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冷寒殤雨

[小說] [特傳+古代自創]背叛後的重生♥1/15更新正文至第161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1-31 19:04:29 | 顯示全部樓層
Hannahyms 發表於 2017-1-31 03:38
頭香(●^o^●)                                                                                 ...

某寒更了(誇獎誇獎~)(迷:滾!)
後續...後續其實某寒也沒想到(望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31 19:07:43 | 顯示全部樓層
紅茶不加糖 發表於 2017-1-31 12:16
是古代!嘿嘿我超愛古代文的!
不過那「原主人」也算傻了﹒﹒﹒活了十幾年腦中的畫面只有些許的名字跟畫面 ...

有同好!(閃亮亮)
某寒也超愛古代文的說(灑花),古代好古代妙古代棒棒棒(蛤?)
原主人真的傻了(點頭),常看古代文的一定知道這是公式文,某寒說過要打破公式文吧?(邪笑)
所以這點某寒已經做成一顆彩蛋,可能過不久會爆(嘿嘿嘿)(某寒絕對不會承認這是之後才想到的!)(迷:我第一次見到急著把彩蛋告訴別人的蠢作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1 17:13:0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看了眼還睡很熟的奶娘微微挑了挑眉,冷云雪伸了伸懶腰後轉身離開了閨房,憑著印象走到了依靠在旁給丫鬟之類的人煮食的小灶房,雖然奶娘偶爾會開火,但是比不上正廳的那些廚子們煮得好,所以奶娘還是比較偏向去正廳拿些食物回來,很少會自己開火。



只是...



掃了圈龐大綠意盎然的院子,冷云雪微微瞇起了眼瞳,毫無情感的墨瞳散發著殺氣。



她再怎麼癡傻無顏她爹都不可能沒分派點丫鬟與婆子給她,從昨日到現在過了這麼久除了冷云雪從小照顧到大的奶娘外就再也沒有其他人了,那麼,人呢?



還有,從昨日到現在他放出結界為止,除了感覺到院子門口有侍衛以外,冷戰戟所說的暗衛又在哪裡?整整一個晚上都不見人影,甚至半個人都沒有,就算被冷迎蓮給打發掉了,那麼人應該也要在冷迎蓮走了之後回來,但現在已經過了有段時間,人又在哪裡?更何況暗衛從昨日就已經不見到現在,連個影子也沒見到,這暗衛也太失職了吧?



還是說.....,冷迎蓮所說的『打發』該不會是殺掉吧?



不,不可能,如果冷迎蓮口中的『打發』是殺掉,那麼我剛剛談出的彈珠就不可能嚇到他們,反而會懷疑我為什麼我會武功吧。



皺起了眉頭走向了離主房不遠的灶房,但走到了門口後冷云雪停下了腳步,抬頭看向了天際,陽光明媚,微風陣陣。



這風,有些不對勁。



皺起眉頭的冷云雪輕嗅了口氣,這次微風帶來的空氣不再是像剛剛那般清香,反而帶了股淡淡的鐵鏽氣味,如果他耳朵沒幻聽的話,似乎又聽到了點刀劍碰撞的聲音。



看向了就依靠在扶桑院旁的森林,打架的地點應該就在裡面吧?



哪裡不好打打在這裡,難道你們打架暗殺不知道這裡有住人嗎?萬一你們不小心一個暗器飛過來砍到住在這裡的人怎麼辦?人死了誰賠啊?



不過古代不就是暗殺這類的東西很多嗎?真好奇這個世界有沒有像小說寫的一樣有內力或是古武之類的。



被激起好奇心的冷云雪眼睛一亮,從隨身空間中抽出了紫袍穿在身上,將身上的水藍色束腰長裙遮個徹底,摸了摸臉龐猶豫了一下後又從隨身空間中拿出了銀紅色交織的面具帶在臉上,把頭髮扎起來後從口袋中摸出了一條銀色手鍊。



這條手鍊是他在首飾盒找到的,很平凡的一條手鍊,但是中間卻鑲了一顆小指指甲大小的紫水晶,而紫水晶中間居然有一朵瓊花崁在裡頭,是一條很不起眼的手鍊。



但是在他的眼裡,這條手鍊卻比其他首飾好了不知道幾百倍,一條平凡無奇的手鍊在他人手上只能當作裝飾品掛在手上,但在他的手上卻可以把力量封在裡面,既不顯眼又可以利用這條手鍊封印住他外漏的氣息,雖然他是不太需要這種封印氣息的手鍊只需要張開結界就可以達到目的,但他封在這手鍊的力量可不只有這些,還有幻術的效果。



現階段他還不想暴露出自己已經恢復的事實,但是他也不可能像以前的原主一樣坐在窗戶前呆呆看著晴天白雲發呆,而她的真面目又太過於驚人,只好掩面出門,掩面出門說不定還會被發現,那不如就直接一條手鍊一個術法解決,既不顯眼也不會引人注目。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必擔心有人拿走這條手鍊後會發現這件事,因為這條手鍊需要力量的引導才能使用,就算這個世界的人都有內力好了,不會控制力量也不會發覺,更何況這怎麼看就像是一條普通手鍊,怎麼可能會有人會想把力量輸進去呢?



引導力量進去手鍊,不到一會兒冷云雪那光潔纖細的脖子中央慢慢凸了起來,就像是男人的喉結般毫無相差。



確定萬無一失,面具後的冷云雪笑了笑腳尖一點翻過了圍牆進入了森林裡,順著打鬥的聲音直奔了過去,墨瞳裡充滿了興致。



穿越了重重樹木、越過了無數花草、閃過了逃跑的動物,直衝前方的冷云雪在一隻弓箭射向他時閃過停了下來,隨手一揮放下了隱藏結界興致勃勃的看著眼前活生生的武打場景。



兩方人馬都身穿著黑衣,一方目測大約三十人,但卻不包刮已經躺在地面上斷氣的黑衣人。



另一方人馬只有少少的十三人,其中一人應該是其他十二人的主子,被十二人包圍在中間,但看的出來身手不凡,光是那人身邊的十二人就已經掃片一半的人馬,那身為主子的男人又怎麼可能會弱?雖然多少已經掛了彩,但以他們臉不紅氣不喘的模樣來看應該是綽綽有餘,但是一對三還是實力不凡的黑衣人大概也不會輕鬆到哪裡去。



包圍住中間主子的十二人各有男有女,男的玉樹臨風女的國色天香,那緊身的侍衛服飾更是襯出他們的身材,女性身材凹凸有致,那盈盈細腰更是不禁一握,但那殺人不手軟的狠勁卻讓人只想轉身落跑而不是留下欣賞。



而男性健碩腹肌更是讓人垂涎三尺,那經常鍛鍊的壯碩身材吸引不少眼睛,但那使人生不如死的手段讓人恐懼不敢向前。



而被十二人圈住在裡面的男人身著一襲華貴的暗黑錦緞長袍上繡著金色圖騰,包裹著修長精壯的身軀,挺拔傲然,腰間同樣配以黑色的麒麟緞帶,側邊墜著一枚晶瑩的玉佩,純白無暇,挑不出任何雜質。



眼神微動,目光接著看了上去,不禁微微瞪大了雙眸。



男子帶著黑白相織的面具,唯一露出的居然是與記憶中令人又愛又恨的赤紅眼瞳,而在微風的吹拂下,飄揚在空氣中的不是與平常人一般的墨色髮絲,取代而之的則是猶如寶石般美麗的銀色。



男人光是站在那裡,即使看不見真正的臉龐,那一身冷俊狂傲的氣質,銀髮飄飛,就像是一種邪魅妖精與冷血羅剎的結合體,一種驚心動魄的血熱絕美,一種本該矛盾的冷厲與狂熱的完美融合。



以為已經沉入水底的記憶再度浮現了出來。



鼻尖一酸,心裡像是被人狠狠重擊一般疼痛著,被埋在心底的記憶逐漸被喚出,一張又一張的畫面如跑馬燈似的劃過眼前,恨意與悲哀逐漸湧上心頭。



到現在,他依舊無法釋懷。



明明他已經死了,但是他卻依舊無法原諒他。



慢慢地蹲了下來坐在樹枝上,有些失神的看著遠方被包圍在中間的男性。



打得正火熱的兩方人馬根本沒注意到離他們不遠的一棵樹枝上坐著一名女性看著他們,而他們也不可能會注意到。



「夏侯殤!躲在部下的後面算什麼好漢!有本事出來打一場啊!」完全接近不了被包圍在中間的男性,看起來向帶頭的黑衣人忿忿的怒吼著,手一揮就讓僅存的人往後退一步,咬牙的瞪著他們。



如果眼神能夠殺人,或許那十三人早就被穿出好幾個洞了吧?



被那黑衣人怒吼聲叫回神的冷云雪挑了挑眉,拉回了神智後刻意不去看中間那令人失神的男人,弓起了右腳將手軸放置在上托著下巴不知道在想什麼。



被喚為夏侯殤的男人動也沒動的看著那帶頭的黑衣人,光是一道眼神就能夠讓人感到危險,這男人也不是太簡單。



十二名護衛調整內息警戒著周遭,在黑衣人退開時他們也沒有趁勝追擊,反而調整了姿勢將圈在裡面的男人保護的緊緊,手持著刀劍散發著經歷不少沙場才有的殺氣。



冷云雪由上俯視著眾人,有些詫異卻又有些疑惑的看著沒有追擊的十二人。



夏侯殤?夏侯不是皇姓嗎?原來那男人不是什麼路人甲乙丙,而是皇子嗎?



也是,能散發如此強大的霸氣也不會是個普通人,只是皇子啊,真不知道是第幾位呢。



不過為什麼那十二人都不肯繼續追殺呢?明明現在是最好的時機...,還是說中間那人其實是個外強中乾的人?一點自保能力都沒有所以只好像個玻璃娃娃一樣包在中間?



原來如此,我真相了!



自認真相的冷云雪點了點頭,幸好那些人完全聽不見現在他所想的沒一字一句,否則先不說中間那男人會先拿刀弒了他,就連外圍的暗衛都會先拿刀凌遲。



「夏侯殤,給老子滾出來啊!」黑衣首領怒吼著,甚至還挑釁的撿起地上的石子丟了過去,而正好在黑衣首領正前方的男性擋下後憤怒的瞪著他但卻沒有上前。



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覺得哪裡有些怪異的冷云雪看了眼四周,但是周遭除了樹林應該有的東西外就什麼也沒看見了。



但是眼前這些黑衣人卻像是有抓住什麼王牌一樣所以一直挑釁他們,但是卻又沒有.....。



還在疑惑的冷云雪看到身旁的弓箭後立刻茅塞頓開。



眼前的兩幫人馬都是拿劍互砍的,那這弓箭又是哪裡來的呢?



終於發現哪裡不對勁的冷云雪冷笑著,閉上眼睛將感知放了出去,終於在方圓七十米的樹叢裡看見了一群拿著弓箭蓄勢待發的黑衣人,各個凶狠無比,一看就知道絕對是射箭高手。



原來如此,這就是古代的內力高手嗎?連他都沒有發現但是他們卻發現了,所以他們才會形成一個圓圈以防被捅一箭嗎?



真不知道他們能僵持多久,真是有趣呢。



微笑看著他們的冷云雪晃了晃腳,但看到了中間的男人身上衣物逐漸被冒出的冷汗打溼後愣了一下,但又很快地想到了什麼垂下了眼眸猶豫後站了起來。



拍了拍坐在樹枝上染上的灰塵,直直地看著中間那名男人,無奈地嘆了口氣腳尖一點離開了樹枝上,從隨身空間中抽出了一張爆符。



中間那叫做夏侯殤的男人或許不是外強中乾的人,但是肯定是個受了傷或是中了毒的人,不然看起來如此傲氣的男人又怎麼可能寧願被屬下保護而不是提劍上場打一場呢?



簡單來說現在那個男人根本只是硬撐,只能用他平日的氣勢與眼神瞪著人,但實際上根本就是沒了利爪與牙齒的紙糊老虎罷了。



罷了罷了,就看在他的赤眸與銀髮上幫助他一次吧,反正以後也不會有任何淵源,幫他這一次應該也沒什麼關係吧?



快速越到那群黑衣人身後的冷云雪利用隱藏結界藏匿住自己的身形與氣息,目測了一下這些人馬的分布的位置稍微想了一下後,開口道:『爆火、隨著我的思想成為退敵所用!』



手腕一轉,黑色的長刀驀地出現在我的手中,身形一閃將隱藏結界擴散了出去,將他與那十幾名弓箭手包圍在一起,在他們發現自己之前迅速地抬手抹了正前方三人的脖子,讓他們來不及哀號便斷氣。



現在完全不能打草驚蛇,萬一讓前面那群人發覺到他們的後盾被殺掉,那麼那群黑衣人就不會再傻呼呼地站在前面任人宰割,反而會逃得比誰都快。



抹煞掉三人的冷云雪腳尖一轉立刻轉向了離這三人最近的另外一組人馬,趁著他們還未回神時再度抹了他們兩人的喉嚨,然而這發生不到十秒抹殺五人的事卻迅速的傳了開來,讓這群訓練有素的人立刻架起了戒備,提起了弓箭不要錢的瘋狂往他這裡射了過來。



嘖!不愧是訓練過的黑衣人,才這麼短短幾秒就回神了。



險險閃過了朝他刺來的弓箭,而幾名黑衣人大叫著不明似暗號的話語想引起前方人的注意,但前方人馬卻一直丟著石頭像是沒聽見似的大笑著,完全沒注意到他們的後盾逐漸被攻破。



我竄到了那名大叫的黑衣人前面冷笑著,用著還尚未恢復的沙啞聲音道:「別叫了,叫破嗓子也沒人聽得見。」語畢,也不等他匕首揮來,我手中染滿鮮血的黑色刀刃抹過了他的脖子,一個偏頭閃過了從背後偷襲而來的弓箭,讓那弓箭直直射穿了剛被抹完脖子的黑衣人眉心。



......,等等,剛剛我那很像變態的發言是啥啊?什麼叫做叫破喉嚨不會有人來?我不是變態啊!



抽了抽嘴角的冷云雪甩開手中的黑衣人一個迴旋踢踹開了背後偷襲的黑衣人,手中的長刀狠狠貫穿了對方的心臟,在一個後翻騎在了一個黑衣人的肩上狠狠的拿刀從頭顱貫穿下去,在他倒地時一個空翻完美落地。



這時候他還真感謝學長的巴斯達教育,不然以前他應該是抱著頭閃得遠遠而不是救人吧?



嘴角不自覺得抽了抽,手中的黑刃更是快速的抹煞掉一條又一條的會呼吸的生物,一顆又一顆黑色的人頭應聲落在地面,濃重的血腥味擴散開來。



一攤又一攤的血泊染紅了周遭的一草一木,鮮豔的紅色染片了整個綠色。



抹掉最後一人的脖子後冷云雪哼哼的撿起看起來像是帶隊人的頭後切開結界走了出去,正好看見那帶頭丟石頭的黑衣頭領正嘲笑著中間冷汗越冒越多的夏侯殤。



「夏侯殤別當縮頭烏龜啊,你以為躲在你那群部下後面能躲過我們後面菁英部隊嗎?準備被射成蜂窩吧你哈哈哈!」



冷云雪慢悠悠地跳回樹枝上,單腿踩著樹幹,另一腿悠閑地晃蕩著,看起來好不悠閒!



而冷云雪還將提在手上的人頭放在一旁他們看不見的樹枝上,將黑刀平放在身側剛好遮住,整個人往樹幹上一靠就像是剛睡醒的貓一樣慵懶,與下面的殺氣騰騰的場景簡直分成了兩個世界。



而冷云雪在觀戰的同時,下方的人馬幾乎像是繃緊的弦一樣握緊手中的刀刃像是要拚死,染在身上的暗紅鮮血更是刺眼,而被包圍在中間的夏侯殤雖然毫髮無傷,但身上的衣服卻被打濕,額上的冷汗更是用滴的滴落在草地上,整個人像是從水裡打撈出來一樣。



「主子,您先逃吧,我們斷後!」在夏侯殤前方的男性轉過頭說著,被黑衣人貫穿的傷口冒著鮮血,卻來不及止血又要面對擔心七十米外的菁英部隊。



這群人真是可惡,居然選在主子毒發的時候,如果主子沒有毒發,這群人簡直就像是跳樑小丑一樣自不量力!



夏侯殤握緊了拳頭,半圓的指甲深深的刺入掌心中滴出鮮血,那雙彷彿能燃燒一切的赤眸充滿了殺意。



黑衣人肆意的嘲笑著他們,用著各種汙辱的詞語羞辱著他們的自尊,欣賞著他們痛苦的表情作為勝利果實。



冷云雪冷笑看著那群人,慢騰騰的解開了結界讓自己暴露在了眾人的眼裡。



「真吵,沒人聽過有人在睡覺時最好滾遠點嗎?」



-----------------------------尾-------------------------------



咦!?終於出現新人物了(灑花),除了奶娘之外又蹦出一個新人物啊啊啊啊~~~



漾漾終於開威一次了(點頭),一打千的能力無誤,在這古代果然闖天下(歪頭),不過現階段很威猛各種OP,不過以後會不會被吊起來打呢~(奸笑)



果然寒假比較多時間更文,每天無聊就是打打鍵盤看看影片,嘖嘖,沒上課就突然很無趣,上課又覺得好無聊(矛盾中)。



某寒覺得還是休息一下好了,覺得更太快有點奇怪(?),來放慢放慢一下速度好了(伸懶腰),順便好好構思構思一下整篇要怎麼走下去,以免寫到重要地方就發現,尼瑪某寒不會寫了(吐血)



某寒最近在看動漫呢,死X啊~火XX者啊~網XX子啊....等,一整個笑到快瘋掉(迷:這人瘋了,扔出去吧。),在火XX者看到6XX級,一整個BOSS挖人眼睛當場裝當場用,神馬治癒神馬手術,隨便找人挖眼睛裝進去就能用,簡直成神有木有!神經還會自動連接,要醫生幹什麼呢,通通不用當了,一整個開掛開到底啊XDDD



至於死X嘛....,某寒已經看到結局了,結局整個讓某寒撞牆撞到底,前面根本演假的嘛QAQ!要靈壓幹什麼,通通OUT了,這年頭刀子就夠了有木有!BOSS一把刀子扔出就下台一鞠躬,簡直強大了(抹淚)



網XX子啊....,這就算了,這比黑XXX球還要不科學,打個網球都能打出彗星撞地球這神場景,這比黑XXX球一跳三百尺灌籃,比名XXX南各種跳樓跳不死還要神。



既然說道名XXX南....(迷:你可不可以別再講下去了?你還要不要結尾了?廢話那麼多幹嘛,幫人打廣告啊!還自嗨成這樣,神經病!)(某寒:呃...好吧,某寒錯了,不應該亂打廣告,只是剛好在看所以覺得很有趣XDDD,好啦某寒廢話結束結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1 21:48:07 | 顯示全部樓層
寫的真好,音孟好喜歡
還有漾漾阿,
你在空間裡藏蛋糕,
不會有吃完的ㄧ天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2 17:30:45 | 顯示全部樓層
mengchiehkuo 發表於 2017-2-1 21:48
寫的真好,音孟好喜歡
還有漾漾阿,
你在空間裡藏蛋糕,

謝謝大大的喜歡(?)
藏在空間蛋糕一定會有吃完的一天,所以某寒很仁慈的給了漾漾幾本甜點秘笈(迷:為啥是用秘笈?),來到古代就是要準備妥當,塞幾本保證有備無患啊!(漾:但也要做出來能吃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4 22:21:0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聲音從不遠的上方傳來,不屬於現場任何人的沙啞嗓音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正享受著一生中最光榮的一次勝利的黑衣人怔再了原地,機械式的抬頭轉向了發出聲音的方向,頓時屏住了呼吸。



一截纖細的樹枝上倚坐著一位身著紫色長袍的男性,面帶著精緻的讓人嘆為觀止的銀紅交織面具,額頭還有一滴水蘭花包,欲開半休。一頭烏髮沒有任何梳整就讓它隨意的散在肩上,雖然看不清對方的模樣,但那似乎能將人吸進眼裡的墨瞳深邃宛如黑珍珠般閃耀著,在陽光照耀下他正躲在陰影處,替他增添了不少神秘感,而他單腿踩著樹幹,另一腿悠閒地晃盪著,沁涼的微風中,衣袂飄飛。



雖然看不清對方真面目,但那沙啞的嗓音並沒有減少他一絲風姿,反而增添了不少慵懶的氣息,那懶散的模樣就像是剛睡醒的貓兒般毫無危險。



但卻沒有任何一人有那心情去欣賞這看起來優美的男子,從一開始他們打了這麼久到現在,他們都從沒察覺過這名男子的存在,他是什麼時候坐在那哩,又聽到了什麼?



「你...你是誰!」黑衣首領故作冷靜地問道,但是那有些顫抖的音調卻不難聽出。



紫袍男子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悠悠晃著那懸在半空的細腿,「小爺是哪根蔥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很吵呢。」,雙手枕在後頸倚靠著樹幹,輕飄飄地看了他們一眼,「小爺我給你們一次機會,現在滾還可以活命。」



一群黑衣人聽了各個哄然大笑,彷彿聽見了什麼好笑的事一樣,讓剛剛突然安靜下來的氣氛一掃而空,但另外一方卻沒有任何一人敢小看那名坐在樹上的紫衣男子。



這麼近的距離還可以躲過他們的所有人的感知,這人又怎麼可能簡單。



黑衣首領吞了吞口水,然後強裝冷靜的手指著眼前的紫衣男子道:「弓箭手!殺!」



一陣微風吹來像是回應著黑衣首領似的,但片刻後那黑衣首領冷汗卻不停冒了出來,顫抖的手指有些垂下,不敢置信地看著那名紫衣男子。



而以夏侯殤為中心的十二人有些詫異,然後看向了很悠閒坐在樹幹上晃著腿的男性。



剎那間,偌大的森林除了微風吹動著樹林那婆娑的聲音外就再也沒有任何聲音,那遠處被風傳來的淡淡鐵鏽味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紫袍男子低聲地笑了笑,沙啞的笑聲彷彿在嘲笑著他們一樣,「你說的弓箭手,是他嗎?」不知道從哪掏出的頭顱拋了出去,在空中劃出了完美的弧線後,趴搭一聲的撞擊到地面,鮮血四濺。



落在地面的頭顱滾阿滾的滾到了他們面前,在地面畫出了一條鮮紅的道路,正對著黑色首領的頭顱用著死不瞑目的雙眸倒映著那名黑衣首領,失去光彩的黑色眼眸染上了些許紅色,彷彿像是經歷過慘烈的殺弒一樣。



「不...不可能,他們...他們可是....」



「是菁英是吧?他們實在是太吵了,吵到小爺睡覺就只好抹掉了。」慢騰騰的接下黑衣首領結巴的話語,男子打了個哈欠,「小爺現在很睏,你們可以滾了嗎?最好別讓老子請你們走,不然你們會死得很難看。」



僅剩的黑衣人咬牙切齒著,黑衣首領更是殺氣騰騰的瞪著眼前驀地殺出的紫衣男子,明明只要在一下就能夠殺死夏侯殤,怎麼可能就此罷休?



更何況如果他們沒完成任務回去就只是死而已,要嗎就戰死在這裡也不願回去生不如死!



下定決心拼死的黑衣首領手一指大聲吼道:「兄弟們上!殺死他們往後日子就不愁吃穿了!」



「殺!!!!」



僅剩的三十人大吼回道,三分之二的人像是赴死般殺向了對面喘了口氣的一群人,而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人朝著男子殺了過去,各個就像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般殺了過來,氣勢整個大升。



男子只偏頭掃了他們一眼,連動也不動,彷彿就像是沒看見他們的殺意一樣。



直到他們一橫排散了開來,拿著所熟悉的武器朝著男子個個死角攻去,男子才慢悠悠的從旁抽出了平放在身邊的黑刃,輕輕一揮,並同時用手框出一個圓,食指對食指、大拇指對大拇指,手掌心朝著外面手背對著自己,吟唱:『水之唱、風與風起舞鳴,壹之水刀狂。』



聲音細小,正好被刀劍碰撞聲掩蓋過去,幾不可見的手勢,被那一字散開的黑衣人擋了過去。



最後一字停頓下來,有個透明液體直接橫掃過去,在他們還未回神的時候展斷了他們的頭顱,有些斷後的也沒順利地躲開,直接從腰處斬成兩半。



妖豔溫熱的鮮紅色噴灑在地面,連慘叫也沒有,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然而卻沒有人注意到那細小的聲音與不起眼的手勢,他揮下刀刃只是想讓人把那透明的液體連想再一起,畢竟這個世界上不會有精靈百句歌更不可能有人憑手就能秒殺一群人。



如果這世界有內力的話,那麼這點小事應該可以辦到吧?



「妖...妖怪啊!」而在一旁沒有動手的黑衣首領一看見子衣男子什麼也沒做就只輕輕揮一刀就秒殺全場時便傻眼了,整個人立刻慘叫起來,引來了不少人的注目。



眾人轉了過去,那名紫衣男子根本沒有任何動作,只是手上多了一把黑色刀刃,但那衝過去要絆住子衣男子的十人卻腰斬的腰斬,斷頭的斷頭,滾燙的血液就像不用錢似的噴灑出來,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攤攤血泊,怵目驚心。



男子不耐煩地站了起來,手中拿著亮恍恍的黑刃,語氣轉變極為冰冷,「我警告過了,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硬要闖,那麼你們就下地獄去吧。」



腳尖輕點越下了樹枝落在了草地上,那剛才抹過了那菁英隊伍的血液還沾在黑刀上,暗紅色的大量血跡讓人臉色蒼白。



照這血跡數量,七十米外的人難道......?



立刻會意過來,黑衣首領在我靠近他前急忙地大叫著:「等等...等等!我們走,我們走!」



「晚了。」紫袍男子淡淡地送他們兩個字,一瞬間顯眼的男子消失在他們面前,一眨眼再度回神時他已經出現在黑衣首領面前。



手起,刀落。



紫袍男人動作就像是練過幾百次一樣熟練,那不帶情感的眼眸彷彿就像在切著毫無生命的東西一樣,輕輕斷了對方纖細脆弱的脖子,充滿懊悔的黑眸睜大了瞳孔,裡面參雜了不甘心與憎恨,然後慢慢地失去光彩。



被斬斷的頭顱順著地心引力落下了地面滾了一圈畫出了血跡,嫣紅的赤色讓僅剩不多的黑衣人更是嚇得棄下刀刃用盡全力想要逃離這屠宰場,卻沒想到紫袍男子連追也沒有追,就只依靠在一旁的樹幹上,看著那群僅剩不多的黑衣人遠離此地。



然而那十二人卻沒有打算要放過那群人,肩膀已經被捅出一個血窟窿的男子把手中的刀刃狠狠射了出去,刺穿了逃跑的黑衣人之一,而其他十一人也紛紛拿起了手中的武器狠狠扔了出去,還有比較輕傷的人站了起來衝了出去就是要滅了那群人。



紫袍男子掃了他們一眼,那唯一露出的墨瞳極為深邃,深不見底的黑色滲雜著許多不明的情緒,一下子握緊手中的黑色刀刃,一下子又鬆了手,彷彿在與什麼掙扎一樣,最後慢慢地閉上雙眼,再度睜開之時,已經變回那慵懶的模樣。



「真是的,剛剛就叫他們滾了還不滾,真是夠麻煩,累死小爺我了。」深吸了一口空氣,低啞的嗓音粗糙的像是老頭一般,但是那具纖細的身材與外露的白嫩雙手卻不像是一個有了年紀的老人,反而像是......



一個女人。



被自己想法所嚇到,夏侯殤心中搖了搖頭,擁有連他也探測不出的內力,還有那聽起來不像是偽裝的低啞嗓音與喉結,又怎麼可能會是一個女人?



紫袍男子當然聽不見此刻夏侯殤的想法,不然肯定會嘴角抽蓄,內心拍手暗忖完全猜對,但嘴上還是會說著否定的話語。



隨意拍了拍手打落不存在的灰塵,轉過去時正好看見了那染滿血的十二人以及坐在地上喘息的夏侯殤。



恩...,他是要好人做到底還是要轉身走人呢?可是他剛剛理由好像是他在這裡睡覺吧?萬一他不趕走他們那豈不是謊言不攻自破?



挑了挑眉看著那銀色髮絲與一直看著自己的赤眸,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果然很常找死阿...,果然還是轉身走人好了,反正他是王爺總有接替的人吧?



俗話說的好,自古無情帝王家,誰知道等等接替的人來那王爺會不會一句我發現他中毒之類就開始追殺我,所以趁人還沒來前趕快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好了。



「主子,都怪屬下沒保護好您,讓您今日毒發時還碰上敵人,屬下罪該萬死!」背後傳來了複數的請罪嗓音,不過很沒興趣理他們到底要請死還是要請跳樓的冷云雪抬起了腳步準備離去。



準備落跑的冷云雪才踏出一步後面就傳來的一道女性聲音,「不知閣下何方高人?」



停下了腳步,那女性聲音極為高傲,彷彿高高在上視人為螻蟻一樣,那完全不帶任何感激彷彿她問必要答一樣的發言讓人窩火。



冷云雪停下了腳步,那慵懶卻充滿上位者的傲氣嗓音輕輕道著:「對救命恩人發言是如此?可別忘了你們也是吵我睡覺的一份子。」



舉起了滴著鮮血的黑刃,那高傲的女子一剎那蒼白了臉,而那充滿不屈的眼神彷彿想要將他狠狠咬死一樣。



又是一個被捧在天上的人,一定是那種除了主子說話是人話其他人說話都是屁話的那種讓人很想打一頓的混障。



反正這種人少惹,他不犯她,她也最好別惹他,不然他就會讓她知道沒有翅膀也沒有飛機飛在天空上的失重感。



哼哼,只要用點小法術就能夠讓人飛上天,不過在這古代就算有輕功也不可能飛上天吧哼哼。



偷偷竊笑著,不過有面具擋著根本看不見裡面人的表情,本來就不打算在理他們的冷云雪準備要走時又有一道男性的聲音阻止了他,「閣下剛剛師妹對您的態度我代她向閣下致歉,我們非常感謝閣下您的救助,可否請問閣下大名?」



現在的人都想阻撓他走是想要殺人滅口嗎?雖然你的語氣很真誠但是我要是傻子我就會把真名留給你。



無奈地轉了過去,那夏侯殤儘管有些狼狽卻還是死死的盯著自己,而身邊的護衛也都傷的傷倒地的倒地,看來那十二人多多少少也被那些黑衣人的車輪戰給弄得筋疲力盡了。



剛剛那開口的男子此時摀著肩上被捅出的洞口有些艱難的開口,那涓涓流出的鮮血要是在不止血恐怕就會要命了吧?



而剛剛在黑衣人面前硬撐大概也就是極限了,如果他那時沒有殺死那黑衣首領其他黑衣人就不會逃跑,如果他們不跑,大概這群人就全數陣亡了吧?



「小爺叫啥很重要嗎?反正你們大概也快去見閻王了吧?」看著他們狼狽的模樣冷云雪毫不留情的打擊他們,倒也不急著走,反正他要走的時候他們一定會阻撓,而且如果他們真的想殺死他,他也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被解決的。



學長的巴斯達教育可不是蓋的!



「不許對主子無理!」剛剛那發言的女性炸毛跳起,但女性身上的傷口也不停流出血液,加上剛剛被他氣到臉色就已經夠蒼白,現在缺少血液幾乎與白紙毫無異同了。



雖然他對他們死活沒什麼太大的興趣,但是剛剛那位男性他倒是印象不錯,要伸出一根小拇指救援倒不是不行。



「爺說啊,如果你們求爺,叫爺三聲救命恩人感謝您,或許小爺會有那麼點善心就你們喔。」走到他們面前蹲了下來,挑釁的看著女性,這種貓逗老鼠的行為倒是挺有趣的。



難怪學長以前那麼喜歡整人,換個人被我整,這感覺還滿爽的。



糟糕,我學壞了!



「不需要你假慈悲!」女性怒吼,而冷云雪也不是很在意的聳了聳肩。



如果這女性沒受重傷的話恐怕就不是大吼了吧?而是直接撲上來砍人了。



不想再繼續逗女性,轉身就看像對第一印象滿好的男性,上下掃著他身上的傷口,嘴角不禁抽了一抽。



這男性剛剛好像是站在夏侯殤的正前方吧?傷真的不是普通的多,連肩膀都被捅出一個大洞來,身上還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傷口。



普通人沒倒下都算好了,這男的還不關心自己傷口倒是跑去關心他家一點傷口都沒有的主子,還說要請罪,不愧是古代,忠心耿耿啊。



稍微猶豫了一下,冷云雪從口袋中撈出了從醫療班拿的一打超好用藥罐中的其中一瓶,有些心疼的看著沒有標籤的白色瓶子。



如果可以我還真不想暴殄天物,但是偏偏這個男性暗衛又給我如此好的印象,而且我又浪費一張爆符救了他們,如果就這樣讓他們死了,那我那張爆符不就浪費了嗎?



再來剛剛那群黑衣人叫這個人為王爺,代表了他們是那不知道打哪來的王爺手下,如果讓他們死在這座森林,被人發現的話,恐怕就不是一件好處理的事了。



這座森林我是不知道是不是歸冷家所管理的,但是這裡卻是離冷家最近也是最方便的棄屍地點,在同時也是個不容易讓人起疑的地方,如果老爹在官場上的敵人有腦袋,或許會藉由王爺死在此處來做文章,就算皇帝在保護老爹,也不可能這麼如此正大光明的保護,這樣這個皇帝可能會被罵昏庸而失去民心!



即使皇帝在看重自家老爹恩情也不可能因為此事而失去眾大臣的忠誠心!



所以到時候一定會為了大局而丟車保帥,最壞的打算有可能會冠上莫須有的罪名抄家滅族,殺害王爺這個罪名這可誰也擔不起!



可是要知道這一打藥罐他用完他就再也拿不到了,現在他居然要送給這些萍水相逢根本不認識的一群人,這真的讓人肉痛啊!



只差沒抹淚的冷云雪深吸一口氣,慢慢的扭開了藥罐,不等他有何反應,食指輕輕沾了點藥膏後抹在他身上出血的小傷口,不到片刻那還在流出血液的小傷口立刻止血,不想看他們詫異表情,我蓋上蓋子後就把藥罐扔給了男子,直起身子拍了拍灰塵。



為了他爹,為了那兩個哥哥,這點小藥罐沒事的!



可是真的好肉痛啊!



深深吸一口氣,很快就聽見後方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反正他們吃驚的樣子不外乎就是當年我抹上的樣子,反正再怎麼變也不會變到哪去的。



但是嗚嗚嗚,媽媽我下一次不亂救人了拉,浪費我這高檔的藥罐,萬一我以後受傷了我找誰啊我嗚嗚嗚。



暗自抹淚的我還沒抹完淚,那男子很詫異地開口:「閣下這藥罐...?」



「吵死了,小傷抹一抹就好了。」完全不想再聽到藥罐兩個字的冷云雪迅速打斷男子的話,到時候他一變心連藥膏都別想抹到!



緊握著藥罐的男子把藥罐遞了出去讓其他人先抹,摀著傷口有些狼狽地爬起來跪在地面,「閣下這藥罐不如我們出錢...」



「你不覺得你的傷要先塗嗎?我敢保證你在不塗你的主子跟你的師兄師姐師弟師妹還有各式各樣你認識的人都要幫你收屍了。」掃了男子一眼,吐槽的冷云雪伸了懶腰,而一聽到他這話的眾人,手拿藥罐的女性立刻地給了離男子最近據說是師妹的人,而那師妹立刻抹了一點在那男子身上,有些擔憂地看著他。



「不用...這點小傷還行,倒是主子...。」很擔心轉向夏侯殤,但夏侯殤已經閉上那赤紅的眼眸虛弱得依靠在一旁的大樹上,但是從那雜亂的呼吸還是可以辨別出他沒有完整放心他這陌生人,只是確認他不是敵人罷了。



得,他家主子真是金貴,每個人都在擔心,到底是中了什麼毒每個人都把他當成玻璃娃娃?



「原來你們主子是玻璃娃娃,爺記住了。你們最好給小爺滾離這裡,哪裡來的回哪去,再吵小爺一次就讓你們直的來橫的回去。」稍微摸了摸脖子,昨天他的聲帶才好沒多久今天就講這麼多話,不是我在說,真是有夠痛的!



看來有好一陣子喉嚨要休息一下才能練習開口了,不知道他出來這麼久了奶娘醒來沒,如果被奶娘發現他不見了可就死定了。



「你大膽!」那被男性稱為師妹的女性大吼,不過冷云雪只賞給對方一個白眼後轉身就提起腳步就走。



一看到我要走,那還在擔心夏侯殤的男性立刻轉了過來,「小的請教閣下大名以便往日償還人情。」語畢,還瞪了眼那準備提刀上來跟我拼命的女性一眼,而女性委屈地垂下了刀刃,死死的瞪著我。



完全不想理對方的冷云雪看也不看那女性一眼,決定不想用腳走的他偏了頭,「不必了,小爺我對你們人情一點興趣也沒有,給老子滾離這裡就是對小爺最大的感激。」潑冷水給男子的冷云雪毫不客氣的說著,也不等他們有所回應,已經很不耐煩的冷云雪彈了一記響指,以冷云雪為中心,四周的微風全集中了過來,將帶來的落葉包圍起冷云雪,模糊了眾人的雙眼。



然而在最後冷云雪瞟了一眼那名肩膀上被穿了一個血窟窿的暗衛,微微挑了眉。



不知道為什麼,這名暗衛給了他一種奇怪的感覺,但是這種感覺卻說不上來,總覺得......



有一種親切感。



「咦?」男子驚呼著,而也感覺到不對的夏侯殤也睜開了雙眼,只見被包圍在葉子中間的紫袍男性在一片葉子擋住他的視線下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從來沒來過一樣。



而也在男性消失的同時風停,吹起的葉子失去風的引導下一片片落下,枯黃、嫩綠的葉子飄落在地,彷彿在告訴眾人那男性是真正存在而不是夢幻。



然而卻因為風起的原因,紫袍男子左手衣袂飛起,讓眾人清楚看見了那名紫袍男性的左手手腕上戴著一條銀色手鍊,而中間有著一顆小指指甲大小的紫水晶,那紫水晶中央鑲著一朵瓊花,雖然很不起眼,卻還是極為清楚。



夏侯殤盯著中間剛剛紫袍男性所站的地方微微瞇起了雙眸,若有所思。



而守在夏侯殤身邊的十二人更是詫異地看著突出毫無落葉的那一塊空地,揉了揉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那剛剛跟男性嗆聲的女性臉色更是蒼白的不得了。



到底是達到什麼樣內力的人居然可以如此出現的莫名出現的突然消失呢?



夏侯殤皺起眉頭,看向了一旁剛剛讓紫袍男性很有好感的男人道:「冥,去把那個男人身分查出來。」



「是!」回過神被換為冥的男性恭敬答道,有些擔憂地看著夏侯殤,「主子,您...?」



「無礙,回府!」調息著內息,慢慢恢復的夏侯殤撐著身體站了起來,回頭看了眼剛剛男人所站的地方,再轉頭看向了旁邊暗衛正在擦得藥罐上。



這個人,肯定不簡單。



------------------------------尾------------------------------



總覺得...好像爆字數了耶XDDD



前面有一種第三人稱的FU,但是到後面卻又變成了第一人稱,感覺跳來跳去會不會很奇怪?



可是卻又不知道怎麼第三人稱保持到底,所以之後就變成了這樣....?



寫到第八章了,感覺離結局很遙遙無期阿.....。



某寒是有想到結局,但是這結局不怎麼美麗,感覺有點不太黑暗又有點搞笑的結局阿XDDDD



感覺有點偏調某寒所喜歡的結局,有點偏向老梗!?(某寒:不!我一定要改要改(修劇本)



(迷:作者跑去改劇本了,那麼最後就由我來做結局尾吧!)



(迷:希望各位喜歡小寒的文章,如果有任何錯字、劇情怪異之處、任何字句看不懂之處,歡迎在底下留言,那個修劇本還在掙扎的蠢作者將會為您解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4 22:47: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那我想問問!所以等那些爆符啊!什麼什麼符用完後,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得到嗎?這樣漾漾要怎麼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4 23:00:27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好看好看!!!!
我好期待下一集啊啊啊啊啊啊!!!
大大要加油!
漾漾好帅好威啊!
好少能见到这么威武的漾漾~~~~~
期待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2-4 23:08:20 | 顯示全部樓層
漾兄與作者桑請接受鄙人一拜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2-5 12:18:45 | 顯示全部樓層
星袸 發表於 2017-2-4 22:47
那我想問問!所以等那些爆符啊!什麼什麼符用完後,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得到嗎?這樣漾漾要怎麼打? ...

這一點某寒之後會解釋,可能第十章以及第十一章來解釋。
還有一些像是漾漾既然可以使用言靈阿,符咒阿,吟唱歌謠...之類,怎不去征服世界什麼的
某寒會花兩章來解釋,不用擔心的(微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