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冷寒殤雨

[小說] [特傳+古代自創]背叛後的重生♥2/16 更新至 公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14 22:31:44 | 顯示全部樓層
逆蝶彼岸♪ 發表於 2017-1-14 18:32
錯覺!假的!是你業障太重了!(被巴

你自己也爆出奇怪東東囉~?(笑

你...你好兇QAQ(小受樣)(遭毆)

倫家就真的不會什麼愛情故事阿QAQ(縮牆角),尤其是什麼『男主角推倒了女主角,然後...』這種神馬的某漓絕對不會寫(臉紅)!(迷:阿人家是有叫你去寫那啥床地之事嗎?)(某漓:是...是沒有,但...但是...總...總會寫到的...吧?)

然後真的是某漓業障重嗎?某漓覺得一定是偷偷罵某漓!(鑑定無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5 00:01:5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冷寒殤雨 於 2019-1-31 16:04 編輯

第一章(修)


痛!



全身上下就像是被火燒一樣火辣辣的抽著,就連喉嚨就像是好幾年沒喝過水一樣疼得連聲音也喊不出來。



「這傻子還想裝死到什麼時候!」尖銳的女性聲音從旁傳來,但在女性音落的下一秒,一道聲音撕裂空氣狠狠打在他的身上,疼的他抽氣連連。



現在是怎麼回事?他不是已經死了嗎?難不成死了還鞭屍?還是他們還不肯放過我,硬是讓鳳凰族復活我?



稍微扭了扭僵硬的手臂,立刻悲催得發現手腳幾乎沒有一處能夠動彈,甚至一動便疼得讓人倒抽一口氣,但一旁的吵雜聲卻參雜著笑意,還可以聽見有人喀著瓜子看戲。



「我說三姐姐阿,別那麼暴力阿,到時候把四姊姊打死了怎麼辦啊?四姐姐可不會說話啊。」聽起來極為噁心的女聲從旁傳來,言語中還參雜著笑聲,聽得讓人不禁起雞皮疙瘩。



三姐姐?四姐姐?那是什麼東西?公會何時可以稱姐道妹了?而且前面這個數字是怎麼一回事?難不成是大家庭的姊妹花?



皺起眉頭吃力的睜開眼睛,褚冥漾便看見好幾個打扮花花綠綠的女性坐在他的正前方,還有一群看起來像是丫鬟的小女生手中拿著大扇子替那些打扮招搖的女性搧著風,而前方不遠有三個長得極為醜陋的婆子拿著染滿血的鞭子『危』笑地看著他。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還是公會換了口味,四周全是木製品,就連房子都看起來搖搖欲墜,但那些打扮花俏的女性也穿著著奇異的和服,但卻又不像是和服,反而像是古代女子穿的那些繁雜的衣裳。



這是怎麼回事?公會袍服改了他怎麼都不知道?而且改成這麼古代化,是有沒有這麼喜歡古代?



而且公會有這麼窮嗎?隨便一棟破房子應該也要比這看起來一吹就倒的木房強多了吧?為什麼他會在這裡被鞭屍?



「五妹妹別擔心,這傻子可命大的很,看看,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呢!」穿著黃色羅裙的女性輕笑著,手托著下巴用著極為輕視的眼神看著他,然後手擺了擺,站在他前方的婆子便恭敬的退了開來,眼前一下子就清明了起來。



傻子?他在說我嗎?什麼時候他有傻子這個稱號了?好歹每個人都罵我是妖師的後代快滾吧?何況好歹我也有紫袍的能力,何時被人指著鼻子罵傻子了?他哪裡像傻子了?



忍不住笑了出來,而剛剛開口的黃衣女性朝著他冷笑,「看吧,傻子就是傻子,被打還笑得很開心呢,蠢死了。」



一下子僵住了笑容,他立刻臉黑了下來,若不是他剛剛在笑他還以為那女人只是朝著他的方向說別人而已,現在他要是在不清楚那女人在對他說話他不是腦子壞掉就腦袋進水了!



所以剛剛他們口中的「傻子」「四姐姐」指的是他?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他現在是怎麼一回事?他不是已經死了嗎?就算被復活了怎麼突然轉性成「四姐姐」了?



好歹也是四弟弟或是四哥......,啥!



等等!這不是重點!他家不是只有他一個男生跟一個姐姐嗎!他何時有了這麼多『姐姐妹妹』了!從哪裡來的!



突然想通的褚冥漾當機,但是他當機不代表其他人也跟著當機,也藉著機會當然要大似的嘲笑一番。



「哈哈,果然是傻子,剛剛笑的那麼開心然後又癡呆住,真懷疑他怎麼有那個資格當太子妃。」粉色衣裙的女性毫不留情地大笑著,但說到最後一句話時像是故意替他拉仇恨質一樣,黃衣女性立刻轉過來惡狠狠地瞪著他,彷彿不將他活剝生吞不甘心一樣。



很好,他又多了一個新疑問,『太子妃』又是什麼東西?可以吃嗎?



我倒是聽過一首叫做太子妃的歌,但是拿歌在這裡說幹嘛?



要是他在不知道現在身在何處他這個紫袍大概都可以拿去退了,但是老實說他還真不敢相信。



穿越這種老梗到連連續劇都不屑撥的劇情怎麼會發生在他的身上!一定是他死的方法不對!



所以他那時候不應該拿爆符了結自己,應該等別人拿刀捅他才對!沒錯!一定是因為他自殺所以老天才把我丟來這個看起來鳥不生蛋的鬼世界!



他現在可以回去再重來一次嗎?他一定會乖乖站在那裡給人桶的,想說不想死在別人手上有必要穿到這裡來嗎?至於嗎?



而且人家穿來不都是什麼千金大小姐還是什麼XX嫡女,再不濟也是個農家婦女吧?他這個一穿來就被綁起來吊打又是怎麼一回事?天看他不夠慘所以要更慘是不是?



果然古人常說沒有最慘只有更慘阿......。



無語問蒼天的褚冥漾抬頭望天,那欲哭無淚的表情讓人摸不著頭緒,而被忽視的黃衣女性更加憤怒,一把抽走了一旁婆子手上的鞭子,就準備往他的身上招呼。



「三姐姐別打了,到時候爹爹回來了打出個問題來就不好了。」粉衣女性笑著阻止黃衣女性,轉頭眼角掃了眼褚冥漾,嘴角又不禁翹了起來,眼裡的惡意更加的猖狂。



不提那所謂的爹爹還好,一提黃衣女子心中一把火就燒了起來,手緊緊地抓著皮製的鞭子就狠狠的往他身上招去。



剛剛被打是他還沒有恢復意識也沒有意識到他已經穿越這個事實,要是他已經恢復意識還被一個手無搏雞之力的小女子打,那麼他都想把自己塞回爐子重造一遍了。



褚冥漾眼裡閃過一絲陰狠,手稍微扭了一下便掙脫了打了死結的麻繩,身體往旁一偏閃過了那一擊鞭子,也順著方向傾斜雙腳一拉,腳腕處的部分便脫臼掙脫了繩子,往地面一倒雙手撞擊到地面的同時剛好將脫臼的地方崁了回去,雙手往腳腕摸去,「喀喀」兩聲就將脫臼處裝了回去,速度快得讓人眼睛幾乎跟不上。



「轟!」



原本用來綁人一隻手臂粗的木柱驀然倒塌,而斷裂的地方正好是腰部的位置,若是剛剛褚冥漾沒有閃躲過去的話那麼現在段的就不是那根木柱而是他的身體!



現在小孩哪裡學來這種斷腰方式啊!這小女孩怎麼看也才二十歲上下吧!這是誰教的啊!



臉完全抽筋的褚冥漾看著那根替他受苦的木柱默默點了根蠟燭,然後有些皺眉的看了眼出鞭的黃衣女性。



「傻子你敢躲!」沒打到人還在嚎的黃衣女性尖叫著,原本看起來還算美麗的臉龐整個扭曲起來,手持著鞭子二話不說又朝著褚冥漾招呼過去,而一旁的粉衣女性也只掩嘴笑著,當作看戲一樣。



「......!」傻子傻子,你才全家都是傻子!



原本想要罵出口的褚冥漾一頓,明明嘴巴張開卻吐不出任何的話語,但也還來不及疑惑,鞭子就朝著他打了過來,只能放下疑惑往旁一滾,閃過了那幾乎致命的鞭子,就算是好脾氣的褚冥漾也不悅的蹙起了眉頭。



他是做了什麼滅了她祖宗十八代的殺人行動嗎?有必要招招要他命?而且每一招都是往死裡打,我是欠了她多少命?



何況照剛剛說不出話的模樣來看他是個啞巴吧?這具身體應該也是他們認識的,為什麼他們可以用著毫不在乎的模樣拿著鞭子像是打畜生般這樣對待自己的『四姐姐』?



掃了眼都在看戲的人,褚冥漾微微瞇了瞇眸,緊握起了拳頭。



這些人,找死。



退了好幾步狼狽的跌倒在角落中,那黃衣的女性帶著冰冷的微笑一步步靠近他,而褚冥漾眼裡閃爍了一絲嗜殺,但還是偽裝的抱緊身軀微微顫抖。



現在這具身體都被虐的毫無力氣,想必原主應該是被活生生地打死所以他才會在這裡,若是不好好的報復一番,那就太對不起一睜開眼就痛死人的我了。



一招斃命,照剛剛那個什麼五妹妹還什麼東西說的,他是個啥鬼『太子妃』吧?那麼拿『太子妃』的身分殺了個人應該不犯法吧?



古代嘛,身分地位就是王道,混到『太子妃』身分還能被欺負成這樣人生也是活得夠失敗了。



「賤人,明明就是個傻子卻能得到太子妃的頭銜,太子都嫌你噁心。」甩了一下鞭子,破空的聲音讓人不禁撫了撫手臂,不少丫鬟婆子退了好幾步,鐵鏽的氣息逐漸加重。



褚冥漾挑眉看了眼黃衣女性,然後掃了眼四周的丫鬟婆子,將他們的容貌一一記了下來,嘴角慢慢勾起了幾不可見的笑容。



「賤人,去死吧!」舉起鞭子狠狠朝褚冥漾甩去,而褚冥漾正打算做出反擊時一陣破風襲來,狠狠地打飛了那幾乎用盡全力要他致命的鞭子,也在同時另一道與剛才不相上下的破風襲來,將黃衣女性狠狠打了開來,完全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



一剎那,一道紫色與黑色的身影從天而降擋在褚冥漾前面,強烈的殺氣從他們四周散了開來,四周的丫鬟婆子立刻跪了下去,全身顫抖完全不敢說話的一直磕著頭,磕的頭破血流也不敢放輕力道或是慢下來。



粉衣女性也沒料到明明這兩人明天早上才會回來,卻在這時候出現在他們面前打亂他們的計畫,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看見兩人放出的殺氣,粉衣女子也不敢多說什麼,瑟瑟發抖地靠在牆上,眼睛時不時地飄向不知生死的三姐姐,但更多是恐懼地看著站在她前面放著冷氣的兩名男人。



「大...大哥...二哥...。」粉衣女子顫抖地喊著,剛剛那從容看戲的姿態已經全數散去,剩下的全是恐懼與恭敬。



我微微抬頭看了眼那所謂的『大哥二哥』挑了挑眉,不過也不敢太大的動作去看他們,他們剛剛揮出的掌風居然毫不留情地把一個女性打了出去,雖然好像在維護她,但是若是被他們發現他們所保護的人已經死了,那麼下一個被拍去撞牆奄奄一息的大概就是他了。



這具破身子根本沒有半點力氣去與他們抵抗,若是被他們發現那還得了,才剛重生就要準備踏入地獄,這末免也太悲催了吧?



他沒有之前的記憶也只能依靠剛剛他們所說的話來進行判斷這具身體以前的狀況,不過他們剛剛提最多的也只有『傻子』跟『太子妃』這兩個詞,這時候他該好好扮個傻子嗎?扮傻子是不難,但是我不知道這原主以前到底是多傻啊!



到底是傻到連人都不認得了呢還是傻地可以認得誰是誰啊!雖然這兩種好像沒什麼差別,但是實際上差很多好嘛!假如原主以前很討厭這大哥二哥,現在我要是撲過去抱住他們大腿求安慰求保護這不就赤裸裸地告訴全世界我是假的嗎!但是如果原主以前很黏這所謂的大哥二哥,然後我現在看見他們沒有撲過去,這不就又說明了我根本不是原主嗎!



到底為什麼別人穿越都可以遺傳到記憶就我穿越沒有記憶!一定是我死的方法不對!可不可以讓我回去重新被人砍一次啊!



------------------------------尾------------------------------



怎麼感覺某寒很優閒啊?明明後天要期末考的說(望天)



這種神馬期末考給他LET GO吧!考差被當就....就...就補考還能怎辦QAQ!



阿,某寒在昨天好像沒有提到一件事,就是如果有些人是看琉璃大大的公告來的,某寒沒有打算要照著琉璃大大當初所設定好的模式走喔,至於某寒要怎麼走,就是個秘密了(微笑)



某寒很感謝各位觀看,更感謝替某寒挑錯字,歡迎有任何問題或是文章中出現錯字在底下留言,某寒會立即去更改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7 03:51:38 | 顯示全部樓層
著下巴用著極為輕視的眼神看著他>托。
不是你國文不好啦,大家都難免會有些沒看見的錯字XD(拍

原來是穿越www太子會是學長之類嗎www
沒看過琉璃當初寫的所以對原設也沒啥印象呀(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7 19:37:35 | 顯示全部樓層
邱安琪 發表於 2017-1-17 03:51
手拖著下巴用著極為輕視的眼神看著他>托。
不是你國文不好啦,大家都難免會有些沒看見的錯字XD(拍

某寒改了,感謝大大www
太子不會是學長,應該說,某寒對學長還有漾漾這種CP感到疲憊了XDDDD
琉璃當初的原設是:現代穿越到古代 → 遇見男主 → 再從古代穿回現代 → 再從現代穿回古代 → 最後漾漾雖然已經原諒眾人,但是卻不願意繼續待在現代想回去古代與男主一起笑傲天下(欸?)這樣XDD
某寒是有點想偏向這樣架構,但是某寒隊最後結局有點不太滿意,所以會修改一點,但大部分其實還是圍繞著古代這點走。
某寒怕沒有解釋清楚,第二章還會再說一次。
某寒這篇是以古代為主特傳為輔,雖然漾漾在古代還是可以使用咒語或是符咒這些,但是數量有限會讓漾漾不會隨時開外掛直接秒殺敵人或是拿張爆符變顆炸彈打片天下,而漾漾也會關心到世界平衡關係而盡量不使用守世界技能。
但為了不讓這篇古代變得簡直就像自創,某寒會在某些劇情上加一些只有守世界才會發生的事,而且也必須以守世界的角度來解決才能化險為夷,當然,這是為了不讓這一篇完全除了褚冥漾這三個字以外都是自創的關係,不然某寒會怕有些人可能會不太喜歡這篇XDDD
不過這麼久只有一個人留言,某寒難過拉QAQ!!!!!!!!!!!!







點評

文章是自己的,不要因為沒讀者就沒動力了ww感謝詳細解釋ww期待後續  發表於 2017-1-18 10:3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8 17:19: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冷寒殤雨 於 2018-8-8 18:18 編輯

第二章



最初的信任,最後的背叛,當彼岸之花綻放時一切將歸為虛無。



白色光明、黑色陰暗,不論是哪個種族,到最後都擁有自己的歸處。



黑與白之間沒有任何的差別,流淌出來的血亦是相同,卻在這個世界中互相殘殺。



鮮血覆蓋大地,憎惡壟罩世界,仇恨掩蓋了分辨是非的雙眼。



黑與白、陰與陽、善與惡,兩者永遠無法交叉的存在。



一切的一切,就算追溯到源頭,也無法得到答案。



但是,世界不就是這樣組成的嗎?



  ※  ※  ※



痛!



當褚冥漾醒來後第一個感覺到的就是這種痛到想罵髒話的疼痛。



眼睛不用睜開就可以聽見身體上下傳來的悲鳴,就連喉嚨也乾的像是火在燒一樣讓人難受。



現在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反射性想要抬起手按腦袋的褚冥漾忽然發覺手腳似乎被什麼綁住。剛剛先被痛覺痛到差點罵髒話,所以才沒先感覺出來手腳被類似麻繩的東西反綁住。



身後好像還靠著什麼東西,照著電影劇情他相信應該是柱子或圓柱之類的東西。



好,他猜是米納斯沒把他成功帶離那地方然後被公會抓到丟到醫療班復活鞭屍,不然他一個已死之人又怎麼可能會有感覺?



不知道米納斯跟老頭公最後會怎麼樣......



公會應該不會對幻武兵器與手環做什麼吧?



到頭來,就算拿到紫袍,他還是依賴著米納斯。



只是他想不懂,為什麼黑色與白色不能好好相處呢?



感覺到鼻子酸了一下,想起最後一幕的褚冥漾感覺到心臟狠狠抽痛了一下,痛得讓人都感覺不到身上傳來的痛楚。



明明,不是都好好地再一起嗎?



為什麼?



他感覺到滾燙的液體從眼角落下,炙熱的溫度在臉頰上留下痕跡。



「嗯?這傻子哭了?」一道從來沒聽過的聲音突然想起,他還沒回過神,破風的聲音就從上方傳來,隨後狠狠地打在他的身上。



靠!



所有感傷眼淚全逼了回去,褚冥漾立刻張開眼睛瞪向對方。



只是一睜開眼所有怒氣全消失殆盡,取代而之的是一堆問號。



映入眼底的不是他所熟悉的工會本部或分部,也不是在電視之類會看見的什麼監牢地牢那些,而是他家老媽最愛的古裝劇裡會出現的破敗草房。



草房?公會的喜好何時變得這麼特別了?



還未來的及打量整個房間,與剛剛聲音不同的少女聲音傳入他的耳裡。



「哼,傻子掉眼淚?說出去都沒人會信!」



褚冥漾順著聲音看過去,他才發現聲音是從那個被他當成裝飾品的東西傳來的。



看見對方穿的衣服,他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一件事。



五色雞頭有同伴了!



目瞪口呆看著對方那淡粉色的長裙,雖然布料看起來不錯,但是這種奇葩衣服他除了在五色雞頭身上看過之外他還真從未看過有人穿成這樣。



不,更正確來說,是這種類似古代服裝的衣服在五色雞身上看過,不是五色雞頭穿著粉色長裙跑過。



好吧,除了三年前那詭異的月光仙子之外。



不過對方看起來也很陌生,不只臉,就連身上的服飾與打扮也與他的認知完全不同。



站在他正前方的少女臉上看起來鋪了很厚一層的粉,臉頰兩邊還刻意拍了不少腮紅讓臉看起來白皙又紅潤,髮上還插上許多金飾與翡翠來固定那看起來就是不好綁的髮式。而身上穿著淡粉色的華衣,外面還披了件白色紗衣,襯出女性優美的線條與清晰可見的鎖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華流動輕瀉於地,手上戴了不少金飾與價值不斐的飾品。



不得不說衣服很美,但是整體看下來金光閃閃的飾品完全與淡粉紅衣服所給人的優雅感覺相差了十萬八千里,雖然少女很美,卻給他一種能離多遠就多遠的感覺。



花孔雀,這是他對那名少女唯一的想法。



往旁掃去,他看見好幾個阿嬤級的人穿著樸素的衣服,手中拿著染血的鞭子,好像他欠了她們幾百萬的樣子,凶神惡煞瞪著他。






打量完全部人他才發現其實那少女旁邊還站著一位比較小卻看起來比較成熟的女性,身上的打扮也與旁邊淡粉紅的少女比起來簡單很多,很容易就會被人忽略。



不過那女性雖然身上穿的純白色羅裙與旁邊的少女比起簡單很多,但那打扮怎麼看就是與他常看見的打扮相差甚遠。



現在公會女生都流行這種打扮嗎?



不過這種打扮怎麼感覺好像在哪裡看過。



......



......



等等!



褚冥漾突然瞪大眼睛,剛剛一閃而過的想法讓他腦袋瞬間空白。



不會吧......



「哎呀,三妹妹看看,傻子就是傻子,掉個眼淚也不會突然變聰明,還不是一樣傻?」花孔雀如是說,高傲的抬起下巴不屑的用鼻孔看他。
太棒了,這花孔雀不但跟五色雞頭是志同道合的朋友,還跟摔倒王子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不過......



嚥下口水張開口想問他們什麼,但他卻很悲哀的發現他發出一點聲音。



皺起眉頭很努力想要發出聲音,但從喉嚨傳來的疼痛感怎麼就是打破他的希望。



不會吧......有必要狠到讓他變啞巴嗎?



「哎呀,這傻子張開嘴巴想幹嘛?想說話嗎?」花孔雀哼了聲,嘴角冷冷地往上勾,輕蔑的眼神欠揍的讓人想一巴掌呼過去。「既然如此我就仁慈幫幫他好了。」



語音落下,一旁的阿嬤們勾著陰狠的笑容抬起手中的鞭子朝他揮過去。



腦袋當機還沒回神,褚冥漾的身體就先做出反射動作。



手腕輕輕扭了一下發出清脆聲響,一下子就掙脫了那被綁了死結的麻繩。連麻繩都還沒落到地面褚冥漾就先抱著頭蹲下來了。



但奇怪的是,頭低下來的時候,他好像摸到了類似頭髮的東西......



突然光亮被遮住,褚冥漾抬眸掃了眼,看見了無數青絲擋住了光線,也遮住了他的視線。



他記得,他的頭髮好像沒有這麼長吧......?



剛剛閃過的想法可能信越來越大,褚冥漾無視了周遭的聲音,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捻根頭髮,狠狠往下拉。



痛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淚整個噴出來,不過不是因為拔頭髮太痛,而是因為拔頭髮傳來的痛覺讓他整個淚崩。



這是錯覺這是錯覺這是錯覺────!!!!



他一定是太難過傷到神經所以才會生出錯覺來!這絕對不是真的!!



誰來呼他一巴掌告訴他這不是真的!



「賤人還躲!」



無視褚冥漾心理的孟克吶喊,比剛剛強勁好幾倍的破空聲音從頭上甩下來,他反射性的往旁一跳,但完全忘記雙腳還被麻繩綁住,整個以極度蠢的姿勢撲倒在地上。



還沒感覺到痛楚傳來,就先聽到後面應該是木頭的東西被打裂的聲音,很大的碰一聲,某個重物直接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碎了還是怎樣,幾片木屑飛到他的眼前陣亡。



......


強做很淡定的褚冥漾慢慢抬起頭,然後他看見站在他正前方的花孔雀不知何時手上多了一條鞭子,陰狠的眼睛死瞪著他。



僵硬回頭,他看見了剛剛綁住他的圓柱被打成兩半,而那一半圓柱也不知道是被炸彈炸過還是自爆,整個碎成渣渣散落在地上,看起來悽慘無比。



他是殺了她全家還是滅了她祖宗十八代?



這活得像是仇人的打法是怎麼回事!



完全不科學啊!直接打爆一根圓柱啊!



「傻子,還敢躲!」花孔雀忿忿說著,抬起手又朝他甩了鞭子。



不躲的人才是傻子!



雙腳被麻繩緊緊綁住,沒辦法翻身逃過的褚冥漾只能克難的往旁滾了圈,而鞭子險險的從臉頰擦過,打在地上凹下很深的痕跡。



褚冥漾看著那鞭子失去力道後才鬆口氣,但臉頰傳來的刺痛感讓人忍不住罵出髒話來。



他欠誰了他!



「賤人!還閃!」



閃你去死啦!



一抬頭就看見鞭子朝著頭打下來,褚冥漾想也不想就圈起手反射性就想念出百句歌。



張開口他才很悲哀的想起他已經沒有聲音,但鞭子已經落在眼前,這時候想要已經來不及。



他發誓,等等他一定要打飛那花孔雀!



咬牙瞪著那條鞭子,褚冥漾張開手就要接住,但還沒接住,一道黑色人影突然掠過他的眼前,隨後那條染血的黑色鞭子瞬間就斷成兩半。



撲天而來的殺氣往四周散開,才發現有兩個人的背影出現在他面前。



「大、大哥......二哥......」看見突然出現的兩人花孔雀變得異常緊張,很標準的做了壞事被抓包的樣子。



而少女身邊的阿嬤們一看見兩人臉色突然大變,全身顫抖立刻跪了下去不斷磕著頭不敢說話。



「三妹,你在對小妹做什麼!」穿著著紫色衣袍的男人連看那些人都懶就直接質問花孔雀。



一旁穿著黑色衣袍的男性突然轉頭,面無表情的臉透露出一絲擔憂,快速蹲下來小心抱起他。



褚冥漾掃了眼男性放在身側的長劍,恐怕剛剛那條鞭子就是這人切斷的吧?



「沒事吧?」低沉的聲音從男性嘴裡吐出,褚冥漾抬頭看去都忍不住讚嘆了。



這是一個渾身都散著軍人氣息的男性,身體雖然纖細卻明顯看得出是練過的,一身暗色的圖騰錦袍裁剪得宜,他的五官稜角分明,雙眼裡雖然有著擔憂,但眼神卻異常銳利,就像一把利刃一般,讓人不敢隨意靠近。



雖然守世界裡面不缺帥哥美女,但像這種氣息特殊的男子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男性上下打量著他,隨後皺起眉頭,拿起了放在身側的長劍挑斷了綁住腳的麻繩,完全沒有要等他回答的意思,就直接抱了起來。



「小妹。」與花孔雀對質的紫衣男性轉過來,黑色的眼眸同樣也充滿了擔憂。



男性的肌膚呈健康的小麥色,看上去,倒更突顯出幾分英俊;紫色錦袍裁剪得宜,襯出他修長挺拔的身姿,臉的輪廓與現在正在抱著他的男性有幾分相似。



......



等等,小妹這是在叫他的意思嗎?



他何時改名改姓叫小妹了!



他沒改姓過吧!



就算要給也要改小弟啊!



紫衣男性看著他,而下一秒眼裡突然燃起憤怒火焰,一個轉頭就瞪向了那花孔雀。



「三妹!」憤怒的聲音迴盪在整個草房裡面,那幾個阿嬤們頭僅靠著地板完全不敢亂動。



淡粉色少女似乎也恐懼對方,看見對方怒吼立刻就露出了畏懼的眼神,往後倒退了幾步,靠在了牆角上。



「二、二哥......」小小叫了聲,花孔雀低下了頭,完全不敢說些什麼。



無數黑色氣息從少女身上散發出來,褚冥漾看著那些黑色的意念連碰都不想碰。



然後,他突然注意到一件事。



一開始他看見的白衣女性消失不見,就連何時離開他都沒注意到,好像她從未存在過一樣。



人呢?看見有人來就跑了?



也跑太快了吧!



左右看著四周真的完全沒看到那女性,原本他還想要直接回頭看看身後,但他突然找尋的動作卻讓那兩人男性的目光放在他的身上。



「小妹怎麼了?」紫衣男性突然跳到他的面前,眼底閃著不明的希望與期待看著他。



看著紫衣男性,他突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不,從來到這個世界開始,他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他到現在還是不敢相信,但身邊的一切還有周遭的人卻一直逼他要接受現實。



他......



他......



他好像穿越了嗚嗚嗚嗚嗚!



突然想摀臉的褚冥漾只想淚奔,他不過就只是自殺而已,有必要這樣把他丟到這種奇怪古代嗎?



當他沒看過電視跟小說嗎!這種連老媽都不想看的芭樂劇到底為什麼會發生在他身上!



為什麼!難不成是他死得方法不對嗎!



照理來說他不是睜開眼就該投胎或是在地獄裡面嗎!



咳!更正,不是在地獄裡面,不是應該要在安息之地嗎!



為什麼他睜開眼會在這種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鬼地方!



而且為什麼是古代!



他不想要去到古代過活阿渾蛋!



「小妹。」紫衣男性伸出手在他面前揮呀揮,似乎在試探著什麼。



褚冥漾冷著眼瞪著眼前的手,很努力抑制著想要乎對方巴掌的當作沒看到。



這時候,什麼都不做就對了。



照剛剛那花孔雀說的話,恐怕他穿到的人應該可能或許是個傻子,那麼他就更不能輕舉妄動了。



如果真的是個傻子,那他就不可能像小說裡寫的一樣,挨揍打一打就清醒,然後就讓女主角重操舊業一路攻打到男主角手牽手心連心大家一起統天下的美好結局。



小說寫的很美好,但現實穿過來根本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更別提他是個守世界的人。



如果他只是個普通人就算了,那他還可以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混下去,問題是,他在升上紫袍的時候就在圖書館裡面讀過,如果穿越到其他世界,是絕對不可以破壞該世界的軌道與秩序,不然的話就會被世界監視者發現,然後再見說掰掰。



每個世界都有屬於每個世界的軌道,如果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或人闖進來,那麼整個時間就會開始失去原有的平衡與秩序,到時候穿過來的人保證死定。



不能干涉這個世界,也不能多做一些這世界做不到的事,只能服從世界順從遵從秩序。



但誰能告訴他,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而且為什麼小說裡面女主角穿過去都有一些人生跑馬燈或是突然出現記憶之類的東西,為什麼他什麼鬼印象都沒有?



好歹也來個人物介紹吧!



誰知道這裡的人誰是誰啦!



沒有人物介紹也沒關係,起碼也來個基本自我介紹吧!



為什麼別人小說裡面女主角穿過去什麼都有,就他什麼也沒有?



這樣到底要怎麼裝下去?誰知道怎麼裝!



這樣人生也太困難了吧!要是他演錯這人的角色怎麼辦?



在他找到回安息之地的方法前,他還要卡在這人的身體裡面耶!



為什麼他的人生這麼困難!



一定是他死的方式不對!



------------------------------尾------------------------------



恩......,有沒有覺得看到後面根本不知道某寒在打什麼?沒關係,其實某寒也看不懂自己在打啥(迷:你連你自己都看不懂!這到底是誰的文啊!)(某寒:是某寒的文沒錯啊,但是某寒的國文老師說,寫得自己越看不懂就代表寫得越好!所以就乾脆寫得全世界的人都看不懂就代表某寒寫的超好!(大拇指)(迷:去死吧渾蛋!)



其實最後一句某寒可以解釋,他(褚冥樣)是她(冷云雪),但他(褚冥樣)依然還是他(褚冥樣),懂了嗎?(迷:你到底是在打啥!繞口令逆!)(某寒:就是.....,他是她 ── 褚冥樣穿到冷云雪身上,所以他已經是個普通人;但是他依然還是他 ── 即使穿越到冷云雪身上,褚冥樣依舊還是褚冥樣他自己啊,只是身體(軀殼)換了一個而已,就算性別改了他還是褚冥樣啊,靈魂是褚冥漾,穿到哪裡除了別人口中的稱呼改變外,他就是個褚冥漾,到死也不會改變這樣。某寒解釋夠好了吧!求拍手!)(迷:哪邊涼快哪邊去!)



恩...打到這裡某寒都替漾漾難過惹,看來以後男主角要追漾漾難追惹啊,漾漾變得太黑暗了(點蠟燭)(迷:主角不就學長大人嗎?)(某寒:才不是,既然人都穿越惹,當然要創個男主角打開漾漾心房啊!天地良心某寒更要對得起自己良心啊!)(迷:天地良心就你最無良好嗎!)



對了,某寒發現都很少人來留言,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穿插了古代而不是眾人所喜愛的特傳(?)



也有人對某寒這篇性質還感到疑惑,那麼某寒在這裡解釋清楚。



琉璃當初的原設是:現代穿越到古代 → 遇見男主 → 再從古代穿回現代 → 再從現代穿回古代 → 最後漾漾雖然已經原諒眾人,但是卻不願意繼續待在現代想回去古代與男主一起笑傲天下(欸?)。這樣



某寒是有點想偏向這樣架構,但是某寒對最後結局有點不太滿意,所以會修改一點,但大部分其實還是圍繞著古代這點走。



某寒這篇是以古代為主特傳為輔,雖然漾漾在古代還是可以使用咒語或是符咒這些,但是數量有限會讓漾漾不會隨時開外掛直接秒殺敵人或是拿張爆符變顆炸彈打片天下,而漾漾也會關心到世界平衡關係而盡量不使用守世界技能。



雖然某寒在這個古代世界沒有限制漾漾可以使用爆符、風符、火符、水符...等與咒語這些,甚至還能夠使用精靈百句歌這種OP技能,但某寒只會讓漾漾在前頭已不習慣此環境而失手使用或是顧忌到生命為前提而使用,不會讓漾漾整個手腳全放開言靈稱霸全世界(迷:那這樣也是很神拉。)(某寒:早知道直接放大招逼皇帝下台一鞠躬滾蛋算了,漾漾當皇上,肯定明君!)(迷:你確定?不是笨君嗎?)(漾:欸!你們什麼意思啦!)



回歸證言,為了不讓這篇古代變得簡直就像自創,某寒會在某些劇情上加一些只有守世界才會發生的事,而且也必須以守世界的角度來解決才能化險為夷,當然,這是為了不讓這一篇完全除了褚冥漾這三個字以外都是自創的關係,不然某寒會怕有些人可能會不太喜歡這篇XDDD



至於會做到怎麼樣的程度某寒是不會爆料的,而特傳的部分只會出現在中後段,前段主要是漾漾剛穿越來此地的心得,所以可能會讓各位大大感覺到無趣實在很抱歉。(迷:那請問您的中後段在哪?)(某寒:好問題,某寒根本還沒想到到底會出幾章,更沒想過要怎麼切入,只能說前段是漾漾最後落花誰家(?)中段就會切入一點特傳,最後會...(噓)某寒不能全部爆料出來。)



其實應該會有人好奇為什麼會選如此老梗的穿越方式,更奇葩的是為什麼一定要背叛死,難道不能意外或是其他事情...等,其實這些全部都是為了鋪路而選擇,從楔子開始到某寒所切分的前中後段,全部都是在鋪路給結局而寫的,尤其是某兩篇(燦笑),至於是為怎麼樣的結局而鋪路某寒就BJ4了。



如果拒絕古代文的,某寒只能說很抱歉,某寒這篇真的是古代為主特傳為輔,除了最後結尾之外,整篇故事很少會出現特傳的人,幾乎都是某寒的自創人物,如果真的決心要入坑的某寒會更用心地繼續寫作,如果有任何感覺不喜之處請各位見諒,某寒第一次寫文也是第一次寫在網路上,如果有任何錯字或是劇情上問題隨時可以發問,某寒都會一一講解,如果有像這樣某寒整個劇情講解不清的就會在下一章上打得更加清楚,EX:此篇。



另外某寒發現還是不定時更文好了,固定更文某寒都忍不住手癢想打,打完很期待各位的想法,所以神馬的周六晚上12:00更得面壁去吧XD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8 18:57: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白梅亞 於 2017-4-16 17:37 編輯

抱歉.請問一下有沒有下文?我太想看了因為我個人覺得非常好看!
非常期待看到大大您更新後的文章喔!

點評

您好,回復須滿15字(重複字句和標點符號皆不算)請於七日內改正  發表於 2017-1-19 20: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8 19:26: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琉璃寒 於 2017-1-19 18:09 編輯

哎呀更了耶,某漓這麼努力在段考你居然就偷更了2篇,真是的。

原來大哥二哥是個暖男阿,真是覺得好貼心,某漓也好想要一個這樣的哥哥喔QAQ!!!

只是漾漾最後怎麼這麼黑暗阿,某漓都感到哀傷了(抹淚)

打得很好呢,某漓很喜歡,有符合到某漓口味(拍手)

大大加油,某漓會繼續等待餵食的(伸出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8 20:11: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黎冥夜 於 2017-1-19 18:07 編輯

還真的有耶,我以為獄這渾蛋欺騙我!
果然沒浪費某夜明天要考試的準備時間。(迷:你明天要考試你還在這裡?)(某夜:適時的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打得真的很好呢,只是漾漾阿,沒必要為了幾個人就燒了紫袍阿,紫袍燒掉了就重生不出來耶。
這裡是古代阿不是守世界啊阿阿,不要為了一群渾蛋們燒啊!!(燒掉不如給我!(咦?)
不過女主太可憐,喔不是,是漾漾好可憐,重生到一個啞巴、癡傻又醜的人,隨然在漾漾這主角光環下恢復聲音又治好癡傻然後醜也是假的,但是這十六年也過得太可憐了吧!某夜都難過了。
還碰到一群欺負弱智...欸?好像不能這樣說,是欺負智障....也不能亂罵,是欺負有些智商不足的人有木有良心!(迷:有差嗎?)
真的是死個上千次都不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8 20:24: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非常精彩!其待更文~   雖然看過很多穿越古代的文,但是很多都是穿越後會把事實告訴看見的第一個人。。。然後漾漾威化。。。再然後遇到冰炎或其他特傳人。。。感覺有些一成不變的定律。。。所以大大的文本人非常其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8 21:04: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安,小唯覺得大大寫的不錯但名字,小唯感覺改成背叛後的重生會比較好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