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93|回復: 7

[同人文] 【第二人生x自創】我們終將重逢(5/31更 第2章 )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4-5-10 21:41:0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天雨幻 於 2024-5-31 21:21 編輯

這裡是天雨幻~
這次不是挖坑,而是新版(?)
總之,就是這樣。
還有,廣告一下,我的大本營。
https://cxc.today/zh/store/Tianyuhuan/work

接下來讓我們進入例行的環節~

——如果有興趣看我的文章,請一定要先閱讀下方的食文警告喔!


食文須知:

※這個作者又懶又愛想,不定期更新。
※可能會出現其他小說和漫畫。
※結局未定,想看啥結局都可以說喔。
※歡迎搭訕,孤單寂寞冷的作者極需大家友善餵食拍打。
※女鵝cp……目前還未定,可能全程獨美,視情況而定。
※OOC的話別意外,真的別意外。
※雷者慎入~
※作者有時會重新編輯已發布的帖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10 21:42:3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天雨幻 於 2024-5-31 21:21 編輯

【序章】








……睡不著。

早知道就把禁制下的更嚴厲,像是要祭命才能打開之類的……算了。

反正都被吵醒了。

睜開眼,她操縱風把身體托起,讓腳觸地。

或許是太久沒有站立,在風散去時她有些不穩,接著……

她跌倒了。

「……」

感覺臉接觸到水面,她面無表情的翻身,讓臉朝上。

……這是睡太久不管事的報應嗎?

第一次因為這種原因跌倒。








To be continue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17 20:15: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天雨幻 於 2024-5-31 21:21 編輯

【第一章】








在她成功的獨自站立以及走路之後,一名意料中的不速之客出現了。

唯一沒有在意料中的,是對方直接把她打包帶走了。

看著眼前三層的各式糕點,再看看坐在對面優雅吃著蛋糕的友人。

「……」

她把視線投向身旁吃的正開心的藍髮少女。

注意到少女的視線,藍髮少女叉起一塊蛋糕遞給她,「老姊妳要吃嗎?這個很好吃喔~」

看著藍髮少女鼓鼓的腮幫子再看看賣相良好的蛋糕,她偏過頭,想了想還是張嘴咬下。

仔細感受塊狀的巧克力在口中融化,她的表情微不可查的放鬆幾分。

……嗯,有味道,甜甜的。

然後她聽到「喀擦」的聲音。

「唔呼呼,老姊妳剛剛的表情超可愛的啊蕪呼呼呼——啊啊啊啊——」

揮揮袖子把相機劈成兩半,她把桌上的點心一掃而空,「正事。」

「唉唉,妳這樣一點都不好玩啦……」

「……」

收起哀嘆的表情,被稱作扇的少女「唰」的一聲拉開了一柄扇子,興意盎然的看著面無表情的少女,「吶,要不要來我們學院呢?」

毫無猶豫,少女直接搖頭拒絕。

「嗚嗚嗚、老姊妳怎麼可以這麼果斷的拒絕?妳可愛的妹妹都要哭了!」

她開啟公共頻道精神傳話,「否。」

「欸欸,真的不要嗎~?當年那群小傢伙的後代都在哦~」

少女面無表情的二次搖頭。

「而且妳睡不著吧?反正妳也沒事做,那就來我們學校找樂子嘛!」

少女面無表情的三次搖頭。

扇用力的鼓起臉頰。


「別這麼快拒絕嘛……畢竟,時間快到了哦?」


下一秒,一隻黑金色豎瞳在氣流涌動的空中睜開,像是蟄伏在暗處終於露出獠牙的凶獸,充斥著冰冷凶戾,盯著入網的獵物。

更加深沉恐怖的氣勢朝著所有人壓下,就連喝茶看戲的傘與鏡也不例外。他們悶哼了一聲,緊盯著那隻突然帶著黑色霧潮出現的眼睛,腦中的警報瘋狂作響,叫囂著危險。

慢慢的直起腰,她張開口,千年來第一次張嘴說話。

「妳、確定?」

伴隨話語的是被徹底釋放出的,一直以來壓抑隱藏著、收斂著的,由鮮血澆灌而生的、實質化的殺氣。

澆灌了幾千幾百幾十萬年而生的……兇煞之氣。

恐懼攥住心臟,到了嘴邊的話驀地失聲。潛藏在心底的恐懼被無限放大,無法維持的表情扭曲起來。

「我們終將重逢。」她的神情看起來有些恍惚,「持扇者,妳如何得知?」

「縱使是『她』也無法掌握確切時間,妳又是如何掌握?」

「能肯定,不是『陷阱』嗎?」

「……能,但我……不能、說……是說姊,」扇白著臉,冷汗直流,「氣場,能不能、收一下……」

「……」

少女重新坐回椅子上,她拿起桌上的茶杯啜飲一口,黑金色豎瞳閉上的同時霧潮無聲地退去。

扇癱坐在椅子上,然後「碰」的一聲把頭放在桌子上,「啊哈哈,老姊妳真的很恐怖欸……明明是個病人還是那麼誇張……好啦我不說了別盯著我得知方式我真的不能說,但近千乃至近百年妳可能會遇到,確切時間我不知道……看看我真誠的眼神,我像是會說謊的人嗎~?」

在扇沒有半絲虛假的眼神中,她看見自己有些動搖的神情。

她是認真的,她並沒有說謊。

所以,所以⋯⋯真的、是有可能的、嗎?

察覺到少女的動搖,扇露出了高深莫測的笑容。「所以,來我們學院吧。我敢保證,你不會後悔的。」

沉默了半晌,最終少女輕輕點了下頭。

「……Atlantis?」

扇嘴角的弧度拉大,「唔呼呼,就是這個名字沒有錯~」她搧著扇子,笑的猖狂,臉上滿滿的都是驕傲,「全守世界最好的學院,妳來讀絕對不吃虧的。」

像個沒事人喝茶看戲悠哉美麗的鏡也露出淺笑,「希望能讓妳大吃一驚呢。」

「嗯。」她會期待的。

「這是新生入學資料,這幾天好好看完吧~」扇收起扇子,憑空掏出一個包裹塞進少女懷裡,她笑的詭異。「一定要仔細看完喔。」

「老姊。」正當少女打算拆開手上的包裹時,扇突然叫了她一聲。

在她看過去時,只見她一臉正經的開口。「下禮拜記得要去原世界的台灣的××大廈跳樓,不然妳沒辦法註冊喔。」

台灣……?跳樓?

……不愧是扇,這麼奇葩。

思考了一下,她決定還是提出疑問。

「換,台北101?」

既然都要跳樓了,當然是選更高的樓跳。









在提出想更換跳樓地點後,愣了一下之後扇很愉悅的幫少女換了地點——就是苦了可憐的代導人——再次叮嚀要把包裹看完就把她送離無殿了。

包裝紙還挺有創意的,上面很霸氣的寫著「摔者死」。

這是扇寫的吧?千年的時間果然能使人的字跡變好看。

……嗯,還是先佈結界好了,畢竟是扇給的東西。

嘶啦一聲,少女撕開包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不愧是妳,扇。

被撕開一道口子的包裹爆出淒厲的尖叫,還噴血噴得到處都是。

看著結界內混了血的水,感覺血壓都被拉上來了。

……不愧是妳,扇。

少女拎起已經沒有動靜的紙袋倒出裡面的內容物。碰的一聲,一本厚重的手冊及一袋衣物落在地上。

她把衣物收近空間裡,拿起書翻開。

事實證明,扇不愧是扇,扇的學院也沒有愧對它的名字Atlantis。

一間學校裡有如此多隨時能殺人的機關,在她見過的學校裡也屬名列前茅了。

那些寫做造景讀做凶器的敘述,多數人會退避三舍。

但唯恐天下不亂的不在多數人之列,他們只會覺得——看起來很好玩的樣子。

而晏燼也是這類人。不過那些造景對她來說的確只是造景。如果機關在更加更加強力些就更好了呢⋯⋯她有些遺憾的想。

把手冊闔上。晏燼注意到袋子裡面還有東西。把袋子倒過來,一個手鐲和黑金色長方形物體從紙袋裡滑了出來。



手機?

原來這個世界也有手機嗎?

跟著手機一起被倒出的還有一張折疊好的紙。

親愛的老姊~看看我多麼好心,知道你不會用手機還特地手寫了使用說明書給你,有沒有很感動?

感動沒有,「敢」把妳「凍」起來倒是有。

廢話真多。

什麼叫廢話很多?

這是能聯繫彼此的法術吧。

嗚嗚嗚嗚我好傷心,竟然懷疑我這麼可愛的妹妹,我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嗎?

像,非常像。

少女果斷跳到最後一行。

我就知道你會直接跳到最後一行,所以我早就在這上面施展了術法,如果你不抱著感恩的心看完我寫的信你就永遠看不到說明書喔!ps.如果你想破解的話信會直接燒掉喔!所以還是好好看完吧!

……不愧是妳,扇。

雖然想看的話一瞬間就能看完,但扇這麼說,突然不想看了。

少女輕輕的嘆出一口氣,感知直接掃過整張紙。

信紙突然泛出白光,瞬間上頭只剩短短一行字。

其實你只要在心裡想什麼,手機就會自動幫你用好喔~

接著手機變成一個手環,依舊自帶解說用紙。

其實我知道妳有手機哦,只是想玩玩而已~

真是個彆扭的孩子。應該沒有把妳教得這麼彆扭才對啊?她就沒有這麼彆扭。

想送護符就直說嘛。

戴上手環,少女舉起手欣賞。

手環呈螺旋型在手腕上纏了三圈半,有著水晶般的晶瑩剔透。中心泛著淺綠的色澤,表面刻著淺淺圖騰,流暢滑順的線條宛如風一般自由奔放。

跟一般的水晶或玻璃不同,材質還具備金屬的柔軟,可以隨著手腕的粗細自由調整鬆緊度,也可纏繞在手臂上頭,當作臂鐲使用。

嗯,審美沒有歪掉就好。

還有我忘了說,我幫你安排了一位代導人~你去跳樓時他會在那邊等你,要跟人家好好相處喔。還有你的外貌記得改一下啊,不然你實在太~顯眼了。
……算了,老姊妳就算是個路人臉也一樣會很顯眼……總之把『那些氣』收好就好了。


不過代導人,她……是在來叫她之前就打定主意就是一定要拐她入學嗎?連人都先找好了是怎樣?

不過不管怎樣,希望……是個好相處的人。

在晏燼看完後紙條發出了幾聲意義不明的慘叫後化成了一灘血,再次汙染了結界內的水。

「……」

不愧是妳,扇。

血壓飆升。








To be continue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4-5-20 19:06:21 | 顯示全部樓層
新版加油
期待後續故事,也不知這次會如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23 20:09:49 | 顯示全部樓層
大綱上算是差不多,不過燼的設定真的大改:)
覺得還是不要讓她變成獨居老人不然良心過不去……還有,還有,舞榭歌的琴必須給砸了!
好難寫啊嗚嗚嗚
不過這麼一改,燼跟舞榭歌真的是有點……憑實力單身了(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5-31 21:21:0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沒有辜負她小小小的期待,台北101頂樓的風很大,非常大。

感受到術力的波動,褐髮的少年轉過身,與髮色相同的眼珠定焦在黑髮少女身上。他旁邊的是位金褐髮色及蔚藍雙眼的男孩,對著少女點點頭當作打招呼。

較為年幼的男孩身上,帶著不明顯的神力氣息。

是祂的信徒。

「喔哦妳學長是狩人呢,感覺還不錯嘛……是說為什麼有雷亞西斯那個混蛋的味道啊?」煙花興致勃勃的觀察自家主人的學長及家屬。

「妳好,妳就是晏燼吧?」

棕眸少年朝少女靠近一步,露出了爽朗的笑容。「我是席雷・阿斯利安。這位是我的弟弟,席雷・羅蘭,跟妳一樣是國中部的新生。」

藍眼的男孩也走了過來,禮貌的點點頭。「妳好,我是席雷・羅蘭,未來請多指教。」

羅蘭……

看著眼前男孩的靈魂,晏燼腦海裡跳出當初雷亞西斯硬塞給她的小信徒照片。

第三十八代魔獄騎士。

「嗯……羅蘭……這名字好熟悉啊……我在哪裡聽過呢……」煙花認真回憶。

「啊啊,我想起來了!是雷亞西斯當初在我半睡半醒的時候瘋狂叨念的那些人吧!」

「……你好。」被稱為晏燼的少女對他們點點頭,也對空間裡的煙花點頭。「羅蘭,是第三十八代,魔獄。」

他們給人的感覺像是曠野上拂過的微風,很舒服……像是待在天使和精靈身邊一樣。

不過舒適程度還是差了很大一節。

「學妹、我可以叫妳『晏』就好了嗎?感覺叫人全名有點不太習慣。」阿斯利安搔了搔臉頰,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可以。」晏燼點點頭,反正知道是在叫她就可以了。

「那麼晏,妳以後可以叫我『阿利』就好了嗎?稱呼不用那麼拘謹也無所謂。」他眨了眨眼,「朋友間就不用講求輩分了吧。」

對她而言學長也只是個孩子……當然不會拘謹。但她倒是比較喜歡喊人的全名。

「那麼時間差不多了,羅蘭、晏,要跳了。」說著,阿斯利安走到欄杆邊,翻身一躍率先跳了下去。

晏燼緊跟著翻過欄杆,身體騰空。

……

……嗯,涼,舒服。

晏燼閉上眼,感受迎面的風。

然後,他們聽到了十分淒厲的慘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充滿驚恐的尖叫自下方傳來,想必是有人目擊有人從101上跳下來吧。

不過也沒有關係,反正Atlantis會處理。想看大家跳樓的扇董事會讓大家沒有後顧之憂的安心跳樓的。

「歡迎來到Atlantis。」阿斯利安的聲音響起。

石刻城牆高聳,牆外站著巨大的法術精靈雕像,看起來莊嚴而肅穆。

不愧是扇的學院。

「走吧,我們還要參加就學典禮。」

阿斯利安帶著羅蘭和晏燼走了一小段路,邊走邊交代了一些事,順便把她曾在手冊上看到的佈景打飛,很快的來到一處應該是禮堂的地方。

「學弟!」他放大音量叫住了一對原本站在門口說話的男生。

「阿利,有什麼事嗎?」黑髮紫眸的男孩把頭髮束在腦後,臉上掛著如沐春風的笑。

但在晏燼眼裡那就像是面具一般,自身的情感掩蓋在後。

「有事嗎?」相較之下,另一位就懶得偽裝自己。

他的左前額有一撮紅髮,其餘部分則是銀色。眼睛像是將跳動的火焰封進水晶裡般,閃著炯炯有神的艷紅。

……

亞那的、孩子……?

焰之谷的血脈?

陰影的孤絕呢……

……

一直都沒有情緒的金藍異瞳微乎其微的泛起波瀾。

……決裂了……亞那孩子身上的,是來自凡斯的詛咒……

……

「……」

「是這樣的,這位是我的代導學妹,她叫晏燼,想請你們等一下多關照一下,」阿斯利安抱歉的笑笑,「因為我待會還有別的事……抱歉等我一下。」電話響了起來,阿斯利安拿出手機,對一票學弟妹們點頭後走到稍遠的地方接起。

「……」

眼睛一藍一金的黑髮少女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完全沒有要開口的意思。

銀髮少年的紅色眼睛看過去,也沒有要開口的意思。

「我是藥師寺夏碎,叫我夏碎就可以了。旁邊這位是冰炎,我們是搭檔。」看著不打算開口的兩人,名為藥師寺夏碎的紫眼少年先開口。

「妳好。」冰炎依舊看著晏燼,點個頭當作招呼。

晏燼對著兩個人分別點了點頭,依舊沒有要開口的意思。剛剛阿斯利安也說過她的名字了,沒有開口的必要。

剛剛接到電話的阿斯利安很快的講完電話,抱歉的對他們笑笑,「不好意思,等下入學典禮時晏就麻煩你們多顧一下,我得先走了。」

「我們會的。」夏碎回答道。

道別後晏燼跟著夏碎與冰炎找位置坐下,感受到眾多飽含敵意的目光她感覺到空間裡最活潑見最小的煙花的情緒波動了下。

那傢伙還醒著?淵沒有敲昏她嗎……

「妳是又去招惹到誰了嗎,不然這麼多人盯著妳是怎……啊喔……」她發出恍然大悟的感嘆詞,「妳隔壁的小鬼長的蠻好看的嘛,好看到都有人想幹掉妳這個『新、生』了呢~」

……冰炎夏碎羅蘭,和禮堂內的其他生物們相比,確實好看的多。

「欸欸,妳不是說只想鹹魚躺平嗎?真心建議妳換個位置喔!跟帥哥坐得太近會被圍剿喔——」

「晏燼同學。」夏碎叫了一聲,他認真的開口。「妳會使用武器或術法之類的嗎?」

「會。」晏燼眨眨眼,會才是正常的吧?她可不是原世界的人啊,夏碎覺得她是嗎?

夏碎皺了下眉,似乎在思考要怎麼說。「我們學校的董事比較特殊……」

意外的,接話的是冰炎,語氣有點咬牙切齒。「所以每年的入學典禮都會舉辦競賽,因此很多人因此被送進保健室。」

才入學典禮就這麼刺激,不愧是董事為扇的學院。

亞那的孩子真慘,看起來就是飽受扇的摧殘啊,非常咬牙切齒呢。

「切磋,戰鬥,廝殺?」

愣了一下,似乎是對晏・偽、原世界新生・燼的提問感到驚訝,「基本上是切磋和戰鬥,不過常常因為各種原因廝殺呢。」夏碎露出可以歸類為溫和的笑容。

「不過也不用太擔心,」羅蘭用安撫的語氣跟晏燼解釋,「我們學校有復活人的機制,所以不會有人真正死亡的。」

不會真正死亡……

晏燼覺得心中的扇小人突然可愛起來了。

不會死……太棒了。

幸好有來。

「晏燼同學,我可以冒昧問一個問題嗎?」夏碎的聲音把晏燼拉回現實。

他用很認真的眼神看著晏燼。

晏燼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我想問,為什麼妳看到冰炎時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

「……哈哈哈,他問妳怎麼沒有對他朋友發花癡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煙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淵淵淵淵淵淵——!?」小女孩甜軟的聲音瞬間拔得淒厲,「為什麼你也醒著啊!你怎麼沒睡?!」

「被妳吵醒的。」

「我明明就沒有吵!是你太敏——我閉嘴我閉嘴不要用那種眼神盯著我呃呃呃——」

「你在亂問什麼?」冰炎無言。

晏燼微微偏頭,對夏碎的發言表示不解。「應該要有反應嗎?」

夏碎一臉惋惜,「我還以為冰炎的臉對大部分的人都很有吸引力呢,看來妳是少數的例外。」

……那張臉是有吸引力,不過跟她認識的人比顏值……那冰炎也是普通人了。

「藥師寺夏碎!」冰炎兇狠的目光直直瞪著夏碎看。

換作一般人,面對冰炎這種目光大概都已經逃之夭夭了,不過顯然夏碎不在「一般人」的範圍內。他依舊帶著笑容穩穩的坐在位置上,看上去絲毫沒有被嚇到的樣子。

對於搭檔無計可施,冰炎嘖了聲看向晏燼,「妳不用理他,這傢伙有時候就是欠扁。」

「冰炎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呢?」夏碎依舊微笑。

「本來就是。」冰炎哼了聲,把頭轉向講台。








To be continue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4-6-1 18:08:23 | 顯示全部樓層
不得不說.....身旁一堆帥哥久了,對帥哥的審美都會麻痺
不過.......新版又會發生什麼故事?
大家多想看女生對冰炎花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4-6-1 21:18:1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天雨幻 於 2024-6-6 20:30 編輯

誒?……?真的喔?(大開眼界)
對著那張臉吹口哨算不算?(至少只是在螢幕前的話我不會被暴擊血條清空)
新版的燼不是獨居老人了,變成合法少女……至少親友團大部分都在……吧?
嗯,至少她不孤單。(確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