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45|回復: 56

[同人文] 【DRRR×特傳】群青樂章(09/09更新第七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1-30 22:00: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瑞艾蒂娜 於 2020-9-9 20:54 編輯





  ——吶~你知道嗎?這個世界,並不是只有表面看到的單純唷?所見、所聞,都不一定就是那樣的。

  ——……?我知道啊,表面和實際不同甚麼的,我想我大概算是這樣吧。

  ——誤(錯了)……物(是物理上的)……

  ——怎麼說?

  ——……兩面(世界有兩面)……

  ——而你所見到的一直都是這一面,另一面的世界,可是截然不同的呀~~若要比喻,就是……一般人和幽平先生的差距那樣!

  ——啥……?

  ——誤(錯誤比喻),別(不一樣)。

  ——誒誒對耶對不起九琉姐恕我失言了!一般人和幽平先生的差距應該更大更大更~大才對!這是天壤之別!

  ——……

  親身面對到事件時,黑沼青葉想起了自己和認識的雙胞胎姐妹,曾經的對話,以對偶像的崇拜作為終結。

  那曾經他無法理解的、當時兩名少女未解釋清楚的話語,正以實體呈現在他面前。

  彷彿是要讓他清楚認知世界有另外一面這樣事。

  ##

  來良學園裡,學生餐廳一向是最容易聚集人潮的地方,一到中午時段便有大群學生老師蜂擁而至,吃午餐的、或是單純只是要買吃食的,通通聚集到這個空間之中。

  然而現在並非午餐時間,甚至連下課時間都不是,因此餐廳內就和那盛況相反,沒多少人在裡面。

  其中,就有三位看似本不該於此的學生坐在用餐區,面前還放著下午供應的點心。

  一位貌似女孩、看似高一新生的少年,和兩位長相一模一樣、氣質和造型卻截然不同的少女。

  周遭偶爾會有老師經過,但都沒有人叫他們回去上課,只是打個招呼而已。

  因為他們有著能坐在這裡吃點心的理由,或者是說,他們可以不用回教室上課。

  「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什麼事都沒有太無聊了!在沒有考試的當下居然會這麼想念考試大腦真是太神奇了!!!」

  「……這話讓現在在考試的學弟學妹們聽到會引起不滿的吧。」

  「他們聽不到的啦~~和我們這些考完高考的準畢業生不一樣,他們可忙著呢!」

  「肯(同意)。」

  「妳越說越惹人怨了……九琉璃也別同意啊。」

  沒錯,就如他們對話裡提到的,他們是已經考完高考的準畢業生。

  雖說作為準畢業生,他們應該還有進路該考慮,只是這三人兩個不在意一個大概都想好了,老師們也就不堅持讓他們待在教室裡了。

  畢竟那對雙胞胎就跟她們那不知道哪去了的哥哥一般鬧騰,放生出去還能讓其他同學好好思考未來不被打擾。

  至於黑沼青葉就像是祭品一樣任她們拖出去,反正雖然他平時品行優良成績也不錯,但教了三年還看不出他沒有表面上無害就太遲鈍了。

  能和那對姐妹那麼要好大概也不可能太單純吧,純情倒是可能。

  回想起少年被雙胞胎姐妹逗弄的模樣,觀望的老師們一致感嘆所謂的青春。

  不清楚周遭老師的想法也沒注意他們反應,青葉面對著雙子一再嘆氣。

  「所以,妳們把我拉來這裡就只是要吃點心聊天嗎?」

  青葉撐著頭,說出自己一直想問卻因為話題被帶跑沒問出的問題,對面的兩姊妹眨眨眼,接著其中的妹妹燦爛一笑。

  「其實我是去找九琉姊聊天的,小青你只是順便啦~」

  「……」

  青葉深深的覺得自己當時應該抵抗的,不然現在回去再多想想要讀哪間大學也行,至少不是在這裡給這兩姐妹耍弄。

  還在打著主意,他就感覺到有人在身後,同時屬於九琉璃那平靜的聲音在耳邊帶著吹出的氣輕輕響起:「鏈(項鏈)……?」

  「哇啊!?」這一聲嚇得青葉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整張臉漲得通紅,「九、九琉璃?什麼時候過來的?」

  「呆(你發呆的時候)。」九琉璃緩緩的回應道,總能讓人聯想到人偶的雙眼直直的看著青葉的脖頸,雖然是被校服蓋住了大半,但還是隱約能看出項鏈繩子掛在那裡。「鏈(項鏈)……今(今天)……戴(為什麼突然戴上了)……?」

  「誒?啊……這個……」青葉微愣,順著九琉璃的視線才意識到她在詢問的事,看坐在對面另一名少女的樣子大概也是注意到了。「是我表哥忽然打電話來要我戴的……」

  一邊說著,他一邊將項鏈從衣領下拉出來,讓兩位少女可以看清項鏈的樣子。

  掛在毫無特色的黑繩之下的,是一顆水滴狀的石頭,外貌保留了純粹的碧藍光澤,內裡帶著一些波樣般的色彩,彷彿能從中看見海洋一般。

  項鏈是那個表哥送給他的,青葉時不時會感到疑惑,表哥到底哪來這麼一條看上去價值不斐的項鏈的?

  還是送給當時才國小的他,真不知道是心大不怕他弄丟還是有什麼原因,反正他也只戴過一次,今天也是因為表哥特地打電話給他才戴上的。

  這項鏈看著也不適合他,更不可能適合國小時的他,真要說的話表哥本人還比較適合,就外貌來看的話……

  「好漂亮~!」舞流叼著叉子,細細觀察後感嘆道:「很適合小青呢!這是哪來的呀?表哥送的嗎~?這項鏈要價不低吧,真是大手筆呢!」

  「是表哥送的沒錯……等等,哪裡適合了?」青葉揮揮手,一邊將項鏈放回領子下、一邊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比起我,妳們兩個都還比較適合吧?」

  「違(不對)……你(你比我們)……甚(更適合)……」

  青葉眨了眨眼,左思右想還搞不懂九琉璃為何這麼說,不管怎麼看,都是她們這般精緻好看的外貌與飾品會更搭才對,但他轉頭剛想詢問,就見少女已經悠悠的走往點餐處。

  看著九琉璃端著布丁回來座位的身影,青葉傻楞楞的想著:「原來她是要去點餐啊?難怪會突然出現在我後面……」直到少女入座,他才後知後覺地記起自己想詢問的事。

  「九琉……」

  「九琉姊我告訴你唷!剛剛小青一直盯著你看,說不定放學就化身大野狼把你吃掉了呢!呀~好可怕喔~~」

  「……邪(好恐怖)……」

  「才不會!」

  如此這般,吃完點心之後那兩姐妹就為了羽島幽平主演的電影的門票奔波去了,再次被戲弄的青葉直到放學都沒能和她們單獨說話,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

  ——應該是這樣的。

  雖然莫名的在意和折原雙子的對話,但當事人不在,青葉也沒法向她們了解,只能暗自揣測她們的用意,也僅此而已。

  雖說是在意,但還不至於要立刻追根究底,他不急著知道結果,反正明天、後天也能見到面,找到機會再問問就好,搞不好在問到之前就已經不在意了,那也就算了。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在他忽然之間碰見鬧鬼現場,並因為那『鬼』而落進水裡之前,他都這麼認為的。

  ——就只是……除了好久不見的表哥突然一通電話要他戴上項鏈、雙胞胎姐妹對於項鏈說出了令他不解的言論……之外,平凡又普通的一天而已。

  他可是連跟『藍色平方』那群傢伙去找點娛樂的想法都沒有啊。

  伴隨著視野的轉變,瞬間所有聲音都變得模糊,由於來不及閉氣水都灌進鼻子嘴巴裡,讓他感到格外難受,不過很快就不難受了,取而代之的是暈暈沉沉逐漸朦朧的知覺。

  啊,大概是缺氧了吧。他想道。

  青葉總覺得聽到自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清晰的好像沒有水的阻絕,不過這對於即將昏迷的現在似乎不是很重要了,不知怎麼的,他沒有掙扎,任由自己的身體被重力向下拉扯,感受著在水中相對於水面上不同的墜落感。

  接著,意識墜入黑暗。

=====

  玲!開了新坑!還是同人!!!嗯,隨緣更,玲還有一篇叫配角傳說的呢#

  這篇是無頭騎士異聞錄×特殊傳說的的同人~雖然有想混合第二人生但想想還是算了,順便好想找DRRR!!的同好呀~~

  主角是黑沼青葉和折原九琉璃、折原舞流三位,真的要有CP大概就會是雙子×青葉了(順序沒錯#)因為玲對日本不熟,所以場景應該大多會是在守世界(

  肯定超級OOC,注意注意(

  最後想徵幾個角色~人設下收,有興趣的話填好人設短消玲喔~(徵滿了會把人設單刪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30 22:01: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瑞艾蒂娜 於 2019-12-5 01:03 編輯

【人設單】


名字:

性別:

年齡:

種族:(非原作種族要解釋)

身份:(袍級、王族之類的)

個性:

外貌:

穿著:

能力:(禁止開掛)

武器:(可無)

喜歡/擅長:

討厭/不擅長:

背景:(希望詳細)

關係:(可不填)(已有官配的角色不可CP)

稱呼:

補充: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4 20:19: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BO漾 於 2019-12-5 20:46 編輯

名字:尋汩ㄍㄨˇ●緣仲

性別:男

年齡:高中

種族:(非原作種族要解釋)妖師

身份:(袍級之類的)無袍

個性:除了妹妹以外的人,都很冷淡。(冷淡是個性吧!!)
         孤獨,理智,自立(我努力GOOGLE了)

外貌:黑長髮,一黑一紅眼 (言靈 黑眼)

穿著:通常校衣,偶爾和服(白色的)

能力:(禁止開掛)言靈 陰影 (不算外掛吧)

武器:(可無 )竹笛

喜歡/擅長:研究法陣/隱瞞

討厭/不擅長:雨/爆符一用就爆炸(好像也用不到?)

背景:(希望詳細)幼年一日雨天血流成河,親人被白色種族殺
,僅剩一位妹妹相依為命,後鬼族威脅把持人質,所以選擇加入
(並未變成鬼族)。在守世界當間諜,幫鬼族做事,換妹妹平安。

關係:(可不填)(已有官配的角色不可CP)

稱呼:鬼族稱呼 環(改過)

補充:左手手腕有一條疤(以手鍊遮)

點評

可以的話希望個性可以清楚一點?(話說玲有說用短消…w  發表於 2019-12-5 01:0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5 20:48:02 | 顯示全部樓層
ABO漾 發表於 2019-12-4 20:19
名字:尋汩ㄍㄨˇ●緣仲

性別:男

啊對不起,我不知道什麼是短消.......

點評

收到~感謝填單~另外短消是在電腦版右上方的小信封裡的消息,點進別人的空間也可以發給別人消息唷,在頭像下方(?  發表於 2019-12-6 09:2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7 21:13:4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瑞艾蒂娜 於 2020-3-27 18:18 編輯

第一章



  恢復意識時,他覺得自己像是在水裡一樣,浮浮沉沉,很放鬆,感覺不到自己身體的重量。

  感覺非常真實的夢,就像是在現實之中真的泡在水裡,水流過身體時那冰涼的觸感一點也不像想像出來的。

  ……好像哪裡不對。


  青葉猛然睜開眼,接著他立刻就發現哪裡不對了。

  在水裡的感覺並非是夢,他真的在水裡,隔著水及透明障壁看到的,是類似於保健室、有床有藥瓶的白色空間。

  以及認識的雙胞胎姐妹和不認識的白袍獅子頭土著。

  ——……那是醫生嗎?現在的醫生都是這麼特立獨行的嗎?不禁想起了某位認識的密醫,青葉不禁感到困惑。

  「……醒(醒來了)……」

  這時,恰巧面對這裡的雙子中的姐姐看向他的方向說道,聲音清晰的不像是隔著玻璃和水,這讓青葉對於玻璃材質感到好奇。

  在九琉璃提醒之後,本來在一搭一唱臉上表情同樣生動活潑的另外兩人才轉過頭,剛好就對上了他的眼睛。

  「誒~~小青你終於醒了!」舞流蹦蹦跳跳的湊過來,將手貼上玻璃。「你昏了兩天呢!我和九琉姐這兩天都在這待著等你醒來,看我們對你多好~~但你可不能獨佔這麼好的我們哦!我們可注定是幽平先生的~~呀~~好害羞~~~」

  說著,舞流捧著臉頰扭動身子,與性格屬性不符的文學系辮子跟著她的動作彷彿尾巴一樣甩動,九琉璃則上前捏一下那沒多少贅肉的腰肢。

  「靜(冷靜點)。」

  ——……嗯?

  方才因為剛清醒還很混亂,青葉這時才注意到,這對雙胞胎姐妹的後面衣擺有類似尾巴的長條狀物伸出來,背上也有類似蝙蝠的薄膜翅膀,仔細看還可以發現她們的頭上有一對小小的角。

  見兩姐妹在旁邊鬧了起來,土著醫生便上前站到前面打量一會,然後雙眼閃閃發亮的湊上前,整個人貼到玻璃上。

  這一舉動嚇得青葉想後退,但一退就碰上背後冰涼的玻璃,根本沒法遠離多少距離。

  隨即,土著醫生就被雙胞胎姐妹一個抬腳踹一個噴防狼噴霧……防狼噴霧應該不能對著眼睛噴的吧?

  承受了雙胞胎二重攻擊的土著醫生捂住眼蹲下身,嘴巴一開一合似是在抱怨,不過青葉聽不懂他所用的語言。

  外語嗎?聽起來不是英文……青葉思索著,看了看那個獅子頭一樣的大把辮子,突然醒悟。

  也許是非洲的語言?

  正想著,就見到舞流蹲下用聽起來很相似的語言對著他說話,讓青葉感到訝異,原來舞流還會非洲語言啊?

  大概是發現了青葉開始胡亂想些有的沒的,九琉璃停下正在戳戳土著醫生的手,站起來將手掌貼上玻璃表面。

  「疑(有想問的嗎)……?」她開口說著,看了一眼還蹲著的兩人,又用一隻手指著。「……做(或有想做什麼事嗎)……?」很明顯就是在說想不想她們幫他對土著醫生做什麼,慫恿他出點主意整人。

  「呃……」青葉剛開口,就發覺自己昏迷兩天的沙啞,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舞流剛剛說我暈了兩天是怎麼回事?還有妳們那是在cosplay嗎?我為什麼會在水裡……?」再次開口時,他感覺喉嚨好像沒那麼難受了。

  「腿(看你的腳)……」

  「腿……?」

  青葉順著九琉璃的話往下看,接著就愣住了。

  在本來應該是腳的地方、從腰部延伸出的是一條巨大的藍色魚尾。

  青葉也是這時才意識到自己一直是在水裡說話,而非水面,他開口後水流流過嘴巴滋潤了喉嚨才不沙啞。

  他的腦袋當機了好一會。

  「……誒?」

  察覺之後他更加清晰的發現了身體的變化,分明是在水裡卻同樣能呼吸和對話, 感覺還比在陸地上更輕鬆自在。

  「欸欸欸!!?」

  黑沼青葉,發出了三觀遭到破壞的聲音。

  ##

  「小青!」

  幾個跳躍來到友人墜落的柵欄邊,辮子少女伸長的手沒能抓住那名娃娃臉的少年。

  折原舞流當即就想跳下去,她知道這和一般的落水事件不一樣,幾乎沒有這方面知識常識的少年是不可能掙脫『鬼族』的魔掌。

  但她還沒付諸行動,就被一隻青白腐爛的手給打斷,輕巧的一躍避開尖銳的爪子後,她一腳狠狠的把那個『鬼族』踢飛。

  「火(火之嘯)、風(火與風)翼(掀起翼),貳之炎弓響。」

  隨著斷斷續續的句子,幾支火箭在鬼族還沒爬起來時補上,少女抬頭看去,聲音和火箭的來源站著她的雙胞胎姐姐。

  「哎呀~九琉姐這種精靈百句歌的唸法真是久違了啊~!」落在柵欄上的少女喚著自己對姐姐的暱稱,注意到短髮少女的視線,她也低頭看向後方的水池。「現在下去應該來不及了,最好的辦法是現在通知醫療班啊保健室也可以,叫提爾那個感覺閒到爆的變態準備器具來救人……唔,人魚……誒九琉姐這是已經在聯絡了嗎?完全沒在理我嘛!」

  聽到妹妹的叫聲,九琉璃抬起眼看了她一眼,像是在叫她小聲一點,然後繼續以超簡潔的方式告知現在狀況,讓對面的某保健室輔長哀嚎著希望讓雙胞胎另一人來說。

  不用聽也知道電話裡大概發生什麼事,舞流決定不去救駕,而是蹲在柵欄上往下看,她感覺到少年本來被封住的力量像是盒子被撬開裂縫一樣,一縷一縷的流瀉而出。

  「大概是掩蓋不了了吧,啊啊~~真是對不起素不相識的小青表哥呀,心血白費囉~~」她喃喃自語著,像是在宣洩自己的想法順便擺脫某種責任。「嘛……這也要怪你太晚叫他戴那項鏈了,在開始被察覺之前就該上保險了,況且我們也沒有一定要跟在他身邊保護他的職責呀~~嗯!就是這樣……嗯?」

  舞流的自言自語還沒完,就注意到身後有些許動靜,她重新站起來轉身,見到不知何時來到柵欄邊的姐姐一手還握著電話,另一手則拿著黑色的符咒。

  而來到她們周遭的,是一群灰白色的人型,和方才她們踢一腳放一句百句歌的那東西十分相像,不如說,就是差不多的東西。

  「哎呀哎呀~居然這麼多都是來慶祝小青回歸守世界的嗎~?」

  她落在九琉璃旁邊,接過對方遞來的黑色符咒——這點數量只需要她一個人就可以處理了,九琉璃大概是想表達這個意思——隨著簡短的咒語將符咒變成一把長刀。

  將漆黑的刀尖指向那灰壓壓的鬼群,少女嬉笑著,態度輕鬆的就像對面只是一隻不討喜的蟲子。

  「不過嘛,這可不需要你們,我們來就足夠囉~」

  ##

  「我處理完之後就是醫療班派的人來囉~時機剛好的就像是早就在旁邊看戲一樣啊~~」辮子少女用著類似埋怨的語氣這麼做出結論,旁邊的土著醫生——他自我介紹是叫羅林斯•提爾,叫他提爾就好——趕緊澄清:

  「這話不對啊,我讓人去也是要時間的嘛,更何況還要搬運這麼專業的器具,況且妳們也不需要幫助的吧?」

  「是沒錯,但是~有人幫助總比有人看戲來的好吧!唉~我也想感受感受被關心的窩心感……」

  「呃……抱歉打斷你們,我想問的不是這個……雖然也是有點好奇,」青葉靠在透明容器內側,還有些不太自在的動了動魚尾,真的要他形容這感覺的話就像是把兩隻腳綁在一起一樣,但又好像不太一樣。「所以我為什麼會變成人魚?」

  「哦!關於這個啊~因為你外祖母是人魚啊!」舞流理所當然的回答道。「你和你媽媽也就是所謂的混血人魚哦~~」

  「說的太簡單了吧!?」

  「簡(就是這麼簡單)。」

  看那雙胞胎的樣子,青葉認為她們應該是沒有開玩笑,畢竟變了個樣子也是事實,所以他乾脆順著這個方向想想自己周圍的事。

  過去他從來沒有碰見過類似的事,真正意義上見過的非人類也只有無頭騎士,那麼會突然在這個時間點碰上是和什麼有關呢……年齡?還有項鏈……咦?

  現在青葉被換了一套像水流一樣輕飄飄的服裝,聽說是擔心他裸著不習慣給他準備的人魚族的服裝(雖然這種服裝他也不習慣),而那條項鏈就是他身上唯一本來就戴著的東西,提爾也說這條項鏈不能拿下來。

  說起項鏈,青葉立刻就想起兩天前的電話,那時的表哥急切地要求他戴上項鏈,一向話少的表哥還多說了幾次必須戴著久一點,他才打算戴個幾天再拿下的。
                  
  「……等等,我表哥也是人魚嗎?」

  青葉不禁想到這種可能性,但想想也不太對,雖然他的表哥是母親那方的親戚,但說的更清楚一點是外祖父那方的,和外祖母並沒有關係。

  「從血統來看是個完完全全的人類哦。」看著滿臉空白的人魚少年,提爾好心的代替某對惡魔雙胞胎解說。「不過經歷和身體素質超出普通人類的範圍而已。」雖然解說完青葉的表情更空白了。

  身體素質的話,青葉作為表弟當然知道,不過同樣素質強大的也不只表哥,池袋最強和被稱為Snake Hands的某學弟都可以說是完全超出人類範圍了。

  但是經歷……

  「扣扣。」這時,敲門聲忽然響起,提爾大概是知道敲門的人是誰,想也沒想就直接應答道:「自己進來吧——」

  接著,門開了。

  「……誒?」「呀~說人人到~~這就是巧合嗎兄弟間的感應嗎~~?」

  開門的人,正是他那位話少不普通的表哥。


=====

  之前忘了講了,主角是某三隻,雙方原作人物的出場會有點少唷~不過主要劇情是在守世界,所以戲份最少的應該是DRRR的角色……吧(

點評

休息吧休息吧特準了(?)  發表於 2019-12-28 17:46
戲份多嗎wwww好吧,記得把文交出來喔  發表於 2019-12-17 22:36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7 23:01:59 | 顯示全部樓層
主角是人魚...有趣感覺很稀少
不過保健室用力拆除

點評

玲對人魚青葉的執著深不可測(??)下章預告,表哥把保健室拆了(並沒有#  發表於 2019-12-8 20:4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13 17:21:5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黃冬羽 於 2019-12-13 17:23 編輯

欸所以我家蒼蒼出場會很少嗎?!
呃啊啊啊啊…(陷入了意識混亂)





順便表白靜靜(?還有附帶給弟弟君的臨臨(?

點評

玲還在期末考!玲要求休息!(  發表於 2019-12-28 16:43
是說原作角色啦www你家蒼蒼戲份還蠻多的,就玲目前的構想來看#  發表於 2019-12-17 21: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7 18:18:4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不好意思……我想問個路。」

  ……

  白色的、像是醫院的之中,穿著藍色袍裝的金髮少女獨自站著,一雙翠綠雙瞳閃亮亮的,看著方才向她問路的長髮麗人的背影。

  「喵喵,怎麼了嗎?」旁邊同樣身著袍裝的青年注意到呆站著的女孩,困惑的問道。「有什麼忘記的事嗎?」

  「誒?沒有忘記呀~」被稱為喵喵的女孩回過神,眨了眨眼睛,「剛剛那個人是我們帶回來的那個男孩子的姐姐嗎?她好漂亮呀!」

  「嗯?剛剛那個人……」青年一愣,轉頭看了一眼那個人離開的方向,而被女孩問起的人早已得到內部人員的同意進入房間了。「呃……肯定不是姐姐,不過是親屬吧……」

  「咦?肯定不是?」女孩歪著頭看著青年,青年沒有回應,只是拍拍她的頭,讓她先去做她該做的事。

  ——肯定不是姐姐的啊,畢竟那個人……

  ##

  「表哥……?」青葉愣愣的說出了對門口那人的稱呼,對方輕輕嗯了一聲,然後打量在水裡的青葉。「很合身呢。」

  「那當然,那可是我這個用眼睛就可以看出九琉姐胸圍的火眼金睛挑的!」舞流自豪的挺起胸,尾端帶有小三角形的尾巴還隨著語氣搖擺,接著就被自家姐姐戳了幾下腰部。

  「謝謝。」

  帶著微笑道了聲謝,被黑沼青葉稱做表哥的人漫步到房間中央,也就是青葉所在的水槽旁邊,鮮紅色雙眼平靜的看向在場唯一的醫生。

  提爾馬上就會過意,將不知何時拿在手上的一疊紙交給趕來的家屬,面上寫滿了我很正經,但青葉總覺得這正經根本是假象。

  青葉的感覺是對的,提爾在對方認真看著資料時像是要抓小雞的樣子撲過去,被反射性的給予一拳,「轟」的一聲,成了反方向的牆壁的壁上裝飾,固定地牢牢的。

  「抱歉……」反射性把人砸進牆裡的表哥轉過身,看著鑲在牆上的裝飾品先生苦惱的說道:「你不該從後面撲過來的,我會以為是敵人……」

  「……這種情況還是把他當敵人吧。」看了這互動,青葉不禁感慨,他表哥就算到了異世界還是一個樣。

  「是嗎,我知道了」表哥一如既往的聽進了他的意見,青葉貌似還看到牆上的裝飾品瞬間僵硬的畫面,嗯,這一幕看著心情真愉快。

  「哇——哦——表哥真是厲害呀!表哥真的是人類嗎?沒有其他什麼混血嗎?」看了看固定在牆上的提爾,舞流明顯對好友的表哥提起興趣了,晃了晃尾巴拉著雙胞胎姐姐湊到跟前。「還是就像靜雄先生那樣?啊,表哥你叫什麼名字?我叫做折原舞流~~」

  「折原……九琉璃……」順從的被拉過來的九琉璃也簡單的自我介紹,和舞流一起盯著面前的人等待回答。

  「神田蒼城,是人類,沒有混血。」青葉的表哥——神田蒼城回應著少女的疑問,然後反問道:「妳們認識靜雄?還有臨也和妳們的關係……」

  「我們的目標是成為幽平先生的妻子唷!所以靜雄先生是我們的……大伯?稱呼是大伯沒錯吧九琉姐~?」

  「肯……另,兄妹……」

  「嗯……臨也的妹妹啊……唔……關於幽君,我記得他……」

  「我們知道~~!」舞流一臉痛心疾首地樣子,接著又氣勢洶洶地抬頭看著比她們高了不少的蒼城說道:「但我們是不會放棄的!就算他們真的很適合!我們也會放棄任何一點希望的!」

  蒼城愣愣地看著有著相同面容、帶著相同氣勢地兩名少女,乾巴巴地祝福道:「喔……妳們加油。」

  「咳……」注意到自家表哥完全被帶節奏,青葉趕緊咳了聲引起幾人注意,然後擺擺尾靠上玻璃壁。「表哥你……」

  說著,他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雖然有一堆問題想問,但也不知道該怎麼問,一向靈活的腦袋難得的抓不出頭緒。

  頓了好一會,大概是看出青葉的苦惱,兩惡魔一人都沒有催促,安靜的等他問出問題……嗯,看起來如果不快點問,惡魔雙胞胎之一就要搶話了。

  「……你……那個土著頭……呃不是,提爾醫生說的經歷是怎麼回事……?」青葉終於擠出了問題,他想還是先從表哥本身問起比較好。

  「這個嘛……」蒼城想了想,說:「大學出了意外被丟到守世界,然後留在這讀書。」非常符合這位有著美麗面孔的青年的作風,長話短說短話省略著說。

  「……」就是感覺有說了又沒怎麼說,基本上沒懂。

  「有機會再慢慢說,」蒼城撓了撓頭,他不擅長言語,不知道該如何快速解釋,只能簡短著說些他覺得比較重要的部分。「對了,那時一起跑來讀的還有臨也……」說完,他看了看折原家的雙胞胎女孩。

  「啊!阿臨哥大學時我們也在這裡讀書嘛!那時還想他怎麼回來讀書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舞流立即就理解了某種前因後果,和九琉璃相互點頭確認。「這麼說起來,那時的確是聽過表哥的名字呢!」

  「呃……妳們哥哥也?妳們認識表哥嗎?」青葉愣愣地問道,總覺得這三位不知不覺就進入他不懂的話題了。「還有你們說『這裡』……我們現在位置是在……」

  「Atlantis學院唷!」「Atlantis……學院。」「Atlantis學院。」

  三個人三種風格,回答的是同一個答案,也印證了青葉的想法,而其中舞流閉上嘴後歪頭思考一下,又再開口補充:

  「如果沒意外的話,你大學就要讀Atlantis學院囉!我們也要一起回來就讀呢~」雙辮子的眼鏡少女笑嘻嘻的說著,宣布了青葉的未來進路。「順帶一提提爾是Atlantis學院的保健室輔長哦!讓鳳凰族的左右手擔任輔長的可是只有我們這般菁英的學院呢,高興吧小青!」

  高興不起來啦!為什麼所謂的菁英學院會讓他這樣一個異世界(守世界)初心者就讀啦!!!

  見青葉似乎不怎麼高興的樣子,蒼城有些無奈笑了笑補充:「Atlantis學院是好學校,我不小心來到守世界那時也是讀Atlantis學院的……」說著,他垂下眼眸,「本來該讓你作為普通人類成年的,但由於我對危機沒有即時反應……」

  看著難得多說些話向他解釋的自家表哥,青葉眨眨眼接受了那說法,雖然他是有些反應不及,但也沒有很排斥。

  不過借此機會整整表哥也不錯?

  還垂著眸的蒼城並不知道,他那安靜聽著的表弟腦子裡在想些什麼鬼主意,不過就算知道了,以他的性格也不會對此表示什麼。

  這之後,青葉按著提爾的要求在水裡待了兩天,適應了人魚的身體後練習將魚尾變回雙腿,提爾表示其實多適應幾天再嘗試改變型態會比較好,但青葉想太晚回去大概會讓他媽媽擔心——他還記得他在媽媽面前扮演著乖孩子呢,也不知道折原姐妹和蒼城表哥是怎麼代替他跟媽媽解釋的。

  而這幾天折原姐妹都有跑來待一段時間,聽說是應蒼城的請求來跟他解說關於守世界的事,說完了就跟他閒聊,偶而逗一下某個聽說是高層的保健室輔長。

  一個禮拜之後,確認青葉可以好好控制住自己的形體了,他才終於可以跟著那對雙胞胎姐妹回到原世界。

=====

  突然變出的第二章(

  本來看看字數好像有點少,但這一篇又不想管字數了,就乾脆停在這裡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7 23:09:1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黃冬羽 於 2020-3-28 00:15 編輯

第三篇什麼時候有呢~
然後作為親媽(親爸?),我想說,蒼蒼,幹得好!!!

(如果蒼蒼真的拆了保健室會如何呢~(思考))

點評

好問題~~不知道~~(诶)不會拆啦www  發表於 2020-3-28 10:3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8 13:03:04 | 顯示全部樓層
炸吧!把保健室給炸了!
開始期待女兒是否會出場以及會拿出什麼樣的本領

點評

住手www姆,貓咪家的孩子還要一段時間唷?(  發表於 2020-3-28 14:4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