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94|回復: 4

[同人文] 【吾命X特傳】(陽漾)七夕賀文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8-25 21:16: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雪露露 於 2020-8-25 21:52 編輯
















      是陽樣、是陽樣、是陽樣,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露露是第一次寫BL和甜文,所以麻煩給個評分唄~




















      黑色長髮的少年把自己重重的丟進柔軟的沙發裡,嘴上還停不下的唸唸有詞。

    「真是的,扇董事辦什麼〝情侶去死去死大作戰〞呀!今天不是七夕嗎?到底還有沒有打算給人好好過節啊!還有學長竟然在去死去死團裡,這種活動他平常不是能翹就翹的嗎?而且他還用上全力在追殺我們,有必要這麼認真嗎?還有我怎麼覺得學長他好像特別針對我啊……」

      一旁的金色長髮青年面上帶著極淺的微笑靜靜地聽著黑髮少年的抱怨,手上正泡著散發芬芳氣息的茶水,拿出早早就準備好的點心端過去。

    「好了,可以吃點心囉!」

      一聽到點心眼睛就閃閃發亮的少年快速的把一塊點心塞進嘴裡,「嗯~果然還是西亞做的點心最好吃了~」

      看到少年一臉幸福的樣子,青年不由得失笑,「吃慢點,還有很多不用急。」

    「對了,為什麼今天的點心那麼粉啊?」茶和茶點都是粉色系的,引起少年的好奇。

    「今天是七夕,為了應景嘛。」青年看向少年的眼神中帶著溫柔。

    「七夕嗎……」少年底下頭,明顯的情緒底落,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青年坐到少年的旁邊,寵溺的揉著少年的頭,「在想什麼呢?」

      少年把自己的頭輕輕地靠在青年的肩上,「我在想啊……牛郎和織女雖然一年才能見一次面,但他們分離之後能夠確定下一次的相見,那……我們呢?當百年後我離開了,那麼你怎麼辦?」

      金髮青年美麗的藍眼中的眸光暗了暗沉默無語,果然該來的還是來了。

    「西亞?」少年瞄向青年的側臉,對他的反應有點忐忑不安。

    「漾,如果說你能和我一樣擁有永恆的壽命,你願意嗎?」

    「咦咦咦!!!西亞你有方法嗎?」少年因為太過吃驚差點從沙發上跌下,幸好青年眼疾手快的把他扶住。

    「那不重要,我想問你的是你願不願意?」沒有回答少年的問題,青年只是執著的想要少年的答覆。

    「願意!當然願意!我怎麼會不願意!」天知道他到底有多高興!原本他最膽心的問題就是他們之間的壽命差距,這就是他心裡頭的一根刺,每每想到便萬般難受,但聽到青年這麼說他簡直樂壞了,既然他這麼問就一定有解決的辦法,他絕不懷疑自家戀人的能力。

      聽到少年這麼快速的回應雖然很高興,但他還是要鄭重地提醒他,「其實長命並沒有世人所想像的那般美好,當你走過長遠的時間歷經滄海桑田、物換星移,你會發現曾經熟悉的事物都將不復存在,你還必須親眼看著你短命的至親和摯友逐漸的年老死去,這樣……你也願意嗎?」

      其實,在明白自己愛上了眼前這壽命如人類般短暫的妖師時,他就早已明瞭,『壽命』便是他們之間無法忽視的難題。

      少年是以人類的扶養方式養大的,他必定不會明白如此長遠的生命代表著什麼意義,就連自己年少時也無法想像永恆的壽命是什麼樣的概念,百歲成年前的自己受前世人類記憶及魔王的短命的影響,實在對與世界同壽毫無真實感。

      直到成年後開始行走世界才明白所謂長命種族的悲哀,千餘年的時間,他見識了太多太多的悲歡離合,青年知道自己總是無法接受他人的離去,每每知曉有認識的好友死亡的消息,他的心臟總是狠狠的刺痛,他不希望少年同他一樣,所以即使他的內心多麼渴望與自己的愛人共享永生,也從來不曾提起過哪怕一言半句——縱使自己極有可能永生孤寂。

      青年知道,少年死後縱使自己千般萬般的心痛也不會殉情,他還有種族的責任,還有尋找過往同伴的執念,所以他還不能死。

      今日,他問了少年願不願意同他永生,願意,他已經都做好了準備;不願意,那麼即使多麼的撕心裂肺,他也會含笑帶著與少年相識相戀的回憶,走過未來無盡的時間,如此便好。

      突然,少年抱住了青年,把自己的頭埋進青年的胸膛。

    「漾?」青年一臉疑惑,不太明白少年的動作為何意。

    「……蛋。」青年聽到從自己胸前傳來悶悶的聲音,因為都被衣服擋住,少年的話語聽起來模糊不清。

    「漾,我剛才沒聽清楚,可以再說一次嗎?」青年極富耐心的詢問。

    「西亞是大笨蛋!」

    「诶?」第一次被人這麼說的青年,腦子瞬間一片空白。

      少年沒有理會青年的反應,反而自顧自地說下去,「你總是這樣,貼心的莫名其妙卻又令人操心,每次你都把事情處理得好好的,總能事先設想到所有情況並準備好解決方法,而且還總是顧慮他人的想法,像這次也是!你竟然一直反覆問我願不願意!你到底希不希望我能永遠和你再一起?!是不是我回答說不願意你就打算獨自默默地面對漫漫長生?別開玩笑了!你就不能自私一點嗎?你知不知道每當我想到我死後你要怎麼辦時,我的心有多麼痛?」

      少年抬起頭來看著青年,子夜色的眸中帶著一絲希翼、一絲祈求,「自私一點,好嗎?」

      青年猛然緊緊抱住少年,透過相觸的肢體,少年能明確感知到,由青年傳達而來的、細微的顫抖。

    「呃……西亞?」

    「謝謝你,對不起。」

      聽到青年這麼說的少年放鬆身子,任由青年抱著自己。

    「對不起我總是自以為是地認為只要把你護在保護傘下就好,卻忘了只是被他人保護而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的滋味。」

      少年在青年的懷抱中回想到過去弱小的自己的不甘,曾經……看著認識和不認識的人在前方奮鬥,而自己只能躲在安全的後方手足無措,那一瞬少年眼神迷離,「是啊,被保護的感覺真的不好受,我一直都想和你並肩站在一起,但你從來都沒有給過我機會。」

    「嗯,對不起,是我的錯。」青年輕柔的撫摸著少年的頭髮,輕吻他的髮旋,「漾,我要謝謝你,一直以來我都身處高位,沉重的責任迫使我必須獨自扛下所有一切,我早已習慣事事顧全大局,把所有困難都一肩攔下來獨自承受,但你卻要我自私,真的很謝謝你,謝謝你賦予我自私的權利。」

    「現在,請容許我自私一次。」青年放開少年,眼中注滿笑意,伸出右手做出邀請的手勢,「吾擁有無限的壽命,吾所摯愛之人阿,汝是否願意同吾共享生命,伴隨吾走過時間的長流,直至世界邁向終焉?」

      少年愣愣地望著此生摯愛,望著那如幽潭般的藍眼,啊啊……沒錯,就是這雙眼,就是這雙動人心魄的蔚藍雙眼,如同海妖的歌聲般,又如魔族的魅惑呢喃,使我深深的沉淪其中無可自拔,若是為了眼前的他,無論要我做什麼都願意,即使要我雙手沾染汙穢,即便被拖入泥沼陷入萬劫不復,哪怕最終將墜入地獄在無盡的痛苦中垂死掙扎,我依舊無梅,我始終甘之如飴。

      少年輕輕地搭上青年的手,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我願意。」

      青年傾身吻上,這個吻不似唇舌交纏的火熱,不似蜻蜓點水的虛幻,而是如青年對少年的愛意般,溫柔……而綿長。

    「漾,我愛你。」

    「嗯,我也愛你,西亞。」





















END





















    糟糕,露露好像把漾漾寫得太病態了。

    算了,不重要。

    告訴露露,甜!不!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6 21:12:54 | 顯示全部樓層
路過的讀者來留個言,大大好厲害

點評

謝謝你~  發表於 2020-9-7 17:1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9-12 16:39:11 | 顯示全部樓層
天哪,這個超甜的~
露露(可以這樣叫嗎??)你好厲害!!!很好看呢>o<

點評

當然可以!謝謝你的喜歡~  發表於 2020-9-12 18:2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