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逆蝶彼岸♪

[同人文] 【特傳】覆水難收(1/15)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7 23:01:17 | 顯示全部樓層
突然發現……這篇我還沒開始看,我一直以為我看了的……所以我真的不是潛水喔喔喔喔喔!!!(被扁)
冰炎你真的很不會養小孩捏,對待女兒要溫柔啊真是的(什麼奇怪感想)
其實我就是想知道瑞依娜會黑到什麼程度來著,所以我可以期待妖師與精靈聯手征服世界那天的到來嗎(期待臉)
什麼?劇情?那東西有可控過嗎?反正劇情君總有一天會自己奔向結局的哈哈哈──(WTF#)
遲來的新年快樂,祝身體安康文思泉湧黑漾不滅──(等等妳混了什麼奇怪的東西進去##)

(啊,久違的神經病模式,我現在算數學算到有點亢奮,別嫌棄我QWQ)
(話說瑞依娜這名字再加上黑化這元素,不知怎的我突然想到殺戮的天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1 00:20:09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更了!

好喜歡黑化漾 期待下一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泠玥寒星 發表於 2019-1-7 23:01
突然發現……這篇我還沒開始看,我一直以為我看了的……所以我真的不是潛水喔喔喔喔喔!!!(被扁)
冰炎 ...

瑞依娜不會黑啊XDDDD…………………………對啊她不會黑啦!?不要讓作者自己自我懷疑啊啊啊啊(つд⊂)(喂

名字純屬巧合23333333而且那個名字也不是我取的是菜菜啊!!(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日晦 發表於 2019-1-11 00:20
喔喔喔更了!

好喜歡黑化漾 期待下一更~

黑漾讚讚www如你所願,來更新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從主位上起身,黑山君拖著長長的裙擺,一步一步走下台階,來到褚冥漾面前。

「好久不見了,褚冥漾。」

褚冥漾單手放在胸前,微微彎腰向他行禮,「確實,有百年不見了呢。」等他抬起頭來,面上掛著的笑容令人覺得虛假。

莉露有些害怕的躲到柱子後面,只敢露出半張臉偷看,她想起剛才那個人問她黑色的主人在不在家時也是露出這種微笑。

「唔……」真是讓人覺得不舒服……

「你……變得真多。」猶豫片刻,黑山君還是決定把他的想法說出來。

聞言,褚冥漾只是繼續笑笑,「當然,人總是會變得嘛~」

這讓黑山君不禁想起當初他就不該輕易相信這人沒有被古代大術影響,如今就不會人事已非。

「……也罷,我不能隨便干涉現世的事。」

不論眼前這少年,當初究竟是不是因為使用過陰影才開始產生負面情緒,開始觀念扭曲,或是被人利用,現在的他,也不會知道當年事情發生的所有細節。

「謝謝。」

也不知道這聲謝謝是否暗藏威脅含義,「你今天來應該是要來取回烏鷲的,對吧?」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跟當年來找他求助時,為了朋友性命的那一句真誠的感謝不同。

「麻煩您了,黑山君。」

「跟我來吧。」

走去水池的路並不長,但他卻覺得時間過得漫長。

在這百年間他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現世所發生的事,每每望著塵世間的點點滴滴,他總是會嘆氣。

嘆自己的無力,嘆那些人的心太複雜。

人類也好,其他種族也罷,都是他所不能理解的,充滿愛恨情仇的生物啊……

……

「到了。」

水池裡是清澈的黑色,褚冥漾感覺得到那裡面蘊含許多陰影的力量。

「經過洗滌,烏鷲身為陰影的力量都融入池中,只會留下純淨的黑色力量。」黑山君手一抬,水面立刻捲起一陣漩渦,逐漸把水池分成兩半。

「那就是幻武大豆了?」褚冥漾眼睛發光的看著躺在池底中央,豆子大小般的黑色石頭。

「對。」沒有對那奇怪的稱呼有所反應,黑山君手指一勾,那顆石頭便飛到他的手心。

他轉過身,把石頭遞過去。

「這下就物歸原主了,拿好。」

褚冥漾接過由烏鷲變成的石頭,輕輕撫摸上頭的金色花紋,他問:「這樣就可以直接使用了?契約怎麼簽?他怎麼都不說話?」

「他認同你是他的主人,契約就等同成立,跟一般幻武兵器一樣,」黑山君很有耐心地講解,「另外,因為沉睡多年,烏鷲的意識尚未清醒,你過幾天再呼喚他試試,只要你一直把他戴在身上,等他感知到你的氣息,我相信,他一定會醒的。」

頓了頓,他又補上一句,「他中途醒過來幾次,都很想你。」

褚冥漾溫柔又小心翼翼地把它收進手環裡,「嗯……讓他等我這麼久,真的是很對不起。」

烏鷲……我回來了,不會再離開了。

彷彿有所感應一樣,黑色大豆連帶手環動了幾下,隨後又停止。

褚冥漾輕笑一聲。

「你……」

「嗯?」

沒想到對方還能露出這麼清澈又乾淨的笑容,這讓他又想起當初的少年,「不……沒事。」

褚冥漾歪著頭,等待著。

「……」

「……我欣賞的是純潔的你。」

「……」褚冥漾豈不會不懂這話的意思,當初就是因為黑山君喜歡他,所以代價才收取一點點而已,甚至看起來嚴肅的他還總是對他開玩笑。

當然不是指愛情的喜歡,而是單純喜歡他這個人,他散發單純的氣息。

「下次再來,代價可就昂貴了。」

不容忽視的氣勢,他是認真的。

「啊,明白了,不會有那麼一天的。」褚冥漾揚起手,揮手道別。

黑山君靜靜地看著他,毫無掛念的離去。

這裡又只剩他了。

他待在這裡的歲月數不清,見過的人數不清,明亮眼神的人他遇到許多,親眼見證黯淡下去的也很多。

但他始終只能看著。

只能看著。



花瓣的顏色染得深入,可想而知那個出血量是多麼大。

「亞學弟。」

褚難道……這百年來都一直待在這裡養傷嗎?

「……學弟?」

他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冰炎殿下!」

!?

阿斯利安眉頭深鎖的看著冰炎,「別再想了。」

是啊……現在想這還有什麼用,人都逃走了。

「阿利……」

「與其想褚學弟的事,不如想看看回去怎麼面對小娜吧。」腳下的花瓣早在他們通知公會後,被派來的一大批人員給踩踏,失去生氣。

大家在忙著蒐證,找尋妖師曾經待在這裡的蛛絲馬跡,原本了無人煙的秘境,此時此刻充斥著來者不善的一票人。

阿斯利安撿起一片花瓣,看著它在手心隨風搖曳,「小娜已經被喵喵先帶回去了,聽說她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肯出來,不論喵喵跟緹菈亞在門外跟她說什麼她都不回。」他放開手,花瓣沒有飛走,而是化為灰燼,飄散在空中。

「我知道你不善表達對他人的關心,我也知道你並不像外面傳言一樣討厭小娜,但是……」他認真地看著冰炎,像是在警告他一樣,「即使過了百年,褚學弟對我們、對你的怨恨一樣的深,他依舊想殺你,甚至因此想殺小娜。」

「不管褚學弟以前跟我們關係多好,但他意圖傷害我們珍惜的人……我以為你明白的,冰炎殿下。」

冰炎明白,阿斯利安這回是真的生氣了,他自己也知道他有做錯的地方,「……抱歉。」所以他很安分的聽他訓話。

他知道依娜從小就很敬畏他,他也清楚她在學校都沒有朋友,每次受委屈都不肯好好說出來,自己憋在心裡,就跟他小時候一模一樣。

那樣不肯在別人面前示弱的她,在他面前哭了。

無聲的眼淚,徹底讓他意識到,是自己讓她絕望了,他不知所措,只能仍由她繼續哭。

明明這種時候最需要他這個做父親的上前安慰的。

但他卻做不到。

之後也只是氣氛僵持著直到公會援助趕來,看著依娜木訥的說著一些她知道的事,看著米可蕥不捨的抱住依娜,替她擦乾眼淚,看著……看著她們離開,自始至終她都不再看自己一眼。

他想,他現在真的需要好好反省一下,被人責罵一下。

看見冰炎消沉的模樣,阿斯利安也不好再繼續罵下去,「……唉,我自己也不願相信褚學弟會變成這樣,也不想把他看作壞人,但……」

「你我都明白的,他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

早就不一樣了。

「沒事的,我回去看看依娜,這裡就先交給你們了。」

「嗯,去吧,記得溫柔點啊!」

也不知道冰炎有沒有聽見最後這句話,傳送陣消失在阿斯利安眼前。

……

「調查的怎麼樣?」

「九瀾先生,那個妖師應該是真的沉睡在這裡一百多年。」說話的袍級用手指了指一塊異常突兀的人形印子,那裡因為被重物壓太久,已經長不出花草。

九瀾摸著下巴思考,「……跟小娜說的一樣。」

瑞依娜當初跟他們說,褚冥漾說自己在這裡被他們封印起來。

問題是,當年明明是他們重傷褚冥漾,然後他就落荒而逃。

「這裡還有殘留的言靈痕跡。」另一名對言靈較有研究的紫袍接著說。

「難道……褚冥漾自己對自己下言靈,讓自己沉睡?」不對啊……那怎麼會……

「他自己都忘記自己做過的事嗎?」

「搞不好過太久他都忘了。」

「不是吧!?那還能記成是被我們封印的啊!根本是故意給我們亂安罪名!」

「都別吵了!」九瀾一聲令下,眾人的討論也隨之停止。

「還有什麼其他線索嗎?」

「沒、沒了!」

「那想辦法設個可以用的傳送點,以防萬一之後還要進來調查,設完就走吧。」人都不在了還調查他的藏身處有什麼用處!?

九瀾甩頭就走。



太過份了……父親太過份了……

「……我到底做錯什麼,為什麼……」她已經哭到哽咽。

父親從未教導過她法術,也不曾指導她體術,更沒有鼓勵過她課業上的努力。

「……父親……」呼吸不上來,心裡也喘不過氣。

――他卻為了褚冥漾打了她。

「啊――!!」瑞依娜猛地一扔,枕頭被她砸到地上。

「父親最討厭了!討厭死了!!」

什麼妖師嘛!我就比不上一個學弟嗎!?

「你們那什麼恩怨誰會清楚啊!關我屁事!?褚冥漾你怎麼不乾脆掐死我算了還留著我幹――」

「叫我啊?」

話還沒說完就被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的聲音打斷,瑞依娜反射性想大叫,卻被人用手摀住嘴巴。

「唔……唔唔……唔!?」

褚冥漾瞇著雙眼,臉輕輕靠近對方。

他在女孩的耳邊,悄悄地說著:「這麼討厭你父親,那要跟我走嗎?」




―――――――――――――――――――――――――


我tm真高產(= ̄ω ̄=)(幹自己講#

這是大型誘拐現場(干不是

黑山君只是惋惜曾經純潔善良的漾漾不復存在而已,別想多了各位⊙ω⊙(正色

冰炎回去要找不到女兒了哈哈哈哈XDDDDD(活該(被打死

自己丈夫把女兒作死給恨他們入骨的妖師,緹菈亞暴打冰炎準備(×(欸!?

我們下次再見啦(¦3[▓▓] 晚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昨天 17:22 | 顯示全部樓層
自我懷疑什麼啦WWW大綱是你們寫的吧WWW
漾漾快點把瑞依……我是說瑞依娜,啊總之你們快走!
我想看冰炎被家暴現場!!!(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