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45|回復: 3

[同人本出刊專區] [工商]10/29歐美翁里 福華本 Confidential Data (夏洛克福爾摩斯x...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0-27 11:54: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黛培諾 於 2017-10-27 20:54 編輯

發在這裡不知道對不對,可是我好像沒什麼宣傳嗚嗚嗚所以我就來了(?
如果有相關問題歡迎留言或是來我的噗浪問喔,畢竟活動快開始了,這次就直接發到兩章,明天再發一章家翻外好了!那我們就開始正文囉!
噗浪https://www.plurk.com/steamedmarshmallow


Oops!
很抱歉,您輸入的密碼錯誤,沒有編輯權限。
接下來你所看到的為加密檔案,未經原作者(夏洛克˙福爾摩斯與約翰˙華生)同意,禁止散播、或轉載。














我們不能相信人性,乾脆把整篇文章鎖起來,別讓任何人看到,約翰。



閉嘴,夏洛克,你根本不懂人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27 11:59:53 | 顯示全部樓層
一、約翰˙華生的部落格
我第一次見到夏洛克˙福爾摩斯,是在屍袋裡。
這聽起來有些詭異,是吧?
我也覺得。

然而事實正是如此,準確地說,是他在屍袋裡。


「茉莉,要我幫忙嗎?這一副。」我朝另一具還未解剖的大體努了努下巴。
「噢,好的,非常謝謝你,約翰。」
「哪裡。」

我是約翰˙華生,一名軍醫,性別omega。
數個月前我在阿富汗的戰役因傷退役,即使有軍人撫恤金的救濟,那微薄的數目不足以應付我在倫敦的生活花費,所以我回到了我的母校,巴茲醫學院,擔任法醫的職務。
你也許會好奇,既然我是醫生,為何我不擔任普通的醫生,又或者自己開間診所?
我已經離開了戰場,卻仍時常夢到過去的軍旅生活,我夢到那些慘不忍睹的屍體,夢到同伴對我的呼喊,還有一聲聲急切的、頻死的「約翰」。

過去成了夢靨,它已經嚴重地影響我的生活,為此我尋求了專業的幫助,但效果不大,心理醫生說我對人群仍有信任問題,他建議我寫網頁,像寫日記一樣紀錄每天的情緒,這樣會好點,約翰,他說。

去他媽的好點,抱歉,我有時候會這樣。

我在網路上刊登了徵求室友的消息,沒有人回應,我並沒有感到多大的沮喪,只是覺得有些無力。

我很納悶,誰會找我當室友?

我的醫生(和我自己)都認為我現在的狀況不太適合面對大量的活人,但我的生活拮据,我只能依靠唯一擁有的專業知識餬口。

死人倒是無所謂,我嘆了口氣,認命地掀開白布。

這是一名年輕的男子,個子高大,目測身高超過一八零。
他的膚色蒼白,卻擁有精壯的身體。

我似乎聽見幾聲咕噥,我以為我聽錯了,拿起手術刀戒備的瞪著他,然後看見他的手指一根根伸展開來,目瞪口呆。

「老天爺──!」他該不會……
我的想法在下一秒被證實了,他睜開他的雙眼。


「這太荒謬了!」


「不,當然有可能。」他的視線從實驗轉移到了我身上,研究的眼神彷彿我才是那坨正冒著紫色煙霧的實驗對象。
「當你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因素之後,剩下來的東西,儘管多麼不可能,也必定是真實的,約翰。」

這句話聽起來十分合理,只是有什麼改變了。

在跟夏洛克˙福爾摩斯從認識到成為室友的這段時間,我對「合理」的接受度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合理的依舊合理,不合理的卻變成了合理。
與夏洛克˙福爾摩斯開始同居數個禮拜,我不敢自稱見廣多聞,但我認為我也並非孤陋寡聞。

他對我瞭解至深,我對他的認知卻寥寥無幾。
但我知道他是位顧問偵探,解決過不少案子。

曾經有位繼父覬覦女兒繼承的遺產竟然喬裝成別人讓她愛上自己(不,夏洛克,太扯了。事實就是這樣,約翰,動動你可憐的小腦袋,他聳肩。),他也幫王室解決了不少麻煩,其中有位名為艾琳˙阿德勒的女士,夏洛克(鮮少地)似乎頗敬重她。

再不凡的經歷在夏洛克˙福爾摩斯身上也顯得平凡無奇。
這些都是他告訴我的,當然。

遇見夏洛克之前,我認為我還算機靈,偶爾甚至稱得上聰明,但現在,我越來越常懷疑自己。
我並不沮喪,真的,不是每個人都能從初次見到看到藍色圍巾和風衣以及白襯衫推測到很多事情。


「噢,我只想觀察旁邊的男人屍斑指壓褪色的程度,抱歉。」
他有一頭深棕色的捲髮和淺綠色的眼睛,
他起身的時候,我聞到了香醇的咖啡味,是個年輕的Alpha,我皺了皺鼻子。

我現在才發覺他的信息素,長時間的相處下來,占軍隊大部分的Alpha們的氣味並不會讓我意亂情迷,再加上我有使用抑制劑的習慣,對Alpha的氣味也比一般omega不敏感的多。

「嗯……牛奶的omega,還算好聞。」
「……抱歉?」

我有些錯愕。我身為omega的事實十分隱密,我隱藏了我的信息素,在沒有發情的狀況下絕大數人都認為我是beta,但我隱藏多年的祕密卻在這個初次見面的男人面前暴露,這令我感到不自在,以及惱怒。

「你怎麼知道的?」
「你有配偶嗎?或性伴侶?應該沒有。那你的發情期呢?誰標記你?」

很好,我被惹火了,對於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他問的問題及態度實在是觸怒了我。
「我不需要Alpha,先生,我覺得我沒必要回答你的問題──」

「單身,沒有性伴侶,只是做個確認。」他點了點頭,像很滿意這個結果。
「我無意冒犯,但做為即將合租的室友,我想我們應該對彼此有一定的了解。」
「……抱歉?」
「在市中心的房子,我剛好認識房東,有興趣嗎?」

我不懂他在說什麼,他怎麼知道我在找室友?

「那你呢?」
「什麼?」他依序穿上了衣服,我這才發現原來他有穿褲子,剛才只掀了上半身,都沒注意到。
「你沒有omega嗎?」

「沒有,愛情會蒙蔽人們的雙眼,感情用事是失敗者的生理缺陷。」
這席話讓我啞口無言,我想我的問題與失敗者毫無關聯,難道他是經歷了甚麼挫折,留下什麼創傷症候群嗎?
我想從他的臉龐找到一絲脆弱,但一無所獲,他並不沮喪、也不懊惱,他說這句話的語氣就像在背誦數學公式一般的理所當然。

「那──」
每個人都有慾望,何況是他這般成年的Alpha。

「你想問性?我不需要那種東西。」他淺色的眼珠毫無波瀾。
他說得如此決絕,我也不好意思再多說甚麼,(其實是無話可說)。

「噢,呃,好。」
他瞥我一眼,然後想起什麼似的,整理了領子準備離開。
「抱歉,我把馬鞭留在停屍間,午安。」

「就這樣?」
他回頭,疑惑地望著我。

「我們對彼此一無所知,你就跟我說我們要合租房子?我不知道要在哪裡碰面,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不。」
「我知道你是軍醫因傷從阿富汗退役,我知道你有個哥哥很擔心你,但是你不願向他求助,因為你對他有所不滿,我還知道你的心理醫生認為你跛腳是心理因素;這個診斷恐怕很正確,知道這些應該夠了,不是嗎?」

「對了,夏洛克˙福爾摩斯,請叫我夏洛克。」
他伸出手,露出了公式化的笑容,大手輕易包覆住我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27 20:53:11 | 顯示全部樓層
二、演繹的科學
「夏洛克,聽說你找到了新室友,恭喜你。」
「我不意外監視自己的手足還是讓你感到滿足,但我想應該比不過你對食物的熱愛,麥考夫。」

「請不要用『監視』這種誤導的字眼,親愛的弟弟。」
麥考夫˙福爾摩斯瞇著眼,將他的上半身前傾,好像這個動作能讓他壯大自己,亦或者威脅到我,但其實都沒有達到效果,所以我只是面無表情地在黑咖啡加了兩塊糖。
「我是為了大英帝國的安全,畢竟可不是每個人的兄弟隨手殺掉一個國家的首富,還能平安無事。」

查理斯˙奧古斯都˙馬格努森曾是大英帝國的首富。
他是隻鯊魚,嗜血、手段殘暴,掌握不少人的秘密,再利用這些秘密敲詐他人,讓不少人家破人亡。
像蛇一樣、陰冷、令人噁心的男人。

不過那都是曾經,幾個月前他死了,因為我開槍斃了他。

麥考夫嘆了口氣。
「夏洛克,說句謝謝不會少塊肉的。」
「謝你?為了什麼?」
「謝謝我之前插手,還有之後的計畫,總會用到的。」
「是嗎?」我拿起香菸,看見低焦油的印刷包裝又放回去。

「我們走著瞧。」

麥考夫咬牙切齒的樣子比他假惺惺講話的模樣令人愉悅的多。
他又變胖了,衣服比上次還緊,腰帶放鬆了一格,再過不久就快兩格了,褲子上頭的壓痕顯示他剛剛坐著,在哪?辦公室?不,等等。他的嘴角還殘留著奶油酥餅的碎屑,右手無名指上有石墨印,明顯地,他剛剛一邊吃著奶油酥餅一邊簽閱公文。

「比起擔心我,你應該先擔心你又绷得更緊的衣服。」
他瞪了我一眼,卻無話可說,因為他知道我是對的。

我是夏洛克˙福爾摩斯,是名顧問偵探。
你現在閱讀的是我的網站「演繹的科學」,這個網站記載了243種煙灰的差異,我非常自豪於這項研究。

我運用演繹法從推論細節推論至全局、我能一眼辨別土質。走路後,展示給我褲子上的泥土,我能告訴你倫敦地質的顏色和成分。我擁有豐富的化學知識——至於解剖學——我想我的刀法精準,但缺乏系統,我對奇情文學及英國法典諸多也有所研究。

由於我的存在,倫敦的空氣得以清新。在我辦的一千多件案子裡,我相信,我從未把我的力量用錯了地方。我的個人介紹就到此結束,因為這次的主角另有其人。

約翰˙華生是我的新室友,性別omega。
一開始,他就是典型的正常人類,對於我對初次見面對象深入的了解目瞪口呆,
但隨著相處的時間增加,他往往出乎我意料。

當我說出我解決過的案子,他不會用厭惡的語氣叫我滾開。
「老天,那實在太神了!」
「你是怎麼辦到的?說真的,你是來自霍格華茲的巫師嗎?去去武器走?」
「夏洛克,你真是個天才!」

我不是天才,但我也絕非「大多數人」,
我對他的反應一度懷疑,但經過我的觀察,我不認為約翰˙華生在說謊,他的瞳孔沒有擴大、眨眼的速度沒有加快、也沒有刻意的增加眼神接觸,文藝點的說法是他那大大的眼睛充滿真誠。

這並不表示我對他有所不滿,相反地,以室友或是性別的角度,我對他都非常滿意。

從室友的觀點來看,儘管他剛搬進221B時曾經說只要把雜物(試管、培養皿、顯微鏡、以及冰箱的器官們)清一清就太美好了,(當然了,我並沒有照做。)到現在還有看到壁爐上骷顱頭在我跟他說明後很快就接受我與他的朋友關係,我質疑誰能接納我當室友的那天下午就遇到了一個快速適應我的約翰˙華生,我真心感到感謝。

以性別來闡述,約翰剛起床的時候信息素味道特別濃厚,同時,我知道從被壓壞的頭髮知道他蜷曲向右側睡的習慣,他的身形並不魁武,前軍人的身分並不影響他看起來像對街禮品店櫥窗中的絨毛玩具的事實。

我曾試著以一般人口中的輕鬆語氣對他說「約翰,你聞起來像隻泡在牛奶裡的泰迪熊。」他聽到後睜圓了灰色的大眼,並答應我每天起床後就會噴抑制劑,我無法理解他的反應,也沒有要他使用抑制劑的要求,我必須坦承,我並不討厭他的味道,我在他睡眼惺忪地坐在餐桌前,兩手捧著馬克杯喝茶的時候,甚至稱得上有些著迷。
約翰˙華生看起來就像對街禮品店靠近右邊第二排櫥窗的往左數來第三個位置上的泰迪熊。

請別誤會,匹夫口中Alpha與omega像磁石般的本能吸引並不會影響我,感情用事是失敗者的生理缺陷,我對自我控制有十足的信心,約翰對此表示他能施打藥物解決惱人的發情期,他後頸上還殘有上次注射的痕跡,而且不只一個,顯然他一直是這樣度過發情期,他的身體也沒有產生強烈的排斥反應。

我們是室友,僅此,也不會亦不想有更進一步的關係。


「哈德森太太,請幫我倒杯茶。」
「親愛的,我強調過很多遍了,我是你的房東,並不是你的管家。
噢,對了,夏洛克,有你的信。」

「我的信?」
顧問偵探的職業讓我認識了不少人,我不跟客戶保持聯繫,我對他們私生活毫無興趣,他們去了哪裡、家裡有幾個成員、和睦與否,從事什麼工作……瞥一眼就看得出來。
可能是周遭的人(依據經驗八成是茉莉˙胡伯)寫給我的節日卡片,但最近沒有特殊節慶,綜合兩點,我想應該是委託信。

信封是米白色的,信紙是象牙卡,這是觸感平滑、不反光、顏色細膩柔和高級質感的紙張,寄信人是位講究的人,社會階層高,紙張上還有股不明顯的味道,植物的味道,被刻意蓋住了。
上面只有一連串的數字。

「夏洛克,你還好嗎?那封信是不是寫了什麼不好的東西,你的表情真令人害怕。」

我將信再放進信封,放置在桌上,向他保證。


「沒事,哈德森太太,
遊戲開始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28 21:19: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黛培諾 於 2017-10-28 21:21 編輯

因為番外感覺會暴雷,所以我就不貼了,明天在D18 歡迎各位來找我烏烏烏
https://www.plurk.com/steamedmarshmallow
我的噗浪有問題都可以私訊我喔!

三、約翰˙華生的部落格
我跟夏洛克˙福爾摩斯同居的日子還算順遂,至今。
平日我去醫院工作,我們通常會共進早餐,但鮮少交談,因為我還未徹底清醒,夏洛克則是寡言。
晚餐則大大相反,我分享今天工作的瑣事,他發表他的推理(你跟茉莉一起吃午餐了,噢,美式咖啡和義大利麵,不錯的組合,約翰。)(謝謝,我下午還吃了兩個比司吉。)我們似乎滿合拍的,這是件令人高興的事。

當然夏洛克也有偶爾把自己關在實驗室的傾向,有時還會做一些令人費解的舉動。

例如他原本喝咖啡都加兩塊糖,但最近總是嘗試加不少的牛奶,詭異的是喝完後總是露出嫌棄的嘴臉,像是現在,我看著他拿著牛奶壺露出了衡量的嚴肅神情。

「夏洛克,不喜歡就別加牛奶了。」
「什麼?不,約翰,我喜歡牛奶,我喜歡的。」他喝了一口,便皺著眉嘟囔著太甜。
「……好,隨便你。」如果他的微笑再真誠一點,是挺有說服力。
我不太明白,他不喜歡牛奶的味道,但他似乎在逼迫自己,我把這歸類在他的創新精神中。

另外,夏洛克˙福爾摩斯曾一臉嚴肅地對我說「約翰,你聞起來像隻泡在牛奶裡的泰迪熊。」

說真的,我不知道泰迪熊聞起來是什麼味道,但這句話好像是在暗示我的信息素太張揚了,我剛起床的時候信息素味道特別濃厚,看來夏洛克˙福爾摩斯再如何神通廣大,都不能抵抗Alpha的本能,所以我立刻承諾我每天起床後就會噴抑制劑,結果夏洛克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但他也沒再多說什麼。

這位偵探偶爾還會揉揉我的頭髮,在早餐的餐桌上,但那時我通常還半睡半醒,後來我發現這個行為通常都在我雙手捧著馬克杯的時候,我不知道他這麼做的動機,也沒有很上心,畢竟誰能揣測夏洛克˙福爾摩斯的心思呢?

日子平淡卻也稱得上順遂,我偶爾會擔任他顧問偵探的助手,我自認還算用心,會認真聆聽客戶的案件並做筆記,但每次我還未在筆記本上記錄完實夏洛克就破案了,我必須坦承,我目前沒有任何實務經驗。

整體而言,我挺喜歡夏洛克˙福爾摩斯,他應該也不討厭我,我是這麼認為。
我曾擔憂Alpha與omega的性別差異會成為我們之間的尷尬,但似乎沒那回事,我能施打藥物解決我的發情期,一直以來我都是這樣熬過來的,我的身體也沒有產生抗藥性。另一方面,夏洛克則過著清心寡慾的生活(應該是?至少我認為如此。),因為我從沒在他身上聞過omega的氣味也沒聽他提起,但也很難說,誰知道呢?

我不會過問夏洛克的私生活,他亦是如此。
我們是室友,能談天說地,能容忍彼此,但我們也只會是室友。


今天的案子非常有趣,客戶名為傑伯茲•威爾遜,他像倫敦街頭上沒特色的中年男子,唯二引人注的是肥胖的體型和那頭似火焰的紅髮。

我試著模仿夏洛克˙福爾摩斯,想從他的外貌找出些端倪。

他從各方面來看都只是個普通的英國男人,很胖、舉止浮誇、動作遲緩,穿著鬆垮的棋盤格長褲、未扣上的黑色雙排釦外套,依我看,除了他的紅髮和極度苦腦與不滿的
表情,實在沒有特別的地方。

夏洛克看到我在做什麼,便對我疑惑的眼神微笑搖了搖頭。
「除了偶爾從事手工勞動,他還吸菸,近期做過大量書寫工作,其他沒什麼特別的。」
我搶在傑伯茲•威爾遜瞪大被肥肉擠得更小的眼睛前對他說,
「我是約翰˙華生,福爾摩斯先生的助手,傑伯茲•威爾遜先生,請問你為什麼需要我們協助呢?」
「福爾摩斯先生,您真是如傳聞中的神奇。」他清了清喉嚨,便娓娓道來。

「我在市區經營一間小當鋪,小本生意,近幾年也只夠我維持生計而已,以前請了兩個助手,現在只請得起一個,不過他說他自願領半薪來學這門生意。」
「這位勤懇的年輕人叫什麼名字?」
「他叫文森˙史伯丁,他不是年輕人,但也不老,我知道很難找到比他更機靈的職員,他明明可以過得更好,卻滿足於現狀。」
「的確,看來你很幸運,但我不知道你的職員是不是真像你說的這麼好。」

「噢,他也有缺點,他喜歡待在地下室的倉庫,那裡放了很多古老的玩意兒,他似乎對古董很有興趣,但大體上也沒什麼壞習慣。」
「有一天,他對我說『威爾森先生,要是我有一頭紅髮就好了。』『為什麼?』我問他,『因為紅髮協會又有一個空缺了,如果我有一頭紅髮,那我就有一個好地方可以去了。』」
「你們看得出來,我很少出門,而且我的生意都是客人自己上門來,我也很少看關注時事什麼的,所以我對外面的事所知不多,也感到很好奇。」
傑伯茲•威爾遜聳了聳肩,繼續述說。

「『你竟然沒去申請嗎?』史伯丁很驚訝,『那會有多少錢?』『一年兩千英鎊,但工作輕鬆。』我的生意已經不好幾年了,聽到這種消息當然非常心動,我問他更詳細的資訊,他說,紅髮協會是依照美國一名紅髮百萬富翁的遺囑設立的,用遺產的利息讓紅頭髮的男子有個舒適的工作。」

「聽起來不錯,但一定會有成千上萬紅頭髮的人去申請,我有點擔心,『沒有你想的那麼多,他只限倫敦人,而且是年輕男子,我還聽說他們只要像火燒的紅色頭髮。』他給我看了一張海報,果真如他所說,我記下了時間及地址,我的頭髮的顏色濃厚又鮮豔,我認為在這條件下我勝出的機會很大,史伯丁很了解的樣子,我想搞不好他有認識人在紅髮協會,便請他在指定的時間跟我一起去,他很樂意的答應了。」
「我跟史伯丁準時赴約,場地被擠的水洩不通,是在一間辦公室中面試,我從來沒看過那麼多紅髮的人,橙色、磚紅色、豬肝色、土紅色……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費力地往前擠,沒多久就輪到我們。」

「走進房間,只有一個不高的男人,我原本以為他會是一頭紅髮,沒想到是一個黑髮大眼的男人,不過這似乎不太重要。」
「我聽見他用各式各樣的理由打發了前面的應試者,我想應徵這個空缺也不是多簡單的事,輪到我了,他看了我一眼,說『你相當適合這個位子,具備所有條件,我相信,你會原諒我採取著個明顯的預防措施。』他先抹了把藥水在我的頭髮上,那應該測試染劑的藥水,之後用力的拉扯我的頭髮,痛到我都流淚了才放手。」
「然後他說,『我叫詹姆斯,恭喜你被錄取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