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1|回復: 3

[原創文] 【原創】神允諾的世界(10/5更 第一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3-10-4 22:21: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天雨幻 於 2023-10-8 21:37 編輯

嗨嗨大家好~
我是天雨幻OwO
這篇是小學沒畢業時就有的腦洞……
由於一直沒想好後續內容,但放在諸多文檔中看得自己很煩躁(算是強迫症?)……所以最後選擇還是放出來好了……


那麼,雖然每次都有講,不過呢,這次我還是要講!
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如果有興趣看的話,請一定要先閱讀下方的食文警告喔!


食文須知:

※這個作者又懶腦子又天馬行空,是個深井冰,食用此作者的文章之前請做好充分的準備。
※ 您可能會感到混亂、想吐槽、寄刀片……等狀況,以上屬食用此作者之文章的正常副作用。
※有病的是作者請放心(?
※個人覺得設定很亂,亂到有點想撞豆腐自殺的程度。(我好像每一篇都這樣說?)
※結局未定,想看啥結局都可以說喔。
※歡迎搭訕,孤單寂寞冷的作者極需大家友善餵食拍打。
※作者為不定時失蹤人口之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3-10-4 22:52: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天雨幻 於 2023-10-5 21:40 編輯

【楔子】




掛在牆上的圓形時鐘顯示著早上八點半,女子拉開窗簾、推開窗戶,讓早晨的風吹進房間。

任由深褐色的長髮飄揚,女子走向鐘下小桌上的康乃馨盆栽,伸手折了一朵花,態度閒散地拔扯著花瓣。

「走、不走、走、不走、走、不走……」玩著花瓣占卜邊呢喃著,她慢步走回床前,任由花瓣飛散在房間各處。

「……走。」最後一片花瓣落在床上熟睡的嬰兒臉上,俞若澄凝望著睡得香甜的嬰兒。

嬰兒微張著嘴,微胖的小手緊緊抓著身上被子的邊角。

嘴邊泛起柔和的笑,俞若澄輕輕撫摸著嬰兒細嫩的臉蛋。

「我的孩子……」出神地望著嬰兒好一會兒,女子抬起頭,恍惚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像是提問又像是自言自語,俞若澄舉起手擋住陽光。「我果然該走吧……?」

「妳早就決定好了,不是嗎。」

有些粗啞的女性嗓音響起,接著床邊慢慢地浮現一名女性的身影,「妳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沉默了幾秒,俞若澄嘆笑的開口。

「……是呢,早就決定好了呢。」

「那麼,妳在猶豫什麼?」總是平淡無波的語氣罕見的帶上一絲困惑,「我不明白。」

「唔,」思考了下,俞若澄用有些不確定的表情回答,「大概……是因為捨不得吧?」

「?」幽靈般的女性身影歪了歪頭,用行動表示自己還是不懂。

「就是、不想離開家鄉,不想離開他們……我只對這裡熟悉啊,若是離開這裡我該去哪?」

「?……喔。」女性身影再次歪了歪頭,「但是妳之前旅行時不是有去過很多地方嗎?不是可以去嗎?」

「但是我不想給他們添麻煩啊……」

「不愧是妳。」

「欸嘿。」俞若澄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氣氛回歸沉默。

「……」

「……」

「所以,什麼時候出發?」

俞若澄嘆了一口氣,無奈的笑了笑,抬起遮陽的手上浮現黑色圖騰。

「今天吧。」




To be continued...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3-10-5 20:47: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天雨幻 於 2023-10-8 15:25 編輯

【第一章】




壹索抬頭望向天空,那是暗紅色的深沉天穹。

那樣的紅色,覆蓋了持續著互相殘殺的每一塊土地。

或許,那是自己腳下這個星球發出的悲鳴與流出的鮮血吧。

壹索不經意地想著。

血色的天空上,只有呈現水藍色澤的雨滴落下。

「……」

無言地嘆了口氣,他覺得離開故鄉的短短一個月,卻比自己活到至今的二十一年還要久。

「唉唉,乖孫真是難找啊。」身旁的胖老人發出了夾雜著感嘆的笑聲,「小澄明明說乖孫在孤兒院的啊……」

與他並肩的少年露出複雜的表情,「結果連孤兒院都沒了……」

壹索默默的在心裡同意。明明她是說孩子被留在孤兒院的,為什麼他們到她所說的孤兒院時,就只有一片廢墟!?

他看到那一片廢墟時心臟都要停了。

好好的孤兒院,怎麼就被炸成廢墟了?

……不,應該說這顆星球上幾乎沒有完好的地方。

這種事在他們的星球是絕對不會發生的。壹索對於家鄉的治安有絕對的自信。

不像外面這麼危險,到處都是戰鬥,殺人搶劫性侵等等諸如此類的他這一個月來都不知道看過多少了。

等等,該不會那孩子也——?

想到這裡,壹索強行掐段思緒。

不可能,那不可能。

只是,到底在哪裡?

還未繼續深入思考,一根胖嘟嘟的手指用力拍了拍壹索,伴隨而來的是胖老人的洪亮嗓音:「回神啊小壹索,是說你剛剛恍神了?我很少看見你恍神的欸。」

「唉,你就別笑了。我們哪個人出來的時候三觀沒有被刷新的?」

「根本就是打開新世界了。」

的確是打開新世界了,在離開故鄉之前他沒想過真的有這種……整顆星球都充斥著殺戮與死亡氣息的地方。

而依照之前遇過的生命的反應來看,這種狀況在外界似乎很常見。

果然應該要把那孩子接回來。壹索面無表情的走進一具乾淨到異常的屍骸。

那是一隻龍,一隻爛到完全沒有任何東西附在上頭的骨骸。

僅剩下骨架,但兩顆完好的金色龍眼依舊健在,十分的詭異。

壹索很快的移開視線。即使眼睛的主人已死,但那雙金色的眼珠仍舊散發著威嚴與霸氣,才看著沒幾秒,他就有了想要跪下的念頭。

「是這裡嗎?」胖老人拿著一張地圖和眼前的景色對比。

「地圖若是真的,那就沒錯。」

地圖還是半路遇到的蠍子給的。

說是看他們在它的區域裡轉來轉去看的很煩(天知道為什麼蠍子會說話),雖然說看他們被一堆東西追的樣子蠻有趣的,但看了一個月還是挺煩的所以才塞了一張地圖給他們。

「——連那些小玩意都打不贏?你們真的好弱。我連殺你們的慾望都沒有。」它是這樣說的。

蠍子看他們的眼神充滿了嫌棄……不要問他是怎麼看懂一隻蠍子的眼神,他也不知道。

壹索拿出一張滿是繁複圖騰的紙張,然後指尖竄起一縷火焰。

他把紙張靠近火焰,看著火燒上黑色的圖紋,接著被燒得通紅的圖紋脫離紙張,向龍骨靠去。

「獻上供品的是汝等?」

一道威嚴的聲音在他們腦袋裡響起,明明在場無人開口卻能自然而然的聽到並理解。

「是。」壹索看著不知何時坐起的龍骨架,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為什麼龍的骨頭會有自我意識?所以這叫什麼?死靈?幽靈?亡靈?龍骨?骨龍?骨頭龍?

……算了,到了外界他就沒一個東西是能看明白的……

「我們想進去,可以嗎?」

偏了偏頭,骨龍抬起爪子指向後方的廢墟,「可。」

「跟隨引路人即可。」

少年忍不住發問,「……請問路在哪裡啊?」

骨龍奇怪的看著面前迷你又弱小的四隻人形生物,「無人告知汝等吾為指路人?」

壹索感覺這隻龍看他們的眼神充滿了困惑驚訝……就像他看那些總是能考不及格的友人的眼神一樣。

……這還真的沒有,真是對不起啊。

「彼等想看熱鬧。」

懂了,無聊想看戲是吧。

……是說他的腦子是公共頻道嗎,一個個都光明正大的在腦子裡說話聽他的心聲。

「汝很弱,精神無防護。」

「……」

龍爪指著倒塌的大樓,「總之,往那直走,只要走。」接著然後又補上一句,「晚安。」

說完骨龍逕自趴下,變回死氣沉沉的屍骸模樣。

「……所以,他的意思是叫我們直直走去撞……嗯,那些鋼筋水泥?」

沉默了一下,胖老人舉起胖呼呼的手指向龍爪指的方向。

「……我想是的。」

無言的點點頭,壹索收回飄在空中的白紙,「走?」

「……嗯,走吧。」

語畢,壹索抬起腳,率先往倒塌的大樓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

「走吧走吧。」金髮少年看了壹索的背影一眼,邁步向前。

三十步、四十步、四十一……

感覺背包被人拍了一下,壹索停下腳步,轉頭看向身後。「朝雲?」

「……壹索少爺,您不懷疑他說的嗎?」

「他並無理由欺騙我們。」壹索的語氣依舊平淡,「根據我們知道的『規則』與此地住民對我們的態度,他不會。」

「……是這樣沒錯,」少年聳了聳肩,「我們從這個星球的生物口中得到的資訊都是真的,頂多是沒說或沒說完整而已……」

想了想,朝雲選擇沉默。

「不去的話,也可以。但我們此行的目的是什麼?」

「答案在前面。」

一隻手大力拍上朝雲的肩膀,「小雲啊,就當到異世界觀光旅遊啦。不用這麼緊張啦。」

「可是……」

「胖爺爺你別苛求朝雲啦,他敢跟著我們出來就已經很厲害了,他很愛胡思亂想又很悲觀,往最壞的方向想很正常啊。」

「……我們走吧。」

「哦吼想通了啊小雲!」

「算是吧,畢竟我也想知道小姐在哪裡呢。不往前不行呢。」




To be continued...
———————————————
有人在嗎在嗎在嗎???
誒對了,這樣字數會太少嗎?會看不懂嗎?
我在打字的時候老爸看了一下,等我發布時他好奇跑進御論看了下自家女兒搞出來的東西……結果他跟我說他腦袋打結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3-10-8 18:18:5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貓咪 於 2023-10-8 19:48 編輯

有趣期待後續   
我早期的作品都讓我無比尷尬,反而大大的相當有趣好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