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8|回復: 0

[短篇集] 屬於你和我的故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0-10 16:34:5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漠視紅塵 於 2020-10-10 16:34 編輯

戶外的光線從外頭灑了進來,將安靜地飄揚在空中的灰塵照的清晰可見,桌上散放著幾本書,書本的主人正面無表情地翻著他這個年紀會看的勵志童話。
和一旁的《棺材島》形成強烈對比。
屬於孩子清亮的笑鬧聲從縫隙傳了進來,翻書的速度變得煩躁起來。
今天是兒童節,上下課翻轉,意思是離上課還有足足三十分鐘。
嘆氣聲在教室迴盪,正當準備起身時,有人走到了身旁。
「你還真的在一直在教室看書啊?看不膩啊?」
「......」
「......真是的,難得的機會,就出來玩吧!」
「你拉我幹嘛,喂!」
在適應刺眼的光線後,映入眼中的是帶笑的眼眸和緊握的雙手。
「別再一個人了,和我一起出來吧。」

看著身旁的人,以外觀看不出的暴力將場上剩下的人一球KO,東微呆呆地說:
「看不出來,你還......挺兇殘的。」
「會嗎?」
我淡然地玩著手中的躲避球,一下一下的拍著。
「『上吧!北極熊!用你手中的小球球殲滅敵人吧!』這句話不是你喊的嗎?」
東微死目地看著我:
「一天到晚都在受傷......沒想到你體育還不錯嘛。」
「我好歹是跳高和二百公尺的第一名,運動會剛過完你就忘了嗎?記憶力有待加強。」
「你才記憶力有待加強!」
正當我們吵吵鬧鬧的鬥嘴時,一旁的同學拍了我的肩膀。
「班際躲避球你可以參加嗎?你就負責擋球和跳球,OK?」
「......」
看我一臉面無表情地盯著人看,害的同學退了幾步,東微笑了笑,推了我一下,對我眨眨眼。
我重新看向同學。
「隨便,你們決定就好,我沒意見。」
「那我就把你的名字寫上去喔。」
「嗯。」
等到談話結束,我接過東微幫我拿來的水壺和白色外套。
「有人邀你一起打球的感覺如何?」
我仰頭喝了一口水,之後默默地穿上被班上戲稱為「北極熊皮」的外套。
「就這樣吧。」
「開心就好。」

東微看著我寫著班上的反毒宣導話劇劇本。
「真的不是我要整你,是這個角色真的很適合你。」
「......我很像死神?」
我們一邊聊天,手上各自的動作倒是沒停下。
紙和筆的沙沙聲,剪刀和珍珠板的喀喀聲。
「不是長相,是氣質。」
「什麼鬼啊......」
雖然很傻眼,但並不排斥做這種事。
等到我倆都搞定後,互相看了彼此的成果。
我看著屬於我的道具,惦了惦它的重量。
「會不會太重了點,這把鐮刀?」
「你OK的,嫌什麼。」
「......」
我無言地看著手中的鐮刀,除了刀面是塑膠板,其餘可是實打實的實心木頭。
這真心不是拿來砸死人的嗎......
「不過你也太偷懶了!死神竟然一句台詞也沒有!」
「你是想叫我在砍人前『啊哈哈哈我要砍你喲』這樣說嗎?」
「......算了吧,你面無表情、毫無抑揚頓挫的說這句時太詭異了,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微笑了一下。

因為要做教室布置,我和東微利用周末的時間來學校,諾大的教室只有我倆在。
「你覺得還要再多什麼呢?還是要再多些字?」
「......」
「啊,再多貼些葉子好了,你說好不好?」
「......」
一反往常,我單方面的聊著天。
而對方正死瞪著我手上新換上的紗布。
這不是第一次我手上都是傷。
但這次,他抓住我的手,撕掉那些包紮。
我們看著傷痕累累的手。
「......」
我感受到我的手被抓的生疼,但我沒有出聲,也沒有抽回手的打算。
只是淡淡地看著那雙比我不知明亮多少的眸子。
靈動的大眼睛。形容他還真貼切,我出神地想著。
「說吧。」
「......什麼?」
東微嘆了一口氣。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吧。你這傢伙總是把自己壓抑的太深了。」
「你習慣向別人保持距離,不讓任何人了解內心,但我可不是別人。」
「我是你十年的損友,所以,就說吧,沒關係的。」
看著眼前的人,我沒有任何動作,也沒有一句話,但卻有濕潤的熱意。
眼淚不停的落下,我不停地抹著彷彿止不住的淚水,繼續無聲的哭泣,沒有哭泣聲、沒有抽氣聲。
「喔幹!你還好吧?要不要衛生紙?我去拿衛生紙!」
似乎被我嚇到,東微慌忙地跑去拿了一包衛生紙放在我手邊,接著在我身旁坐下。
沒有催促,沒有安慰,只有無聲的陪伴。
「我......好累。我並不聰明,也沒有他們想的那麼好,我似乎再怎麼努力也......我已經......累了。」
我並不聰明,但師長和父母的期待讓我必須被釘死在這位置上,那份期待讓我喘不過氣。
我並不夠好,不會說好話、也沒有燦爛的微笑,總是那讓人感受不到溫暖的氣質。
這就是我。
我似乎還說了什麼,但自己也知道,那些句子已經破碎的不成句了。
東微等我稍微冷靜後,輕輕讓我靠在他的肩上。
「你啊,很溫柔!所以才會這樣,不想讓誰失望,自己卻全部扛下;不去麻煩人,什麼情緒都往心裡吞。」
一下又一下堅強有力的心跳傳來。
「不過,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故事,他人可沒資格說三道四。」
「若是達成不了別人的期待,那就去完成你對自己的期待;你認為自己不夠好,但好的定義又是什麼呢?」
手被握住,緊緊的握住。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我知道美工刀在你身上,給我吧。」
當看到那把鵝黃色塑膠外殼的小刀被接過,遠遠的扔到一旁。
我任由我的眼淚決堤,不再壓抑自己的哭聲。

畢業後,我們分處於兩間不同的學校,但彼此之間的聯繫並未因此斷開。
我們依然在空閒時,聊著日常發生的一些趣事。
一轉眼,又是時光飛逝。
「真快啊......一眨眼又要畢業了,自己好像真的老了。」
「不過我是不會承認我老了啊哈哈哈哈。」
我看著東微傳來的訊息。
這傢伙依然一如往常。
我笑了笑,在書桌旁坐下。
「我畢業典禮比你早,你要來嗎?」
「當然!Of course!もちろん!」
「......同樣的話就不用說三遍了。」
「因為很重要啊!」
東微傳來了一個錄音檔,我疑惑地將其點開。
特屬於那人的清亮嗓音傳來。
「說真的,我也要謝謝你。」
「謝謝你願意讓我出現在你的自傳中。」
「謝謝你讓我有機會認識你。」
聽著寥寥數語,我不爭氣地又紅了眼眶。
「真是的......」
心中感到溫暖,不是什麼華美的句子,但卻直中我心。
我揚起了微笑,打下一段話,傳送。
「山河大海,你是心動源頭;霧靄暖暖,你是世間欣喜。」

當畢業那天,我見到東微抱著一束花束,站在那向我揮手,我沒有多想,逕直向他跑去。
「喲,跑這麼急,會跌倒的。」
「如果是見你,我會用跑的。」
我們相視而笑,我接過那束花。
裡頭夾了張卡片,一打開卻什麼也沒寫。
「畢業快樂,往後也請多多指教。」
我看向突然出聲的好友,他笑說:
「我覺得比起用寫的,不如直接對你說更能傳達心意,你覺得呢?」
聞著陣陣花香,在這剎那有無數情感湧上。
有感動、有欣喜,有對這份友情的珍惜、有對擁有這份知己的暖心。
「這是我最想珍藏的一刻,你說呢?」
我如此說道。
我的世界一度灰暗,但自從遇見了你,我才發現世界竟是如此絢麗多彩。
事過境遷後才發現,最美的夢都有你陪我一起實現。
東微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們讓風從髮間吹過,任它帶著身旁喧嘩經過,手中的花束被牢牢抱著。
黃色風信子的花瓣在風中飛舞。
有你相伴,我很幸福。

生命本身就是個偶然,或許僅僅是與你的相遇就耗盡了所有的運氣。
感謝有你,讓我發現窗外是如此美麗。
生命的偉大不在於成就與永恆。
在於日常那從無到有那一瞬的感動,在於從有到無那一路的彩虹。
正因轉瞬即逝,我才如此珍惜與你的相遇。
我將此情此感寄於文墨中。
在經歷過這麼多事,落筆卻是你。

謝謝你,在那時向我伸出了手。
造就了如今的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