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貓咪

[同人文] 【特傳】穿越者的遊戲 9/24 第十五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9-16 00:30:4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竟然又看到依漓了www(開心)話說這章出現了好多新的角色。冬雪之後大概會找到讓她會有強烈求生慾望的心靈支柱吧(其實我第一時間想到漾漾

點評

放心會有的//依漓之後要如何登場,我這邊要多想  發表於 2020-9-16 19:2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冬雪視角)
與學姊交談完畢後,展開移動符轉移回旅館房間內。

一傳送完畢,瞬間感覺到很多不同的氣息、力量。

!!?

這些氣息是……隱隱約約感覺到數十名公會成員的氣息,其中還有黑袍級別的坐鎮於此地,可能是我們目睹背叛者的面容,對於日後畫通緝畫像、讀取那段時間技藝能派上用場,只求公會快點追捕安地爾歸案。

「冬雪妳沒事吧?」冬雪跟著大學部的學長出現在這邊,兩人態度也十分嚴肅著。

「冬雪,這是精靈一族的飲料,先喝一喝,壓壓驚。」大學部的學長拿了一罐精靈飲料,我也舉起手接下飲料:「謝謝學長。」

打開飲料罐喝了一口,濃厚的溫暖蜂蜜牛奶味道灌入味蕾,原本的心態也更著平穩下來。

「公會待會會派遣紅袍前來記錄背叛者現在的樣貌,並且發布全境通緝,成效可能不高,那人現在應該進行偽裝。」語畢,能想像到又有無辜的袍級死於非命,面容被安地爾給利用,甚至取代。

「我們現在要去巡邏設下結界、隱避氣息的陣法,以免鬼族高手追蹤過來。」玲說著,原先活潑的聲音隨之消失,取而代之是嚴肅的口吻:「最近別亂跑,外出一定要攜帶護衛。」

點點頭,表達了解。

說實話,最近生活費恐怕要跟人借錢,因為不能外出、接任務的前提下,想要維持生活也會遇到挑戰。

這個挑戰只希望快點結束。

「冬雪,我們要去巡邏了,掰掰。」玲說著,目送兩人的離去。

「待會會有負責貼身護衛的女生來,我就待在門邊守護。」門旁的護衛,這麼說著。

他淡淡看了一下我,「你真的很幸運,我也有朋友遇到那背叛者….」他在這邊停頓下來,不用多說大家也知道下場。

他就這麼待在門邊,我也進去和上門注意對方的臉色。

誰能把握安地爾沒有取代這位紫袍,很有可能這人就是安地爾,若對方跑來又會因為什麼因素而來?

我又不是妖師,只是普通人類能力者而已,真的是大型家族,此刻規模僅次雪野家那種等級。

不提這點,進入房間後連放鬆都難以放鬆,誰能保握我在換衣服時,不會有變派袍級偷拍照,這電時間最好多使用淨身術。

『鈴~鈴~』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拿起一看號碼….

二話不說直接掛斷,因為這是老媽撥打的電話,完全沒必要聽,大致上會說。

『冬雪你被鬼族高手堵到,給我乖乖待在公會指定的安全地方。然後回家接受家族安排的一切,在你身心成熟之前,乖乖語我們安排的對象結婚、並且按部就班考上黑袍。

現在你的未婚夫正在關心你的安危,給我與對方聯絡……機哩瓜啦。』

都可以想像到結局是什麼,幹嘛接電話啊?

「你們這些人是什麼意思!要多重何時身分才能進去找我女兒!我可是上泉冬雪的親媽媽!哪會害我女兒啊!給我讓開!」

「公會下達命令!確保目擊者安危,不准何人不得隨意接近目擊者,同時試圖強行接近視為背叛者同黨。」

「報上你的名字!信不信我去投訴你!」

「此為護衛任務,公會給我們權力應對各種突發狀況。」

…….

…上泉家的利益、器量,我都聽到厭煩想要離開,還要跑來堵人到底煩不煩?

現在真為上泉感到丟臉,初代上泉家的先人是否有想到後代子孫扭曲成這樣?丟臉到我刀想要自立門戶。

「那可是我女兒!遇到這種危險的事就該退出能力者世界!乖乖聽從家裡安排!」

默默走到門邊,輕輕敲一下門板。

加大音量,「請把對方趕走,我與上泉家能力者無關。」說完,帥氣轉身離開門板打開電視。

還真的是日常到極點的戲劇,並且把音量加大。

無視外面的吵架,因為我不想要跟上泉家有所關連,我寧願餓死、戰死野不會去品嘗上泉家的飯,那怕在香也一樣。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外頭的爭吵也鬧上新聞,還有新聞業者來現場直播,也有警察跑來勸人。

真丟臉….這就是家族器量、利益帶來的噁心一面,永遠都不要回去吃向這麼難看的家中。

鬧了一段時間發現上了電視默默離開,我也關上電視,因為沒必要再看下去。

『鈴~鈴~』

手機鈴聲再度響起,這次打來的是梅利。

「妳這傢伙沒事吧?我們聽說妳出任務被鬼族高手給賭到,有沒有受傷?有的畫要不要我們過去?」電話一通梅利三連問,「我們聽聞過那鬼族變態擅長用毒,建議最好讓找醫療般、我們來檢查,以免身上有帶著毒。」

這點當時有做過臨時檢查。

「我會的,目前公會要我們待在安全地方,等待人員到來。」

雖然很想要去醫療般檢查,可是……誰能保證自己轉移時會被安地爾給賭到,此刻待在這邊是最好的考量,只要沒人被安地爾奪走身體就好。

慎重一點,回想當時的情況。

………

…好吧,也沒特殊的對話、對談存在,就是很標準的詢問,咖啡樹是代號還是真的是咖啡術?

那個鬼族高手十句話裡九句都不能相信,最後一句是真的可以相信嗎?

「我們這邊會送淨身湯過去,記得多呵。」語畢,房間內出現傳送陣。

雖然也引來公會的人懷疑語、注目在,隨後抵達的醫療般保證下,終於可以品嘗朋友準備的湯飲。

喝了一口,為到苦苦的就跟吃中藥沒多少差別,後頭是草藥味,沒土味,反而非常好呵。

沒多久就有人來訪,這次組合唯一男一女,女的是在學校內認識的白綾學姊,男的戴著面具身披一襲紅色旗袍。

白綾這麼開口:「學妹,接下來幾天請多多指教。」,手上拿著精靈飲料:「學妹接下來公會要進行詢問,關於那通緝犯的長相還有目的地,這些是例行性的程序。」

點點頭表達了解。

「根據報告妳們在安全區域到通緝犯。」陌生的紅袍這麼問,口氣中沒有任何一絲情感。

「是的。」

這一問一答,紅袍將其寫下來。

「請描述當時通緝犯的樣子、打扮。」

「是。」說著,回憶起當時對方的樣貌語打扮一五一十講著。

隨著問題越來越多,我也仔細回答語思索。

「根據報告是鬼族殺手擊退通緝犯,關於這點是否有錯。」

「沒有….」我感覺是安地爾根本不想要打,所以才選擇且戰且退。

可惜沒有證據無法表明我的推測是否正確,從結論來看是逼退鬼族高手無誤。

「學妹妳要好好休息,我會做為護衛等到學校開學後。」由於我選擇住宿的緣故,因此會在宿舍居住。

之後這段時間我都跟學姊居住相處,不知不覺間也有種搭檔的人選浮現腦中,也不知學姊是否有搭檔?

時間飛外流逝,很快來到開學的時候。

「那是因為體育服是不必要的東西。」某人對於體育服的疑問,冰炎給人答案,還進行補充:「早期還有,後來因為消耗量太大、平均上一次課就要換過一次,所以學校取消了,至於制服是因為關係到學校的面子與整體性所以才繼續使用。」

「大家都非常好動,只要使用就要補充。」學姊口中的好動,不用多說大家也明白。

望著學姊穿著她們的制服,簡直美麗到從童話故事中走出來。

那一頭美麗的銀色秀髮不管跟什麼衣服都十分搭配,如果我是男生也會想要去追學姊。

「學長早。」然後漾漾好奇觀望著,我未來的搭檔候補。

「白綾,她是你門的學姊。」這句介紹,還真的簡短到讓人不知該表達什麼好。

也太短了吧!

「學弟你好,我叫白綾來自精靈一族的學生。」學長伸出友誼之手,「還請多多指教。」

「學姊請多多指教。」漾漾也伸出手握了回去,臉頰上出現微潤的紅暈。

呵呵呵!看到精靈就害羞啊!你當你自己是色馬啊?那隻敢對冰炎發情的色馬。

兩人簡單寒暄幾句,加深彼此的認識。

「白綾認真起來實力不輸給現役的紫袍,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可以詢問白綾。」

會的!

我還想要去請學姊擔任我的搭檔,不知是否能辦到?還提點過苦無上的標記,如何修改會更好。

學姊戰鬥方式一定跟我合得來,就算不合也有嘗試過。

「連吃的東西都看不出來,你腦袋已經不行了嗎。」

………

…很好,樣樣我真的已經扯底無言。

方才聊天中冰炎也將便當放到一旁準備請人享用,接下來是……

「學長......」要來了!

「幹嘛?」

「那個餡料應該不會活起來吧?」漾漾鋪出驚天動地的笑料。

噗!如果會早就復活教訓人,這又不是守世界出產的水果,如果是你真的要小心點。

「學弟放心,這些並非如此。」跟我一樣是穿越者的學姊,試圖開導人:「除了用特殊食材、特殊料理手段,不然大多的料理都是安全、不會復活,除非有人刻意使用法術強行將食材復活,不會有人這麼無聊。」

「謝謝,學姊。」

「這個時間比較沒有人。」冰炎還著手,一語道破:「學校在安排班車時候都會先探察過時間,要不然每天跳來跳去,很容易引起側目。」

那麼撞飛機哪朝?

基於冰炎的淫…….不對是!威嚴,所以沒問撞飛機又是什麼回事?

撞飛機還鬧上新聞這要如何解釋?

「你確定不住學校嗎?」在我吐槽的時刻,冰炎已經看完某人的資料表,「已經快排滿了,你後悔的話也沒得住了喔。」提醒人,部快點就沒宿舍可以選。

因為學校宿舍的要有那能耐、實力才能進去,不然會死人,校車更是如此,葉子上沒抓穩會掉下,其他的事內臟觀賞….相信某人會非常滿意,那人就是九瀾。

冰炎的提醒失敗,漾漾這麼回應:「通車這麼方便,不用住應該也沒關係吧?」,卻注定幾天的悲劇人生。

聰明如穿越者都知道必須住宿,不管如何都要住宿。

避免漾漾無法進入黑館的蝴蝶效應,我還是乖乖閉嘴什麼也沒講,直到確認為止。

「隨你,瞳狼。」冰炎勾起一抹微笑。

來了!

狼神要來了!

一道煙霧從漾漾身旁竄起,一位小孩,他有著一雙紫金色雙眼,身穿一襲古中國的袍子,上半身是文生長接袖,下半身是武生。

由於戰鬥服挑選方面我也參考過那些,礙於動作妨礙,因此沒挑選歌仔戲的衣物來使用…啊!讓我們把話題拉回來。

「早安,黑袍。」瞳狼跟冰炎寒暄一句,變看著某妖師:「早安,褚冥漾。」

不知狼神對於要保護妖師的後代有何感想?還是會暗中感嘆一下歲月,妖師一代不如一代?

別問我為何有這方面的吐槽,目前登場的三味妖師中,就屬後天、記憶超強,先天卻被同伴給封印機會,這是為了保護同時也是干涉某人的成長。

冰炎吃便當這可是能讓漾漾變強的精華耶!自來也的便當也讓鳴人心態有所改變,可說是火X忍者的激烈感情戲碼所在!

犧牲一個重要角色換取主角成長這是必要的,部過穿越錢只能吐槽這點,穿越後…要小心不要隨隨便便死翹翹。

下一秒,瞳狼回頭看著冰炎:「找吾家有事嗎?」

答案是….狼神牌快遞!

除了冰炎,誰能玩狼神牌快遞?

「麻煩一下將這個傳送過去。」冰炎把東西轉交給瞳狼,對方這般回應:「好的。」語畢,用了0.1張大嘴巴並且把資料吞下肚。

厲害!

不愧是狼神派快遞,傳送資料不怕被人給劫取、還能吞食鬼族、敵對人員。

1秒鐘…2秒鐘…3秒鐘…4秒鐘….

幾秒鐘過去後,瞳狼緩緩開口:「已經安全抵達。」,這簡單一句話,讓知情者超想吐槽。

誰敢攔截貨物啊?

這分明是在自殺而且傳送的資料,如果只是普通小資料幹嘛出動狼神牌快遞?

難道包含敏感的成分在裡頭?因此要出動狼神牌快遞?

一定是這樣的,有敏感的東西存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昨天 00:1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怎麼感覺,冬雪的家族越來越討厭了……安地爾真的無處不在啊(比如特傳第一部的冒充安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