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楓嵐竹

[同人文] 特傳X第二 白翼的魔王天使 (11/11 更新至新十五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4-10 18:38:4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很想知道是甚麼伴手禮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4-16 03:51:1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不是一星期一篇嗎>○<怎麽跳掉了☆~☆可以請大大補篇章嗎*^*♡♢♡求大大//第二部上場●□●♡♡♡♡♡♡

點評

她目前的靈感大師在旅行,所以有點慢才會回來  發表於 2020-4-16 09:5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3 08:25: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楓嵐竹 於 2020-5-3 09:44 編輯

第十二章

「衡,今天有空嗎?」突然,休息室的門被敲了一下,綠葉老師正帶著溫和的笑容,問著正在看比賽的我說道。

「恩…應該有空,老師找我有什麼事嗎?」我想了想今天的行程表,發現晚上也沒排事情,不過綠葉老師找我做甚麼呢?平常看他們蠻忙的。

「今天其他人一時興起要烤肉,所以想問你要不要去。」這種時間為何會有人想烤肉啊?!老師你們…還是小孩子嗎?可是昨天買的藍莓蛋糕還沒吃耶,晚餐就吃那個就好何必又將自己身體弄得都是煙燻味…

「對了,」看我有點猶豫不決,綠葉老師提出了一個誘人的條件,「寒冰會做一些小點心和藍莓派喔。」

「好,我晚上會去的,大概幾點呢?我要帶甚麼材料?」一秒答應,我認真的問著正在輕聲竊笑綠葉老師。

「晚上六點,食材我們已經準備好了。」綠葉老師想了一下說。「記得要來。還有你今天有吃早餐嗎?」犀利的眼神讓老師原本的溫和變的嚴峻,讓我忍不住對他直起腰桿,「有,今天夜他們有到我家,有做早餐給我吃。」

自從被老師們發現有時我會懶著煮飯,直接吃藍莓點心處理後就常常被老師們以『溫和』的手段帶回他們家吃飯。

「有就好,每一餐都很重要,不可以因為挑嘴把點心當正餐的,這樣你以後就長不高,還會…(以下省略千字),所以衡一定要乖乖吃正餐喔!」大概是之前紀錄不良,讓綠葉老師念了一頓,但不知為何我完全不想打斷老師,就像…

好像知道我如果讓公認好人的綠葉老師發火,我會吃不完兜著走…嗯?為何會有這種感覺啊

叮鈴鈴…

   「那,祝你接下來的比賽一切順利,我先去忙了,晚上見。」綠葉老師終於說完後,摸摸我的頭離開了休息室。
   「…看什麼看!」我轉身瞪著正在後面偷笑的神使,肩膀都抖成這樣了還不如大聲笑出來!

  「哼,葉等等你和我一起上場!」彎起燦爛的笑容,我輕柔地對著笑最誇張的葉說,下秒葉的臉變得蒼白,全身又抖個不停。

  「大…大人,小的剛剛才…」葉慢慢地後退,但在我面帶微笑地將藤蔓慢慢纏在他身上時,葉瞬間改口,「我會和大人一起上場的,請問等會敵人是誰?」

「是惡靈學院呦~」在一旁看戲的愛麗絲愉悅的說,並將手搭在臉色越來越白的葉肩上,「祝你好運~」

等陽沉默的拍了拍葉的肩,但臉上卻帶著幸災樂禍的笑意。

「你們…」葉正想說些甚麼時,我輕快地說,「哎呀,換我們上場了,葉你別掙扎了,走吧。」

「…是…」

***

「現在是Atlanis和惡靈學院的對戰!這場勝利方即可取得最後競賽的資格,到底鹿死誰手呢?讓我們看下去,還有那邊在聚賭的同學們,下好離手、下好離手阿~」一直很歡樂的主持人高昂地說,底下的觀眾也很捧場的歡呼,把比賽的氣氛炒到最高點。

「這次惡靈學院的選手是黑袍高利恩和紫袍斯雌,都是最近惡靈學院的新興人物呢!但Atlanis學院也不妨多讓,不僅派出了力量驚人的夜選手還派出了目前最神秘的隊長-雅西娜.衡!目前情報顯示衡小姐為無袍但卻是代表隊的隊長,是否有不為人知的能力呢?讓我們在這場賽事當中了解吧~」

對面的殺氣騰騰地看著我和夜,夜抬頭望天一副哀嘆的模樣卻反而讓對方感到不爽。

「喂!那個看天的小藍袍,別以為只有你會使用霧和黑暗力量,等等我們就來比試比試!」對面的紫袍先發下狠話。

「…我又沒說只有我會用霧…」夜一臉斜線的看著對方,咕噥說道。

「呵,假如你輸給了我,你就要將黃泉之霧的資格轉贈給我!」紫袍身上慢慢流出貪婪的氣味,不過就只是冥界具有靈性的霧氣,他要拿來幹嘛啊?

「黃泉之霧是製作鬼魁儡和黑暗詛咒的材料,也是少數具有靈性的霧氣,但除非像我一樣得到它的認可可以輕易地取得,不然一般人要拿到是非常麻煩的。」夜大概讀出我的疑惑,自動自發的對我講解。

「原來如此。」難怪他想搶。

「場中間的選手們聊得非常開心呢!」主持人高亢地說著與事實相反的話,「這次的比賽會將選手們最擅長的能力封住,不管是幻武、符咒、言靈或種族能力通通都不能用呦~」主持人輕輕一彈指,比賽場地出現了些鬼族、妖獸,四周也冒出了細細火焰。

同時我也發覺,原本安靜盤伏在我頭上的藤蔓,漸漸失去控制慢慢凋謝成為枯枝,含苞待放的雛花化成粉末隨風飄散。

「…喔?」

一旁的夜將幻武米娜絲收回手環上,輕輕呼了一口氣將自己身上了力量收起,但手臂上、臉頰上卻慢慢出現了黑色的圖騰,在他的頭髮遮掩下,眼睛慢慢變成鮮紅色,看來夜是打算用『那個』了阿。

「緊張緊張刺激刺激!各就各位~~比賽…開始!」主持人說完,地上的小火苗瞬間變大,鬼族和妖獸也脫離禁箍衝了出來。

迅速的抽出爆符,化成一條白緞帶將衝上來鬼族的頭給扭下來,一腳踢開準備偷襲的妖獸,輕輕躍起我落在正要抓向鬼族的黑袍準備將緞帶纏上他的脖子。

當然,高利恩也立刻躲開還有空閒對我反擊,不過我的目的倒是達到了,不戀戰的往後一跳,拉開了距離。

我們兩個中間隔著火焰互瞪著,四周都是鬼族和妖獸的嚎叫聲,不遠處也傳來了打鬥聲,看來夜也和對方紫袍碰上了。

「呵,還要繼續裝嗎?身上的臭味都可以媲美放了千年的內褲了。」我冷笑著說,白緞帶也漸漸轉黑,滴滴答答的流下濃稠的墮落黑暗氣息。

「…」

「別以為你不反駁你就是無辜的,早在你上場的那一刻我就知曉你的狀況,。」輕將枯萎的藤蔓綁髮拉下來,被火焰激起的氣流讓我的頭髮隨風擺動卻不被火蛇燙到。

「哼,你是怎麼發現的,小女娃?」終於,高利恩說出了上場後的第一句話,他的聲音沙啞低沉,帶著些笑意說道。

「因為我的花枯萎了。」輕攏了一下頭髮,我看著高利恩說:「雖然你身上沒有墮落的氣息,但別忘了我的種族是什麼!我們可不是用『眼睛』在看人的,而且你沒發現到嗎?當我頭上的花朵枯萎時,」我輕笑指著高利恩的頭髮,「將花瓣藏到你的頭上摟~」

高利恩用很緩慢的速度,從頭髮中拉出一瓣花瓣,然後用力捏碎。「看來我真的小看你了。」

「將鬼族的命竅融入身體裡還能隱藏鬼族化的氣息,你也算蠻幸運的,竟然沒被反嗜…不對,應該是你早已經墮落了吧?不然是不會融合的那麼完美了。」看著他的身體,我冷冷地說著。

「答對了!」高利恩還有閒情逸致的拍了一下手,「但你好像有一點疏忽了。」濃濃的惡意讓我忍不住顫抖了一下,不祥的預感也慢慢濃烈起來。

「我既是鬼族,也不是鬼族,但當我成為鬼族後,我吸收的那個命竅跑去哪了呢?」

我倒抽一口氣,不知何時在附近的聲音都沒了。

「夜!」

「你還有時間關心別人嗎?」高利恩一掌揮下,擋住了正要衝向別處的我。「已經過了這麼久了…第一次有人能認出我的身分呢!當然是要好好的跟你過過招阿~」高利恩的雙手已經變成泛黑的爪子,原本棕色的雙眼轉變為紅色瞳孔、黑色眼白的奇異眼睛,帶著濃濃惡意繼續攻擊。

「夜!暗之夜!聽到的話給我回應一下!」我一邊用緞帶防禦一邊扯開喉嚨對著火焰的另一頭吼道。

「沒用的,被我控制的斯雌可是會好好招待你的朋友,等等你就會和你的小隊員加入我的魁儡中,為我賣命!」高利恩精神錯亂的高聲笑道,突然他歪了歪頭,「恩…給你看一個東西吧~」

高利恩將四周的火焰給按熄,在後面的景象也露出。

「夜!」我驚恐的想衝上前,但還是被一隻爪子給擋了下來,差點被劃傷。

夜搖搖晃晃地站在眼神空洞的斯雌,身上完全沒有完整的皮肉,四周都是濃濃的血腥味,身上的圖騰早已消失,只剩散在地上焦黑的葉子殘渣,翅膀也變得有些破碎。

斯雌也沒好到哪裡去,手被夜砍斷身上到處都是割傷的痕跡,頭甚至已經被砍到剩一半,粉白色的腦漿也掛在他臉上。但恐怖的是他竟然還能動!

夜和我算是共同體,他聽得見的聲音我也感受的到,夜很痛苦,因為斯雌的靈魂不停的發出哀鳴,但無奈無法掙脫,哭號聲搭配著空洞的臉孔,夜拿手的黑暗之氣的治療無法運用出來,只能被動且無力的打著如同人偶的對手。

怎麼辦?我該怎麼做?前面是個阻擋我的神經病鬼族,後面的夜我完全無法救助,就連將那位破碎的靈魂給超度也沒辦法,身上的力量幾乎都被封住了,僅存的力量就是從農神那邊要來的植物控制能力,現在又被剝奪,我到底該怎麼做?

叮鈴鈴…

叮鈴鈴鈴…

四周火焰的爆裂聲漸漸離去,焦黑的土壤慢慢長出了纖細、翠綠的小草,我驚訝的將掛在頸上的項鍊拿出,把在戰靈天使族那裏所得到的綠色幻武給拿出放在手心上。

綠色的寶石散出翠綠飽滿的光芒,鈴聲從那裏響出,突然一道溫暖的風將我包裹起來。

「時間…到了嗎?」我不自覺喃喃說出了這句話,原本鈴噹似的叮聲漸漸加大,仔細一聽還像似鳥鳴一般,輕脆但不刺耳。

綠色的枝枒化散成一位擁有鳥身的俏麗女子,她將緊閉的雙眼慢慢睜開,露出了湖水綠的眼瞳看著我,裡面含有著我說不出的情緒。

「我是等待了數百年的春之神,只要是任何的植物都為我所用、為我而長。」溫和的女聲從我的腦裡浮出,綠色的雙眼看著我,帶著滿滿的蒼桑,彷彿…就像是看著其他『人』說道。

「將我喚醒的凡間神族,你擁有足夠的資格、足夠的能力使用我而不被真相、事實與記憶其迷惑嗎?」

她的宣示詞讓我依稀想起了些甚麼,但像蛇一樣一下就溜走,抓也抓不住。但現在的我…

「就算我沒有能力、就算我沒有資格,但我是不會被迷惑的!」我看著春神的雙眼,「因為我不被所知的事情所迷惑,我擁有讓我解惑的同伴,我不能迷惑,所以,,,」

「請幫我,請幫我在返回神界前,給予我所需的力量吧!」

***

夜一邊使用爆符所化成的小槍向已經變傀儡的斯雌攻擊,一邊閃躲著不時揮來的黑色爪子。

分心的看像另一旁,綠色的植物將衡給裹住,『春』的氣息不停地流洩出來,給予了安撫的氣息。

斯雌的靈魂不在悲鳴了,但留下來的空殼仍不停的攻擊,像沒感覺般一次次的迸出血泉。

「噗呲!」

穿肚而過的痛覺讓夜拉回思緒,已經變成鬼族的黑袍睜著異色的眼睛放大在他的眼前。

「你和你那位隊長一樣,喜歡在戰鬥中分心阿,這可是不好的習慣喔~」爪子在肚子裡面不停翻攪,冷汗也慢慢從夜蒼白的臉孔流下。

咬牙往後一躍,掙脫了對方烏黑的爪子,他看著從爪子裡勾出的東西…一條血紅中帶白的……還是不要亂看好了……

從打鬥到現在,場外沒有人進入支援,觀眾的聲音也穿透不過來,八成被動了手腳。

夜輕瞄了一下綠繭,不知何時那邊的儀式才會做完,在那之前…

顫抖著將手壓在正噴血的傷口上,使用冰屬性將傷口給凍起來,雖然這樣會使傷口更加惡化,但拿來緊急止血是最好的方法了。

「呵,又在做無謂的掙扎嗎?」高利恩冷笑著,斯雌僵硬的站在他前面,快斷掉的手正握著泛著黑氣的刀柄。

「…沒堅持到最後…誰知道…勝負…為何呢?」夜吐了一口血,並慢慢露出了微笑。

「你…你想做甚麼?」看著那抹微笑,高利恩感到毛骨悚然,但他感覺到眼前的小男孩力量所剩無幾,他又忍不住笑了。「別虛張聲勢了,你一定會死在這裡,死在我的爪上!」

「我也沒想過我一定會活下來。」夜輕輕地說著,血紅的眼已經恢復成暗黑色,但卻讓高利恩心驚了一下,「但絕對不會死在你刀下的!」

「黃泉之路,吾人相伴。地獄之行,惡鬼相隨。天堂之門,緊閉不張。血之刑,身之傷,時間殘…」夜突然詠唱起詭異的歌謠,地上也浮現出血紅色的法鎮將高利恩斯雌給環住,眼看不對,高利恩大力衝撞法鎮邊緣,卻將他給彈開,附帶著焦黑的傷口,斯雌則呆滯地站在法陣中,完全不在意自己是否會被怎樣。

當法鎮越來越亮,歌謠也近尾聲時,一句話阻止了夜的行動。

綠繭散了開來,露出了在裡面的人兒,「夜,夠了。」一條條藤蔓從法鎮中間穿過,在搖晃幾下後法鎮漸漸碎裂,最後消失不見。

「吼!」原本困在裡面的高利恩失去理智的張開烏黑的爪子衝像冷冷看著他的衡,夜想阻止但剛剛的法鎮已經花費了他所有的力量,已經沒力氣讓他阻止這一切了。

眾人的聲音慢慢的傳進來,看來主辦單位終於把結界破了,外頭的驚呼聲和喧鬧聲吵著讓夜開始想睡覺,但他仍睜大雙眼想看自家大人如何應對。

衡不慌不忙的將散發翠綠光澤的寶石捧在手心,清晰的聲音在空氣中震盪:「東方句芒,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出現你的形、溫柔優美而絕麗,春是你的氣息、是我的力量,然後、幫助我,解決侵擾者。」

翠綠的寶石漸漸發光,竅心拉長成為了一根桿狀物,從下方延伸出黃色果實,果實被撐大並從下面爆裂開來,看起來就像…

一看清那是何物,夜不管身上是否有傷,忍痛張開翅膀往後逃,心裡只剩下離衡越遠越好的想法。

沒辦法,誰叫他前世已經對那個東西感到畏懼了,尤其是在衡的手上!

大人,你什麼武器形態不選剛好選種了這個,您到底是想尋找記憶還是想將這個世界給毀了啊?!

那個東西...在您的手中真的會變的很可怕啊啊啊啊啊啊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裡是消失了快兩個禮拜的竹~

先跟大家道歉,抱歉這麼晚才發文...

之前靈感完全不行阿...

總之,接下來可能還是一樣會很晚發文,但還是要看靈感何時來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3 08:51:04 | 顯示全部樓層
竹姐姐(可以這樣叫嗎?)
我是新讀者!!
覺得姐姐好強,短短幾個月就編了那麼多文!
喔喔喔喔喔喔!句芒出來了!
話說句芒應該認出太陽了吧!
期待後續!!
沒靈感的話…如果我遇到靈感大神會記得把他抓過來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3 09:47:18 | 顯示全部樓層
飄過來看竹的文


敵人有點可怕,但最可怕是夜對衡的恐懼


衡是拿什麼武器出來?

她拿得是前世殺了漾漾的武器嗎?那這樣豈不是讓審判他們知道了。





趕緊飄走!我現在還在準備等等大考要考的書,考完兩科就自由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3 13:40:26 | 顯示全部樓層
可是現在被霧擋住了暫時不會被審判他們看到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3 19:02:1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更文,大大,很喜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6 21:28:24 | 顯示全部樓層
夜瀾.星玄雨 發表於 2020-5-3 08:51
竹姐姐(可以這樣叫嗎?)
我是新讀者!!
覺得姐姐好強,短短幾個月就編了那麼多文!

感謝!一定要將他給捆緊緊寄到竹家,竹會將他好好壓榨一番後再處刑十五大板!!!

句芒認出太陽摟~不然他是不會跟其他人簽約的。

那段時間剛好靈感很旺,隨隨便便都可以出一章文來,現在...還能更就很不錯了...(倒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6 21:30:01 | 顯示全部樓層

喔,不會,樣樣被很多東西殺死過,所以是不會被聯想的~

不過有些人應該會想到當年被那個東西蹂爛的記憶...(尤其是眾聖騎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6 21:31:55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5-3 13:40
可是現在被霧擋住了暫時不會被審判他們看到吧?

霧已經散去了~在審判他們將結界破除時,連地上的火都熄滅了。

審判他們有看到卻沒聯想到,這是他們損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