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依.永里

[同人文] 第二X特傳 同時發展的傳說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1-11 20:22:4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新年賀文
(對,就是被小依一不小心就拖過一年的那篇,結果想說這次解決還是又又遲到了(捂臉
鑒於跟上半章隔太久的關係,還是乖乖的放整篇,雖然大遲到了,但小依還是要祝大家一聲新年快樂(≧▽≦)

那麼以下

當你預定好要連假日宅在家裡好好休息外加補番,結果一夜通霄之後,當你正準備上床睡覺時卻被人奪命連環叩還強邀約出來跨年是什麼樣的感覺?

煎熬又糾結,這就是我的答案,畢竟是朋友熱情邀約,但又累到根本不敢亂闔眼。

真無聊,雖然關係說不上是太好,但畢竟是現在的主交友圈,如果拒絕會很麻煩吧,我可不想失去目前的人際與位子。

嘆了口氣,匆匆的換好了外出服,然後一把抓起放在床櫃上的手機跟護身符塞進口袋。 就在我準備走出房間時,突然,一陣不符合天氣與季節的暖風吹來。

我瞇起眼睛回頭一看,果不其然它……或者現在該說是她一如往常的坐在那裡。 她笑了笑,張嘴好像說了什麼。

雖然聽不見,但我也大概知道內容,不外乎就是那幾句無聊想要我陪她玩之類的。

“我現在要出去,剛剛已經和朋友說好了……“我看著她說,然後迎來她的不滿以及……宣洩?

看著因為她生氣而刮起的作業紙和灰塵碎屑,我有預感,今年……今晚的掃除我應該會非常辛苦。

也是,她好像不喜歡我和那群人玩在一起,再加上我又不陪他玩,生氣也不是什麼意料之外的事。

“老媽,我和朋友出去哦!“我急急忙忙的叫著也不管到底有沒有被聽到,我只知道再不走我就要親眼目睹自己的房間被拆遷的過程了。

“好慢哦!““終於來了!“…… 那一群毫不自覺自己成為路障的友人們一邊朝我揮手一邊抱怨。

“抱歉,稍微有點被耽誤了。“我看著他們做著最適當和符合的反應,就像一直以來大多數時一樣。

反正也不能算是錯的,我才不信沒有人沒這樣做過,我只是比較擅長而且經常這樣做而已。

“被什麼耽擱啦?“其中一個女性友人睜著藍色眼睛問道。

“沒什麼,家裡的小孩在鬧而已。“我別開視線半真半假的敷衍道。

藍色眼睛……嘖!想起不想想起的事了。

“小孩?“對方反問。

“嗯。“我點點頭,反正她的個性真的跟小孩差不多,彷彿迎著我的話一般,四周沒來由的刮起了一陣不自然的風,剛好把這個女生吹的一整個風中凌亂。

“什麼鬼呀剛剛的?“她一邊狼狽的整理服裝還有頭髮一邊問。

“風吧,只是“風“而已。“我笑著說。

雖然看不清楚,但想必她現在應該是一臉惡作劇得逞的樣子吧。

一邊和同學瞎哈拉著,一邊入座餐廳的位子,畢竟雖然說是約出來跨年的,但現在也才過中午不久而已。

其實從被約出來時就很想吐嘈了,感情這群人是想從白天玩到半夜嗎?真是有夠閒的。

突然,手機傳來了震動,我趕緊掏出來一看,是個……可以也不可以算是非常好的朋友傳來的。

{有空嗎?我學校有跨年活動,可以邀校外人士的那種。}

{p.s.:可以帶你的“女“朋友一起來哦!}

看看旁邊吵死人的傢伙,再看看手機,真是好選呢。

我毫不猶豫的打上回覆。

《有,你要來接我們嗎?》

然後對方很快的回覆了。

{廢話!我就不信你自己能過來。}

{10.去公園接你。}

10點還要很久的說……

《還是你要提早過來帶我?看要先去逛逛校園還是……》她應該會很喜歡吧,上次聽說的那個什麼風園的。

{也好,我帶你去看看能不能治眼睛。}這傢伙還在介意嗎。

{你現在在哪裡?}

《我吃完午餐再傳訊息告訴我。》

{好,先到時侯在※※火車站等我。}

《瞭。》

※※※



“好啦~我不都特別推掉他們帶你出來玩了嗎?“我哄著出門前被我惹生氣的她說道。

不過她一點也不領情,鬧辯扭似的轉過頭,打死不肯看我。

“喂!別這樣嘛!……“

“我突然在思考我到底幹嘛在一年的最後一天約一對閃光來迫害自己。“突然出現的某人看著我們喃喃說道。

“你的眼睛怎麼……“我看著那雙透藍的眼睛皺起眉頭,那應該不是他的眼睛才對。

“我得到了他的力量。“那個笨蛋還是和以往一樣輕描淡寫的笑說,“放心,他不會再出現了。“。

“是喔!“我用手擋住其中一隻眼睛,確實沒有再看見那傢伙或是其他相關的影子。

看著他,我最終還是沒法開口詢問那傢伙的下落,飄渺卻又令人無法忽視的哀傷感……即使再好奇也不敢輕易觸碰,好奇心的可怕以及自身的弱小無力我早就嘗試過了。 “

時間也差不多了,走吧。“他說著露出了一抹在我眼裡異常熟悉外加不妙的笑容。

就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強風襲來,然後是震耳欲聾的聲音,畫面在一瞬間切換。

“幹!你抓我跳車!“在落地之後,我想都沒想的對對方發出怒吼外加作勢動手……準確而言該說是動了但被我自己防住了。

“難得來了不體驗一下很可惜嘛!這也只是最基本的而已。“冥炎瞇起眼睛笑嘻嘻的說,“再說你應該也經歷不少類似的了吧。“

“不一樣好嗎!“真的很我想打他,但我不敢。 雖說如果是很久以前大概會毫不猶豫的往那個笑的幸災樂禍的傢伙的腦袋巴下去,只是現在……

不知算不算之前幾次慘痛教訓的陰影,即使知道現在不會有事我也不敢動手。

一朝被蛇咬,十年以上怕草繩就是這意思,尤其是現在身上還帶了點副作用。

“好啦!不一樣就不一樣。“他聳聳肩,“走囉,我帶你們去晃晃。“ 這個世界不正常,是我從很久以前就知道的,只是我沒想過自己會有一天接近這不科學的種種到這種地步就是了。

憑我的力量,本是不可能如此接近的。

一陣微風吹來,隨著清靜的空氣,一切以白色為主的樹林出現在眼前。

“鏘鏘~風之白園,是學校的四大元素守護結界地哦!“ 他張開雙手開心的笑著說。

“……“原來就是這様的地方嗎?

我愣愣的看著眼前的景象,好漂亮。跟那邊完全不同,非常乾淨。

暖風輕輕吹拂過來,看來她的心情好了不少。

”走。”她開心的笑著向其他的風精靈與大氣精靈打招呼,不忘拉上我,”沒事,乾淨,和那些人不一樣,安全。”

我知道她說的是那些人是指誰,我這陣子在學校常跑的幾個圈子估計都是。

所以她心情變好,是因為帶我過來的關係嗎?

然後就在我準備講點什麼時,一個殺風景的聲音就傳來了。

”欸......很抱歉打擾你們,但我們還是先去處理別的事如何?我有點擔心等等對方沒有閒工夫幫忙看你。”

在離這裡一段......應該算是安全距離的地方,冥炎向我們揮揮手說道。

”喔!”我看著他回應道,姑且先原諒他好了。

畢竟這件事確實重要,我實在不希望再額外幫風製造什麼麻煩工作了。

”走吧。”我看向她,她嘟著嘴,一臉委屈的模樣望向身後那群精靈。

”不然你先去跟它們玩,等等結束後我再來接你?”也是,難得遇到其他精靈,確實是時候讓她好好去試著相處看看才對。

一瞬間,她露出了開心的模樣,但下一秒卻又帶著疑惑。

”炎,危險?”歪歪頭,她看向冥炎向著我發出疑問。

”咦?”我愣了下,為什麼她會......

然後我就看到原因了,一隻一臉驚慌的風精靈因為冥炎而額外繞了大大一圈才進入白園。

”放心,沒事,是冥炎沒錯。”我想了想,用只有我們兩個聽得見的音量回答她。

”嗯......”她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然後露出了微笑,淡而甜美,”那,風在這等小政。”。

”嗯。”

”阿政?”遠方的冥炎再次叫喚。

”沒事,走吧。”我一邊說一邊走過去。

望著遠方玩起來的精靈們,冥炎問道,”你把她留在風園啊?”。

”嗯,怎麼了嗎?”冥炎這樣一問,我馬上就回想起剛剛風莫名擔心的模樣還有其他精靈的反應。

怎麼說,真是有夠好笑的。像冥炎這種人到底有什麼好怕的。

”沒,明智的選擇,我還在想要是她要跟來,我等等該怎麼處理呢......你在偷笑什麼?”

”什麼都沒有。”我絕對不會告訴冥炎他因為被風精靈害怕,所以導致連過去一直認識著的風都一瞬間不相信他的事。

”是喔......”冥炎回了我一個我完全不相信你都表情。

”當然,騙你幹嘛?”

”騙我無聊啊。”

”我確實挺無聊的,但沒騙你。”

”鬼才信你。”

”你好啊,鬼。”

”去你......我投降,我們到了。”冥炎捏起鼻子,指著前方屍橫遍野的另一端說道,”保健室。”

”你們學校有保健老師有兼任禮儀師?“我也捏起鼻子,看看前方不遠支離破碎的屍體問道。

怎麼說,對於現在如此淡定習慣的自己,連我都快不知道該不該高興了。

”不是,等復活的。”冥炎滿不在乎的說著。

然後,“你想幹嘛?等一下......幹!褚冥炎!!”

然後褚冥炎這混蛋就抓著......或者說是拖著我踏過了那一堆堆的屍體,走向了保健室那沾著紅色的白門,然後用力的一腳踹上去。

”輔長!我們來啦!”

”啊!門......“裡面一個很眼熟的獅頭一臉震撼的看著仆街的門。

”同學,你怎麼跟你學長學壞了。”

”嗄?壞很久了好不好......不對啦!重點是我人帶來了!“冥炎半開玩笑的說道。

”人?喔,你說那個受傷導致力量流失的那個。”獅頭一邊擺擺頭示意讓我們進去,一邊從冰箱拿了三罐飲料出來。

冥炎毫不客氣的拉著我往其中一個病床一坐,”輔長,他的給甜點的,然後我要無糖的。“。

”請喝還挑......“獅頭碎念著轉頭回冰箱翻找。

過了一會,一罐飲料遞到了我眼前,”給,同學你臉色真糟,喝點飲料壓壓驚。”

”呃......謝謝。”我也覺得我現在的臉色可能很糟。

獅頭遞過來的手一頓,投來了個疑惑的眼神,”同學,我是不是見......“

”你好,初次見面,我是冥炎的朋友何政。”我趕緊打斷他的話,開玩笑,那種黑歷史最好誰都不要有印象。

獅頭先是回了我一個懷疑的眼神,然後送上了一直手與大大的笑容,”我是保健室的輔長,羅林斯提爾,中文的名字則叫做鳳柩。”

我笑著回握了他的手,幸好他沒有發覺。

接著他便認真的端詳起了我的眼睛,”確實是個相當特殊的傷口呢。”

”是你弄得吧?”獅頭看向一旁正認真研究飲料內容物的冥炎。

身體一震,冥炎苦笑的點點頭,臉上充滿愧疚,”啊......嗯。“

”你問冥炎這種事幹嘛?“明明就......不關冥炎的事吧。

”和一般出現這種狀況的病人不同,力量的不自然外洩是因為力流被直接硬破出的傷口,你當初是打算做什麼才會搞這麼一齣?“

”......警告?“

“不直接殺了滅口?以個性來說應該不會選這麼麻煩的做法吧?“

”呃......因為......在原世界這樣做會太顯眼,話說輔長你問這個幹嘛?“

”我只是要知道,為什麼要殘留力量在傷口,是要讓他被那些吸引來的東西殺死?“

“咦!這......“

“還是說想累積黑暗製造更多鬼......”

”我們是來找你看傷口,你問這些不相干的幹嘛?“我打斷了冥炎跟獅頭快進行不下的對話。

像這樣被挖過去的事實在是很讓人不舒服,過去的事就這樣過去就好了不是很好嗎?

關於所謂真相,只要身為被傷害者的我清楚就夠了。

”啊,抱歉啦!我需要確認這上面的力量到底誰是誰。“獅頭聳聳肩,一臉抱歉的說。

”所以有辦法治嗎?“彷彿把剛才的內疚難堪忘得一乾二淨,冥炎靠了過來關切的問。

”不知道啊。“

”欸!輔長!你也太沒用了吧。“冥炎用著一種半故意的語氣說,他早就知道沒辦法了嗎......

獅頭抽抽嘴角,“這又不是我的專業,早說過我只能幫忙做初步診斷的。“

”我知道啦,只是開玩笑說說而已。“冥炎伸了個懶腰,從病床上站起,“謝了,輔長,晚點再給你報酬。”

獅頭大方的擺擺手回應道,”不用了,後續適合的人選我晚點再幫你聯絡看看,我想他應該會接受的,畢竟有這樣一個罕見的例子可以研究。“

”喔!感謝輔長大恩大德,需不需要我給你跪拜一下?“冥炎繼續笑嘻嘻的玩笑道。

“這倒不用了,而且再說像這樣外洩力量這麼久還沒死,那麼搞不好......話說你們不快去集合好嗎?董事不是說遲到缺席會放......”獅頭大笑著,然後說出了某種神奇的話。

......那些堆點是什麼玩意兒?有什麼需要消音的可怕東西嗎?

“嗯?確實時間快到了呢。”冥炎神情自若的看了下手機的時鐘說道,“嘛!現在走過去應該也還來得及。”

“走吧!”他自顧自的從另一個出入口走了出去,“掰!輔長,之後再聯絡喔。”

“謝謝。”我向獅頭點頭示意了一下,便跟上了冥炎的腳步。

“拜拜!”後方傳來獅頭的聲音。




我跟在冥炎的後面,怎麼說呢,來的時候因為被周圍的新事物吸引所以沒有注意,但現在一意識到,總覺得他走的是這樣毫無迷惘讓我很不安。

“那個......冥炎?”

“嗯?”

“方向沒錯吧?”

“咦?啊?沒錯啊,活動集合的位置。”

“你們學校很大呢。”

“確實很大......”

“真虧你沒有迷路。”

“呃......”

“還是說其實到現在還沒走錯,是因為你一直往你認為正確的反方向。”

“阿政,你不覺得你說的有點太......”

“中肯嗎?還是誠實?”

“幹!你不覺得人有時該學學說點能聽的嗎。”

“我認為誠實是種該好好保持的美德。”

“你誠實的太過火了吧!”

“確實,我的比較露骨點。”

“去你的!照這說話方式還真虧你能在班上混的開。”

“因為我還會看人說。”

“看好欺負的?”

“......你好欺負?”

“不好嗎?”

“你除了被冷處理外有被怎麼樣過嗎?”

“哈哈......好像是哦,啊!漾!”

明顯完全沒注意過過去周遭事物的冥炎尷尬的笑了下,然後朝著不遠處的一夥人揮手。



跟著一堆人站在據說是活動地點的大的不可思議的操場上,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話說所以你們學校的新年活動是什麼呀?”

“你什麼都沒提前說明就把人拐來了?”一旁的褚冥漾一臉驚恐的說。

“冥漾你也只有給我點含糊不清的說明不是嗎?”估計和我一樣是被邀請來的餵魚笑著插進來。

“哈哈哈......因為董事給的關鍵字怎麼想怎麼不安全啊,感覺一定會很可怕,致死率一等一啊。”冥漾一臉哀莫大於心死的說。

哪種程度?

大約看出了我的疑問,眼鏡紅袍開口為我解惑道,“關鍵字:花火大會還有躲避球。”

“放心,在這學校如果死了還能復活的。”金髮的女生笑得很燦爛的......安慰道。

“哈哈,沒事的,應該會挺好玩的,這可是董事精心設計的醫療班過勞計畫。”和冥炎關係超好的日本女生一邊做出挽袖子的動作一邊笑著說。

“放心,我也會幫忙保護好兩位普通人的。”

“漾漾和炎炎原世界的朋友,會幫忙看好。”

聽著那群人的談話,我突然有點想笑。

普通人啊......餵魚那種偏差值過猛的運氣能算普通?然後,再來和冥炎那傢伙交好的我能算普通?

“等等讓他們看看你的厲害吧。”冥炎用著僅有我們兩個聽得見的語氣說。

“嗯。”我同樣小聲的回應。




“幹!我等等一定要宰了褚冥漾那個白癡!”

我拉著冥炎的手從地上的爬回來。

一天到晚就會在那裡烏鴉嘴,新年到來的好運都被他說跑了。

“嗯......是該要讓漾多長幾分記性。”剛剛差點被自家兄弟的嘴賜死的冥炎很難得的完全同意我的說法。

“結果還是被剛才的煙花打分散了呢。”冥炎望著地上巨大的深坑說。

“剛剛那是隕石吧!”我翻了個白眼。

“按這個世界來說是煙火。”冥炎笑笑的說,然後我回了他一個中指,“我去你的這世界標準。”

“真假煙火躲避球啊......”冥炎拉著我,閃躲開了巨大的火球笑道,“看來我的直接沒錯,一時興起把你邀來真是對了。”

“我會替你看清楚的,所以你可別體力不支倒地喔。”看著冥炎的笑容,我也跟著勾起了嘴角。

“我已經進步很多了,再說我非硬撐完不可,因為你的身體能力比不上嘛!”

“如果我跟你們這世界的怪物那還得了?......左邊的是假的不用躲!”

“好咧。”......


“時間到!”少女清脆的聲音響徹了傷痕累累的操場,“恭喜倖存下來的人贏得了這場遊戲!”。

“耶!”冥炎舉起拳頭和我碰了下,虛脫般的坐倒在地。

因為那些異世界煙火的關係,整個操場瀰漫著股煙味和烤肉香......我其實今天是來過中秋節的對吧?

話說......雖然照中華習俗紅色喜氣,但新年就見血還是不太妙吧。

我看見遠處冥炎的朋友正朝我們揮手,笑得真誠,而不帶黑穢。和我平常相處的同儕同夥完全不同,雖說有一半會選那些人是我刻意為之,但......



如果,當初沒發生事情,是不是我也能交到、體驗到這樣的......

嘛,不過算了,如果這樣我就遇不到“風”了,所以也許,現在的結果也是不錯的吧。

而且,冥炎也回來了。

這樣應該也算是一種好結局吧......


回家路上。

“風?你怎麼又生氣了?”

“危險,又沒有告訴風。”

“危險......放心,冥炎在不危險。”

“不是......那個意思,不要丟下風。”

“抱歉,我知道了。”雖說這次是無意的,但我不會再擅自把你丟在安全的地方,然後自己亂來了。

“嗯。”



奇葩跨年的幾天後。

“咦?這個發錯時間了吧。”我看著剛收到的通知書。

“嗯?”一旁湊熱鬧的風壓在我背後,一伸手拿走了大信封。

“小政,風也可以一起?”

“嗯,當然。”我笑著摸摸風的頭。

“異能開發學校真是名不虛傳呢,竟然成功把小政那差臨門一腳的力量提到標準了。”歪頭躲開我的手,“風”笑著說。

“你醒了?”我取回信封,慢慢的打開。

新年新開始,我難得覺得這句話挺正確符合現實的。

這下我不用擔心未來課業進路的事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十八章

逛完飯店後完全不想浪費時間的學長直接帶著我們步出了飯店的大門。

一塊小招牌從漾的正前方飛過去,匡啷匡啷的落地滾三圈之後,再次追逐起飛翔的夢想,非常的有毅力。

嗯……那啥,外面風真大。

“這種天氣如果要使用移動符耍很小心。“學長看著狂風暴雨,突然很鎮定的開口說著,“我記得去年有一個一樣是從這邊世界來的學生,為了在朋友面前耍帥,也是台風天用了移動符,結果被氣候波動給幹擾,整個人嵌在牆壁裏面出不來,還是醫療班聽到消息去救人才了事。“

第二塊的招牌猛得飛了過來,從漾和我旁邊險險擦過。

看這情況,只希望回到家不要精彩過頭吧。

”學長,你可以放心,我想我應該不會在台風天用移動符的。”漾很認真的對學長說,真是乖孩子,知道自己的出事率一定比人家大至少30%。

”我想講的不是這個。”紅眼看了我一下,最後定在了漾身上。

”像符紙類的東西在使用上有時必須考慮到氣候因素,因為它們是固定式儲存法咒類,極為容易因為環境周圍的因素而出問題。”

目前我們前面忽視掉我沒注意到的,總計飛過兩塊招牌和一棵半的樹,而學長還很有閑情逸致的慢慢講解。

怎麼說,我突然有點理解之前遇到鬧鬼時,面對還在驚嘆世間無奇不有的我的阿政的心情了。

學長,我們是不是應該快點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比較好?我好怕等等真的有什麼不是擦過而是直接砸過來。

”先送你們回去,別忘記今天晚上我們還要去看卷之獸以及你們接下來的那個工作。”

大概是看出我跟漾在風雨中快死掉的眼神,學長這樣說道。

我點點頭表示了解以及終於可以離開這危險帶,而漾雖然跟我差不多,但眼中多了幾分尷尬遲疑。

”就是你接的。”學長很快的加了肯定句給漾,

聽見學長半惡趣味的補充,我反射性地對漾開口。

”漾,放心我……”會保護你的。

然後,我遲疑了。

……我真的做得到嗎?現在這個與漾相比反而根本沒有成長的我。

之前也是,說好要保護對方,最後卻親手傷了他……

下意識的握緊拳頭,我到底是怎麼了?在跟夏碎學長說話時,好好的抒發過了嗎?為什麼?

”放心,跟卷之獸一起處理時候我也在旁邊,死不了人。”學長及時的補了一句不是安慰的安慰。

”對了,學長你還要去哪邊嗎?”明顯被嚇到的漾抽了抽嘴角,轉移了話題。

”沒有,可能在附近一帶打發時間。”學長回答。

然後下一瞬間,附近的景色都不同了。

我認得這景象,或者說不認得我大概就要去撞牆謝罪自盡了。

這裡是我家門口的雨棚下。

叩一聲,我一轉頭,學長正往漾腦後賞一拳,”你家到了。”

這又什麼情況?

收回瞬間死去的眼神,我轉身走向門前準備按門鈴。

接著,門突然就白己開了。

”你站在外面幹嘛?”開門的是魔……老姐。

”回……回家?”我實在沒敢跟她實說我原本其實連回家的計畫都沒有。

”發神經喔,在台風天才想到要回家,剛剛被招牌打到是不是?”褚冥玥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我,接著瞥了眼一臉想逃的漾,打開門。

”先進來吧,老媽才在說你們這不孝子去住兩個月連電話都沒有想到打回家一次,等你們回來就等著好看,你們就回來了。”

哈……死定了。

”我先走了。”學長把帽子戴在頭上,壓得很低。

”外面風雨那麼大,你要不要進來等雨小一點再走?”意外的,老姐喊住了學長還留人。

學長轉過來,先看了我老姐一眼。

也許是因為上次公會事件上看過老姐的大展魔威,我總覺得自己看見學長臉上有兩個字:想逃。

”反正學長你也沒有特別要去哪邊,要不要來我家玩?”然後學長的願望就被漾毀了。

我隱隱約約看見學長在帽下的臉快和袍服一樣化為黑色。

玄關之後傳來聲音,我很熟悉的聲音,”小玥你在跟誰講話啊?我好像聽到炎炎跟漾漾的聲音。”

登登登登,大Boss降臨。

本日限定關卡魔王───我媽出場了。

現在誰也就別想走或者是逃了。

場景就這麼進入了戰鬥畫面……客廳。

”你們這兩個死小孩還想到要回家喔!你老娘我還在想是不是直接死在新學校被埋屍,每天晚上等托夢回來好去挖屍體,沒想到你們還知道給我活著回來!”一如既往的魔王開場白。

我想漾現在一定跟我一樣想回學校了。

”因為學校忙啊……”漾聲音險些染上哭音。

我捂住耳朵,老媽的聲音直接炸在耳邊,嗡嗡嗡的耳鳴給人很不舒服,讓我有點莫名不安。

”忙你的死人骨頭!以前在學校怎麼不忙現在才忙。”老媽完全不接受反駁,一手拽了漾的耳朵用力扭。

好險我剛剛沒有頂嘴,一看就知道痛死了。

看著眼前的景象,我悄悄的向後退了半步。

”死小孩啊,你是翅膀長硬了,嫌住家裏太悶,一出去就給我到處逍遙是不是,皮太癢了繃不緊是不是?”

”沒有啦沒有啦,學校真的事情很多啊,好痛好痛……”漾一邊叫一邊向我投來求救的眼神。

對漾搖搖頭,多虧漾我才能被老媽無視,躲過一劫,誰要自己下這趟渾水啊!

”你還知道痛!炎炎,你也是!”

”诶!啊!痛……”大概是只拽漾一個不夠解氣,再加上漾的眼神暴露了我的存在,我終究還是受害了。

對比我們這邊的吵鬧,沙發電視區就顯得無比的悠閒愜意。

某兩個把自己撇得一乾二淨,一副無關己事的人一人坐一邊,手捧馬克杯喝飲料,吃著老媽手工餅乾……現在應該不是什麼輕輕鬆鬆下午茶時間吧。

”你家還蠻熱鬧的。”閑人一號的學長如此說道。

”常常這樣,見怪不怪,看久了就習慣了。”閑人二號的褚冥玥禮貌的笑著回答。

然後兩個人很一致的繼續喝茶。

……真和平呀。

才怪咧!你們好歹也一個過來勸一下嘛!我頭跟耳朵都快壞掉了!

半晌,我老媽終於教訓夠了,一把將我們如破抹布一樣丟到自生自滅生灰塵,然後招呼起了學長。

總算安寧了,我一邊想著一邊怨怒的瞪著漾。

但他只是一臉感慨地哀悼失去了他從來沒有的家庭地位,完全沒空理會我的埋怨。

”外面風雨大成這樣你們是怎麼回來的?”

”就是……”

”當然是用頑強……”

漾一把撲上去把學長跟我的嘴巴都捂起來,”我們剛剛有穿雨衣啦,可是回來時候脫掉雨衣就飛了。”

”這樣喔。”老媽看起來好像還是有點懷疑,不過沒有繼續問下去。

啪一聲學長把漾的手打掉,還附帶凶惡的瞪了找一眼。

”嘶……”我咬了繼續忘記放開我的手一口,重新附帶上一個不滿的怨念眼神。

幹嘛每次都這樣阻止我說話嘛!

(漾:因為你每次都想亂講些奇奇怪怪的啊!!)

”外面風雨那麼大,漾漾的學長你要不要今天先住這邊?反正我們家還有空的房間可以睡,還是你家裏父母會擔心要先打個電話回去問一下嗎?”老媽異常溫柔的問,跟剛剛教訓我們的狂風暴雨比根本兩極端到我快起雞皮疙瘩了。

我說老媽呀,你有這麼溫柔的一面不用在自家親兒子身上這樣對嗎?

”那就打擾阿姨了。”學長慢了好幾秒之後才很有禮貌的跟老媽道謝。

”不會不會,家裏多幾個人還比較熱鬧一點,對了阿姨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老媽問到重點了,這問題真是太好了,因為連我也不知道。

啊!這時候也許可以來感嘆下中文?語言的精妙,不需要主詞也能自在溝通,完全不需要管對方到底叫什麼東東。

”……冰炎。”

”真奇怪的名字,你們這個年代的小孩名字越來越藝術了。”頓了頓,老媽才看了一眼客廳的時鍾,”對了,阿姨剛剛才在弄午餐,你跟漾漾炎炎看要不要先去洗個手洗個臉,等等就可以吃午餐了。”

接著,老媽轉過頭面,”快帶你們學長去洗手會不會!”

呃......老媽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有練過川劇變臉?

這前後差距之大,我想以後拿去表演賺外快應該是沒問題了。

”謝謝阿姨。”學長很有禮貌的道謝,然後拖著漾毫不遲疑的往客廳外走去。

喂喂!等等我呀!

話說學長,你是有內建導航嗎?走得如此毫不猶豫宛如不知道目標方向時的我。

走在外邊走廊時,學長突然冷不防的冒了一句”你現在才注意到嗎?”

注意到什麼?我皺起眉頭。

學長看向了漾。

”呃……真的有?”漾有些驚慌的說,他......看見了什麼嗎?

學長點點頭,也不知是對我還是對漾,然後開口。

”通常夏天會比較常出現這種狀況,尤其是台風時候,其實大部分沒有惡意只是進來借地方避避,不管他們也沒關系,台風—停就會自己走了。”

說完,學長毫不遲疑的走進了廁所洗手,丟下我跟漾兩個人一起面對廁所門。

”可是我還是一次在我家看見這種情形耶。”漾看著被關上的門喃喃自語。

我可是連現在也看不見耶!

我咬咬下唇,最後什麼都沒說,現在無論聽漾說什麼,對我而言都像某種意義上的諷刺。明明我應該是比較積極的那個,為什麼總覺得反而是我在原地踏步呢?

碰的一聲,浴室的門猛地被打開。

”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你現在在學院裏面,學院因為有結界輔助的關系,所以能力時間遠比所有的世界來得快。打個比方,你在未進到學院之前的能力如果按照這世界而走,可能要十年的時間潮流洗刷才會看清楚走廊的東西。而進學院之後,因為受到輔肋結界的影響,你很可能只用了一個月甚至不到的時間就可以感覺到有東西的存在。”學長看著漾淡淡地解釋道。

“所以我們學校才會叫做異能開發學院。“

”然後,褚。“這次學長看向了我,”就算有積極度的差異,起點高度不同,成長的速度看起來也不會相同。不能要求一個考試高分的學生,出現和低分的同學擁有同樣的進步空間與速度。”

”蛤?”我愣愣的望著學長。

然而學長再沒有理我,叩的一聲,一掌往一旁不知道到底在原來如此什麼的漾後腦一下下去。

”如果不是那個“凶手“幫忙,你還可以安然到現在都沒發生事情嗎?”

我放棄去研究學長跟漾又在說些什麼蜜汁對話,皺起眉頭,努力去分析學長剛才的話可能的意思。

......也就是說,套用遊戲等級,高等級和低等級的升等需求經驗是有差距的?是這樣嗎?

注意到我詢問的視線,學長看向我,歪著頭思考了下,點點頭。

”但我看不到......“

”那是因為......“學長接著又說了什麼,但聲音太小,導致我根本聽不見,只能看到他嘴唇微微的動著。

因為什麼?

”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那是因為你是他。



因為颱風而顯得擁擠的走廊,唯有一處顯得格格不入。

一如過往的,雙子中的兄長身邊特別清淨。乾淨無物到異常地步。




















※※※




更文了!其實本來是想昨天跟遲到的新年文一起發的,結果因為最近太累,在最後修文確認實修著修著就睡過去了(苦笑。
話說總覺得跟新年文一比,這篇的字數顯得好少呢......有點挫敗。也不是不想在加長,只是段在這裡才能比較自然,沒辦法。

這邊補充炎炎被漾漾打斷的話:當然是用頑強的生命力挺回來的。

取梗自小依和同學之前寒流時的對話 ↓

外堂課回教室路上,大風吹過後。

同學:好冷,我怎麼還沒凍死?
小依:因為你穿得多。
同學( 眼神有點死 ):那你怎麼還沒死?
小依:因為我生命力頑強,宛如小強。
然後在回教室為止,同學都不跟小依說話了。

咳,那麼就這樣,這邊是準備考大學卻還是不小心把重心放錯邊,天天祈求靈感降臨的小依,我們下次更文見。
歡迎留言給建議或感想,現在小依會努力拿出勇氣去回應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