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830|回復: 45

[同人文] 【吾命x特傳x因與聿】幻世新生 2018.02.07更新第十一、二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8-29 11:23: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霜雪之風 於 2018-2-7 22:08 編輯

注意:
       1.不定更
       2.性格微崩
       3.因與聿,微
       4.無CP,有CP的文會另外開樓放,歡迎點文~
       5.(超重要)渣文筆有


楔子


一拜敬天敬山敬地敬水,一拜敬大祈氏巫先祖,一拜敬祈氏列祖列宗。

一百一十六代大祈巫家主主持冬月祭典結束了。

這一柱,以她身為女兒,身為妹妹的身分,且敬一拜。

她要走了。

等著喧鬧的人潮緩緩散去,令她意外的,她轉生到的這個地方也是奉信仰為尊,而祈這個姓氏就是惠安庄這個偏僻村庄的信仰所在。

可是她要走了。

是為了給父母一個交代,是為了還二姐一個真相,是為了擋下這些待她好的沒話說的叔叔嬸嬸阿姨伯伯大哥哥大姐姐即將面對的風雨。

因為她已經當他們是家人了。

她想,發生那件事之後沒有恨,沒有去殺了那些所有人,而是等著手上的勢力慢慢茁壯,大概就是因為她的信仰所在,這就是她的家。

她真的要走了,去市區走走看看,她想知道她能碰上多少人,闖過多少風浪。

「走之前,我想告訴祢,我來謝祢了。」以格里西亞˙太陽的身分,謝天,謝前世敬仰的光明神,躬身恭敬行最後一拜,感謝祢們,送他來走這麼一遭,他明白開始和結束,其實在於內心。

也許上輩子的仇報不了了,但她還是能去找他的兄弟們,不要再恨了。

開始和結束,其實在於內心。

這是她的開始,他的結束,上輩子的怨和恨,都該結束了。

結束了。

忽地颳起了大風,像是不捨的哭泣,然後是一落綿綿冬雨,大風隨之漸趨溫和。

她要去見過去的兄弟,不是為了拋卻過往,是為了真正走出來,擁抱雨中絕望哭泣過去的那個自己。

她來了。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8-29 12:55:55 | 顯示全部樓層
格里西亞似乎性轉了?
感覺還有其他故事......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8-29 13:19:52 | 顯示全部樓層
是小格呀
那件事?小格竟然沒有報仇!
期待後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1 16:41: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霜雪之風 於 2017-9-9 22:37 編輯
芷蘿 發表於 2017-8-29 12:55
格里西亞似乎性轉了?
感覺還有其他故事......加油喔~


恩恩,性轉了!!
其實沒想到在序章就有人看出來了,畢竟梗是在第一章才開始鋪的......
謝謝芷羅大大的鼓勵,不過因為模擬考要到了,所以我會停更到週三晚上(模擬考到禮拜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1 16:55: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霜雪之風 於 2017-9-9 22:38 編輯
沁鎖.那帝璃.遙 發表於 2017-8-29 13:19
是小格呀
那件事?小格竟然沒有報仇!
期待後續~


是小格沒錯(點頭點頭)。
至於那件事就是大梗了,基本上第一章和序章的時間差就是一個伏筆,畢竟一次把事都講清楚了,就不好玩了嘛......
至於沒有報仇這回事,回頭看了原書一次後,自己突然也覺得挺訝異的,不過既然這樣打了,就會這樣打下去吧?
謝謝大大的鼓勵喔(提裙)。
阿阿,叫大大遙可以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1 16:57:0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手秉著一把大紅紙傘,一襲水藍裙襬沉靜的垂下,女孩笑看著雨中蒼穹隱藏著的星光點點,不含雜質的瞳裡流轉著眸光溫潤,清亮的眼神一如初見。

「嘿,我是祈悠光,祈禱的祈,悠然自得的悠,陽光的光。

「那你呢?」


那是五年前,一樣是冬天,她突然出現在他的生命裡。

「漾漾,你來啦?」

她側過頭,暖暖的望向他,咧嘴笑了。

「能在那之前遇見你,真是太好了耶。」祈悠光就是這樣,一直都是,說出來的話常讓人聽不懂,但沒關係,他懂就好。

「他們說你衰人你就真當自己衰人了?我還是大羅神仙呢!」

「不要管他們說你是什麼,自己之所以是什麼而成為什麼,都是自己認定的。」

「別管他們,反正,有我懂你。」


他也懂她。

「說什麼啊,又不是以後再也不見?」不自覺的笑開來了。

女孩終於把視線轉向了他。

「可是,我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了。」

世界安靜了下來,女孩嘴巴一開一闔,他卻什麼聲音都沒聽到。

她還是微微笑著,似乎摻了點哀傷,但細看又是那抹雷打不驚的淺笑。

她剛說了什麼?

「我說,我要轉學了,對不起。」

啪。

女孩把手中的紙傘遞給他,他無意識的接過,看著她躬身撿起他的塑膠雨傘,把傘束攏好了,臉頰頭髮水色衣衫卻全濕了。

她在口袋裡翻找著,那是已故的祈家二姐替她的三妹縫製的防水荷包,她從荷包裡拿出了一條項鍊,上面吊著的香包做工細緻。

他木然的看著矮他半個頭的女孩微微踮起腳跟,把項鍊掛在他頸上,塞入他的衣服底,額頭抵著他的額頭,直視著他的眼底一樣清澈。

眼睛突然有點酸澀,往上一摸,是濕的。

她,真的要走了啊?

一切都只發生在那一瞬間,然後她退開了,保持著有禮的距離。

「我要轉學了,對不起。」依舊笑著,只是有點狼狽,突然想起別人面前她的模樣,全身上下一絲不苟,「記得啊,要好好照顧自己。」

好好照顧自己。

夜裡很安靜,雨漸漸消停,一場大雨沒有洗去他滿心的矛盾。

他倆相看兩無言,雨停了,她還是含笑看著他,身上的衣衫瀰漫著濕意,垂過腰身的青絲還淌著水。

滴答、滴答。

說對不起什麼啊?

即使那瞬間他就後悔了,他還是丟下雨傘跑開了,她沒有追過來把傘遞給他,如同以前一般對他陪笑,然後兩個人的感情又會像以前一樣甚至更好,就只是,站著在那燈下。

要進家門前,他還是心軟的回頭了一次。

燈火闌珊處,女孩的身影狼狽卻不失優雅的直立著,不知為何,卻帶著絲絲寂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1 18:40:46 | 顯示全部樓層
更了~
霜風加油喔~是說悠光是太陽對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7-9-1 19:30:0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2 14:21:34 | 顯示全部樓層
轉學? 轉去守世界嗎?

感覺樣樣會威{錯覺}?

遙嗎~好呀  那大大叫甚麼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6 20:27:3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是下雨的冬夜,眼看外頭與疏風驟,更顯冬夜室內的安寧。

「怎麼搞到全濕了?」綠色頭髮的女孩驚呼著把愣神著站在門口的黑髮女孩拖進家裡,粉紅髮的女孩低著頭用浴巾仔細的幫黑髮女孩裹好,眼底是掩不住的擔憂。

「身體已經這麼糟了,這麼冷的天淋雨不感冒才怪,不是帶了雨傘?」姜琉葉有些嗔怪道,聲音柔柔的。

「哇,有太陽的味道。」祈悠光一頭長髮隨著慢慢風乾也開始漸漸褪色,最後轉為明亮的銀白色,神色木木的,眨了眨眼,和姜琉葉乾瞪眼了半晌,突地笑了開來。

「有曬過啊,我現在說的是天上那顆,可不是說妳。」

「唉唉,綠葉都不綠葉了。」祈悠光笑著拉過一縷秦珞黎的粉紅色長髮,把玩著,「白雲我待會幫你綁頭髮,該綁成什麼樣子呢?」

「快點去洗澡!就不怕感冒啊妳?」

兩個女孩合力把半推半拒的祈悠光推進浴室裡,啪一聲,用力的把門闔上。

「我還以為綠葉白雲你們要進來打水仗呢!」祈悠光叫叫嚷攘著,然後是水滴落的聲音,越來越多,嘩的浴室門縫也滲出了暖氣。

秦珞黎和姜琉葉面面相覷,然後不約而同,會心一笑。

真是,都幾歲的人了。



光陰似箭,都,快五年了呢。

想著當年春時逆光而行的女孩臉上的燦爛,姜琉葉不住一笑。

那時她才剛過八歲,太陽要小一點,大約七歲半再多一些,白雲則是大一點,差一兩個月就是八歲。

真要說起來,幾歲的人其實也沒幾歲,單單論這輩子也才十三,不過上輩子加這輩子倒是有六十了。

這裡是她們的家,從一開始見面之後就一直在這裡,比起聖殿,每間房間雖不致擁擠卻也是小的多,但重要的是,她們在一起了。

這裡,是她們的家了。

就算三個人睡不上十二間臥房也沒什麼,總有一天,她們的家會是滿的。

手輕撫著瓷杯細緻的紋理,她勾起了唇角。

一開始,房子是貸款買的,花了很多錢,沒有布置,沒有什麼書桌床,因為看到那麼多個零,三個八歲的女孩子都懵了。

去哪裡,換來這麼多錢?

最先鎮定下來的是祈悠光,她的決斷換來了她們現在的家,現在想想,也許她是有些任性的,但她還是很高興祈悠光在她面前沒有掩飾對一個家的渴望,沒有在唯二的同伴面前好強,讓她們明白對方今世冷情而非無情,能望進她心底隱藏著那一處柔軟。

她也漸漸明白了對方執著的原因,可每次詢問也只會笑的沒心沒肺的藉機炫耀自己腦子好。

她們永遠忘不了幾人第一次偽造身分差點被揭穿的膽戰心驚,到她們拿著偽造的年齡偽造的性別拿到了第一份薪水,一邊做一邊學著使用電腦、架設網站、設計程式、拓展人脈、廣告設計、翻譯各國語言,為了建立這個家,她們什麼都能學、也什麼都能做。

而在很多年後的今天,她們不用再藏著躲著,她們已經有能力好好的站在這個世界上,因為如今的她們已經有能力寫下很多個零,也有足夠的勢力保護自己。

扯不斷血脈的秦珞黎回家族幫著把龐大貸款一併還清了,秦家最不受待見的女孩成了秦家真正的掌權者,而在祈悠光的斡旋下,姜家對災厄之子的追殺至少明面上不再那麼明顯。

其實在落筆那當下,太陽是有把握的吧?巧合多了就不再是運氣,如果一個人能讓這麼多商業大老捧著重金追聘,那也得先有能力,那就,不再是當年人脈的問題了。

沒那麼容易,很多事沒那麼容易,輕描淡寫一句分量也只有在當是人心底才能激起滔天巨浪。

接下來的路上,她們望見的都必是好風景,因為就算走的磕拌,她們也在一起。

會越過越好的。

啪啪啪,沾著水的腳丫壓地聲,她笑笑著走上前幫對方把頭髮用乾的毛巾包好:「洗完了嗎?」

以前覺得沒什麼,直到失去了才真正發現這些支末的小事做起來心裡有多溫暖。

祈悠光點了點頭,一身連身白裙翩翩,神情溫煦。

「那現在該我問話了,」姜琉葉話鋒一轉,皺起眉:「你不覺得你今天很奇怪嗎?」

「哪裡奇怪了?」

平常下雨天的晚上都不出門的,不,就算外頭大太陽或是陰天不怕曬黑都寧可宅在聖殿的宅男(女?),今天會出門去會情郎.......她家老大什時對男的有興趣了?

……她都忘了她家老大現在是女的,跟那種波霸正妹在一起才叫蕾絲邊。

然後,回來還一臉呆滯,前些時間盤算著要轉學也是她,騙誰,那孩子她能捨得啊?

用膝蓋想也明白,今晚堵的肯定就是褚冥漾,肯定那孩子說了什麼了。

「其實也沒說什麼。」祈悠光勾了勾唇角。

這句話姜琉葉相信,她見過的,他是好孩子,頂多偶爾鬧鬧脾性,還能怎麼了?

「今天才突然發現,還真的捨不得。」

語氣夾雜淡淡落寞,笑著歸笑著,但心底難過是真的,要不是前些時間姜家私底下動作頻頻也沒必要轉學。

唉,廢話。

不過起碼她有說實話,講開來就會好了。

「妳有我們。」幽幽的聲音傳來,往旁一望,是存在感低的淡淡身影,兩人不禁一呆,然後笑了。

秦珞黎不明顯的勾起唇角,耳朵微微泛紅。

無論如何,有她們。

因為,她們是家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