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238|回復: 177

[同人文] 【特傳】輪迴掙扎 第三十章 1/16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5-7 18:20: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小貓咪 於 2019-1-16 19:53 編輯

最近完永遠的七日之都導致靈感大爆發,所以開了這個新坑
主角外掛無,只有......吃不完的便當
目前推測一個月一更或一周一更

第一章
(希亞視角)
看著桌上滿堂紅的成績單...哈哈哈!好吧,我承認當時考試不知吃錯什麼東西,竟然中毒然後缺考。

哀〜現在懷疑鐵定是有人打算害我吧?這不會是我想太多吧?

成績單上的滿堂紅宛如嘲笑人般栖栖笑著。

「冥漾、希亞,你們打算選哪個學校啊?」幸運老兄,你覺得這種成績是我選學校還是選校選我。

哀〜

右前座的幸運老兄轉頭看著我跟漾漾這悲劇姊弟,徹底令人有種想要狂C幸運同學的歐皇運勢。

啊!差點忘了講我叫維多希亞.鄧肯是一位穿越者,至於為何穿越...好吧,自己也不知情,因為我一醒來就知道我跟褚冥漾是三不五時一起鬧事的死黨。

偷偷講下,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其實暗戀褚冥漾,誰叫是吊橋效應產生的戀愛。

「衛禹你過來!今天不將你這隻海豹吸乾,我絕不罷休!」看著眼前的歐皇很熟練拋出這句話,後者尷尬笑著伸出手:「鄧肯你最近手遊有什麼想要的?我幫你搞到手。」二話不說直接把手機拋給人。

最近玩黑貓想要的卡偏偏無法抽到,雖然不太好意思不過只能拜託衛禹了。

人幫我抽完卡片把手機拋回來,看著抽到的十一隻...很好!該燒海豹,不然遲早這遊戲好卡都要被這票歐洲人獨吞。

你問我為何要這麼說,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混帳!限定轉蛋竟然有5張水蛇6張水蛇艦隊必備的貓!

點選到自己卡持的內容徹底心死,幸運同學幫我抽到的不是56組而是11、11組。

......

...好吧,這是要我搞水蛇艦隊的意思嗎?

那人抽出一張紙捲成一個紙棒敲打褚冥漾的頭:「同學,魂歸來。」,輕而易舉將人的靈魂喚回。

「哈哈......當然是能夠讀的學校就好了。」這是漾漾的答案,我維多希亞.鄧肯的答案是:「能有學校就好,不然我要重新準備大考。」,千萬不要,哥哥長期在國外賺錢,不知聽說我要重新經歷戰國時期一定會...

...哀〜這也太麻煩了吧。

「這樣喔,我聽說中縣有間學校工科感覺還不錯。」老兄!你說我這滿堂紅能有學校嗎!

...我靠!Atlantis學院竟然也出現在上頭!

我是能力者嗎?最多只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玩業,然而他們都是我為路邊的石頭。

這位同學在褚冥漾的單子上畫起米老鼠:「如果你們也申請能過,我們還可以再當三年同學哩。」

加油吧。

若要當他的同學是不可能的,要說當學妹是有機會辦到,只要重新參加戰國時期萬事都OK。

「再說吧。」不用多說褚冥漾一定也填了Atlantis學院。

填選學校的事很快結束,大家都利用戰國時期結束後的片刻美好時光開始邀約朋友。

我自然也受到邀約。

隔壁桌的女同學笑笑看著這:「鄧肯,我們放學要去KTV唱歌要不要去唱?」那人的笑容十分詭異,令人感受到不舒服。

「我...」我的話還沒說完,她就打斷:「去拉〜去拉〜大家也都要去,沒任何臭男生。」

...這...

可是我這邊也要對學校頭痛,更不用說還要報告成績、學校給哥哥,否則我的下場會非常悽慘,我哥哥比褚冥玥還要嚴格許多。

甚至氣魄令人懷疑,她會不會是神話世界中的戰神。

「好吧,只能陪妳們唱幾首。」最終凹不過人,答應這個邀約。

很快的時間來到放學時候大家都把選單遞上去給老師處理,人們也都組團放學出去玩或是組團回家去。

我跟另外幾個女生來到KTV內包了一個包廂,不知為何感受到許多不舒服的眼神,不是男生那種充滿慾望的眼神,而是單純的仇恨、忌妒,散發著還是邀請我的人。

...不可能吧?大家都同班這麼久,要做的話早就作霸凌的事情了。

點了一首我最愛聽的“偏愛”拿起麥克風數著拍子。

「把昨天都作廢」身體一下往左傾斜,一下往右傾斜:「現在你在我眼前」

若有注意她們的動作或許未來會不同,只見她們伸手進包包好像在找些什麼東西。

「我想愛 請給我機會」開心唱著這首歌,一切煩惱通通拋到腦後。

手指纏繞麥克風的線:「如果我錯了也承擔 認定你就是答案」擺出帥氣的姿勢:我不怕誰嘲笑我極端」

仇恨、憤怒的氣息越來越濃厚。

『喀擦!』一響,轉頭邀請我來的手上拿著美工刀...美工刀!

「妳這勾引我男友的妖豔賤貨去死!」她美工刀直接朝我喉嚨刺來,我連忙往後退:「等...」

『啪!』腳被東西給絆倒在地,想到已經來不及她徹底壓在我身上,手緊緊握住美工刀

好痛!

眼皮漸漸沉重眼前景象開始模糊起來,只見她們囂張的醜陋面孔以及突然出現銀色長髮一搓紅的美男子。

「冰炎!那個女生她...」另一個人帶著面具,聲音再也聽不到。

眼前景象一片漆黑,或許這是我進入守世界的...

......

...

「同學,魂歸來。」幸運同學將紙捲成紙棒敲打某人的頭,輕而易舉將人的靈魂喚回。

疑!!?

奇怪怎麼感覺這幕有點熟悉,還有為何我的手要摸著脖子?

「哈哈......當然是能夠讀的學校就好了。」這是漾漾給的答案,自己不知為何有種相似感存在。

不會是曾經夢到吧?

有時做夢一醒來會忘記夢境的內容,只是...為何會害怕?難道我做到惡夢...不可能吧?我又沒睡著?

...搞不懂,還是把這問題拋一旁好了。

「這樣喔,我聽說中縣有間學校工科感覺還不錯。」老兄你看我滿堂紅,是我挑學校還是學校挑我?

現在能有學校讀就是該偷笑了,我拿有資格挑學校啊?

瞄了一下...這不是atlantis學院嗎?主角還有守世界高手才能就讀的龍頭學校,我這滿堂紅的成績也能就讀。

二話不說直接填選,誰叫我這滿堂紅的成績拿有學校願意收留人。

填完資料後,大家利用戰國時期過後片刻美好時光開始邀約人出去玩,我也是被人給邀約的對象。

隔壁桌的少女笑容令人毛骨悚然:「鄧肯,我們放學要去KTV唱歌要不要去唱?」,在她的笑容下,自己的直覺告訴人不要答應。

以前隔壁桌的女生笑容有這麼毛骨悚然嗎?以前是有交談幾次雖然也有幾次跟全班同學一同校外教學,甚至也有一起出去玩過。

......

...還是拒絕好了,不知為何有種跟去會有危險的想法。

「抱歉,我打算努力明年重考。」沒辦法去atlantis學院,必須重新面臨戰國時期。

對方抓住我的肩膀:「別這樣吧?難得考試考完就放縱自我吧?」

好痛!

「對不起,我今晚真的要好好複習,如果不行問問看是否能重考還是補考。」這方面必須交給哥哥處理,不然我這種成績哪能有學校。

必須遠離人!為何要遠離這個國中同學?

心中不知為何有種害怕情緒浮現,深深令人懷疑我到底有沒有被人動過手腳,難道她是火星人!...不可能吧?

最終坳不過人默默參加這場歡唱,很快的時間來到放學的時候。

走著這一條路不知為何感覺脖子冰冷還詭異帶著一絲絲溫暖,這股溫軟不但無法讓人安心,反倒令人寒毛聳立、毛骨悚然。

進KTV後假借一些理由去廁然後進去裡頭上鎖...這是為什麼?為何會害怕人?

從包包中拿出平常一直攜帶的防狼噴霧,不知為何有種有危險必須拿防狼噴霧噴人,難道我以前被人虐待過嗎?

......

...不可能吧?我連這種記憶根本都沒。

大家都認識三年不可能害...不可能!何政還有很多人明明知道漾漾心裡也不想要很衰,然而都偷偷看要部正大光明看人衰,那麼防人之心不可無。

默默離開廁所,走回包廂正巧聽到人在唱歌。

「桃花開放在春天一見桃花想從前」這是邀請我來唱歌的人的聲音,印象這好像是哪一首老歌的歌詞。

其實我都聽動漫、電影、遊戲、連續劇的,對於這種老歌認知不高。

打開門走進去,不知為何包廂內氣場十分詭異,臉頰好像有什麼水滴滑過...不會是天花板有漏水吧?

有漏水必須向KTV舉報,要他們請人來送任是否有危險。

邀請我來的人看著我的胸,小小聲的抱怨:「那種動漫中才出現的巨X實在有夠討厭。」很快又回去唱歌詞:「好像情郎他又回到他又回到我身邊」

以前我會感到驕傲,可是現在卻害怕有生命危險。

看了一下門又看了人,隔壁班的女同學突然搭載我肩膀上問:「鄧肯你的身材怎麼這麼棒?是有什麼技巧嗎?」

技巧?我想想看...天天熬夜甚至睡覺是...說出來或著想有種羞恥感,可以不要題嗎?

不知為何氣氛更加危險,甚至呼吸聲都被放大。

還是回家好了,不知為何看一旁的桌子竟然害怕,好像我與它有什麼深仇大恨。

好痛!

「妳...!」睜大眼睛看著隔壁班的同學竟然拿美工刀戳我腹部:「妳為什麼要...」

同學站了起來手中有握著美工刀:「因為妳這妖豔賤貨搶我們的男友,必須給妳警告,不知把妳這種卑劣的身材搞壞如何。」

『碰!』

包廂門突然被人給踹開,剎那間一到銀色的殘影闖入房間內。

疑!!?

這...剛剛發生什麼事?

「妳沒事吧?」一個溫和的聲音從我背後出現,身體沉重無法抵抗地心引力。

面前的男子戴著面具有著紫色眼睛還有紫色長髮:「月見,這邊有人受傷快來進行治療。」他拿著手機跟另一頭的人說著,語氣沒緊張反而很習慣。

太好了...能保住一命。

眼皮漸漸沉重,眼前景象隨之模糊。

......

...

不知睡了多久睜開眼睛舉起雙手伸伸懶腰:「嗚喔〜」打了一個大哈欠...等等!這邊不是醫院吧?

「疑!!?妳還不能起來!」一個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女生拉開簾子,快步蹦來我旁邊將我壓回床上:「妳的傷口還沒好,喵喵一定要提醒你別起床也別做運動。」

...我剛剛只是伸伸懶腰而已,不算運動吧?...啥!這個女生是喵喵!不會吧!竟然會提早認識喵喵!

的確!她皮膚白白淨淨的,留著及肩的發燙了可愛的小娃娃卷,髮色還是金色不支是染的還是天生如此,然後她有著甜美的笑容、祖母綠的雙眼。

「那個美工刀警察檢長過友染毒,還是很厲害的毒,千萬別...」露出尷尬的神情,還出聲打斷喵喵隱藏真相:「我從小能看到別人看不見的也能感覺到異常,這樣算是能力者吧?可以的話能查察我是否有得到atlantis學院的入學資格。」

喵喵拿出手機與另外一邊連絡,很快的掛斷電話。

「維多希亞小姐,其實妳的朋友被那KTV內的惡意影響,引導出仇恨、詛咒壓縮到美工刀中,今天剛把詛咒拔除導致妳的身體還在虛弱,傷口癒合速度會很慢......」喵喵講出一大堆專業學術用語。

看著喵喵我衝著她一笑:「喵喵或許我們會是同班同學,請問可以叫我小維嗎?」雖然有點厚臉皮就是了。

會叫我小維的只有哥哥跟漾漾兩人而已,不知為何喜歡上喵喵的笑容。

「當然好。」喵喵開心笑著,幫我解開衣服上的鈕扣:「小維,我的名字叫米可蕥,認識的人都叫我喵喵。」說著,手上拿著沾染藥水的棉花。

好痛!這也太痛了吧!

「小維忍耐一下,很快就不痛。」

痛到沒力氣說話,最多只能點點頭。

真如喵喵所說的,一下子就不再劇烈發痛,身體也顯得輕鬆許多。

喵喵把棉花丟到一旁的垃圾桶中:「因為我很喜歡帶著貓貓出門,所以大家也叫我喵喵。」,若漾漾在這邊鐵定會心想妳是貓女。

後來喵喵也跟我提到其實我已經昏迷兩天,我的國中同學在公會隱藏真相下,變成包廂不知哪根管線錯誤連接到瓦斯去,導致我們吸瓦斯過度產生幻覺幻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7 21:03:47 | 顯示全部樓層
這次的名字太有氣氛(?)了被炸出來留言(誒
是存檔能力呢

點評

嘿嘿嘿 誰叫永遠的七日之都太毒了,竟然毒到能讓我腦動大開發一篇新坑  發表於 2018-5-7 21: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7 21:09:3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茖一看完就直接點了收藏( ´ ▽ ` )ノ小維之後會在那邊和漾漾遇到嗎~茖好期待O(≧∇≦)O

點評

靜待下次更新喔  發表於 2018-5-7 21: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7 21:22:1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無限輪迴制度也是種地獄加油孩子

點評

保證會有便當可吃數量還很多//希亞:「我現在退出還來的急嗎?」  發表於 2018-5-7 22:0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8 17:35:36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又開新坑了嗎?

前面還有好幾個大洞還沒有填完喔(貼心提醒)((被揍

點評

啊!打錯了是坑爹系統今日不會更新為了該坑的番外  發表於 2018-5-9 20:48
放心,我這邊存稿豐富如果無法補齊存稿,會發公告延期更新(PS.今日不更主要是禮拜天的番外  發表於 2018-5-9 20:4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8 23:54:08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很喜歡這主題,永世輪迴這中能力真的讓人感覺又愛又恨呢~~~(附註我也在7日喔~~~

點評

L你的ID是什麼? 就讓維多示範怎麼樣能天天吃便當  發表於 2018-5-9 20:4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9 22:44:5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ID是墨雨澤喔喔~~小貓要加友嗎?

點評

要 我是里亞(遊戲上周剛走完安總線,於是雙安雙線結局都到手)  發表於 2018-5-9 22:5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14 12:47:1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希亞視角)
「小維在入學前,喵喵可以教妳一些能力者的自保方式。」在那個天使般的笑容,我立馬抓住人的手:「喵喵請您教我!」不快點學會死人!

比漾漾提早進來,一個不小心可是會死人耶!

可惜我的身體現階段不適合學符咒,不過...到時能躺在床上看著喵喵的筆記本學習。

就這樣躺在床上看著移動符的陣法繪畫與封入符咒紙張內的手段,希望到時出院能在喵喵幫助下學會如何使用符咒。

很快的能夠出院,喵喵帶我去學校中的風之白園。

看著白色的花草樹木、涼亭,涼爽的微風內心感到悠閒舒適,很想在這邊永遠定居下來。

「小維,開始了傳送到三十公分的這邊。」喵喵站在離我三十五公分的地方,按造人所教的方式啟動符咒指定座標。

白光瞬間遮蔽住視線,下一秒眼前陷入一片漆黑。

「咕嚕咕嚕!」嘴巴被水壓沖開無數鹹到爆的水湧入喉嚨...然後就這麼失去意識。

在失去意識前唯一的印象是...難道我連符咒天賦都沒有!那我真的是能力者嗎?

真的能感覺到元素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沒道理稱不上能力者。

疑!!?

剛剛怎麼了?為何有閃過冰冷無助的想法?身體明明很正常為何有種不對勁卻說不上來的...真的搞不懂?

喵喵跑了過來歪著頭看著人:「小維怎麼了?哪邊不舒服?」她舉起手連續對我丟幾個檢查術法:「疑!!?小維妳是哪邊不舒服,要不要回醫療班,喵喵剛才檢查身體很健康。」

搖一搖頭,甩開那詭異的感覺。

「喵喵我沒事...或許是我太緊張了。」甩開那想法,擠出笑容看著人。

「移動符是很基本的符咒,三歲小孩只要學會都會拿出去玩耍炫耀。」那是你們火星人的玩法!

......

...哀〜還是別跟火星人計較太多比較明智,不然真的會不知該從哪邊吐槽。

「那小維,喵喵在你旁邊陪你一起傳送。」謝謝喵喵。

喵喵在身旁心底打了一劑定心針,拿出移動符按造喵喵所教的方式啟動設定座標。

陣法飄在地上散發著光芒,赫然之間喵喵臉色大變。

剎那間,喵喵舉起腳用力往地一踹!小姐妳是淑女耶!不是女子漢為何要徒然破壞移動符的陣法?

喵喵臉色突然放鬆,宛如這陣法會傳到危險的地方。

「小維妳別使用移動符,剛剛妳會傳送到馬里亞納海溝。」什麼!喵喵你沒說錯吧?

我按造妳所教的做!竟然會變成這樣!

難道我真的是廢物連基本的符咒都無法學會,那我真的是能力者還是一般人?這樣真的是能力者該有的水平嗎?

那個漾漾都沒這麼過,使用爆符也只是腦殘想錯東西變出錯的東西而已。

喵喵拍拍我的肩膀:「小維放心,其實妳在符咒沒天賦不代表其他項目沒天賦。」喵喵別騙人了,我真的是廢物。

「萊恩也跟小維妳一樣不擅長使用符咒、法術,在幻武兵器這個項目造化及深,連老師都要請教人。」因為萊恩開幻武掛,那我有什麼掛?

穿越者大多都有掛,有些是沒發覺自己是什麼掛只要發現會瞬間變強,變的比前期的天才還要厲害...某位妖師算是例外吧?

有陰影掛、言靈掛,然而有變強嗎?根據最新抵達冰牙在那邊等冰炎學長回歸...好吧,沒掛出現,撿了後台掛的蛤蜊一枚。

......

...好吧,把高手納為同伴也算一種掛,漾漾的掛叫做吸收高手掛。

「喵喵去翻翻看醫療班是否有這方面輔佐用的偏方記載,小維站好喵喵送妳回家。」在喵喵一說,我立刻站直站好。

這也沒辦法,誰叫我無法使用移動符回家。

恐怕成為能力者也屬於最底層的廢物,找不到拿手領域連百分之一的萊恩都不如。

之後喵喵每天只要有空都來我家,幫助我找到天賦或著解決無法使用符咒的問題,不知為何每次喵喵來都會有種相似感。

到底為何有,其實心底來一個底都沒。

很快的來到新生日入學當天我跟漾漾一大清早一起出門,畢竟哥哥出國上班有拜託伯母要照顧我。

這路上正在猶豫一件事,那就是該跟漾漾講嗎?

照著地圖來到指定的火車站,待在月台的人有一個阿婆、一個黑色長髮黑眼的人還有一個年紀看起來是大學生的女生。

那位女生正穿著今年流行起來的民俗風的衣物,不用多說這人一定是庚學姊,那麼另...啥!我不會被千冬歲給殺吧?

你問我為何要這麼想,原因很簡單我的帶導竟然是夏碎學長!

五分鐘後阿婆坐上列車離開車站,現場只有我們四人不知該如何開口才好。

「學妹這應該算我們第一次見面。」夏碎學長伸出手露出溫和的笑容,一旁的漾漾瞬間驚訝:「謝謝你救了小維,如果我當時跟小維一起去...」

不!你去你會更想要逃避這所學校。

「謝謝學長的救命之恩。」沒學長救人,只怕我已經淪為一具冰涼的屍體,靈魂在地獄啃著便當。

夏碎學長在這,理論上不用擔心會有危險。

夏碎學長打量起漾漾,好像是在思考要如何幫人帶這位學弟。

有夏碎學長幫助應該不用擔心某人犯蠢吧?...嗯,那麼為何我會有相似感?有時相似感事突然冒出的?

...好難啊啊啊!現在那些相似感是什麼真的忘記,好像必須記住卻無法記住。

「學弟你知道你選的學校是什麼學校嗎?」夏碎學長看著漾漾,思索一會兒給人模糊的答案:「請勿用這世界的常識、知識看待學校那,有時表面上看到的其實是假的,這世界可能是某人操控情報鬧出的虛假世界。」誰操作情報不用多說,知情的人都知是誰。

還有公會你們搞瓦斯這梗要搞到何時啊!

不要說荒郊野外或著沒瓦斯的鄉下地區也要用瓦斯爆炸玩梗,還有不要說網路上能查到能力者搞出的烏龍事件...啊!追帝王蟹!

幸運同學傳中真的有袍級追殺變成帝王蟹的惡魔,一想到這畫面...噗!真的很好笑又好玩。

漾漾歪著頭思考這些問題:「小維妳知道嗎?」這點...好吧,也不知該不該跟漾漾講,其實她即將要去能力者的世界生活。

「知道」點點頭表達知情:「在學校那裡,所有知識都不是知識,只有肯定了自己,世界才會肯定你......」不要說我懶得想,是因為我也不知該如何跟漾漾說。

自己在能力者世界只怕終生都是最底層的居民,基本的移動符竟然會出大問題,指定、釋放、操控這三者都沒問題,有問題喵喵當下會提出,竟然在傳送前座標大偏離。

陣法也是喵喵教的,跟喵喵同款的陣法。

想要鼓勵人也只能用冰炎的手段...啊!不能再用冰炎稱呼人,因為我現在是低他一屆的學妹,對此要叫人學長。

這也讓漾漾更加滿臉問號。

「將裡面的安全手冊都看過一遍了嗎?」存在感下降到某種程度的庚學姊,提醒我們這邊還有人。

剎那間,巨大的車鳴聲傳來。

即將通過本車站的列車世一班不停靠只經過的列車,再加上這時間沒人潮...哀〜學校搞這種自殺才能進去也太過頭了吧!

超想吐槽,如果指定要去撞企業號航空母艦然後正巧學校又有巨人族的新生...呃,不會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吧?

又不可能去撞國家元首的座車屋頂、車頭進入學院,否則這樣搞會讓不少人神經衰弱,三不五時擔心自己撞到人。

學姊站了起來:「車來了,快點跟好,不要走失了。」語畢,把自己的包包抓好快步朝火車那衝去。

夏碎學長牽著漾漾的手:「學弟,其實這世界上存在異於常人之人,你所讀得學院正式異於常人之人的學校。」

這兩位飛快衝出,我也急忙追上。

就這樣大家跳了下去撞火車頭,接下來眼晴的畫面一變,附近有不少小學生、國中生甚至高中大學生都有。

校門是用稍微透明的白色石頭雕刻而成,旁邊還有不知名的文字組合再一起甚至還有精靈雕像,這些守衛實力強弱就不得而知。

鬼族大戰好像被直接摧毀,可惜鬼族戰力本身就篇變態,很難當作參考依據。

其他...好像也沒多少實戰評估,反正雕鄉強弱也與我們無關。

走進校門濃濃血氣撲鼻而來,只見校門口...這...

「漾漾快逃!」轉身把人給推開,『噗茲!』一聲,被傳來劇烈痛處還有不少液體噴出的感覺。

身體漸漸失去重心倒在地上。

失去意識前只有一個想法...他X的!到底是誰無聊去亂看時鐘啊!是誰放任這字練時鐘抹殺新生!

其實也不用擔心死亡...呃,必須擔心!我可不想要被變態給性騷擾啊啊啊啊啊啊啊!

「將裡面的安全手冊都看過一遍了嗎?」有!...疑?怎麼感覺好像有聽過這句話。

看著存在感瞬間下降然後刷回存在感的庚學姊,竟然有種相似感,好像曾經...曾...我以前見過她嗎?

我是有見過喵喵、冰炎、夏碎,可是從未見過庚學姊,難道今天不是我第一次見庚學姊?

「看過了。」漾漾你絕對沒看,這樣說謊真的好嗎?

那本厚重的...哈哈哈!除了火星人的學校外拿有學校搞那麼後,幾乎能拿去墊桌腳、弄泡麵。

列車要來,下一秒巨大的車鳴聲傳來。

疑!!?

奇怪?為何我知道列車要來?

有空去找喵喵幫我做健康檢查為何有時會有相似感,好像曾經經歷過這些事...經歷什麼事?為何都沒印象。

「車來了,快點跟好,不要走失了。」庚學姊走在前面,夏碎伸出手抓著我跟漾漾的手快步往前。

這.......

這幕...為何有種詭異感,被竟然毛毛還發涼?

漾漾用力甩開夏碎學長的手:「小維!」,然後轉身用力把我撲倒在地,手...褚冥漾啊啊啊啊啊啊!

「嗯!」我們都倒在地上,漾漾手竟然還用...好...不要啊啊啊啊!漾漾別啊啊啊啊!

握緊拳頭,狠狠朝人臉一打。

「好痛!」漾漾一臉無辜摸著自己臉家,我半站起來嘟起嘴巴抗議:「漾漾你襲胸我還沒說什麼!變態就是要用防狼噴霧!」作勢拿出防狼噴霧對準他的臉。

「小維我錯了,對不起!」人馬上雙手合十鞠躬道歉。

看著漾漾不知為何無法生氣:「一年份的蛋糕,我勉強原諒你。」這樣交易...為何我會提一年份的蛋糕?

這身體原本的主人到底跟漾漾...呃,吊橋效應的意外眾多已經習慣,甚至嚴重點還痛扁人成豬頭。

這對身體原本主人來講是...吊橋效應中的基本,好像這身體主人原本也偏衰一點點,混在漾漾旁邊就衰上加衰,不過也因此成為好友。

這也不意外,這麼好玩開心的日子誰會討厭?

這...我也喜歡漾漾嗎?要說...好像也真的喜歡,這是我的真心還是受到吊橋效應影響誕生的戀情?

在氣氛凝重不知該說些什麼話,瞳狼牌手機大響。

「喂......喂?」漾漾下意識拿出手機貼在耳朵邊...不!按下擴音鍵。

「你怎麼沒跟著撞車!?」後頭還疑似有人偷笑,可能是夏碎學長吧?

學長能回來接人還是等冰炎回來?見冰炎絕對要當面道謝,若非他們兩人,只怕自己已經躺在停屍間唱“涼涼”了。

我真的是能力者嗎?怎麼自己竟然弱到如此地步,入學也都出問題?

手機另一邊的聲音年輕卻暴躁,肯定是冰炎沒好好睡覺導致脾氣不好...喂!這可是自我管理能力最低需求!

「什麼......跟著撞車?」要講校門在火車頭前吧?

到底是誰把校門設在那種詭異地方啊?

下次有人把校門設在美軍的航空母艦、白宮前看看!剛好學校又有超大型巨人、巨龍族的新生,只怕要鬧出第三次世界大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14 13:28: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冰炎就是很凶罕漾漾有這個代導辛苦你了

點評

希亞:「所以漾漾別腦殘了,不然冰炎會打人。」  發表於 2018-5-14 13:5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5-14 18:34:10 | 顯示全部樓層
這符咒天賦真厲害(不
原來重生沒記憶啊(沒玩過七日

點評

沒有喔 只有相似感//維多:「誰要這種廢物般的天賦,這真的是高手該有的天賦嗎?」  發表於 2018-5-14 19:2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