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冷寒殤雨

[小說] [特傳+古代自創]背叛後的重生♥1/15更新正文至第161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18 21:36: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希冥 於 2017-1-18 21:41 編輯

大大文寫得很好呢~~很新奇的劇情!!?古代裝的漾漾一定很美 (被打)
劇情穿越其實蠻像言情小說的!!!
漾漾~~加油!!!不要再被欺負了!!!你這麼OP你可以的!!!!(?)
大大很期待下一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9 05:01:55 | 顯示全部樓層
若是讓他們發現一些端那他還能不能活下去啊?>倪。
,一定是我跟不上時代,我果然老了>嗯>啊。

今天這邊好像挺熱鬧的,都不像文區了啊w
無論哪一方,要討論就去黑白講,要筆戰就私下解決,然後就是,小心觸犯到版規喔(撐頰)。
作者更文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9 12:54:38 | 顯示全部樓層
邱安琪 發表於 2017-1-19 05:01
若是讓他們發現一些端兒那他還能不能活下去啊?>倪。
恩,一定是我跟不上時代,我果然老了阿>嗯>啊。

是阿,某寒一考完試回來就如此熱鬧真的很神奇。
一回來看文所有留言就讓某寒一整個火氣上線直奔頂點,某寒覺得很需要休息(嘆氣)
很感謝大大的支持,某寒會繼續努力,只是原本想說今天還要在一篇的,來慶祝考試完成,看來算了,火氣直奔上來完全打不下去(深呼吸)
大大真的很用心,某寒打都沒發現QAQ!!到現在才發現錯字真的好多啊啊啊,滿滿錯字連篇XDDD
感謝大大,某寒已經更改了喔(微笑鞠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9 12:57:46 | 顯示全部樓層
希冥 發表於 2017-1-18 21:36
大大文寫得很好呢~~很新奇的劇情!!?古代裝的漾漾一定很美 (被打)
劇情穿越其實蠻像言情小說的!!!
漾漾 ...

謝謝大大的支持,能讓大大您感覺到新奇某寒很感動QAQ!!
某寒一直很想要脫離公式文,所以一直很努力往公式文以及自己所喜歡的方向前進www
穿越其實本來就是言情(?),那種戀愛某寒嘿嘿嘿(竊笑)(迷:怎麼有種陰謀的感覺?)
某寒不能讓漾漾太OP,不然可能就變成瑪莉蘇(?),所以多多少少要抑制抑制一下,雖然某寒也很喜歡這種主角發威的感覺,寫起來感覺很爽的感覺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9 12:59:35 | 顯示全部樓層
上官唯 發表於 2017-1-18 21:04
安安,小唯覺得大大寫的不錯但名字,小唯感覺改成背叛後的重生會比較好喔! ...

小唯(可以這樣稱呼嗎?)大大好,感謝大大的稱讚(微笑)
背叛後的重生嗎?感覺確實比較好(摸下巴),某寒寫的時候沒有太注意呢,某寒等等會進行更改,感謝大大喔(鞠躬)







點評

好的等更文喔!  發表於 2017-1-23 13: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9 13:01:19 | 顯示全部樓層
Hannahyms 發表於 2017-1-18 20:24
非常精彩!其待更文~   雖然看過很多穿越古代的文,但是很多都是穿越後會把事實告訴看見的第一個人。。。 ...

感謝大大稱讚www(心花怒放中)(迷:這人怪怪的...)
確實,某寒也很愛看穿越小說,但大部分都打什麼傻子清醒後就立刻成神這種的,某寒其實不太喜歡,所以就決定這樣改,得到肯定某寒好感動啊www
謝謝大大支持,某寒會繼續努力的(握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2 17:52: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冷寒殤雨 於 2017-1-23 00:19 編輯

第三章



這是一座天然的冰洞,是在水世界裡面極為隱蔽的地方,而此處也因為米納斯與老頭公兩人同心協力創造出了一個封印徹徹底底的保護住這冰洞,只有他們三人自願踏出的那一刻才能解開封印。



但是恐怕不會出現那一刻。



「主人....。」冰凍深處,將褚冥漾軀殼帶走的米納斯化為人形佇立在一塊水藍色直立的水晶柱前,雙眼哀傷地看著被冰封在中間的黑色短髮的清秀少年,眼淚不自覺得順著那精緻的臉龐一滴一滴落下,墜到地面上結成了晶瑩剔透的冰珠。



原來,她也有淚水。



只是他卻看不見。



  ※  ※  ※



「雪兒...。」有些沙啞的嗓音從旁傳來,那已經邁入中年的男性慢慢靠近,雖然看上去已有四十好幾了,但是看起來卻極為年輕,從那健康的小麥膚色與壯碩的肌肉可以看出即使不宜操練卻還是會堅持自己的訓練,一刻也不會放縱自己。



冷云雪慢慢地抬起頭來看像那所謂的老爹,那雙黝黑的墨瞳依舊毫無動靜。



「夫君,雪兒一定是累了,我們待在這裡肯定吵到雪兒了,我們先出去吧。」看著那依舊空洞的眼神林氏冷笑著,但很快便一掃而空,既是擔憂地看著冷云雪又是一手抱著冷戰戟的手嬌滴滴地說著,那無辜的眼神怎麼看怎麼讓人想狠狠恩愛一番。



不過完全不吃這套的冷爹毫不憐香惜玉的將林氏推了出去,警告性地瞪了她一眼,然後轉頭換回擔憂的眼神。



我的天,這裡的人都是有資格拿奧斯卡扮演獎啊!這老爹剛剛上一秒還在瞪人,下一秒就換上擔憂的眼神,若不是他眼睛還看的到沒瞎,都快以為剛剛那擔憂是真的咧!



還有剛剛林氏那也太強大了吧?那替自己著想的眼神有夠逼真,彷彿我是她親生的一樣,真的不是普通噁心。



原來一間小房間四個人各個都不是省油的燈,變臉比翻書還快,剛剛若是他當真...,是不是他又要嚐到一次背叛的滋味了?



果然無論換到哪個世界,誰都不能信,能信的,只有自己。



即使出生入死的朋友,在利益抑或是弱點面前都會低下頭,然後將那陪伴自己許久的刀刃刺入他發誓絕對不會背後放冷箭的夥伴身體裡。



到最後,受傷的永遠都是付出真心的人,笑得永遠都是當初對著自己溫柔的人。



無論如何,這點永遠不變。



所以,這一世他不會再傻到讓自己受傷死亡。



我慢慢地抽出被握住的手,稍微往後退了一點,乍看之下似乎是恐懼,但是從那空洞無神的雙眸中卻看不出任何情感。



似乎早就知道結果的冷竹傲有些失落,不過卻也沒有就此灰心,反而更向前了一步,伸出了右手露出了哀求的神情看著他,「雪兒,你什麼時候可以給我一點反應?一點也好....。」



看著那隻手我又往後退了一點,直到撞到了牆壁後才發覺自己已經退到了床角無法再往後退,而我也”茫然”的往後看了一下後,轉頭回去看向了慢慢收回手,垂下頭有些失落的冷竹傲。



一旁的大哥看了我一眼沒有多說什麼,只伸出手拍了拍冷竹傲的肩膀像是在安慰一樣,不過那冰冷冷的撲克臉卻什麼也看不出來。



「爹,或許姨娘說的對,雪兒想休息一下。」不是第一次被拒絕的冷竹傲朝冷爹說著,而冷云雪的性格每個人都知道,那看見人就想躲的個性任誰都頭大不知道該怎麼辦,而大夫也說了冷云雪這個癡傻也完全治不好,儘管他們都快將這個世界的神醫全請了過來也還是沒有任何辦法讓冷云雪恢復。



一聽到冷竹傲的發言四人之中最高興的就莫屬於林氏了,可以離開這種每樣東西都很高貴卻不能順走任何東西的房間當然開心,只是對不能摸走裡面任何一樣東西很難過而已。



冷戰戟本來就寵冷云雪,所以只要皇上贈與了他什麼東西,只要是冷云雪用的到的就快馬加鞭地送了過來,而且還派了護衛守在門口不讓任何人進去,就算進去出來時一定得搜身看看有沒有人偷偷順走裡面的東西,若是抓到,姨娘就直接修書一紙送回老家,並將東西物歸原處,而如果是下人,那便打上五十大板死了丟入亂葬崗,活著便打發或是賣給人販子去,絕不輕饒。



而上次就有一個奴僕趁著送飯給冷云雪時便順走一個冷竹傲在異國所買的金釵,價值連城、作工精細,美得讓人愛不釋手,而擁有者也是個傻子,也不會有人在乎,所以那奴僕便順手拿進自己懷裡,從門口出去剛好被士兵搜身搜到便嚴懲五十大板,最後的結果就是被丟入亂葬崗中被野狼野狗啃蝕掉,那一幕看得讓不少人不禁恐懼起。



冷戰戟同意了冷竹傲的話點了點頭,有些不捨地看了眼縮在床角的冷云雪後,才轉身一步三回首的走向門口,最後才率先走出了房間。



林氏很快地跟在冷爹離開了房間,一點留戀也沒有,反而是冷竹傲在離開前還回頭朝著冷云雪講了些照顧好自己之類的話語,才慢慢走了出去,最後房間內就只剩下了冷云雪與那撲克臉的大哥。



沒有迅速跟著出去的大哥深深地看了眼冷云雪,眼底的情感令人捉摸不透,而那撲克臉卻讓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這位大哥到底要幹嘛?該不會看出了什麼吧?



「以後不要再跟不認識的人出去了,待在房間裡或是去院子玩也好,注意點。」大哥看著冷云雪說著,那一直毫無情感的雙眸終於露出了一絲擔憂,不可能等一個癡傻甚至還啞巴的孩子回自己話或是對自己有所反應,所以交代完話後大哥也轉身走了出去,但在走出去的同時還貼心的將門小心的關上,而在門完全關上前還看了冷云雪一眼,最後才完全關上了門。



所以這被原主批評為可怕撲克臉的大哥其實是個外冷內熱的好人?還真是有夠貼心的。



但是外面這麼多人,為什麼沒有任何人發現呢?他們究竟是沒發覺還是只是表面關心我實際上也想把我這個『傻子、啞巴、醜女』解決掉呢?



我深深地看了眼門口,不知道為什麼,剛剛劃過心頭的暖流逐漸變的冰冷,最後變成一根根冰刺扎在心頭,既疼卻早已麻木。



反正上輩子都被家人朋友愛人背叛了,又怎麼可能在乎這點小事呢?



但是上天讓他穿越重活了一生,那麼他這輩子絕對不會在犯下同樣的錯誤,他容易心軟,那麼他便會強硬的逼自己無情;他容易相信別人,那麼他便會對每個人抱持著一絲疑惑,建築起高牆讓所有人無法再靠近他;如果他愛人的結果卻是背叛,那麼他這一世便不再愛上任何人。



不知不覺的,溫熱的液體驀然地順著我的臉龐落下,全身上下幾乎疼得難受,心臟像是被人狠狠捏住一樣,不自覺得我捲起了身軀緊緊抱著自己像是在尋求溫暖一樣,但是無論如何我怎麼抱著自己,那打從骨子裡的冰冷怎麼也無法散去,無論怎麼抬手想要抹去淚水,但那滾燙至極的液體卻不停滾滾而出,宛如壞掉的水龍頭般怎麼也關不住,那些怎麼也不願想起的記憶不停飛掠腦海中,那一聲又一聲熟悉的嗓音不停指責著他,不停地在他頭上扣下莫須有的罪名,無視了他一句又一句的辯解,扼殺掉了他卡在喉嚨中的真相。



他們寧信一個無生命的影像球,寧信一個外人的真相,卻不願相信他這個朋友以及相處多年的家人身分,他的人生居然做得如此失敗他還相信著全世界的人都是善良也是夠可笑了。



他到底錯在哪?為什麼沒有人願意相信他?為什麼所有的人都指責著他?他就只是想要朋友而已,很難嗎?



別人都可以輕而易舉得到的東西為什麼他得不到?從小到大不是被排擠就是被他衰運趕跑,無論他怎麼想要融入別人的團體裡,但他們總是把他當成衰神一樣厭惡的趕走,用著他們所能想的到的汙辱詞語咒罵著他,甚至以嘲笑他為樂趣。



他到底錯在哪裡非要世界這麼對待他?他不就只是個普通人嗎?但是為什麼他就是得不到一個普通人能夠得到的一切?就連一個最簡單的溫暖也得不到,總是只能躲在別人看不見的角落舔舐著自己的傷口,最脆弱的一面也不敢外露在眾人面前,沒有任何一個知心朋友能夠在他身邊陪伴他度過,就連最後他那些自稱他”朋友”的人提起了砍殺敵人的武器對著自己,而口口聲聲說會愛自己的男人也抱著女人用著仇視的眼神瞪著自己。



到最後,能信的只有他自己,能保護他的也只有自己。



所有人都不能信,誰都不能信。



這個世界都拋棄他了,還有誰不會拋棄他呢?



  ※  ※  ※



在書房中三個男人互相看著對方不發一語,而坐在主位的不是別人正是冷家的家主同時也是冷竹傲與冷孤雲的親爹冷戰戟,而冷孤雲便是坐在家主左邊萬年的撲克臉大哥,右邊則是坐著與剛剛滿臉擔憂現在卻完全沒有任何表情的冷竹傲。



三個男人面無表情地坐在書房裡面,四周的溫度不停地往下降,讓躲在暗處保護書房的暗衛都不禁拉了拉身上的衣物,將自己的氣息壓到最低不希望裡面三人有任何一人能夠發現到自己而掃到颱風尾。



雖然在冷云雪面前他們三人都是個表情豐富甚至多話的人,但是在外人面前他們就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即使有人死在他們面前,甚至流淌著鮮紅的液體跪求著他們,他們依舊能夠面無表情的用腳了結他們的生命,然後嫌棄地將穿在腳上的鞋子毫不留情地丟了出去,然後在當作什麼也沒發生的命令奴僕端出水來清洗被弄髒的雙腳。



他們冰冷無情,但是在面對冷云雪時他們卻多情又溫柔,若是他們這模樣出現在世人面前恐怕會嚇死一干人吧?



但是面對那毫無雜質猶如新生嬰兒般的純淨眼神時,他們也沒有那辦法狠下心來將染上鮮血的雙瞳看向她,也無法用著冰冷的語氣對著連一句話語也講不出的孩子。



或許是因為待在朝廷太久,對於各種爾虞我詐已經厭惡到一個極致,而面對一個毫無雜質的白紙,總是會不禁地想要多疼惜一點,讓這白紙能夠保持著純潔無瑕。



即使這種純白並不是天生而是被人所陷害的。



對於他們這種打滾在陰謀中成長的人,怎麼可能會相信冷云雪五歲的時候是自己跳入池水之中?而怎麼又那麼剛好跑到那毫無人煙的甚至說不定那時的冷云雪根本不知道冷家還有那種地方,又怎麼可能會一個跑過去然後又跳下去呢?就算是五歲的小孩也不可能會跳入水中。



那時候的他正好受了重傷無法幫冷云雪出氣,只好讓這件事情隨著時間消逝在洪流之中,原本以為冷云雪癡傻後他們應該就會放過那孩子,卻沒想到後院那群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動下殺手,讓他不得不調動暗衛待在暗處保護冷云雪,但明箭易擋暗箭難防,那些女人總是能在暗衛暫時離開不到十分鐘的時候趁機一次又一次的對雪兒動下殺手,這更讓他心疼至極。



雖然他已經想過無數次要將冷云雪帶在身邊,但是冷云雪每一次看見他總是嚎淘大哭著,讓他不得不退讓好幾步,只能無力的調動暗衛在那孩子身邊保護著她。



只是那些女人......。




一想到那完全不安分的三個女人,頭疼的冷戰戟閉上眼睛手支著額頭嘆息,偏偏一個女人名義上也算是他的妾,兩個也是他的女兒,怎麼就這麼如此的不安分?



若不是周氏還算安靜不跟著起瘋,不然他恐怕都想提了大刀架在她們脖子上叫她們安靜點。



靜謐的空氣也在同時被打破,冷竹傲與冷孤雲連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能讓自己父親頭痛的大概又是那三個女人了。



但是對冷竹傲來說那三個女人其中兩個就是自己娘親與親妹妹,而對冷孤雲來說其中一個還是自己最為頭痛的親妹妹,不得不說,這三個女人不只他們爹頭疼,他們也頭痛到也不知該怎麼辦,無論他們怎麼說就跟石頭丟入大海裡一樣,連一點漣漪也濺不起來,在他們面前她們總是保證絕對不會再動冷云雪,但是在暗地裡到底做了多少次他們怎麼可能又不知道?甚至有不少次危害到冷云雪性命的都是他們硬扛下來,而暗衛在這幾年來也不少人因為她們那三個女人不消停的陰謀受了傷,既是心疼四妹又不可能大義滅親。



到底該怎麼樣才能讓他們停下那些無意義的計謀?這個家族雖然在世人眼裡很強大但是家裡實際上也只有他們五個孩子而已,對於其他大家族那十幾二十個的子女他們簡直連別人的一半也沒有,在這種時候她們還有心情內鬥不幫忙想辦法是想等有人拿刀架在她們脖子上才甘心嗎?



明明都是同一家族的人、都是同一個性、流淌著相同的血液,為什麼就是不能和平相處呢?難道真的非要弄個你死我活才善罷干休嗎?



就算不提後院那三個女人,光是冷云雪也夠他們頭疼個一生一世了,畢竟遠水救不了近火,即使他們放了不少實力高強的暗衛,那三個女人總是能把他們引走後狠狠的欺負那癡傻的孩子,而他們也不能一直待在冷云雪的身邊保護她,每一次只能在回到家的時候聽著暗衛報告生著悶氣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所以他們找騙了全天下的神醫想要治好冷云雪的癡傻與啞巴的問題,但是無論請到了誰,回答他們的總是一句辦不到,而時間一久,便逐漸定型下來,到時候恐怕天羅大神下來也救不了。



而最重要的還不是冷云雪的癡傻與啞巴這兩個問題,而是她被眾人所嘲笑的醜顏。



只要是京城的人都清楚冷家四小姐長相醜陋、腦部癡傻、喉嚨無聲,而冷云雪會被喻為醜女是因為她的臉上長滿了疙瘩,無論怎麼抹藥也消不去,甚至還會變得更加嚴重。



有人說這是天生,但在他們眼裡冷云雪會變得如此絕對不會是天生,明明冷云雪的娘親是個極為美麗之人,又怎麼可能會生下一個醜顏之子?可是這滿臉的疙瘩他們確實親眼看見冷云雪生下時就帶著的,就算要怪也怪不了別人。



雖然他們曾想過可能是有人故意下毒,但無論他們請了多少神醫與御醫各個都說是天生怎麼樣也消除不了,所以這讓他們十分頭痛。



就算長相醜陋好了,起碼在五歲前她還是個機靈的孩子,學東西快學過絕對不忘、還很討人歡心,那雙靈動的黑眸就像是會說話一樣閃爍著,任誰看的都會忽視那醜陋的疙瘩想去疼寵那孩子,但那風寒過後所有一切就像曇花般消散而去。



原本靈動的墨瞳死寂的讓人不忍,那舉一反三的聰敏卻轉變為呆滯,那猶如銀鈴般的童音再也說不出任何話語,這一切的一切全都得歸在那三個完全不安分的女人身上,雖然他們已經有無數次想要教訓教訓,但是畢竟他們是家人,血濃於水的家人阿......。



只是,連他們這種視生命如螻蟻般存在的人都如此護家人了,為什麼那些女人卻不懂?



和平相處真的有那麼難嗎?



我們,不是一家人嗎?



------------------------------尾------------------------------



古代大家族就是麻煩阿(掩嘴笑),各種勾心鬥角某寒還真怕自己打不出來這種感覺(望天)



沒錯,某寒把漾漾穿的女主角很慘,女主是個啞巴、臉部長滿疙瘩甚至還是個傻子,這種設定連某寒都替漾漾難過啊(抹淚),所以某寒為了補償漾漾就讓他穿到有個好哥哥好父親的大家庭(迷:你確定有補償到嗎?還不是欺負的極慘?)(某寒:阿呀,換成漾漾就不一樣了阿~~~)(迷:在唬爛啊!)



其實某寒會打這尾不只是來打屁聊天的,因為某寒相信有人看到最後可能會有疑問,就是明明大哥二哥很疼冷云雪(褚冥漾)那麼他們還在猶豫什麼?還是真的如冷云雪(褚冥漾)所說的,他們只是在做戲?



某寒在此要替他們反駁一下,不是他們沒想過要打一頓好好管教,而是因為他們畢竟是家人,對大哥(冷孤雲)二哥(冷竹傲)而言他們是親人,是母親(林氏,冷竹傲之母)與妹妹(冷迎蓮(三姐姐),冷竹傲之妹。冷千柳(五妹妹),冷孤雲之妹。),對冷爹(冷戰戟)而言,她們是他的妾他的女兒,即使打得再兇,罪不致死。而且血濃於水,儘管他們是冷情之人對家人也是有所不同吧?所以真的不是他們無視,只是因為他們是”家人”,所以捨不得下手,只好多派點暗衛去保護冷云雪(褚冥漾),雖然到最後冷云雪(原主)還是死了(望天)



然後見過某寒狂飆髒話的請無視謝謝,某寒發現進化結晶不夠刪,就只好繼續放在那邊不想動了。



某寒突然有一種948794狂的感覺,這年頭世界果然怪怪的(聳肩)



接下來某寒決定不想再發生這種情況了,某寒就一次說清楚吧。



某寒在重申一次,這一篇是以授權的文章,當然,某寒這種以原作稍微改編而放上的行為也是經過原著同意的。



至於為什麼某寒會打上是自己創作的原因,是因為原著再與某寒討論的時候說道:「這篇文章不管作者是誰沒什麼重要性,更何況這篇是我捨棄不想開坑,所以作者打上誰也沒什麼差別,只要在楔子上標註我就行了,應該會有少數人會從我那篇連接過來,至於後面章節不用標註也沒關係,打你自己創作也可以,我不是很介意。」



當然,某寒也有發問如果有人看過原著的少數人有問題會不會有問題,但是原著卻又說:「看過我寫到後面的只有少數幾人,也不會有人嘴賤去問,放心吧。」



總而言之,以上這些對話是某寒複製貼上的,如果有任何懷疑可以去問原著,某寒可以保證這是絕對經過同意的。



某寒只到第四章都是原著的文章修改而來的,從第五章開始就會是某寒的渣渣文筆了(緊張中)。



不過某寒第一次在網路上發飆,也第一次罵髒話,真的覺得很神奇(嘴角抽蓄中)。



話說有沒有人可以見識要怎麼快速累積進化結晶阿,一直湊不到50個,刪不掉那個有失形象的留言啊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3 04:46:5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好可憐~~扮傻已經好辛苦了,還要長滿疙瘩QAQ~~好可憐呀~~不要緊,姐姐親一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3 11:45: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冷寒大大,倫家想問一下。。。古代。。。那不就三妻四妾?(⊙o⊙)那漾漾要分老公??                                              很其待大大的文筆,你的文很好,倫家看過很多特傳相關的文,都覺得大大的文很吸引。請您加油喔└(^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3 13:45: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上官唯 於 2017-1-23 13:46 編輯

加油,不要去在意別人說的話只要知道自己是對的就好他人所說的都可以不用去理會,因為只有自己認同自己他人才會認同你(我絕對不說這句我是從特傳上拿來改編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