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92|回復: 18

[同人文] 【吸血鬼騎士】彼岸花 第七章 諾守學院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9-1 01:00: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寒凝雪 於 2019-1-9 02:47 編輯

鍥子

「錐生零!你給我聽好,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只要你說出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我可以考慮對你從輕發落。」

在一間陰暗的房裡,玖蘭樞坐在台階上的椅子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在牢裡並且被鐵鍊銬住雙手的錐生零。

由於長期的呆在牢房裡,錐生零的雙腳早已失去支撐他的力量。

「玖蘭樞阿......玖蘭樞......你到底......想要得到......什麼樣的......答案?我從一開始......就告訴你了......不是嗎?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那裡......是為了......為了要殺了玖蘭優姬!」錐生零真的覺得自己要崩潰了,他一直以為這次的任務若是失敗,他面臨的頂多是死亡罷了,對他來說他最親近家人早已都不在了,對於這個世界他沒有任何的留戀,但玖蘭樞給他的作法卻讓他感到心驚,本該在發現他毒害玖蘭優姬時就應該要殺了他才對的,但無論他怎麼告訴玖蘭樞他是故意要殺玖蘭優姬的玖蘭樞就是不信他說的話,反而不斷的要他說出他那個根本就不存在的"實話"。

「錐生零,你為什麼就是不肯對我說實話?」其實玖蘭樞的耐性已經快被錐生零給磨盡了,玖蘭樞也知道早在他發現錐生零動手的那一刻就必須要殺了他的,但他寧可打斷錐生零的腿後把錐生零關在這地牢裡就是不願意殺了錐生零。

「......。」錐生零一言不發的抬起頭看著玖蘭樞。

「樞大人,長老會的人找您。」一条拓麻的聲音從門的另外一邊傳了過來。

「錐生零,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等我回來後,我希望聽到真正的答案。」玖蘭樞說完後便舉步離開。

「好!玖蘭樞......你想要一個實話,我就給你一個實話......。」在玖蘭樞將門完全關上的那一霎那,錐生零的嘴角漸漸的揚了起來,而門另外一邊的玖蘭樞並未聽見錐生零的呢喃。

~*未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9-1 01:05:3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沉銀IS 於 2015-9-5 23:56 編輯

雪雪加油坐等更新
你們相信這句話剛剛好有十五字嗎?(*'▽'*)♪

點評

版主管理:請勿使用表情符號洗版,字數未達十五字,請於七日內修正,未改善者,則警告乙次,若有問題短消息給我  發表於 2015-9-1 18:4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9-1 01:52: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寒凝雪 於 2015-9-5 23:55 編輯
沉銀IS 發表於 2015-9-1 01:05
(*'▽'*)♪≧∇≦(*´∇`*)╰(*´︶`*)╯(♡˙︶˙♡)



(*'▽'*)♪≧∇≦(*´∇`*)╰(*´︶`*)╯(♡˙︶˙♡)
好吧我來努力湊字數XDD
都你啦W
只發表情符號
所以你喜歡嗎W

點評

版主管理:請勿使用表情符號洗版,字數未達十五字,請於七日內修正,未改善者,則警告乙次,若有問題短消息給我  發表於 2015-9-1 18:4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9-1 18:12:44 | 顯示全部樓層
零你是我的愛呀
不過光看外表的話,樞大人還是最好了(不#

原來零是隻抖M(被拖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9-1 18:37:05 | 顯示全部樓層
邱安琪 發表於 2015-9-1 18:12
零你是我的愛呀
不過光看外表的話,樞大人還是最好了(不#

欸欸欸欸欸~~~~
原來是這樣嗎ww??
我也超愛零的~~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9-7 01:55:4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七個月後

「零大人,原來您在這裡啊!離宴會開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而且樞大人一直在等你呢!」早園琉佳緩步走到錐生零的身後。

「......好......我等等就“自己”過去。」就在早園琉佳以為錐生零不會回復準備上前為錐生零堆輪椅的時候錐生零的聲音突然響起,早園琉佳在聽見錐生零強調的自己候嘆了一口氣便轉身離開了。

錐生零在聽見早園琉佳漸行漸遠的腳步聲後,一個陌生的吸血鬼獵人走到了錐生零的面前。

「有事嗎?」錐生零低頭逗弄著玖蘭樞,為了逗他開心而特地弄來送他的貓。

「關於你想要退出吸血鬼獵人公會的這件事,經過上面的討論後他們決定,你只要完成這個最後的任務,他們便答應你的要求。」男人走到錐生零的輪椅前,將一個精緻的瓶子放到零的手上後,便轉身就離開了。

錐生零感受到對方的氣息消失後,將那精緻的瓶子放到口袋裡後,雙手開始轉動輪椅準備去廚房,而在錐生零沒發現的地方玖蘭優姬帶著藍堂英悄悄的跟上。

「零大人。」雖然所有的吸血鬼都對錐生零Level E的身份覺得非常瞧不起他,但他現在畢竟就快要成為玖蘭家的另一個主人了,所以還不至於敢對錐生零不敬。

「我來看看等等宴會的食物處理的怎麼樣了,阿!對了我剛剛在外面的時候看見有個侍女找你好像食材出了問題,你要不要去看一下?」錐生零看著眼前的食物撒著謊。

「是嗎?」廚師在聽見錐生零的話後,像錐生零行了個禮後轉身離開了。

待錐生零感受不到那廚師的氣息後,錐生零從口袋裡拿出那個精緻的瓶子,錐生零看了一眼瓶子又再看一眼前的酒桶,猶豫了一陣子後還是打開瓶子的蓋子和眼前的酒桶。

錐生零顫抖的看著瓶子裡的液體緩緩的流向瓶口時,錐生零嘆了一口氣將瓶子導正,小心的注意著有沒有將液體灑出來。

「零原來你在這裡呀!~我找你找好久了。」玖蘭優姬看見錐生零掙扎後還是放棄對吸血鬼們下毒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走到零的身後說到。

或許是作賊心虛錐生零一聽見玖蘭優姬的聲音後嚇了一大跳,本握在手裡的瓶子就這麼掉進了酒桶裡,錐生零見狀完全的愣住了,而玖蘭優姬發現自己做的蠢事後,恨不得找一塊豆腐然後把頭狠狠的撞上去。

玖蘭優姬假裝沒有看到錐生零手上的瓶子掉進酒桶哩,

「呃......零你怎麼一個人跑到這裡了呢?走吧我帶你去換衣服。」玖蘭優姬趕緊上前一邊說到一邊推起錐生零的輪椅。

在玖蘭優姬即將要把錐生零推出廚房時,玖蘭優姬用眼神向藍堂英示意處理一下那桶酒,而藍堂英點了點頭後走進廚房。

「零說真的沒想到兜兜轉轉的你就要成為我的大嫂了。」玖蘭優姬一邊緩緩的堆動輪椅,一邊欣慰的回想著初認識錐生零的過程。

「......優姬......我那天真的是要殺了你的。」錐生零將貓緊緊的抱在懷裡後悶悶的說到,現在的錐生零在玖蘭優姬眼裡就像是個無助的孩子一般。

「我從來沒有怪過你,從以前就是將來也會是,所以你不需要這麼的內疚。」玖蘭優姬從錐生零的背後緊緊的抱住錐生零的肩膀。

「優姬我不喜歡玖蘭樞,當初是因為我不管怎麼說他都不相信我要殺你,那時我只好對他講我是為了看他才會在那裏,如今我真的沒辦法在那樣自欺欺人下去了,這樣真的好累好累......所以我今天絕對不會嫁給他的。」錐生零一邊悶悶的說一邊握住玖蘭優姬交疊在他肩上的手。

「......零如果真的不想的話我陪你一起去說吧,以哥哥喜歡零的程度,應該會答應零的。」玖蘭優姬聽見錐生零的話後嘆了口氣,反手抓住錐生零的手後說,玖蘭優姬一直覺得錐生零其實也喜歡玖蘭樞的,只是錐生零的內心一時無法接受罷了。

「......嗯。」錐生零聽見玖蘭優姬的話後淡淡的回了一句。

「走吧!哥哥今天已經邀人來參加宴會了,所以還是必須去換衣服喔!等明天我再陪零一起去跟哥哥說吧!」玖蘭優姬說完便把錐生零推回他的房裡。

「等等有人會來幫你換衣服,我先去過去會場了。」玖蘭優姬將錐生零推到床邊後轉身就離開了。

「......不會有明天了。」錐生零在玖蘭優姬離開並關上門後,從口袋裡拿出瓶子的蓋子緊緊握住。

「處理好了嗎?」玖蘭優姬一轉身便看見藍堂英出現在自己的身旁。

「我全部都處理好了。」藍堂英如今已經是玖蘭優姬的心腹了。

「那我們就先過去吧。」玖蘭優姬聽見藍堂英的話後終於放下了心。

玖蘭優姬和藍堂英兩人一邊聊一邊慢慢的向宴會場前進。

「嗯?又下雪了。」玖蘭優姬看著眼前的雪,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看來等等會越下越大。」藍堂英看著眼前的雪說到。

「我們快走吧。」玖蘭優姬加快腳步向宴會場前進。

「樞大人,優姬大人到了。」一條拓麻走到玖蘭樞身邊小聲的說到。

「是嗎?」玖蘭樞聽見一條拓麻的話後向身邊的侍女示意。

不久侍女們端著酒杯不停的穿梭在賓客之中。

碰!

「啊!」

「酒裡有毒!」

「什麼?!」玖蘭樞看著眼前的貴族一個接一個的倒下,眼前平日高雅的吸血鬼如今亂成了一團,較低階的吸血鬼掙扎了一下子後,漸漸的化成沙子。

玖蘭樞看著眼前的一切,瞬間!宴會裡的所有的酒杯和窗戶瞬間破碎。

「去查!」玖蘭樞用眼神向一條拓麻示意。

「是!」


~*未完*~

越寫我覺得像是在寫宮鬥文是哪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5-1 18:26:1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人體煉藥

一條拓麻馬上控制住場面並讓星煉馬上去調查。

「樞大人。」星煉一回來便單膝跪在玖蘭樞的面前。

而玖蘭樞只瞄了一眼。

「廚師說途中只有錐生大人進過廚房,而且他還被錐生大人支開過。」星煉小聲的向玖蘭樞說到,但因為在場的吸血鬼們異常的安靜,所以星煉的話語還是傳進了每個人的耳裡。

「琉佳麻煩你去帶零過來好嗎?」玖蘭樞廳見星煉的話後,皺著眉頭向早園琉佳示意。

「等等!」橙茉家此次派來的代表橙茉里代,突然出聲制止早園琉佳的離去。

「請問怎麼了嗎?」雖然不願意但畢竟對方是純血種,早園琉佳回頭恭敬的問到。

「聽說玖蘭家和那位錐生零關係還不錯,若你們還參與這次的調查,難免會讓人懷疑有包庇的意思,所以還請玖蘭家的人不要管這件事比較好。」橙茉里代晃了晃手中的高腳杯看著玖蘭樞說到。

「這件事就由我們元老院接手吧!」突然!一個老人站了出來說到,玖蘭優姬瞇起眼睛瞪著他。

玖蘭樞則看著眼前的老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就在大家以為玖蘭樞會反駁時,玖蘭樞向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了這件事。

「哥哥!」玖蘭優姬看見玖蘭樞的反應後,一邊伸手去拉了拉玖蘭樞的手,一邊用的不贊同的眼神像玖蘭樞表示不滿。

「我想優姬在這裡會打擾到各位辦事了,藍堂!把送優姬回她的房間,沒我的允許不許他出來。」玖蘭樞說罷便將玖蘭優姬的手推開。

「玖蘭樞大人!我想不用多此一舉了,目前只需要請你讓我們把此次最大的嫌疑人也就是錐生零帶走即可。」元老院的老人敲了敲手中的拐杖,似笑非笑的看著玖蘭樞和玖蘭優姬說到。

「是嗎?但錐生零的腿不是很方便,所以我想還是讓琉佳幫忙把他帶出來吧。」玖蘭樞表情冷靜但語氣強硬的看向眼前的老人。

「這也不必麻煩了,我們直接把人帶走便可。」說完元老院的老人用眼神向身旁的青年示意,青年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玖蘭樞眼睜睜的看著漸漸離去的青年又看了眼老人,不自覺的握起了拳頭又漸漸的放下,就這樣不斷的重複了幾次,最後憤恨的轉身離開,而一條拓麻等人隨即跟上。

並未中毒的人看著此次宴會的主人都已不在了,便陸陸續續的轉身離去。

而老人看著玖蘭樞等人離去的身影緩緩的勾起嘴角,而菖藤家的代表菖藤絡離並沒有離去,而是遠遠的看著老人臉上詭異的表情。

「錐生零已經帶上馬車了。」剛剛離去的青年走到老人的身邊說到。

「走吧。」老人轉身緩緩的向門口走去。

老人緩緩的打開了馬車的門,看見側躺在坐位上的銀髮人兒時,露出了高深莫測的笑容。

「副院長等等想如何處置他?」青年看著眼前的老人用著可以說是瘋狂的眼神看著,攤在她身旁的青年

「我們可是還有一群病人要救的。」老人將錐生零的頭枕在自己的腿上,不斷的撫摸著錐生零蒼白的臉頰,而坐在對面的青年見狀快速的低下頭,假裝什麼也沒有看見。

「副院長想要怎麼救?」青年低著頭問。

「把那東西拿出來吧!」老人突然掐住錐生零的脖子,但也只是讓昏迷中的錐生零感到呼吸困難罷了。

青年從早已準備好的箱子裡拿出一個精緻的罐子,老人見那罐子後放開勒著錐生零的手用指甲朝錐生零的脖子劃出一條血痕,待錐生零的血不斷的流出後,將那精緻的罐子朝錐生零的脖子倒了下去,只見一直泛著奇異光澤的蟲子從罐子裡掉了出來。

蟲子感受到錐生零溫熱的血液後,便迫不及待的爬進錐生零的脖子上的傷口裡,異物進入體內的感覺令錐生零痛不欲生的想要掙扎,但老人卻將錐生零死死的按在懷裡不讓錐生零掙扎。

「等等到後直把他關進玖蘭樞當年待的那間『房間』即可。」老人看著錐生零脖子上的傷口漸漸的癒合,瞇起眼從錐生零白皙的脖子咬上去。

「副院長......。」青年看著錐生零像是破布一般被老人丟給自己。

「帶下去!找人好好看守,並且發消息出去,就說錐生零已經認罪了。」老人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後向身旁的青年說到。

「是的。」青年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著錐生零向地牢的方向走去,就在這時本以漸漸消停的雪又再度緩緩的落下。

**************

「什麼?藍堂......你給我說清楚那毒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玖蘭優姬將身旁的花瓶朝站在門旁的藍堂英狠狠的砸了過去。

「如果我推算的沒錯,不管錐生零有沒有決定要下毒,今晚的事情都是必定會發生的,暫且不說其他的吸血鬼貴族,單憑錐生零目前尷尬的身分,都會讓獵人協會和元老院想除掉他,如果真的一定要我說的話,我覺得獵人協會和元老院此次或許是心照不宣的聯手了。」藍堂英接手抱住朝他飛來的花瓶,並且將此次的事情一一分析並加入自己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看來橙茉家的人應該是知道這件事情了,不然他也不會阻止哥哥跟我介入這件事。」玖蘭優姬現在真的很想去找玖蘭樞討論,但玖蘭優姬知道現在的他們都已經被人監視了,如果玖蘭優姬和玖蘭樞有什麼過於激烈的舉動,錐生零在他們那邊肯定也不會好過了。

「若我去找爸爸請他讓菖藤家出面呢?」玖蘭優姬認真的思索起來。

「不行,以現在我們和他們的實力,還不是可以鬧翻的時候,而蒼藤家是我們的主力之一,失去了這個主力我們等同於斷了一隻翅膀,到時若還想對抗園老院的那群老頑固只能是難上加難。」藍堂英一面分析一面將花瓶放回玖蘭優姬身旁的小桌子上。

扣!扣!扣!

「請進!」玖蘭優姬感受到門外站著的是一條拓麻。

「優姬大人......零大人的審判已經出來了......零大人已經承認了毒是他下的,為了贖罪他將他自己做為藥引即日起將把『噬雪』養在體內,直至『噬雪』在他的體內煉出解藥。」一條拓麻統整了一下剛剛才收到的訊息。

「『噬雪』是什麼?」玖蘭優姬聽到著個詞不自覺的感到不安。

「『噬雪』是一種可以治療百病的蟲,對吸血鬼們更是靈丹妙藥,首先必須將『噬雪』的母體放進寄主的體內,而『噬雪』會在那人的體內一邊吸收著養分一邊孕育著她的孩子,過不了三天他的孩子將會在寄主不斷的遊走,以寄主的身體為養分不斷的吸收,七天後便可以變成靈丹妙藥;而『噬雪』之所以名為『噬雪』是因為他指有在寒冷的時候才會活動,所以通常寄主不是痛死的便是冷死的。」藍堂英臉色蒼白的回想著曾經在書上看過的註解。

「有什麼辦法可以破解嗎?」玖蘭優姬用力的抓著掛在大腿旁的狩獵女神,好似只要藍堂英說出一句無解,便要衝去將元老院給掀了。

「泡溫泉水,泡一個月就可以吧『噬雪』全數殺死,但是寄主會痛不欲生,因為『噬雪』是寒冷的代表,只要接近熱源就會有灼傷般的痛感,而『噬雪』在死前必然會做出一番掙扎,目前據我所知目前沒有人能撐到最後......。」藍堂英說到最後聲音漸漸的消失在空氣中。

「......。」

一條拓麻和藍堂英看著玖蘭優姬沉默不語,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他。

「藍堂麻煩你明天晚上告訴哥哥,後天是父親母親的紀念日,我想和他喝一杯。」玖蘭優姬像是決定了什麼。

「......是。」藍堂英回應。

「今天都辛苦你們了,都去休息吧!」玖蘭優姬將兩人趕出門後,快速的將門反鎖待兩人的腳步聲漸漸遠去,玖蘭優姬便靠著門蹲了下來,將頭埋在雙腳之間,不知在想些什麼。

~*未完*~
有人有在看這篇文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5-2 18:45:20 | 顯示全部樓層

RE: 【吸血鬼騎士】彼岸花 第三章 囚禁

第三章 囚禁

滴答......。

「嗯?」

滴答......。

「這裡......是......哪裡?」

滴答......。

「好黑......好痛......好冷......好可怕。」

黑暗又潮濕的牢房深處,一個銀髮的青年抱著雙臂攤縮在牆角裡,全身不斷的發著抖。

「別抖了!看了就煩!」一個男人大方的坐在與銀髮青年對邊的角落裡,見銀髮少年終於有了醒來的跡象,便惡言惡語向銀髮青年說到。

「你......是誰?」銀髮青年看著男人艱難的開口。

「我?名字有那麼重要嗎?」男人冷冷的看著攤在角落裡不斷顫抖的錐生零,語句中不帶一絲的感情在裡面。

「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或許沒用了吧。」雖然錐生零目前並不了解自己為什麼會出現這裡,也不知道為什麼全身好似要散架了般,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就是他下毒的是已經被玖蘭樞知道了,雖然他還不知道玖蘭樞想要怎麼對他,但已他全身的痛感和身處的地方,錐生零可以肯定他將來的日子絕對不會好過了。

「欸!欸!欸!不就是不告訴你名字嗎?幹嘛露出一副要哭的表情啊?」男人看見錐生零的表情後,無奈的走到錐生零的身邊。

「......沒......沒事......只是有一點冷罷了。」錐生零聽見男人的話後,不自覺的就是不想讓男人看見他的脆弱,所以嘴硬的向男人說到。

「真是的!冷就早一點說嘛!~」男人一邊說一邊將攤在地上的錐生零抱起來後調整了一下姿勢,好讓錐生零可以坐躺在他的懷裡。

錐生零感受到身後男人堅硬的胸膛不自覺的紅了小臉。

「小娃娃害羞什麼呀?」男人見狀便調侃到。

「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錐生零不想回答男人的問題,所以努力的轉移話題。

「這裡是元老院控制吸血鬼們的地方,所有的純血種幾乎都在這裡待過呢。」男人知道錐生零想要轉移話題,所以順著錐生零說的話接下去。

「玖蘭樞......也是嗎?」錐生零突然覺得頭有一點暈。

「那當然......『小零......你一定要記得......純血種的處境,絕對不是外表般如此光鮮亮麗的。』」錐生零聽見男人的話後,不自覺的閉上雙眼,男人的話和記憶中那人說的話重疊在一起。

「誰?」錐生零無意識的問了一句便昏死過去了。

「好好睡吧......我親愛的孩子。」男人一邊抱著錐生零,一邊不斷的輕拍他的後背,待錐生零完全的昏死過去後男人便小聲的說到。

***************

元老院的某個房間內......。

「沒想到玖蘭家的小公主最先沉不住氣。」老人聽見青年的話後笑著說到。

「副院長我們現在應該要怎麼做?」青年畢恭畢敬的問向老人。

「當然不能讓他們把錐生零帶走。」老人習慣性的敲了敲手中的拐杖。

「那......請問副院長想要怎麼處理?」青年困惑的向老人詢問。

「把他丟進“籠子”裡吧!」老人像是想到什麼般勾起嘴角說到。

「可是他體內的『噬雪』還未取出來。」青年突然想起還沒吃下解藥的吸血鬼們。

「這還不簡單,等他死了再把『噬雪』取出來不就可以了?」老人說罷便示意青年趕快將錐生零帶走。

**************

元老院的大門外,玖蘭優姬和藍堂英被一群Level E們團團的包圍住。

「英!我們分開行動!我往下你往上。」玖蘭優姬解開大腿旁的扣子拿出狩獵女神,並且一個反手便將狩獵女神轉換成鐮刀的模式。

「不行!我不可能丟下您!」藍堂英看著眼前的Level E一個彈指,憑空出現的冰錐們便刺進Level E的身體裡。

「英你給我聽好!凡事都必須已大局為重!零目前的處境我們都不清楚,現在我們最首要的任務就是救出零!」玖蘭優姬不斷的揮舞著狩獵女神,但身邊的Level E卻一點也沒有減少的趨勢。

「優姬大人我看這樣下去不行!我看由我來為您開路吧!」藍堂英用冰變出一對雙刀便向前衝去。

「都給我住手!」玖蘭樞的聲音突然從玖蘭優姬身後響起。

由於玖蘭樞是用命令的語氣說的,所以Level B以下的吸血鬼紛紛都停止不動。

「哥哥。」玖蘭優姬皺著眉頭等著玖蘭樞的表態。

「優姬......跟我回去。」玖蘭樞拉起玖蘭優姬的手肘說到。

「哥哥!」玖蘭優姬聽見玖蘭樞的話後,開始奮力的掙扎起來。

「優姬!別鬧!」玖蘭樞用力抓住玖蘭優姬的雙肩吼到。

「哥哥!你到底把零當成什麼了?在他有難的時候你為什麼要袖手旁觀?你難道只是在玩弄他的感情嗎?」

啪!

一條拓麻等人才剛趕到現場便看見玖蘭樞打了玖蘭優姬一巴掌,頓時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一條......送優姬回家。」玖蘭樞冷淡的說到,因為角度的關係,沒有人看的見此刻久蘭樞的表情。

「優姬大人!」

玖蘭優姬聽見玖蘭樞的話後哭著跑走了,而藍堂英和一條見狀則快速的追了上去......,只留下星煉和早園琉佳兩人陪在玖蘭樞身旁。

玖蘭優姬不知跑了多久,終於在湖邊停了下來。

「優姬大人......您還好嗎?」藍堂英見玖蘭優姬終於停了下來,便小心翼翼的走到玖蘭優姬的身邊問到。

「嗯......。」玖蘭優姬蹲在池塘邊,將臉埋在膝蓋間回應到。

「優姬大人其實您知道的,以元老院的勢力早在您到達前,就已把錐生零轉移離開了......,而且已樞大人的事後態度,您絕對比錐生零還要重要。」一條拓麻站在藍堂英身後看著玖蘭優姬說到。

「我知道......但我還是想賭一把。」玖蘭優姬悶著頭說到。

「回去吧......,樞大人肯定在為剛才的事情難過和擔心。」一條拓麻走到玖蘭優姬身邊拍了拍她的背。

「嗯......我也要為剛剛說的話向哥哥道歉。」玖蘭優姬站起身轉頭像一條拓嘛說到。

「走吧......。」一條拓麻拍了拍玖蘭優姬的背說到。

「嗯......。」

玖蘭優姬等人緩緩的向玖蘭家走去。

在離玖蘭優姬等人不遠的樹上,聽見玖蘭優姬等人的對話後,幾道人影互相打了暗號,便悄悄的調頭離開。

不久......湖邊再次回歸寧靜。

~*未完*~

**************
到底有沒有人喜歡或有興趣阿
不喜歡也說一聲嘛!
我正在日更欸!!!(激動
都沒有回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5-2 21:40:3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加油吧  大大  妳寫的很好看哦

點評

您好,回覆需滿15字,請於七日內改正  發表於 2016-5-4 17:2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5-2 21:50:19 | 顯示全部樓層
love095110418 發表於 2016-5-2 21:40
加油吧  大大  妳寫的很好看哦

耶!!終於看到生物了
我會繼續努力的WW~~
謝謝大大的看文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