你的簡訊可沒說要一對一啊!我們一起上,你不介意吧?」蘭德爾晃了晃手機。

    「……哎呀,被你們發現了!」冥做出惋惜的姿態,「不過你們要一起來也可以。」

     眾人一驚,冥到底是太過自信還是真的不怕死,他們這裡可是有好幾個黑袍!

    「開始吧!」

     冰炎一聲令下,眾人便提著各自的幻武朝冥攻擊。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攻擊者見識你的勇。」冥手握雙扇,「幻影舞曲•人影共舞。」

     冥的手一揮,眾人紛紛停下腳步,他們的影子像是有了生命力,離開地面開始攻擊主人,雖然只是物理攻擊,但影子的身手矯捷,也殺了個眾人措手不及。

     其實冥並沒有把握對上一群黑袍自己能贏,但在伊格爾特告訴他有這項能力時,他便決定賭一把。

     趁著一片混亂,冥用爆符化成小刀,先對場上較弱的千冬歲、萊恩和喵喵下手,以最快的速度劃破他們的頸動脈。影子不間斷的攻擊加上冥超越常人的速度,使他們在意識到要防守時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倒在武術台上失去溫度,他們的影子也乖乖的回到地上。

    「歲!」看見自家弟弟如斷線人偶倒在地上,夏碎頓時慌了手腳。為什麼替身沒有發動?

     他不知道,冥早就偷偷用了言靈阻擋他的替身機制,這同時也是為了製造夏碎防守漏洞的手段,即使這漏洞只有僅僅一秒,對冥來說也足夠了。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襲擊者見識你的狠。」烏鷲化成的漆黑武士刀直接貫穿夏碎的心臟。

     夏碎倒下的同時,安因立刻上前替補他的位置,與阿斯利安一起阻擋仍活蹦亂跳的影子,讓其他人能全力對抗冥。

    「怎麼?各位還要繼續嗎?」冥勾起微笑。

    「廢話少說!」冰炎提起烽云凋戈朝前衝去。

     長槍對上武士刀,就武器長度而言冰炎險勝,冥偏頭躲過利刃,左手甩出爆符化作手槍對準冰炎,但還來不及開槍,奴勒麗的鞭子已纏上他的手。冥側過身,利用劃過來的烽云凋戈切斷鞭子,再將武士刀立在身前抵擋冰炎的攻擊,而恢復自由的左手則朝著邊上的蘭德爾開槍。

     彈指聲傳入每個人的耳裡,武術台瞬間陷入一陣爆破,不只是冥,就連冰炎、奴勒麗以及抵擋影子的阿利和安因都被迫放下手邊敵人,躲避突如其來的攻擊。

    「休狄,麻煩注意一下自己人。」阿利略顯無奈的說。

     但經過這一折騰,影子雖然沒有消失,行動力卻大不如前,已不對他們構成威脅,冥乾脆讓伊格爾特收回能力。少了攻擊人的影子,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冥看。

     塵埃落定,冰炎率先提槍向前衝,安因和阿利的刀也雙雙到來。冥先朝奴勒麗和蘭德爾的方向開了幾槍,讓他們無法第一時間趕上,阿利離他很近,休狄應該不敢亂用爆破。

     往後跳躲過安因和阿利的攻擊,因面具產生的一點死角使他沒注意到右方的冰炎,聽見破風聲而反射性低下頭,卻仍就被烽云凋戈劃斷髮圈,黑色的長髮散開,一瞬間冰炎將妖師學弟的身影與冥重疊,腳步一頓,手上的動作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如此好的時機,敵人怎麼可能會放過。冥迅速繞到冰炎後方,用刀柄狠狠的打在冰炎的後頸上。冰炎眼前一黑,癱倒在地。

     正要上前繼續攻擊的眾人停下腳步,雖然疑惑冥這次為何不下殺手,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是他們第一個黑袍犧牲者,而且對方還是那位冰與炎的殿下。對上他們這些有一定實力的人,身上雖有掛彩,但呼吸依舊平穩,還能打敗一名黑袍,他們真的有贏的可能嗎?

    「怎麼了?不繼續嗎?」冥嘴角擒著笑,好似打倒一個黑袍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但只有他知道,這不過是在虛張聲勢,要不是冰炎不知為何停下動作,他才沒有這麼容易得手。

     眾人看著彼此,一邊警戒一邊用眼神詢問,雖然他們沒受什麼傷,也還有很充足的體力再戰,但他們對冥的了解少之又少。面對一個未知的敵人,加上有黑袍倒地,縱使他們有再多的信心、好勝心再強,也不免開始懷疑他們是否還要繼續戰鬥。

    「各位先到此為止吧,我方已有幾位犧牲者,主神應該不會希望純淨的孩子再染鮮血。」賽塔適時的發言給了黑袍們臺階下,但他的眼神自始至終都看著冥。

     大家把傷亡者送去醫療班,尼羅也隨著主人離開,場面頓時只剩下冥與賽塔大眼瞪小眼。

    「年輕的學生為何如此呢?」

     褚冥漾嘆了口氣,拿下面具,他知道賽塔已經認出他了,果然古老的白精靈不是這麼好騙。

    「賽塔,當親人死在自己眼前,身上卻是朋友造成的傷,那是什麼感受?」

     一陣沉默後,賽塔再度開口:「漾漾,我不會逼你說出事情的原委,也不會把你的身份告訴他們,許多事情必須要由當事人自己了結,但如果你需要一個依靠,我很歡迎。」

    「謝謝你,賽塔。」褚冥漾勾起一抹笑,參雜著苦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28 17:04:16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20-7-25 20:24
千年前,亞那為了那些鬼族化的人,而因此被凡斯誤會,如今千年後,卻是因為公會的陰謀,而使冰炎他們被蒙蔽 ...

謝謝大大的留言,小夜會加油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7-28 22:52:34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幽冥 發表於 2020-7-28 17:03
◆內有人員死亡請注意

◆第一次寫打鬥部分請見諒

殺雞拔毛燉湯,煮出來會是彩色的吧,這能喝嗎(嫌棄

是啊,我也有點疑惑,既然漾漾並不想把安因他們牽扯進來,那為何還要發簡訊,手殘嗎?

不過,在和安因他們對打時,應該沒有想要他們受傷,除了冰炎他們),畢竟安因他們跟漾漾沒仇,所以要避免完全殺到他們

點評

湯能喝,但喝完請去醫療班報到((這不就是不能喝嗎 喂!!  發表於 2020-7-29 15:4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7-29 10:14:57 | 顯示全部樓層
賽塔真是厲害竟然可以認出漾漾。

漾漾你真是手殘啊!竟然把這樣訊息傳給無辜的人,讓無辜的人直接爆氣殺過來扁你(你真強漾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7-29 16:01:42 | 顯示全部樓層
acy34055889 發表於 2020-7-29 10:14
賽塔真是厲害竟然可以認出漾漾。

漾漾你真是手殘啊!竟然把這樣訊息傳給無辜的人,讓無辜的人直接爆氣殺過 ...

無辜的人還大多是黑袍 XD

漾:米納斯、伊格爾特、烏鷲!我傳簡訊時為什麼不提醒我!老頭公你多少也可以震動一下吧!!

米:給主人你一個教訓,下次請不要衝動行事。

伊:我以為你很有自信才發出去的。

烏:漾漾很強不用擔心!

老:……

小夜:漾漾你自己加油~

漾:x的,這分明是你寫的,為什麼最後變成是我手殘!你看人家讀者都誤會了啦!

小夜:不,你手殘是事實,簡訊是你發出去的~((開溜

漾:夜幽冥你給我會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7-29 21:08:49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哈哈~漾漾接受手殘的事實吧!
我不會同情你的~XD

點評

漾:不,我不接受!嗚嗚嗚~雪雪你快幫我討個公道  發表於 2020-7-30 15: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8-3 17:38:50 | 顯示全部樓層
◆傘漾出現囉!!

◆時間差注意((妖師滅族至今已過一個月

-5.疑點

     褚冥漾離開武術台,來到無殿,熟門熟路的拐了幾個彎,撞進熟悉的懷抱。

    「怎麼來了?」清冷的聲音自頭頂響起。

    「想你了,傘。」褚冥漾蹭了蹭對方,任憑他牽著手進了大廳。

     自從成為無殿的人後,來無殿的頻率逐漸升高,不知不覺和夏侯的傘愈走愈進,如今只要褚冥漾來到無殿,身邊一定能看見傘的身影。

     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傘一手拿著書,一手理者坐在他腿上的小妖師的長髮,而黑髮妖師則是安靜的窩在傘的懷裡,漾著幸福的笑容品嚐傘給他的甜點。如此相處模式,已成了習慣。

     傘是至今唯一一個能讓他想真心微笑的人,但仍無法讓他忘記早已深深烙在心頭的傷痛。

     空氣傳來微微震動,預示著即將有人到訪。褚冥漾有些不捨的離開溫暖的懷抱,對自己下了隱身術,跑到一旁打算偷聽,傘默默朝他的方向又丟幾個藏匿法陣。

    「師傅。 」冰炎從傳送陣中走出,向傘行禮。

     學長真的是變態!他不是才剛把他打暈嗎?才過多久就醒了!還是他下手太輕了?

    「小~傢~伙~」扇從一旁跳出來撲向冰炎,鏡跟在後面,天知道他們剛才在門外蹲了多久。

     某次扇不看氣氛打擾傘和褚冥漾的二人世界後,被禁足了快一個月,還要忍受傘一天比一天強大的低氣壓,只有在褚冥漾來時,無殿才會被溫暖的陽光照耀。對扇來說,被禁足就算了,反正無殿還有很多好玩的東西,但傘的低氣壓她是真的受不了,完完全全壓制住她的活潑好動,令她渾身難受,有時低氣壓還會直接針對她,害她什麼都不敢做。那段時間褚冥漾就是她的救星,還記得褚冥漾來時她感動到差點落淚。

     從此以後她再也不敢打擾傘和褚冥漾談情說愛了,她可不想再失去玩樂的自由。

    「滾邊去!你這個老太婆!」冰炎一腳往扇的方向踹,不意外的被躲過。

    「唉~小傢伙長大就不可愛了~」

    「有事?」傘冷冷的聲音打斷眼前的鬧劇。

    「師傅,我想知道『冥』這個人。」

    「……」傘不說話,就這麼盯著冰炎,讓冰炎有些不自在。

    「唉,冰炎,我們無法告訴你關於此人的一切,有些事你必須自己去查,無殿這次無法提供你任何幫助。」鏡打破沉默。

    「任何一點情報都不能告訴我嗎?」冰炎皺眉,這個冥究竟是何方神聖,能封住無殿的口?

    「小傢伙,冥是因你們而產生的,你們或許也是被欺騙、被利用的一方,但有些事實是無法改變的。」
扇收起以往的嬉笑,換上令人陌生的嚴肅,「我們能說的只有這些,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了。」

    「老太婆,你這是什麼意思?」

    「哎呀哎呀,你要是也叫我師傅,我可以考慮再多說點~」扇恢復平時的不正經。

    「去死吧,妳這老太婆!」

    「真是的,連一點考慮都沒有,真傷我的心啊~」

    「滾!」

    「算了,我再幫你一件事吧!可別謝我啊~」

    「?」

     扇彈指,冰炎腳下出現一個傳送陣,「我好心送你離開,拜拜囉,小傢伙~」

    「唉你!等……」他還沒問完啊!臭老太婆這麼急著送他走,這個冥絕對有問題!

     目送冰炎離開,褚冥漾從一旁走出來,再次窩進傘的懷裡,扇和鏡識相的退場了。

     感受到懷中人兒的不安,傘輕輕收攏手臂,「別怕,有我在。」

    「嗯,謝謝你,傘。」



     與冥交手後又過了幾天,眾人聚集在黑館大廳,正準備討論後續的調查結果,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咦?大家都在啊!怎麼感覺氣氛有點……凝重?」褚冥漾穿著紫袍出現在門口。

    「褚,你這幾天去哪裡了?」冰炎直勾勾盯著小學弟,冥出現後,就不曾看到他的身影。

    「我去出任務啊,夏卡斯又亂塞黑袍任務給我了!」褚冥漾嘟起嘴抱怨。

    「老實回答我,你認識冥嗎?」

    「冥?那個全袍嗎?應該算認識吧,之前出任務時見過幾次。怎麼了嗎?」

    「喵喵討厭冥!他居然對大家下手!」喵喵一臉委屈。

    「呃?我不在這幾天到底怎麼了?」

     千冬歲把他們在餐廳遇見冥的事和幾天前的打鬥說了一邊。

    「漾漾,那傢伙說我們毀了你最重要的東西,能告訴我們是怎麼回事嗎?」千冬歲推了下眼鏡。

    「嗯……我也不太清楚呢,你們還是問問他吧!我有點累,先上去了。」改天再用冥的身份出現好了,應該會很有趣。

     褚冥漾走後,冰炎看向千冬歲,後者心神領會立刻撥了幾通電話。

    「學長,漾漾說的沒有問題,他這幾天的確是出了黑袍任務,時間點也符合。」

     出任務的時段的確符合褚冥漾消失的時間,甚至對一般人而言,完成一個黑袍任務需要更久的時間,可惜褚冥漾偏偏不是一般人,硬是在縮短任務時間的同時,還能變身成冥和冰炎等人來場比試。

     冰炎又轉頭問靠在牆角的某隻雞:「西瑞,冥在場上和你說了什麼?」他記得這個學弟是因為在場上發愣才會快速被冥得手。

     西瑞先是頓了一下,才慢慢的開口:「他只是叫了本大爺的名字,但是……那時他的聲音很像漾~」(褚冥漾變成冥時有用法術改聲音,在叫西瑞時撤下了法術)

    「怎麼可能,不良少年你聽錯了吧?」

    「四眼仔你別吵,本大爺怎麼可能認錯小弟的聲音!」

    「漾漾才不是你的小弟!」

    「都給我閉嘴!」冰炎出聲制止。

    「冰炎,你後來不是有去無殿嗎?董事們怎麼說?」夏碎開口,稍稍緩和氣氛。

    「他們不肯透露半點消息。」冰炎煩躁的抓了抓頭髮,「不過老太婆說冥是因我們而產生的。」

    「我們?我們沒做什麼吧?」喵喵疑惑的歪頭。

    「這我也不清楚。」冰炎扯掉馬尾重新綁好,「雪野,冥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大概是在一個月前,在那次大型殲滅鬼族任務後不久。」千冬歲快速的翻著小本子。

    「一個月前?」夏碎低頭思考,而後又看向冰炎。

    「哥,怎麼了嗎?」

    「冰炎,你記不記得之前我們怎麼都找不到褚巡司,我後來問了公會其他人,他們說褚巡司已經辭職了,詳細原因不清楚,而時間就在一個月前。」

    「或許只是巧合?」喵喵歪頭。

    「等等,說到褚巡司,這裡還有一個問題。」千冬歲翻著本子,「我又調查了漾漾他們家,發現漾漾的父母雖然沒有被替代的跡象,但他們似乎不記得自己有個女兒,應該是記憶被封印了,他們家的相冊沒有褚巡司的照片,有關她的一切都被抹滅。」

    「能知道是誰封印記憶的嗎?」

     千冬歲遲疑的點了一下頭,「我曾嘗試解開封印,發現封住記憶的是言靈,而且非常強大,能有如此強大言靈的,大概只有妖師了。」

    「你是說,是漾漾動的手?漾漾為什麼要這麼做?喵喵不相信! 」

    「喵喵你冷靜點,我只說是妖師,也可能是妖師族長或褚巡司自己動的手,目前只能確定褚巡司出了什麼事,才會有如此變動。」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直接問褚?」夏碎等待著冰炎的決定。

    「即使巡司真的出事,褚也不一定會告訴我們,若牽扯到妖師一族,那他更不會說了,白陵然也可能對他下封口令。」

    「還是找個機會問問吧,我們現在的情報可說是少之又少,能問出多少是多少。」

    「再說吧!現在我們……」

      突然,黑館大門被打開,一群袍級整齊的走了進來。

    「公會會長要見妖師褚冥漾,請他出來隨我們到公會。」帶頭的黑袍眼神掃過黑館大廳。

     聽見他們要找的人,所有人立刻警戒起來。

    「請問會長找他有什麼事嗎?」

    「紫袍藥師寺夏碎,這不是你可以過問的。請聯絡妖師褚冥漾立即來此。」

     冰炎站起來,瞪著那名黑袍,「你又有多高的地位,敢對我的人這麼說話?我問你,會長找他有什麼事?」

    「很抱歉,是在下無禮。會長只是想商討與妖師一族合作事宜。」面對冰炎,黑袍瞬間改變說話態度。

    「這種事找妖師族長就可以了。」冰炎雙手還胸。

    「妖師族長已到,會長希望先天能力者也在場。」

    「我信你個鬼!除非白陵然親自來接人,否則你別想帶走他!」

     黑袍抬起頭,毫無畏懼的與冰炎四目相接,「冰炎殿下,請不要為難,在下只是奉命行事。」

    「你想都別想!」

    「學長,可以了。」褚冥漾走下樓,站在冰炎和那名黑袍的中間,「既然公會會長要找我,那請閣下帶路吧。」

    「褚!」

    「漾漾!」

    「沒事的。」褚冥漾看了他們一眼,轉身離開黑館。

     他並不相信公會那套說詞,公會的目的不外乎就是將他囚禁,該來的總會到來,公會計畫了一切,不就是想殲滅妖師一族、控制妖師之力嗎,反正早晚都會對他下手,他也就不打算反抗,何況憑他現在的身手,公會想要得逞也沒這麼容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