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雙慧

[原創文] 【原創穿越】幻想的梵塔希亞(第二十三章) (9/26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9-15 16:50:46 | 顯示全部樓層
帕薇霖=恐怕之地      副店長都怎么帥了,不知道店長會怎么處理   
嗯…一定更帥❤(ӦvӦ。)

點評

副店長根本就是黑到帥啊~~我寫的時候自己都在少女般的尖叫>///< 說來是新朋友呢~~感謝大大的回覆~~  發表於 2018-9-30 08:2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6 05:37:04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要懷疑自己的地位,因為本來就是這麼低(謎 : 等等!你給我等等!)

好吧,都被阻止了,那我改說另外一個好了......

以後做不好的話很有可能會被黑道找碴?(謎 : ......)

點評

真的很低啊~ 應該不會被黑道找碴吧...但我相信管他是黑道白道, 主角登場就威力無窮啊~XDDD  發表於 2018-9-30 08:2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7 17:29:19 | 顯示全部樓層
這種拐歪抹角的奧客還真的不如因心情不好砸店的客人,後者可以直接武力上多乾脆啊~XD(好像哪裡怪怪的)

恭喜雙慧要出本啦~我也曾想過要自己印刷小說但最後放棄了><

點評

對啊! 武力解決真的乾脆了許多啊! (喂! 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出成功呢>< 畢竟出本耗費巨資、工程浩大,就只能希望到時候能夠排除萬難成功發印調~~   發表於 2018-9-30 08:3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8 08:30: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實安瑟比較喜歡秉翰喔!等等,我好像爆出什麼料了?管他的,很好看呢!精靈高傲的某些個性,我是無法接受的。相反的腳踏實地的反而比較給人安心的感覺w

點評

難得看到喜歡秉瀚的看官呢~(我則是副店長派www 如果我有認識像精靈這種個性的人我大概一輩子也不會去接近他吧?謝謝安瑟大大, 小雙會繼續加油的~  發表於 2018-9-30 08:4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30 08:24: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19-9-16 02:01 編輯

【第十一章】


「聽說你昨天被你們家副店長過肩摔了?」


「你怎麼──是湘君告訴你的對吧?」差點就問了白癡的問題,每天必定報到的洛瑞恩狂粉昨天當然也在店裡。雖然說昨天不大像過肩摔,更像副店長直接抓了我的衣服扔出去。


雖然我還是搞不懂為甚麼摔的人是我!該不會副店長知道基本上而言,我怎麼摔都不會出事吧?


幹,我被廖姊出賣了嗎!


「看不出來你們家副店長還練過柔道。」張善禾用筆當麥克風,模仿起記者訪問受害者的模樣,「被過肩摔的滋味如何?會痛嗎?痛哪邊呢?」


「好奇嗎?我是也可以讓你體驗看看--」我的視線放在情報商的袖子和手臂。


「免了免了!」看到張善禾驚慌的模樣,一大早被他吵醒的起床氣都消了一大半。


但我還是不能理解為甚麼某人天剛亮就狂打電話叫我起床!


我看來電顯示是「張善禾」三個字就立馬拒接,還按了靜音。


我可不記得今天跟你有約啊!


就在我認為危機解除,可以安安穩穩的睡覺時,接下來響的是樓下帕薇霖的電話。但是那聲音很遙遠,枕頭掩住耳朵就可以忽略的程度。但對我對門的帥哥室友就不是如此了。精靈脾氣很不好地甩開我的房門,將帕薇霖的電話摔到我身上。


在洛瑞恩的瞪視下,我也只能乖乖接電話,電話另一端是張善禾不正經的問候,「原來你醒著啊!既然醒來了就接我的電話啊!」


……我還不是被你吵醒的!我當下超想要把電話捏碎成粉。可是這支是帕薇霖的電話,想想廖姊,想想副店長,深吸一口氣冷靜……


「所以,你來找我幹嘛?」


張善禾從被過肩摔的命運逃脫,趕快順勢轉移話題,「我跟恩柔還有誠哲約了八點要一起去找瑪爾濟斯。還記得嗎,我第一次在巷子裡遇見你們的時候我在找的那一隻?」


被他這麼提醒,我還真想起他上次有說過這麼一回事,不過……


「現在才早上六點。」


「啊,我有點太早起,一個人吃早餐很孤單啊……」


……為甚麼我剛剛不直接把他放倒在地上呢?讓他暈個一個小時我就能多睡一個小時了。深深嘆了一口氣,我讓張善禾進了家門,不用我多說甚麼他就把我家當成他家一樣舒適,自個兒入座餐桌。我打開冰箱,看著滿滿的點心盒,隨便拿了幾盒擺在張善禾面前。


「都是給鈞燦的供品?」情報商不客氣地自行打開點心盒,裡頭的甜點一個比一個還精緻……但吃久了也很膩。我從冰箱門那側挑了一個杯子,上面標籤是寫熱巧克力,也沒管有沒有壞就將它送進微波爐。


十分鐘後,餐桌上有蛋糕、三明治、蛋塔還又不知道誰送來的顏色鮮艷得很可怕的馬卡龍。飲料有熱巧克力花茶咖啡任君挑選。咖啡還不是用馬克杯隨便裝,而是隔壁班某個女同學送的咖啡壺。就算是需要泡茶的工具,我的櫃子上也有看起來就貴到翻掉的精緻茶具組。一頓早餐跟貴婦下午茶一樣,只差沒有三層式的擺盤。說不定過後在小女生送來的禮物裡就會出現這種東西了。


「你們早餐都這樣吃嗎?」


「不然那麼多點心要怎樣吃得完?剛好不用出去買早餐。」樓下廚房的冰箱裡還有好一些,讓帕薇霖的員工想解饞的時候可以自己取用。洛瑞恩根本不在意我怎麼處理這些「貢品」,因為他根本不會吃,連看都不會看一眼。


我打開另一個櫃子,裡面都是各式各樣的餅乾,裝在不同款式但都一樣漂亮的玻璃罐裡。當然下面也有好幾罐讓廖姊他們可以自己吃。


「你要的話可以帶幾罐回去。」


張善禾驚嘆地望著琳瑯滿目的甜點,「你都可以拿去夜市擺攤了。」


我也這麼覺得……不過如果讓學校的女生看到我在夜市賣她們送給心上人的餅乾,我大概就直接橫死在這個世界不用回家了。


迷妹的威力無從想像!我還想要回去家鄉啊!


「這個蛋糕盒標誌,不就是這個商圈尾端的那一間嗎?還有這間,我印象中是五星級飯店的下午茶組合。這些人到底哪來這麼多錢啊?」張善禾一邊吃著蛋糕一邊讚嘆道,吃完一個不夠繼續轉戰下一個。


「你身邊不就有一個湘君,我還以為你比我了解這些人的錢從哪裡來。」這幾個月認識下來,郭湘君已經不是「出手闊綽」四個字可以概括的了!


我眼前正在吃早餐的棕髮高中生也已經不是「奸商」兩個字可以完全說明的了。


「湘君……別提她了,我們也有點困擾的說。」棕髮高中生無奈地說,但如果他的嘴巴沒有塞滿鬆餅的話或許會更有說服力。


聽起來好像張善禾對郭湘君頗有微詞,但我也沒有細問,畢竟不關我的事。他顯然也不大想提她,繼續吃著過度豪華/甜膩的早餐。我則選了看起來比較不甜的抹茶餅乾配花茶喝。


咬一口我就後悔了……我幾乎是立馬吐掉,狂灌水把那個奇妙的味道洗掉。


張善禾好奇的看著我刷舌頭,也咬了杯我丟在盤子上的抹茶餅乾一口,「沒有壞掉啊?怎麼反應這麼大?」


「你不覺得那個味道很噁心嗎?好像嘔吐物的味道。」


「喂喂喂,不准你這樣子侮辱抹茶,這叫甘甜清爽好不好?」張善禾彷彿證明我是錯的一樣,在我眼前把那棕綠色的餅乾又咬了一口,「還不錯啊,你真的不再試試看?」


「不要!我真的接受不了。」我好不容易才把嘴巴的味道洗掉,不要再叫我嘗試這麼可怕的東西了!我寧願吃王國出兵時派發的乾糧也不想再咬抹茶一口。


「你們的世界沒有抹茶嗎?」


「我沒聽過。」


「有日式的建築卻沒有抹茶?那你們有壽司嗎?」


「有,壽司和生魚片都有,我在王國首都就有見過外地人開的日式的小店。」那次我看到的壽司和我現在在街上看到的相去並不遠。


「那你吃過嗎?跟這裡的味道有差嗎?」


「我沒吃過。」我老實的承認,我去首都的機會很少,最後一次踏足首都就是女王和大祭司親自派了任務給我。


我恨女王,一個小小的地方騎士怎麼能夠拒絕國王的任務,不是任務中殉職,就是直接背負叛國的罪名上絞刑台,要不然就是更麻煩的事情。


但我更恨想出這個任務還指名要我執行的某人。


如果我回去可以帶伴手禮,我絕對要將抹茶塞進他們兩個的嘴巴。


「商圈附近有便宜的,我們午餐可以去那裡吃。」張善禾將最後的小漢堡送進嘴巴,然後看向我身後永遠緊閉的房門,「我們這樣吃早餐聊天不會吵醒鈞燦嗎?」


你早就吵醒了!也不想想是誰一大早打電話將我們兩個吵醒的。我剛剛真的應該把他放倒在地上。


___


「好啦,狗狗的照片傳到群組裡面了,狗缺了一隻腳所以應該還滿好認的。」張善禾和另外兩人約定的地點是學校門口,朱誠哲確認手機的照片之後,難得主動開口,「這麼明顯的特徵你竟然找不到?」


「只能說這隻狗太會躲了吧?」張善禾聳聳肩,看著我開玩笑道,「說不定狗狗掉進異空間了。」


不好笑。我倒是注意到朱誠哲的問題,問道,「他很會找走失的貓狗嗎?」


「超厲害的。如果你有寵物走失了的話,找他就對了。」回答我的是徐恩柔,她難得大力誇讚某情報商,「我記得他找過最扯的是一隻走丟的蜜袋鼯,那麼小隻躲在樹葉後面,就是能被他找出來。」


「還有八哥。」


「對,八哥那次更扯。客戶拜託他找飛出籠子的八哥,找了三天結果在電線桿上找到,而且還是混在其他的野生八哥裡面。」


「我知道我很厲害,不用再稱讚我了--對不起我錯了!我們回到狗狗身上。」


徐恩柔緩緩放下拳頭。張善禾見到自己的腦袋安全之後,才清了清喉嚨,對著我們說,「這次就分兩組吧!我和秉翰找舊市區東邊,,你們兩個找舊市區西邊。」


「為甚麼不用找新市區?」我問,小狗不會分地區跑吧?


「新市區我自己一個人找過了。而且這張尋狗啟事幾乎貼滿了新市區,在那邊的話早就找到了。」


「這次一樣五五分嗎?」徐恩柔最關心的是錢,雖然我也一樣關心就是了。


「四六分吧。多了一個人就多分你們一點吧!」


朱誠哲簡短地問,「名字?」


「叫『蟑螂』。」


「你是說在地上爬的那個蟑螂嗎?」問題是徐恩柔問的,但此時我們三人表情都很無言……


誰會把寵物狗取這個名字啊!等等沿路喊狗狗的名字的話不就會出現以下句子。


「蟑螂,蟑螂,你在哪裡?」


「蟑螂,我這裡有你最喜歡吃的罐罐喔!」


「蟑螂,馬麻很想你,快出來喔!」


難怪,之前遇到張善禾在找狗的時候都沒有聽到他喊狗的名字的聲音。


「我還是用眼睛找就夠了。」徐恩柔低聲說道,我和朱誠哲紛紛點頭同意。


這個寵物名字喊出來會被當神經病吧!把狗取作這個名字的應該也是個神經病吧!


張善禾和另外一組約好集合時間,他們就朝著反方向方向離開,我則和主導這次尋狗任務的情報商留在原地。


「好啦,我們也出發。你會騎腳踏車嗎?」


「……不會。」我的世界可沒有腳踏車這種東西。最多就是馬車,大城市之間也有設立傳送站,但啟動傳送陣的魔法師要自備。


再次提醒,魔法師很貴很貴。


「那就只能走路了。」張善禾看起來有點惋惜,但他也不多強求,很快就帶著我上路。


我在家鄉當地方騎士的時候也常做類似的事情,地方騎士就類似這個世界的警察,維持地區治安,然後時不時被領地封王叫去保護一些人或物品,或者幫地方貴族打雜。王城的兩個騎士長根據騎士的能力值指派騎士到不同的領地或者留在王城成為皇家騎士。一般而言,你一旦被派到王城之外,就很難再被提拔為皇家騎士。


成為皇家騎士有三種方法:一,立大功讓兩位騎士長看見你的實力。但兩位騎士長何等忙碌,根本沒力氣去看到這些,每年的騎士長推薦名額,還不是亂選一場。「他」都曾經抱怨,那種雜魚也能在陛下身邊保護,他一個魔法師用劍都快比那些雜魚強了。


「他」的正職也不是魔法師就是了……


來講講第二種方法,就是封王每三年一位的皇家騎士的推薦名額。這個的本意是封王比較清楚了解手下的地方騎士的能力值,更能挑選好的地方騎士送回國王身邊,成為國王的劍。


這就延伸了另一個問題,很多被封王送回王城的騎士,都是封王安插在王城的親信,順帶兼職探子和刺客。不要怪他們都已經是皇家騎士了還不懂得「忠心」兩個字怎麼寫。同為皇家騎士,也分成單純顧城門的皇家騎士,和真的出生入死保家衛國的騎士,當然也有騎士職業中的最高職階──騎士長。


原本在封地待得好好的,可能還備受崇敬,回到王誠卻被突然叫去守城門,哪個地方騎士不哀怨?當然是希望能讓自己原本的主子等上一國之主的寶座,自己再沾點光被封個騎士長。


你問騎士不是應該遵守甚麼騎士道嗎,光明磊落對女王忠心不二?去你的騎士道,我沒有這種東西,別人也沒有。那都是平民對於我們的幻想,就跟人類對精靈的幻想一樣。


「喂,專心找啊!在想些甚麼?」


「沒有,只是想到以前也常做這種事情。」


「地方騎士也要幫忙找貓狗嗎?」


「差不多。」找人、找寶藏、找情報……之類的,同樣是找東西性質不會差到哪裡去。張善禾對於「家鄉」一直都很好奇,逮到機會就會開始問東問西。只是我不一定會回答,全看我當時想不想說。


搜尋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因為你只有在找東西的時候有成就感,可是主神才知道你找了多久才找到目標。如果不要無聊到死的話,跟夥伴聊天也是很好的選擇。


可是,張善禾有點太能聊天了,只是給他一點水,他真的有整片草原可以自由發揮。雖然廢了點口舌,但還是大略和他說明了世界觀和他最好奇的騎士制度。


「這樣子說來,能力上來算的話,騎士長大於皇家騎士大於地方騎士,那從地方騎士升級成皇家騎士的會不會遭受排擠啊?」


「會。」你看一開始自地方回來的皇家騎士都會被派去守城門就知道了。


「那你有打算往皇家騎士之路邁進嗎?聽起來很威欸!」


「我接下這個任務的時候就已經被封為皇家騎士了。」成為皇家騎士的三天後就送到這個鬼地方就是了。


沒錯,這就是第三種方法,由國王親自冊封。先例少到不能再少,幾乎不會有地方騎士夢想用這種方式回王城。猶記得奈洛跟我提過,上一個國王親封的皇家騎士,是某個在國王去安特雷爾領地時遭遇強盜,一名地方騎士用身體幫國王擋箭殉職,於是死後冊封為皇家騎士以感謝他的壯烈犧牲。這也是快十幾年前的事了。


「可是,鈞燦還是一直嘲笑你是地方騎士──」


「我是在洛瑞恩面前被冊封的,連一個正式的儀式都沒有。」那個時候場景就是,我被叫去晉見女王,女王劈頭就派了個聽起來跟開玩笑沒兩樣的任務給我,如果不是大祭司和兩位騎士長再加上一個精靈魔法師都在現場,表情一個比一個還嚴肅凝重,我都想要「哈哈哈你是在開玩笑吧?腦袋進水的話記得打開去太陽底下曬一曬。」這樣問候女王陛下了。


(被逼著)接受任務之後,女王就拿著大祭司遞過來的典禮用劍,在我雙肩、頭頂和心口各點一下,就結束了冊封。


「他應該是覺得我沒有資格當上皇家騎士吧?」根據當天這麼草率的情況,洛瑞恩會這麼覺得我也不會怪他。


地方騎士就是三流的代名詞。


但我真的不介意回去當一輩子的地方騎士,也比跟洛瑞恩組隊進行主神任務來得強。


我們就這樣一邊聊天一邊搜尋,太陽都已經高掛在空中,我們連一個狗影都沒看到。我才想到一件事……


今天我難得休假不在房間好好窩著幹嘛跟張善禾一起出來找一隻狗啊!我的智商應該沒有因為來到這個世界受到影響吧?我一邊嘆氣,一邊往一條巷子轉去,卻沒料到身後的人將我一把抓住。







兩個禮拜很快就過了~
又是更新時間啦~~
這一章稍微平淡一點,因為我找不到地方切只好切在這邊啦~~
這次有好多人回覆喔~~小雙好感動啊~~真的很謝謝你們的支持~
是說我這一部都貼超過一半了,第二部都還沒寫破四萬字...
不過最近應該要專注在史詩那邊吧>< 第二部的事情過後再說~~
那我們下次再見啦(揮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30 10:09:14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

騎士找狗狗,畫面完全不協調(想到一個的騎士拿著劍對一隻小東西

啊…我知道了,我們可愛(可憐沒人愛)的豬腳被拐走了٩(๑`^´๑)۶

點評

恭喜頭香!沒辦法啊...主角的配劍大概也只是裝飾用的吧XD是說狗狗的名字明明叫蟑螂啊~不過豬腳這個名字我喜歡!我考慮一下XD  發表於 2018-10-16 00:0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30 14:29:56 | 顯示全部樓層
二香~~

地方騎士真是辛苦啊

因為玲沒有繼續看,只好跟著孤月加油啦~~(诶

點評

他真的很辛苦,各種意義上(謎之笑XD感謝加油~我努力中(最近卡死在瓶頸了==  發表於 2018-10-16 00: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1 18:55:21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該不會是也不喜歡抹茶吧......(我挺喜歡的說)

只能說真的是太可憐了,被當成笑話就算了,受封後三天就跟世界說byebye,這是哪邊可憐的傢伙啊。(謎 : 就是這邊。)

大大別放棄第二部喔!人家很喜歡威羅喔!羅蘭郡主什麼的大好啊!

點評

沒錯!我超討厭抹茶的!XD 我只能說...主角是個很可憐的主角啊XDDD 沒有後宮佳麗三千人,也沒有金山銀山,動個刀子還要被詛咒所害(還不是你寫的!  發表於 2018-10-15 23:5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15 23:57: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雙慧 於 2019-10-29 22:39 編輯

【第十二章】


今天我難得休假不在房間好好窩著幹嘛跟張善禾一起出來找一隻狗啊!我的智商應該沒有因為來到這個世界受到影響吧?我一邊嘆氣,一邊往一條巷子轉去,卻沒料到身後的人將我一把抓住。


「怎麼了?」


「不要過去那邊。」總是嘻皮笑臉的張善禾難得露出嚴肅的表情。


「這巷子怎麼了嗎?」就是一條很平常的小巷子,兩邊都是有點年紀的公寓,每棟五層樓。公寓底層有些分租出去成了小店,有一些依然維持最原始的鐵門。在我眼裡就是一條在舊市區到處可見的巷子,剛剛不就經過了好幾十條……


「應該說這巷子裡有個住戶很不喜歡我……」張善禾看見我狐疑的視線,索性全招了。


「恩柔的家在這裡面。他的爸爸對我有些誤會。」


「誤會?」


「他的爸爸認為我是對著他女兒死纏爛打的小流氓,會帶壞他的寶貝女兒。」


我沉默了三秒鐘,才從齒縫擠出這麼一句話,「……我們在說徐恩柔對吧?」


「對。」


「那個人稱『暴力女』,還會用各種文具乃至精裝書打我的頭的那個徐恩柔?」


「也是那個時不時就對我拳頭伺候,還會威脅我如果不想絕子絕孫就少惹她的那個徐恩柔。沒錯,就是她。」


「……她去當女流氓都比較有可能。」真的不難想像徐恩柔拿著一根球棒,嘴裡叼著一根菸,到處砸店家收保護費的樣子。


「這其中的錯綜複雜程度不是你這個異世界人能懂的。」張善禾雙手一攤表示無解,我也沒有想要繼續追問的意思,緊隨著張善禾的腳步加快離開這一區。


我們一路走到舊市區的站前廣場,附近又稍微熱鬧了一點。火車站大門口寫著「辰杉火車站」五個藍底白字,下方則是每個火車站必備的電子時鐘。


「好啦,也快到午餐時間了。我們回去跟恩柔他們會合了去吃飯吧!」張善禾關掉手機鬧鈴,我也望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再看向火車站的時鐘,兩個都顯示同樣的時間:十二點零三分。


還是傳個訊息跟廖姊報備我今天午餐沒有回去吃比較好。我掏出手機,當我抬起頭要問張善禾是不是要一起找到晚上的時候,卻發現張善禾不見了--


不,是整個站前廣場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和那次一樣,灰色的世界。


為甚麼?我又不是在學校後山,為甚麼我會回到家鄉?而且就只有我一個人,連張善禾都沒有一起進來。


不對,這次我有感受到微弱的魔法波動……雖然很微弱,但是是熟悉的。


這時我發現右邊手腕內側微微發出淡淡的紫光,我輕拍浮現在手腕內側的紫色魔法陣,一個半透明的影像從魔法陣跳出。一名有著淡紫色頭髮紫色眼睛,鼻樑上頂著一副半月型眼鏡的人激動地抓著對面的魔法陣。


「主神保佑,我總算聯絡到你了!你到底人在哪裡?你知道強制召喚你要耗費我多少資源嗎?所以你人到底在哪裡──」


「我在一個灰色的村莊。」這是我目前能給出最好的形容了。四周就好像印成灰階的照片,再加上大量的煙霧特效。


「灰色的村莊?你這一年都待在那裡嗎?」


一年?我盡量沉著著回應,「我不是才離開兩個月嗎?」


這下連對方都沉默了,根據我對他的了解,他現在腦子裡應該滿滿的魔法理論和法則,試圖解釋時間不對等這個情況。我也不等他回過神,自動自發開始報告任務狀況。


「你的傳送魔法陣將我們送到一個沒有魔法的世界,生活目前很安定。至於灰色的地方,扣掉這一次,我之前還不小心進入一次,那是跟洛瑞恩……」雖然他都沒有說話,但我還是將目前任務情況完整地回報。


「簡而言之,目前你們毫無進展就對了。」


「……沒錯。」你以為是我故意的嗎!


「還有你的精靈魔法師伙伴──」


「別跟我提他,他麻煩死了。精靈王到底是哪條神經接錯線才選他出主神任務的啊?他還自稱自己是精靈族最強魔法師,我都沒快笑死。我都懷疑沒找到主神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我一邊跟他講話一邊偵查附近的建築,如果去除掉沒有顏色和沒有任何人與動物這一點,這裡就像普通的城鎮,有市集、有民宅。整個小城就好像一個瞬間遭受廣泛死亡詛咒的死城,一個人也沒有,只有散落一地的貨物證明了這裡曾經熱鬧過。甚至沒有居民掙扎逃跑的跡象。


不遠處我還看到城門。我加快腳步,如果能夠知道自己確切在哪裡,那一定就是城門上掛著的匾額。


「是不是精靈族最強我是不知道,但應該還是有點實力的吧?不至於拖後腿到那個程度。」


「不是拖後腿的問題,是他──」胸口處忽然一陣疼痛,使我不得不中斷自己的話。


喂!這樣也不行嗎?饒過我可以嗎?


紫髮魔法師看我的臉色不大好,關心地問了一聲,「葉斯賽,你還好嗎?」


「就詛咒,你知道的。」我到底多久沒有聽到自己的真名了,尤其當喊你名字的是一個你畢生最信任的混帳的時候──沒錯,「信任」和「混帳」出現在同一個句子不是你的錯覺。


「我給你的戒指呢?我幫你修復一下──」


「沒在身上。不是跟你說過那是一個沒有魔法的世界嗎?魔法物品也全部失效了。戴著戒指太引人注目了,學校也不准穿戴飾品。而且戴著也沒什麼用。」與其說不準,不如說有一個特別的規範。好像洛瑞恩的偽裝耳環就剛好在規範內,而我的戒指就算表面上是素面的銀戒,照樣不能戴。


單邊半月形眼鏡之後眼睛變的呆滯,彷彿剛剛那句話讓他的腦袋過熱需要點時間處理過多的資訊。


「我已經不知道該從哪裡震驚起了……你既然去了學校?」


「……這是重點嗎?」


「對我來說是啊!葉斯賽竟然去了學校上課,還乖乖遵守那邊的規定!哈哈哈——我一定要跟楓說——啊哈哈哈哈——」說到這裡,淡紫色頭髮的青年已經完全沒在顧形象這一回事,直接抱著肚子趴在桌上放聲大笑。


笑屁啊!信不信我就把這筆帳記起來,連同之前所有你欠我的一起算!


「你以為我願意嗎?」


幹,為甚麼我沒有把戒指戴在身上啊!沒收就破門進教官室,把教官打暈拿回來不就好了嗎!


決定了!明天開始戴在身上!當項鍊戴著總比都沒有戴在身上來得強!


「也不想想你幾歲了啊哈哈哈,竟然還去上課……」


真的是夠了……


大概真的笑夠了,他誇張地(也有可能是真的)擦掉眼角得眼淚,回到正事上,「就只有詛咒還在?」


「沒錯。」


「……沒有戒指壓制還能活到現在,你也是滿厲害的。看來你的修為又更上一層樓了。楓聽到了一定會很高興。」


還在講風涼話……雖然說我自己也很佩服自己還沒詛咒全開,從此變成一具屍體。


說著說著,我已經來到城門外,抬頭看著城門上方的紅色匾額。


「奈洛。」


「怎麼?」


「我在安特雷爾領地。」


「不可能!那裡早在半年前就已經被黑暗吞噬了!」


已經吞噬到大陸了嗎?這樣子看來黑暗籠罩著全大陸只是遲早的事情。


「我在這裡就是事實,可是我沒有看到任何的活物。怎麼說……四周也不全然是黑色的,這裡看起來更像灰階的照片,還加上模糊濾鏡。」


「濾鏡?那是甚麼?」總是對陌生事物充滿好奇的奈洛聽到新詞彙好奇地問。


「算了,你當我沒說。」


既然都已經知道自己人在哪裡了,當然就是往王城的方向走。如果能回到奈洛身邊的話當然是再好不過了。至少能夠重新擬定一下任務進行方式。要不就是直接宣告任務失敗,我回去當我的地方騎士靜候世界末日的到來……


後者聽起來還真誘人啊!只可惜我做出這個選擇的話,接下來的日子也不得安寧了。


奈洛忽然問了一句,「葉斯賽,你覺得為甚麼會找不到主神安捷特?」


「我最大的猜測就是你把我們兩個傳錯地方了!」而且還因為傳錯的地方是個沒有魔法的異世界,沒有辦法回家,連最基本的定時回報都無法!


「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的魔法不可能失敗更不可能出錯。」


「是嗎?」我瞇起眼睛看著魔法陣浮現的人像,「我沒有直接出現在召喚魔法陣的中央,不就代表『強制召喚』失敗了嗎?」


「……我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就算我很清楚奈洛那一句話並非吹噓,但事實就是擺在眼前。他繼續說,「不過,看在你的詛咒還很有效的份上,不是主神安捷特的影響力能夠達到你那個世界,那就是主神安捷特在那個世界。」


在哪裡?地球那麼大,還有一堆宗教神話,我是要從哪裡找出我們的主神?要怎麼找?


問題接踵而至,越來越多的問號,卻沒有一個解答。更糟的是,奈洛的成像正慢慢轉為模糊。


「奈洛!通訊魔法要斷了!」


「我無法維持住……我不明……只是通訊魔法……」奈洛的聲音斷斷續續的,我看見他抓起他幾乎不曾用到的法杖,開始唸起咒語,維持住最後的聯繫。


我對著專心唸咒的奈洛喊,「彩風花田!那是我到過唯一有顏色的地方,幫我找──」


──出那裡是哪裡。影像消失了,浮現在手腕內側的魔法陣也消退的無影無蹤。灰色的空間恢復一片靜默……


不,有聲音。聽起來像腳步聲,步伐小且急促,從城門內側傳出。


莫非是是甚麼未知的魔獸?牠跟民眾的消失該不會有甚麼關聯?我收斂自己的氣息,循著聲音回到了市集處。這時我才注意到路邊擺在地上的賣衣服小攤上的衣服有被翻過的痕跡。


成堆的衣服動了一動。雖然還不知道衣服下是甚麼生物,但我並沒有因為那個生物嬌小的體型而放下警戒。要知道,論體型評估魔獸的危險度是愚蠢的行為。


我把手放在左邊腰側,隨時準備出擊。


「嗚嗚嗚--」衣服堆中忽然跳出了一團白色毛茸茸的東西。那個東西先是到處嗅了一嗅,然後才注意到我的存在。


「汪!」


不會吧?


那團白色毛茸茸的東西一跛一跛的向我走來,很親人的磨蹭我的褲管。我蹲下將牠抱起,頸部上的名牌寫著兩個小字:蟑螂。


好,先不要吐槽你的名字──你還真的掉進異世界了!可是找到你了也沒有用,現在我也是被困在這裡,連最基本的水和食物都無法保證……


……如果這裡的時間過得比較快的話,那這隻馬爾濟斯應該來這裡至少一個月以上了吧?跟照片相比,也沒有瘦太多,就代表附近有水和食物嗎?我將蟑螂(不是真的蟑螂)抱在懷裡,沿著市集走下去。抱著一隻狗我就沒有手防身了,得找個袋子之類的東西把牠裝起來……正當我還在思考要去哪裡找一個大小能夠塞一隻馬爾濟斯的袋子時,周遭景色彷彿鏡頭轉換般……


「你午餐──你的手上怎麼突然多了一隻狗?這隻不是……」張善禾滿頭問號地看著我和手上的狗,當他揉揉眼睛確認我手上這一隻正是遍尋不著的「蟑螂」,他驚喜萬分的從我手上抱過名為「蟑螂」的馬爾濟斯,「你怎麼找到的!我找了快兩個禮拜就只差沒去翻垃圾回收場了!」


周圍人來人往,吵雜的車聲和人聲全部混雜在一起。


「我剛剛一直都在你身邊嗎?」雖然說張善禾剛剛的反應就能回答我的問題,但我還是想要確認。


「對啊!發生甚麼事了嗎?」


我的手表長針指向數字「八」,代表我在灰色空間待了超過半小時。而火車站的時鐘依然顯示著十二點零三分。


我看著親暱地將張善禾舔得滿臉口水的小傢伙……我是被強制召喚進去的,那這隻白色馬爾濟斯又是怎麼進去的?


完、全、不明白。





來更文啦~~
最近靈感大神真心不降臨啊...
史詩這個禮拜六要更文可是字數跟零相去不遠,
原創第二部打算大修卻不知道從何修起...
重點是為甚麼我的時間總在不知不覺間溜走啊!!!
這一章又穿越了一次啦~還順便點出了主角的真名~(根本沒人在意好嗎?
接下來的就是月底再貼啦~
我們月底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16 05:26:41 |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呵呵呵,蟑螂亂入啊!(看到的時候笑死23333)

對阿,所以那隻蟑螂(幹喔不是真的蟑螂啦)到底是怎麼跑進去的?不要跟我說是不小心被一起召喚進去的,難道他跟主角長得很像嗎?

還有我說啊,到底是為什麼要給那隻狗取這種名字,張善禾你的取名天分一定有問題!

點評

我寫的時候我自己都會混亂啊!!! 他主人到底哪一根筋不對才會把狗取這個名字啊XD 召喚.....那個就跟後面故事走向相關我就不破更啦(被揍  發表於 2018-10-31 22:1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