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御見我 返回首頁

天翔の綠之夢 http://www.pinkcorpse.org/?27848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歡迎到來綠色夢境……這裡不屬於天更不屬於地,只屬於您自由翱翔的夢……但願,您有個美夢……(微笑) ... ...

日誌

人人皆知的英雄傳 第一章(試関)

熱度 1已有 1328 次閱讀2016-12-4 16:14 | 英雄, 怪物

第一章


「隊、隊長!!!」


「呀啊啊啊啊啊————!!!」


「跑啊!」


「來、來不及了!」


「那、那隻怪物到底是什麼?!!!」


「啊啊啊啊————!!!」


「殺啊!」


槍械的掃射聲、雜亂的呼吸聲、恐慌中帶著絕望的叫喊聲以及各種混亂的雜聲混合在一起,就算只是透過那熒幕傳達也足以讓在場的眾人陷入一片驚慌失措和害怕驚愣的情況。


「就快到了!跑!」


「不能離開——!!」


「救命啊!救命啊!」


「不、不要殺我啊啊啊啊啊————!!!」


「救、救我……啊啊啊啊!!」


看著那錄影機傳過來的影像隨著主人倒下而跌落發出墜地的聲音,眾人只是因為眼前的血腥畫面而紛紛捂住了嘴,有些更是無法忍耐下去而直接嘔吐,唯獨站在指控室上的首席隊長握緊了雙手,眼睜睜地看著他的部隊完全被殺。


「……AlphaBeta……隊完全被滅。」終於得以找回自己聲音的通訊聯絡隊員,發抖著回頭並看著他們的首席隊長,無法掩飾的顫抖報道,「隊長……他、他們都……死了……」


「……你廢話嗎?」閉上眼邊按著發疼的額頭,他深深歎息,「安排人手,發佈給那些犧牲戰士的家人,並雙倍賠償他們……」


「是。」其中的隊員也從呆愣中找回自己,得到了首席隊長的命令邊從座位上離開,然後隨著他的動作,其他隊員也緩緩恢復了自己的狀態,強忍著內心的恐懼和無法解釋的感覺便繼續手頭上的工作。


「隊長,那、那麼……您該如何……?」站在首席隊長身邊的女書記,皺眉地看著對方,內心知道此事若傳達上了上頭,她的首席隊長可就有得麻煩,「此事真的得驚擾他們嗎?」


「我也不想要……」睜開雙眼就看著熒幕上最後傳來的熒幕,他皺眉邊嚴重地說,「但是,那隻足以讓我損失兩隊S級精英部隊的怪物,若放任著牠到處亂來,那才是最糟糕的結局。」


「隊長……」


「宣示吧……我會過去『那裡』一趟。」帶上了軍帽,他轉身便離開了指揮室,留下了女書記在那裡,「了了事後,再派人過去那裡,試著找找看有任何的可疑線索吧。你也,早點回去休息。」


「是,隊長。」鞠躬,女書記抱著手上的筆記,看著自家首席隊長帶著疲憊的身影離開。


「……難道,真的沒辦法了嗎?」


經過了嚴密的十幾個檢驗關卡,再繞了不知多長的走廊,漸漸地從人口較多的地方走到越來越少人的陰暗走廊,他與身邊的兩位保鏢最後來到了一座雕刻著複雜又華麗雕像的大鐵門前。


「你們都退下吧。」他歎息,「此地不宜久留,還不是你們等輩該在的地方。」他偏過頭看著長年以來守護著自己的保鏢,淡道。


「可是……」


「難道我的命令,你們都聽不進去了?」嚴肅的語氣頓時讓兩人都愣了,他知道自己的情緒不在於正常冷靜的情況下,只好調整了自己又歎氣無奈說,「這裡有著你們看不到的『守護者』,若那些『守護者』覺得你們的存在是危害了裡面的『人』,你們就必死無疑。」


「是、是!屬下明白了!」了解了自家首席隊長其實正保護著他們,兩位保鏢也很聽話地趕緊敬禮後就轉身離開了那裡,留下了他獨自站在大鐵門前。


苦笑,他再次轉身面向大鐵門,語氣輕輕地說,「我,幽拉科斯·羅斗來自第三科戰鬥部門,求見主上。」


本是安靜的暗庭緩緩傳來了無數的細細私語,像是在耳邊說著悄悄話,又像是從遠方傳來的不明語言,迴蕩在那裡。


「確認……幽拉科斯·羅斗……」刺耳的繁雜聲音持續了好幾秒後瞬間一切安靜了下來,然後一把聽不出是男是女的奇怪聲音從空氣中傳來,「主上會見……」


在聲音落下的那一刻,大鐵門傳來了好幾十個宛如鐵鎖給解開的沉重聲音,一直從遠處傳到了鐵門後,大鐵門一邊在打開的時候,上面的雕像則像是得到了生命般開始移動。


從奇怪的雕像中慢慢地形成了好幾隻長得像埃及阿努比斯卻帶著更邪惡的造型的守護者,有些手握著巨大的長斧,有些則握著兩把鋒利的大刀,各自站在了鐵門的左右邊。


「進入。」在那把奇怪聲音說完的時候,本是閉著眼睛的阿努比斯瞬間睜開了眼睛,深紅色的眼瞳都俯視著站在那裡的首席隊長,像是剠著獠牙等待,只要一個會讓牠們覺得有危險的動作,牠們就會將敵人給拿下。


「多謝。」一直都不怎麼習慣那幾隻邪門的守護者,幽拉科斯忍著內心的不安便慢慢地走進了鐵門鐵門後的走廊。


終於好不容易地走過了那一直讓他覺得陰沉的走廊後,幽拉科斯又來到了一座比外面還小了些的鐵門。只是這次的鐵門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守護者卡在那裡,就很普通地有著密碼裝備和指紋確認。


大略可以想象得到待會兒會遭遇怎麼樣的情況和責備,幽拉科斯調整了自己無奈的心情便輸入密碼和指紋,然後隨著鐵門被打開後就走了進去。


「第三科戰鬥部門首席隊長,幽拉科斯·羅斗見過主上。」站在空無一人的大廳內,幽拉科斯的聲音迴蕩著,「主上,這次的討伐計劃……失敗了。」


「失敗……」


「……不行了嗎?」


「真是……最糟糕的結果……」


「戰情結果……如何……」


隨著幽拉科斯報告完畢的時刻,好幾把聲音便從空氣中傳來,然後原本只站著一人的大廳內就出現了穿著特異的三男三女的影像。


「兩支S級的精英部隊全滅。」在他報告後便傳來了對方驚訝的歎息和抽氣,「最後的錄影,讓主上來看看,便明白。」


伸出手,幽拉科斯對著空氣一揮,便出現了好幾個亮著藍光的鍵盤,然後他拉出了熒幕便按了下去。熒幕很快就傳上了他不想要再看到的血腥畫面和他不要再聽到的淒慘叫聲。


「果然……是這樣……」


「……結果……還是失敗了……」


「S級的精英……都無法毀滅嗎……」


「這次的情況……有點不樂觀……」


「……該如何……」


「再派出更好的……討伐……」


「若不完成……後果……不堪設想……」


「會……危害我們……的存亡……」


在看完錄影後的主上們都紛紛提出了更殘忍的計劃,而完全不想要參與下次的行動的幽拉科斯看著站在他對面毫無感情的主上,忍著憤怒的心情說,「這次行動已經超出了主上的預算,我已經失去了我最厲害的戰鬥部隊,我不會再讓我的屬下去冒這種危險!」


「那你……的提議……」


「這本是……你們的責任……」


「……你沒有選擇……」


「若你不願……那就由得其他人去……」


「無論如何……都得把……滅了……」


「幽拉科斯……你……若反抗……那麼……」


「……第三科的部門……就由其他人……去擔當……」


「二選一……」


「就算主上拿走了我的權位,我也不會讓我的部屬去做敢死隊!」不甘心被威脅的幽拉科斯咬牙,「主上瘋了嗎?S級的精英得花了多久才可以培練得出來!他們也是人!不是說讓主上說去送死就得死的棋子!」


「那你……想要如何……」


「這個計劃……本就是為了……培養更多的S級……」


「……難道……你想要毀了自己……的存亡嗎……」


「那個……太危險……得除去……」


「S級精英……第三科戰鬥部門……本就是……為了這個……而存在……」


「這是……未來的著想……」


「這是……保護下一代……」


「你沒有這種……決心……去完成任務……」


「嘖!」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麼,幽拉科斯閉上了眼睛,「難道……主上就沒有看到最後的那隻怪物是什麼嗎?那不是一般的魔物……那是……」


那根本就是……


「我知道了……」


就在他快要放棄的時候,在六人當中一直都沒有發出任何意見的女子,淡淡地說道,「我明白了……」


女子顯然和其他五位都有著不同的氣場,一頭銀白色的及腰長髮,簡單的銀藍色長裙讓那美麗的身材顯出,精緻得如同娃娃般的臉孔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仿佛剛才那一場殘忍的爭議都不在與她的範圍內。


「蜜拉瑞……你什麼意思……」


「難道……你也要反對……我們……嗎……」


「別忘了……自己……的使命……」


名為蜜拉瑞的女子先是望了其他五人,然後銀綠色的雙瞳直直看著幽拉科斯,臉上的淡笑依然不減。


「那……本是……我們的錯……」


在她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在場的五人都愣住了,而幽拉科斯則是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看著如同女神般的存在。


「那個計劃……失算了……」


「蜜拉瑞大人……」


「既然S級的精英都無法……毀滅那不該……存在的……」她閉上了眼,然後慢慢地再睜開眼睛,抬頭看著大廳頂端刻著的兩座壯觀雕刻,淡淡地說,「那麼……就請『他們』……去吧……」


隨著她的視線看去,其他人在抬頭看著那雕刻的時候,全員都露出了害怕卻敬慕的表情,幽拉科斯更是處於快要被驚嚇而暈掉的情況。


那兩座雕像,雖然都同為龍族的雕像,但是其中一座的雕像很明顯就可以看得出那是一隻高上無比的銀白色冰龍;而另一尊則構成反比例的邪惡黑暗的漆黑色地獄龍。


「不、不可能……」


「那兩位……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


「蜜拉瑞……別……說笑了……」


「這種任務……若驚動了他們……」


「……我們會遭遇……更糟糕……的下場……」


「千萬……不可以……」


依然一臉淡笑的蜜拉瑞看了看其他露出驚慌失措和恐懼表情的五人,若無其事地說,「若不是『他們』……那……還有更好……的嗎……」


「排、排行榜上為第一和第二的兩位獵魔者……」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聲音的幽拉科斯,也認為眼前的女神是在跟大家開玩笑,內心又是一片希望又是一片絕望地複雜,「但是,那兩位哪可能會出來?」


「以我的名義……便可以……」蜜拉瑞說得很自然,「『他們』便會出面……」


「那麼……誰去……把『他們』給叫出來……」


「……『他們』不是……在……」


「好像是……在……就讀……高中……」


聽到其中的一人說著那兩位最強獵魔者居然在就讀高中的時候,除了蜜拉瑞的其他人都紛紛刷下黑線,那種氣氛就像是原本站在最高端的地位瞬間變成了小孩子般的可笑。


「為什麼……是高中……」


「……『那位』說……沒有體驗過……高中……」


「所以……就去讀書了……」


「沒事辦嗎……『他們』……」


「那是……沒辦法的……」


終於,眾人一片沉靜了好幾分鐘之後,蜜拉瑞才慢慢地走靠近幽拉科斯,淡笑說道,「那麼……就由你去吧……」


「我、我?!」驚訝,幽拉科斯瞪大了雙眼,「我、我不可能去見『他們』的!」若真的派他去,他不就是會被活生生地剝開皮了嗎?!


「別害怕……」蜜拉瑞伸出手,輕輕地撫上了幽拉科斯的臉頰,「我……會……與你同去……」


就算知道對方只是個影像也感覺不到那觸摸,但是那張太過美麗誘人的臉孔和不知為何還會感覺得到的冰冷氣息依然可以讓他頓時停下呼吸,幽拉科斯想要往後退去卻全身雞皮疙瘩的身體不受控制地愣在原地。


「……已經……查了出來……」


「那兩位……的所在……」


「蜜拉瑞……這次……決不可以失敗……」


「拜託了……」


「那麼……去尋找……吧……」


                                                                  -待續-


嗯……路客真的是爛糟透了……(黑線)

在這樣下去的題材恐怕會毀滅自己……

嘛……這一篇路客還是決定了 不會把他變成正篇

就當做路客隨意上載……看看幾時有心情的時候再放上好了……(喝茶)


路過

雞蛋
1

鮮花

握手

雷人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煥玥 2017-1-5 22:25
喔~鏡鏡你又嘗試新風格了?
還有我一看到Alpha、Beta首先想到三大梗的ABO......
雖然我知道鏡鏡寫的絕對不是那個(嘿嘿...
回復 天翔 2017-1-6 23:52
哈哈……路客其實一開始就借用著三大梗的ABO啦~((不是吧?!
但是呢……後來實在想不出什麼威猛的隊名……
就此變成了這樣的茶渣…… = =lll
回復 煥玥 2017-3-25 22:38
天翔: 哈哈……路客其實一開始就借用著三大梗的ABO啦~((不是吧?!
但是呢……後來實在想不出什麼威猛的隊名……
就此變成了這樣的茶渣…… = =lll ...
我以為abo都是肉......
至少我看的abo都是肉(不
回復 天翔 2017-3-25 22:44
呵呵……路客還不會那麼肉……(苦笑)
畢竟寫文章又不是要真的嚇壞人……
路客的文章還是有Rating限制……(喝茶)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返回頂部