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冷寒殤雨

[小說] [特傳+古代自創]背叛後的重生♥1/15更新正文至第161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2-5 12:19:48 | 顯示全部樓層
genyafrance 發表於 2017-2-4 23:00
好看好看好看!!!!
我好期待下一集啊啊啊啊啊啊!!!
大大要加油!

漾漾現在威武,之後可能......(奸笑)(漾:你奸笑什麼!尼這渾蛋作者做了什麼!)
感謝大大的支持,某寒來想想下一章要寫什麼(抓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5 12:20:38 | 顯示全部樓層
鬻歌浪者 發表於 2017-2-4 23:08
漾兄與作者桑請接受鄙人一拜吧~

如此大禮某寒不敢受OAO
一早剛起床(鳥窩頭)看到如此留言讓某寒一整個嚇到(拍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5 16:45:03 | 顯示全部樓層
冷寒殤雨 發表於 2017-2-5 12:19
漾漾現在威武,之後可能......(奸笑)(漾:你奸笑什麼!尼這渾蛋作者做了什麼!)
感謝大大的支持,某寒來想想 ...

看大大你说的,怎么有种漾漾又要被狠狠地坑了,外加超级没人权了(本来就是)的感觉?
超级期待下一集哦~~~只求大大不会忘了这篇文,或者弃坑~~~
我会在这里等着大大的文!!!
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5 16:45:26 | 顯示全部樓層
冷寒殤雨 發表於 2017-2-5 12:19
漾漾現在威武,之後可能......(奸笑)(漾:你奸笑什麼!尼這渾蛋作者做了什麼!)
感謝大大的支持,某寒來想想 ...

看大大你说的,怎么有种漾漾又要被狠狠地坑了,外加超级没人权了(本来就是)的感觉?
超级期待下一集哦~~~只求大大不会忘了这篇文,或者弃坑~~~
我会在这里等着大大的文!!!
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6 11:54:0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根本不可能會有那種神力直接消失的冷云雪使用風符在放隱藏結界製造出這種電視才會有的特效逃跑後,立刻快速離開了是非之地,但還是聽見了夏侯殤那最後一句話語。



冥,原來他叫做冥嗎?



回頭看了一眼,卻不禁將視線固定在那熟悉的銀色長髮與赤色眼眸,但下一秒很快恢復的冷云雪閉上了眼睛,轉身離去。



銀髮赤眸的王爺,身旁跟了一個叫做冥的暗衛嗎...?



呵,真是諷刺的很吶。



勾起了一抹嘲諷的笑容,快速往記憶中的道路飛奔回去。



或許是走過了一次,也或許是因為沒有那些因為避難而四處亂竄的動物們需要閃避,回到依傍在森林旁的扶桑院路程變得異常的短暫,幾乎一眨眼就回到了剛剛進入森林的地方。



打算翻牆進去的冷云雪頓了一下,一個轉身就躍到了旁邊的大樹上,濃密的枝葉擋住了冷云雪纖細的身軀與顯目的面具,微風吹響樹葉的婆娑聲掩蓋了他那細微的呼吸。



站在樹枝上,把所有的一切全收攏在眼底,不知道何時來的冷戰戟、冷竹傲與冷孤雲冷著一張臉張望著四周,原本冷清的扶桑院此刻充滿了各種家僕與暗衛,而不知何時醒來的奶娘更是戰戰兢兢的發著抖跑進跑出,似乎在找著什麼很重要的人。



站在門口的,則是今天光臨過的冷迎蓮以及昨日一面之緣結下大仇的林氏與冷千柳,還有一位素未謀面過的女性。



說是素未謀面也不對,至少在原主的印象中他有看過。



就是那個畫面異常多,多到讓他有些疑惑的周氏。



周氏長得很美麗,膚若凝脂、唇不點自紅,那纖纖細腰令人垂涎三尺,身上穿著毫無點綴的素色長裙,衣襬隨風飄逸,簡單挽起的黑色青絲飛舞在空氣中,一身乾淨氣息毫無雜質,與身旁的林氏騷舞弄姿的模樣簡直差了有幾十個宇宙那麼遠。



周氏站在旁邊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一旁站著似乎是屬於周氏的丫鬟,那丫鬟也不像是林氏或是他那兩位姊妹丫環一樣狗眼看人低又欺善怕惡,就只乖順的站在女性後方,低著頭等待著主人的命令,也沒有跟旁邊的丫鬟打聽一下此刻扶桑院到底有什麼八卦。



兩個特別安靜的女性在一群吵鬧的人群中特別顯眼,各個有看過與沒看過丫鬟們一群靠再一起七嘴八舌,不知道在聊著什麼,笑得極為刺耳,尖銳的笑聲偶爾還會順著風聲傳入耳裡。



冷云雪有些興致的看著那名占了原主大部分記憶的女性,但是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前看後看,他怎麼也看不出什麼花來,怎麼就是有那能耐讓癡傻已久的原主記憶多成這樣?



看不出半朵花的冷云雪撇開了視線,反正只要不會傷害到他,他是絕對不會去管他們的。



拉回了思緒,冷云雪站在高處居高臨下的看著一群人來來去去,轉了視線看向了一旁角落,那裡站著一個暗衛,似乎是接到命令似的,不停翻找著一些陰暗可以躲人的地方。



看起來應該是在找他,但是他才消失不到半個時辰而已,照平常來說這個時候他爹不是應該要去上朝嗎?怎麼有那閒情逸致來這裡晃?



瞇著眼眸看著其他暗處,除了明面上來來去去的無數僕人,暗地裡也多了不少人。



微微挑了眉,冷云雪伸出手拿下了帶在面上的面具,脫下了身上的紫色袍服全部扔進了隨身空間裡面湮滅證據,收回了輸進手環裡的力量,確認似的摸了摸脖子,稍微弄亂了頭髮之後就呆滯地坐在了樹枝上,靠在了一旁的樹幹上,雙眸無神的直視著下方。



但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冷云雪看向了左手手腕上的手鍊,微微蹙起了眉頭。



剛剛使用風符的時候,是不是讓他們看見了這條手鍊?



來不及多想,站在下方的冷戰戟突然抬頭往冷云雪坐的那棵樹上看去,眼底閃過了驚慌的神色,腳尖一施力便消失在了原地。



連冷云雪還沒看見自家老爹到底消失去哪,就發現一個溫暖懷抱環住了他,小心翼翼地抱了起來,一陣風吹襲而過,他就已經出現在了平地。



微微挑眉看著不到半刻鐘就已經把他從樹上抱到樹下的老爹,嘴角微微勾起了一點點,卻很快地掩蓋過去,彷彿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看來他家爹爹也不是好惹的人,這種來去無影蹤的輕功他居然只看到景象快速移動,但卻完全看不清楚,看來真的很有趣。



那麼筋骨受傷到底又是幾分真,幾分假呢?



「家主,小姐。」看見冷戰戟懷中的冷云雪,許多進出的家僕全圍了過來,嘴裡說著不知是真心還是假的恭喜話語。



「小姐!」奶娘一聽見消息就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眼眶裡含著淚水,那眼底的慶幸比周邊任何一位奴僕還要真心,也不難看出,她是真的關心原主的。



只是,人心總是隔著一層人皮,關心是可以偽裝出來的,誰又能知道對方在想著什麼呢?



恐怕除了學長那種超外掛的讀心術之外,恐怕就不知道如何聽見人的內心了。



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心中搖了搖頭,但面上依舊冷淡著。



站在門口的女人立刻走了過來,那怎麼看怎麼噁心的林氏向水蛇一樣纏上了冷戰戟,嬌滴滴的作嘔聲音一聲一聲的喚著,而慢步走來的周氏倒是走向了她這邊。



在跟隨林是身後的冷迎蓮在擦過冷云雪身邊的時候瞪了眼冷云雪,然後立刻就往冷戰戟那邊跑了過去。



那毫無光彩的眼眸驀地閃過了一絲光亮。



「小姐,沒事吧?」周氏勾起了一抹微笑,在靠近冷云雪的時候迎面而來的則是一股淡淡梅花香氣。



隔著面具深邃的看著朝自己走來的女性,從第一眼開始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為什麼如此清新脫俗的女性會成為一個毫無名份的小妾?



為什麼一個姨娘會關心他這個癡傻毫無利用價值的嫡小姐?



是想要利用他來接近冷戰戟嗎?可是卻又看不出這種意思。



看見周氏伸出了手,他這一刻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在原主的印象中周氏這個人佔了他一大半的記憶,但這段記憶中只有原主五歲前的記憶,卻沒有變成癡傻之人後的記憶。



如果原主以前親近這名周氏,那麼他現在閃開不就告訴全天下人他就是個假貨嗎?



但相反的,以前對待周氏跟以前的人一樣恐懼,那麼他親近的話那不就是死路一條嗎?



到底為什麼這個原主不能多一些記憶啊!一定要送一個空白記憶給一個外人,這樣到底是要怎麼活下去啦!



決定當作沒看到似的看著女性,雖然雙眸直視著筆直朝他走來的周氏,但毫無波動的雙眸卻像是透過人看著什麼似的,毫無焦距的眼睛沒有半點光彩。



周姨娘憐愛的捧著冷云雪的雙頰,雙眸裡充滿了自責與悲傷。



他敢打賭這個周姨娘絕對不簡單。



「小姐,您沒事吧!」奶娘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眼淚猶如斷了線的珍珠般一滴一滴的落下,撲通地一聲跪在了冷云雪的前面。



「都怪奴婢沒有照顧好小姐,都怪奴婢如此貪睡,如果小姐出了什麼事,奴婢....」不停磕頭的奶娘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地面,雖然地面是草地,但是看著奶娘愈來愈用力的力道,就算不會流血也會磕出個腦震盪來。



這個古代怎麼動不動就磕頭請罪了?是有人怪罪嗎?我什麼話也沒說就往這邊磕。



話說,不是聽說讓長年者對著自己磕頭不是會短命嗎!我不要短命啊!奶娘我求您可不可以起來啊!



當然不可能像個正常人彎腰扶起奶娘,更不可能開口赦免她的罪,若不是怕偽裝有任何缺陷,他早就想要翻一個大白眼了。



有沒有人能夠救他啊?



「奶娘,雪兒累了,還不趕快去伺候!」似乎是蒼天聽見他的叫喚,冷竹傲走了過來,臉上的表情毫無改變,但在看見冷云雪平安的時候,眼底的冰寒融化了一點。



「是...」被斥責的奶娘慌忙地站了起來,卑微地低下頭,小心翼翼的扶起冷云雪的左手,像是引導式的輕輕拉著他,但卻又不敢太大力傷到他。



沒有拒絕那股力道順著走的冷云雪眼角掃了四周,被一層薄紗遮擋住的雙眸此刻閃耀著不明的光芒。








「雪兒,你今天跑去哪了?」冷戰戟與冷家兩兄弟走進來後散了四周的下人與奶娘,拉著冷云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認真地看著雙眸毫無色彩的妹妹,心中頓時涼了一半。



該不會,他的妹妹恢復都是他在做夢吧?



當然看見三個男人眼中的擔心,冷云雪勾了勾嘴角,伸出了食指比了比外面,故作興奮地畫了一個大大的圓,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外面,圓,很興奮?很開心?



歪著頭思索了一下,才有些不確定的道:「你是說...外面很好玩?」



一點也不好玩,剛剛我還差點送命呢!



當然不可能否認的冷云雪用力點了點頭,用著閃爍的眼睛看著兩名哥哥。



那雙彷彿會說話的眼睛閃亮著耀眼光芒,與剛剛那雙黯淡迷茫的雙眸相差了十萬八千里,可以說是兩人完全不同。



只是還沉浸在喜悅中的三人完全沒有發現,只看著冷云雪比手畫腳似乎想說什麼,歪了頭想了想,冷竹傲便推測道:「外面很好玩...所以,你還想出去?」



果然是個聰明的哥哥,一猜就中!



快速地點著頭,冷云雪露出了大大的微笑。



他來到這個世界可沒有出去玩過,守世界那種一逛就可能會死的商店街要是沒有人他死也不會去,除非是為了蛋糕,不然肯定怎麼走都不會想路過。



嗯?你問我守世界商店街有沒有這麼可怕?我現在告訴你,超級可怕!



你要想想,當你一個人為了要買張符咒保命用,結果走在路上被石頭撞飛出去到底有多可憐!



那顆石頭目測直徑一百公分,占走了所有街道上幾乎所有位置,只留下一條要貼壁才能閃過的縫隙,然後朝著我筆直衝過來,重點是,那顆石頭真的不是用滾的,是有兩條腿直直地朝著我的方向衝過來,石頭上面還貼著假眼睛,隨著跑步節奏上下跳阿跳的,眼睛下面還畫著血盆大口,還有著尖銳的白色牙齒,從那牙尖上還往下滴著不明的紅色液體,伸出了一條長長舌頭甩阿甩,把不少路上躲不及的行人給”舔”飛出去,混雜著紅色液體的口水在地面鋪上一層惡臭閃亮亮液體,而那石頭手上還掛著半顆人頭....



不得不說,若不是我習慣性走旁邊,不然我真懷疑我會不會是那個被”舔”出去的一員。



更重要的是,等到那顆會跑的石頭跑過去之後,我還看見擁有一個正常身體卻少了半顆頭只剩嘴巴的”人”追著那顆石頭再跑,只剩嘴巴的”人”邊跑還大喊的:「別跑!把我的頭還來!」



在那時候除了發現新世界之外,我還發現了一個很可怕的真相。



那就是絕對不要貼在牆上太久。



為什麼?因為有一個路人甲因為傻在原地身體貼在牆上頭就一直看著那顆石頭跑遠,也真不知道那面牆壁是雌性生物還是什麼,居然冒出了#,然後就突然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一張嘴巴來,就把那可憐的路人甲吞了進去。



那洩恨多咀嚼的模樣像極了一名女性看見自己心愛的人多看其他人一樣,恨不得咬死對方一樣。



別說我想像力豐富,但不得不說那氣憤發洩的模樣簡直讓人不得不替那被吞下去的那人默默掬起一把同情淚。



最後我好像聽說那人是從水泥牆中間拔出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人拔出來的時候,好像是裸體的......



最後拆了整片牆衣服也沒找到半片碎片。



然後那衣服就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不是我在說,這不替人點上一根蠟燭都沒良心啊。



等等,話題偏遠了,拉回來拉回來。



搖搖頭甩掉應該可以算是上輩子的事,然而我這無意識地搖頭冷戰戟他們卻看在眼底,讓他們華華麗麗的誤會了。



「小妹怎麼了?是不想要出門?哥哥誤會了?」趕緊靠過來的冷竹傲擔憂問著,眼底的關心怎麼也藏不住。



眨了眨眼,還是有些不習慣這樣關心的冷云雪不著痕跡的抽回了手,撇過了眼不去看冷竹傲那有些受傷的雙眸,微微搖了搖頭。



冷竹傲看了眼空蕩蕩的手有些失落,一旁的冷孤雲拍了拍冷竹傲肩膀,冷戰戟掃了眼冷竹傲後道:「雪兒也累了吧?那我們先別吵雪兒了。」



接下了冷戰戟的頭接順著下去,垂下手免強勾起笑容的冷竹傲也跟著道:「是阿,小妹你先休息休息,明早哥哥再來看你。」



當然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冷云雪也不好點破,笑了笑點頭,目送三名血親離開了房間。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三個人很奇怪,但卻又說不上奇怪的感覺是什麼。



到底告訴他們他恢復正常究竟是對的,還是錯呢?



------------------------------尾------------------------------



有人知道前面為什麼漾漾會說很諷刺嗎?(奸笑)(迷:誰不知道?)



因為那位夏侯殤銀髮赤眸,身旁跟了一個冥阿(燦笑)(迷:你這有解釋跟沒解釋一樣啊!)



好啦,某寒說清楚一點。



夏侯殤不是冰炎(這點很重要要澄清),但是某寒不否認這夏侯殤是從冰炎參考過來的,所以銀髮赤眸只會讓漾漾想到學長大人,而那偉大王爺旁邊的護衛叫做冥,不就是褚『冥』漾嗎?(掩嘴笑)



真好奇這夏侯殤到底是不是男主角阿~~~(迷:作者不是你你是在那邊好奇個啥?)(某寒:哎呀,某寒還沒想完這篇故事需要多少王爺公主阿(聳肩)(迷: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某寒:你這麼詫異幹嘛?講的好像某寒一定要想完才能寫。)(迷:你不想完請問是要打啥鬼...?)(某寒:我不能邊想邊寫嗎?)(迷:可以可以,別搞出笑話就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6 11:54:54 | 顯示全部樓層
genyafrance 發表於 2017-2-5 16:45
看大大你说的,怎么有种漾漾又要被狠狠地坑了,外加超级没人权了(本来就是)的感觉?
超级期待下一集哦~ ...

大大您重複了呢XDDD
某寒應該可能或許不會棄坑.....吧?
但是如果卡文就可能......哈哈哈(乾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6 19:26:09 | 顯示全部樓層
只求大大不要弃坑~~~很好看的呢~~~~
漾漾的守世界回忆篇仍旧让人觉得好笑又富有创意~~~~
感觉超级危险~~~~不愧是守世界~~~
其实很好奇漾漾要几时告诉他人说他是正常的呢~~~~
也很讨厌那些一直欺负他的人,希望漾漾可以狠狠地反击回去!
漾漾,在异世界狠狠地开外掛吧!
我很期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6 19:42:23 | 顯示全部樓層
別坑啊大大。。。。。。坑的話就辜負了酵母君一拜了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7 14:29:55 | 顯示全部樓層
genyafrance 發表於 2017-2-6 19:26
只求大大不要弃坑~~~很好看的呢~~~~
漾漾的守世界回忆篇仍旧让人觉得好笑又富有创意~~~~
感觉超级危险~~~~ ...

某寒會努力不棄坑(乾笑)
漾漾回憶啊,其實就只是某寒作夢夢到的XDDDD
守世界本來就超級危險地帶阿XDDDD
漾漾何時要說他是正常人喔.....
不知道耶~(灑花
漾漾應該不會再古代開掛(正色),因為....(奸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7 14:31:27 | 顯示全部樓層
鬻歌浪者 發表於 2017-2-6 19:42
別坑啊大大。。。。。。坑的話就辜負了酵母君一拜了啊。。。

某寒努力盡量不棄坑(抓頭)
這大大一拜某寒真的不敢受阿X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