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若蘭幻雪

[同人文] 【特傳同人】混沌&重生(9/24)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9-12 23:06:03 | 顯示全部樓層
acy34055889 發表於 2020-9-12 22:47
呵呵…結局是悲

兩人同時領便當,那麼這篇就結束了!

結局是悲⋯⋯嗎?之後就知道了(顆顆)

還有,這篇文不會那麼快完結,幻雪還有一堆伏筆還沒填呢(哭)所以姊姊你至少再抽一點時間出來冒個泡一下啦~

幻雪高中也忙的要命,每天還要早起趕校車⋯⋯又要被英文作業追著跑⋯⋯每次都讓我覺得我們英文老師真心有毛病(偷偷說)

總之,姊姊大學加油啦~然後記得按時冒泡喔(愛心)



點評

我懶的冒出來  發表於 2020-9-13 00: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12 23:14:09 | 顯示全部樓層
柳蘭楟 發表於 2020-8-30 16:09
幻雪這篇看到我有點鼻酸欸~
因為有點忘記夜幽是誰(乾笑) 所以再重看一次「 混沌重生」這篇文,看到這裡其 ...

蘭的腦洞不錯!那是不是要去稍微更一下日蝕了,敲碗更新!!!

然後開學考⋯⋯我們神奇的沒考試(傻眼),但英文的第一次小考就快把我⋯⋯(嘆氣)

我們的新訓就是一整個想睡,只有在社團展的時候活過來一下而已(之後我又快睡著了)

蘭在台南要照顧好自己喔!改天來台北找我玩~

點評

……畢竟要自己來嘛~  發表於 2020-9-16 20:21
偷偷說,蘭最近沒靈感了~  發表於 2020-9-13 20:5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18 12:23:52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 幻雪我回來了! 最近真的太忙了!

漾漾會要冰炎這麼做,對他自己來說應該也是一種解脫吧!  害死了這麼多夥伴,罪惡感應該也一直纏著他吧!
最後一句「 縱使,你無法再醒來」,有種淡淡悲傷和一絲絲的後悔。
如果他們回到以前,應該會珍惜他們相處的時光吧!

期待番外篇喔!應該有很多原因吧!(呵呵呵

最近發生好多事情啊!包括   唉~ 不說了


幻雪也要加油喔!最近學校要表演,所以比較忙! 日蝕那篇「 我」會盡量趕出來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18 14:00:2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六章

「我應該是死了吧?」冰炎自嘲的笑了,沒想到這就是他們最後的結局,講出來還怪感動的。

不過這樣,也沒有什麼遺憾了。

『學長。』

冰炎回過頭,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後,淡淡的笑了。他牽起向他走來的褚冥漾的手,很冰,果然不是一個活人的溫度。

「要走了嗎?」冰炎問道。

沒想到,褚冥漾搖了搖頭,回道:『還有一件事還沒做。』

褚冥漾將冰炎的兩隻手包在自己的手心,想要保存這裡僅剩的溫暖。然後,抬起頭,直視著冰炎的雙眼,緩緩道:『就是,送你回去。』

「褚你⋯⋯」還沒反應過來,被褚冥漾握住的雙手突然散發出強烈的白光,他想伸手去擋那刺眼的光線,但自己的手還被心上人握著呢!根本閃避不及。

恍惚間,他似乎聽到褚冥漾自光芒中的話語。

『學長,這次我可就真的要走了。』

『就算之後我不在你身邊了,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喔!』

『趕快回去吧!其他人都很擔心你呢!』

『再見了,學長。』

*

冰炎睜開了雙眼,剛醒過來就讓他感到萬分錯愕,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坐在自己床邊的人。

「你醒了。」那人慢慢地將冰炎從床上扶起,然後把放在桌上的藥遞給他。冰炎依舊維持那個驚恐的表情,直至來人把藥塞到他手上才回神。

「你⋯⋯」

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夏碎淡淡一笑,像是明白了搭檔的疑問,淡淡笑道:「是,我沒事。不只是我,米克蕥、西瑞、萊恩和千冬歲,他們也都沒事。」

冰炎鬆了一口氣,慶幸褚還是做了準備,沒有做出令自己後悔的事。

夏碎無奈地搖搖頭。「褚的算盤打的很好,在我們都認為自己會死的那個時候,便瞬間將我們傳送到了這裡。後來夜幽讓我們在這裡好好休息,也不會有人來打擾。這裡的時間流動似乎和外面有所區別⋯⋯至少我被送進來時,西瑞已經在這裡待了一個禮拜了。你進來時,我和千冬歲也已經在這裡待了一個多禮拜了。」

「你知道⋯⋯褚他⋯⋯」一口吞下又苦又澀的湯藥,冰炎握緊了手上的碗,艱難的問道。

「冰炎⋯⋯」夏碎握了握冰炎放在棉被上的手,正要開口時——

「叩!叩!」清脆的敲門聲傳來。

「我直接進來喔。」

那人打開門,一襲淡紫色衣裳依舊包覆在她身上,衣服下滿是繃帶的痕跡,但可見都有得到妥善的處理。

夏碎疑惑,夜幽揮揮手無奈道:「喵喵幫我包紮的,她說身為醫療班不能看到病人傷成這樣還活蹦亂跳的,就把我直接強制處理了。」雖然她有能力反抗,但有人有這個善心也難能可貴,最後還是乖乖讓她包紮了。

夏碎點點頭表示理解。

「夏碎,你能先離開一下嗎?我有事情想單獨和冰炎聊一下。對了,千冬歲好像在找你,你去看一下吧。」夜幽說道。

夏碎應了聲「好」後,看了冰炎發出了「保重」的目光,便逕自離去了。

夜幽將椅子拉出,坐到剛剛夏碎坐著的椅子上,問道:「傷還好嗎?」

「沒事了。」冰炎回道。

夜幽深吸了一口氣,從衣服裡面抽出了一個信封交給冰炎,然後道:「這是泱留給你的。他說等這一切過去,要我轉交給你。」

看冰炎還陷入深深的自責中,夜幽忍不住說:「他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他讓你來的目的不是讓你自責,而是讓你給他個解脫,你最好早點看開。」

夜幽拿走冰炎握在手上的碗,強行把信封塞到了冰炎手中。「好好看完,等你看完我再進來。」說罷便直接起身,把這個空間留給了冰炎。

目送夜幽離開房間,冰炎這才真正端詳這一封信。

天藍色的信封上寫著清秀的「學長收」三個字,正如同寫下這封信的人一般。信封上面有些斑駁的淚痕,可見寫信的人在寫下這封信時,是有多麼難受和悲傷。

說來也可笑,明明連死都不怕的人,此刻,卻怕拆信。

冰炎的眼睛盯著信封,手開始忍不住的顫抖。良久,他終於鼓起勇氣,慢慢地拆開信封。

將信紙打開,熟悉的字體映入眼簾:

「親愛的學長:⋯⋯」




最近真的太忙了⋯⋯可能有點短,希望見諒(鞠躬)

接下來就是一些真相時間,我相信應該會有人到現在還一臉茫然不知道漾漾的意圖吧!幻雪會儘量解釋的!如果有疑問也可以留言問幻雪喔!在不爆雷的前提下幻雪都會盡力回答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18 22:37: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柳蘭楟 於 2020-9-18 22:39 編輯

好啦!我真的覺得我很會猜欸~
真的有被我猜到一些!
我就好奇了!喵喵他們是怎麼來這裡的?安地爾和那些鬼王呢? 還是他們本來就知道漾漾的意圖! 故意放走他們?還有,關於幽是怎麼跟樣相遇的? 而泱又是誰? 真的好想知道啊啊啊!
漾寫給冰炎的這封信應該會把一切解釋清楚吧!( 然後看完後信直接自動銷毀)

漾漾的目的我猜是藉由一些東西讓他再度出現吧!

幻雪最近應該也很忙吧!要小心身體,別爆肝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18 22:48:22 | 顯示全部樓層
柳蘭楟 發表於 2020-9-18 12:23
啊啊啊~ 幻雪我回來了! 最近真的太忙了!

漾漾會要冰炎這麼做,對他自己來說應該也是一種解脫吧!  害死 ...

對漾漾來說這的確是個解脫,能死在心愛之人的手上漾漾也算是無憾了

番外完全陷入一個難產⋯⋯感覺我把這個故事用的有點複雜,番外應該會有不少⋯⋯吧,但會等這部先結束再發的!等我產文!

高中真的好累啊⋯⋯尤其是我的英文完全陷入了死當地獄,我不想重補修啊啊啊啊啊!!!蘭加油,我也加油(打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9-18 23:00:55 | 顯示全部樓層
柳蘭楟 發表於 2020-9-18 22:37
好啦!我真的覺得我很會猜欸~
真的有被我猜到一些!
我就好奇了!喵喵他們是怎麼來這裡的?安地爾和那些鬼 ...

蘭猜的真的還挺多中的,害幻雪在留言時一直忍不住想爆雷!

至於蘭提的問題,我來解釋一點點:
1.喵喵他們來這裡的原因其實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歪)但站在漾漾的立場,不外乎就是「保護」兩字吧!
2.漾漾和獄界有達成個協議,這點番外之後會提到喔!
3.和幽的相遇會寫在番外,只是看不看的懂就見仁見智了(笑)幻雪會盡量解釋清楚的!
4.泱就是漾漾啊!「泱」就是「漾」的諧音啊(笑歪)抱歉我的取名技術真的不怎麼好(笑)

漾漾給冰炎的這封信會解釋一點點,大部分的解釋還是會由夜幽或是番外解釋的!

蘭是唯一一個會關心我的肝狀況的人⋯⋯幻雪好感動啊(拭淚)都不像某貓(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18 23:14:27 | 顯示全部樓層
若蘭幻雪 發表於 2020-9-18 23:00
蘭猜的真的還挺多中的,害幻雪在留言時一直忍不住想爆雷!

至於蘭提的問題,我來解釋一點點:

原來啊!幻雪的心思也很縝密欸~
常常會想很多細節,補很長的路!
不愧是5A 的人類(呵呵呵

點評

蘭你不要這樣誇我⋯⋯幻雪會害羞的(捂臉)  發表於 5 天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若蘭幻雪 於 2020-9-24 19:48 編輯

第二十七章

親愛的學長: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大概已經死了吧?雖然我覺得這麼說好像很老套,但感覺寫這種信前都得搭上這麼一句才正常。

        原諒我必須用這種方法跟你告別,畢竟我已經不曉得當你再見到我時,我到底是清醒的還是⋯⋯早已喪失了自我。幾經思考下,我想我還是寫下這封信比較好,夜幽很強,我相信這封信一定能平安交到你手中。

        我會做出這個決定都是我自己的意願,不要怪罪自己,也不要悲傷,我知道這對你而言很殘忍,但我認識的學長是能好好接受這一切的人,相信面對這件事情也是一樣。

        那場戰爭⋯⋯我已經盡力不造成人員死亡了,畢竟那只是這起事件的開頭而已,我從未想傷害任何一個人⋯⋯真的,但是情勢所逼,我不得不那麼做,如果因為這樣有人恨我,那便讓他們去恨吧!反正我本來便是妖師,得到的異議再多一個也不會如何,不要去報復,因為那都是我造成的。

        公會會長給你的那個資料都是我給他的。戰爭結束後,我有過去找他聊了一會兒,並把資料交給了他,讓他轉交給你⋯⋯我想你也有發覺了吧。畢竟戰爭沒過幾日,又怎麼可能有這麼詳盡的資料呢?

        後來的事情就如同你們經歷的那樣,不過你放心,你們都不會死,早在你們進去一開始的那個白色空間時,我就已經設下了醫療班的生命結界⋯⋯但那個生命結界不包括最後的那座宮殿,夜幽在那,她絕對會救你,因為那是我和她的約定。至於生命結界,那是我和安地爾的交易,有時候前任醫療班的身分還是很好用的,放心,他們應該也會有一陣子不會出來胡作非為了。

        我想現在你一定很想打我頭,如果可以,來世我會乖乖站著讓你打的。不過我希望,你能幫我一件事——幫我照顧好夜幽,讓她到Atlantis學習吧!董事那邊我已經打過招呼了,希望你能照顧好她,算是我最後一個心願。

        學長⋯⋯謝謝你帶我認識這個世界,交到了那麼多的朋友,記得照顧好自己,不要讓我擔心⋯⋯我會在天上保護好你們的。

        再見,亞。

                                                                                                           你的愛人   褚冥漾

*

冰炎握緊了拳頭,小心翼翼的把手上的信紙收好,放到了胸前的口袋。似乎這樣,他越能體會褚冥漾當時究竟是用什麼樣的心緒寫這封信的。

「為什麼要這樣⋯⋯」

一定要自己一個人默默承受嗎?說出來一起解決不好嗎?明明就有當年我的那一個血淋淋的案子在眼前,你還是選擇這麼做嗎?

手癢,想巴他的腦袋。

但也,再也巴不到了。

「看完了嗎?」冰炎頓了下,夜幽站在門旁,手捧著一個裝著茶的茶杯,不知道已經站了多久,紫羅蘭色的雙眸盯著冰炎,似乎從未移開過視線。

冰炎火速揉了揉眼睛,不想讓其他人看見他的軟弱。他默默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已經看完了。

夜幽走上前,把茶杯遞給了冰炎,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然後說道:「泱囑咐過我,如果你有什麼問題,我都可以一一回答你。但我想,你應該什麼都想問吧?那我就從頭開始說起。先說,這些話關乎到整個世界,千萬不能跟別人說。」

冰炎點了點頭。

接受到肯定的答覆,夜幽這才開始,把這一切事件的真相,娓娓道來——

「你知道,混沌嗎?」





終!於!要來揭露真相啦!第一部大概也要臨近尾聲了~幻雪感動(哭)雖然我覺得我的文開始越來越短⋯⋯但忍一下喔!畢竟幻雪還是想經營一下篇章節奏嘛~(實際上是靈感君突然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第二部大概會等第一部完結後一個月開始發,畢竟幻雪也是要寫存稿的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嗚~漾漾真的死了!雨靈還以為那只是幻象...
混沌...是指孕育生命的那個嗎?還是毀滅的?
再次感受到雨靈的腦容量實在小到不行(面壁
幻雪姐姐加油!期待第一部完結和第二部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